www.8364.com偃梦其父谓偃曰,旋见一大蛇

有厉泉县民吴偃,家于田野先生间。有一女柒周严节,一夕,忽遁去,莫知所往。后数余日,偃梦其父谓偃曰:“汝女今在西北隅,盖木帝为崇。”偃惊而寤。至次日,即于西北隅穷其迹,果闻有呼吟之事,偃视之,见其女有一穴内。口甚小,然个中稍宽敞。傍有古槐木,盘根不小。于是挈之而归,然兀若沉醉者。会有李道士至,偃请符术呵禁。其女忽刹那而语曰:“地西南有槐木,木有神,引某自树腹空入地下穴内,故某病。”于是伐其树。后数日,女病始愈。

木怪下 窦宽 吴偃 董观 京洛士人 江叟

黄海神迹岛,有五色晚山茶花,四时不凋。而岛中古无居人,人亦罕到之。登州张生好奇,喜游猎,闻其佳胜,备酒食,自掉扁舟而往。至则花正繁,香闻数里,树有大至十余围者。一再留连,甚慊所好;开尊自酌,恨无同游。忽花中一靓女来,红裳酷炫,略无伦比。见张,笑曰:“妾自谓兴致不凡,不图先有同调。”张惊问:“何人?”曰:“小编胶娼也,适从海公子来。彼寻胜翱翔,妾以艰于步履,故留此耳。”张方苦寂,得赏心悦目标女子,大悦,招坐共饮。女言辞文雅,荡人心志,张爱好之。恐海公子来不得尽欢,因挽与乱。女忻从之。

古典管农学原作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网络,转发请评释出处

花卉怪 龙蛇草 鲜卑女 蕨蛇 芥虫 崔玄微

相狎未已,忽闻风凌潇肃先生,草木偃折有声。女急推张起,曰:“海公子至矣。”张束衣愕顾,女已失去。旋见一大蛇,自丛树中出,粗于巨桶。张惧,障身大树后,冀蛇不睹。蛇近前,以身绕人并树,纠葛数匝,两臂直束胯间,不可少屈。昂其首,以舌刺张鼻。鼻血下注,流地上成洼,乃俯就饮之。张自分必死,忽忆腰中佩荷囊内有害狐药,因以二指夹出,破裹堆掌上。又侧颈自顾其掌,令血滴药上,转瞬盈把。红元帅就掌吸饮。饮未及尽,遽伸其体,摆尾若霹雳声,触树,树半体崩落,蛇卧地如梁而毙矣。张亦眩莫能起,移时方苏,载蛇而归。大病月余方瘥。疑女孩子亦蛇精也。

木怪下

古典医学原作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发请表明出处

窦宽

唐扶风窦宽者家Yu Liang山,太和五年秋,自乐山评事解县推盐使判官罢职退归,因治园屋。命家仆伐一树,既伐而有血滂溜,汪然注地,食顷而尽。宽异之,且知为怪。由是闭门绝人事。至来年冬十1十一月,郑注李训反,宽与注连,遂诛死于左禁军中。

吴偃

有厉(陈校本“厉”作“醴”)泉县民吴偃家于田野(田野)间。有一女十虚冬天。一夕,忽遁去,莫知所往。后数余日,偃梦其父谓偃曰:“汝女今在西北隅,盖句芒为祟。”偃惊而寤。至次日,即於东南隅穷其迹,果闻有呼吟之声。偃视之,见其女在一穴内。口甚小,然在那之中稍宽敞。傍有古槐木,盘根一点都不小。于是挈之而归,然兀若沈醉者。会有李道士至,偃请符术呵禁。其女忽弹指而语曰:“地西北有槐木,木有神,引某自树腹空入地下穴内,故某病。”于是伐其树。后数日,女病始愈。

董观

有董观者尝为僧,居于阿拉木图佛殿。太和七年夏,与其堂哥王生南游荆楚,后将入长安。道至商於。一夕,舍山馆中。王生既寐,观独未寝。忽见一物出烛下,既而掩其烛。状类人手而无指。细视,烛影外若有物,观急呼王生。生起,其手遂去。观谓王曰:“慎无寝,魅当再来。”因持挺而坐伺之。持久,王生曰:“魅安在?兄妄矣?”既就寝。顷之,有一物长五尺余,蔽烛而立,无手及精神。观益恐,又呼王生。生怒不起。观因以挺椹其首,其躯若草所穿。挺亦随入当中,而力取不可得。俄乃退去。观虑又来,迨晓不敢寝。后天,访馆吏。吏曰:“此西数里有古杉,常为魅,疑即所见也。”即与观及王生径寻,果见古杉,有挺贯其柯叶间。吏曰:“人言此为妖且久,未尝见其真。今则信矣。”急取斧,尽伐去之。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www.8364.com偃梦其父谓偃曰,旋见一大蛇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