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术奢淫猖獗,今日所规于小利者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三说袁绍。 袁绍是个有才干的军阀。败孔融、公孙瓒,拥冀、青、幽、并四州的领土,成为雄居北方、实力最强的诸侯。“少折节下士,知名当世”。 而袁绍之所以不能成功,首先他不够公正,所以下属不忠心。智慧他有点,但不多,可他又不喜欢接纳意见。这些都是大忌,特别是领导人的大忌。其实袁绍失败还有很多因素,如“色历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从袁绍的所做所为看出来,他实力最大最后失败,和他个人原因是很大的。简单来说,他是:该相信的人不相信。该果断的事不果断,该前进的时候不前进。最终被曹操所吞并。 袁绍做事不决绝果断,而是优柔寡断,又是一个大忌。“外宽内忌,好谋无决”,也是个悲情英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袁绍输了,输的惨,并不完全是他无能,更重要的是他碰上了天纵奇才的曹孟德,失败也在所难免。

四口者日逐上教或至晚方罢及回本营欲得杯熟水以沃肺腑亦不能得自牌前後打灭火烛不许复衅其情可知及其所请食钱非独欲赡数口一月之内仍欲买皮条买磁末买弓弦至於修理弓箭种种费耗不过此一事食钱而已身晚上教其妻刷甲其子积薪纵缘阴雨得少休息。又不免修葺营寨此特步人之劳至於马军。又有甚於此者矣。臣愿陛下备臣所陈以诏宽之应有马军兵请受低小之人仰诸路帅臣开具姓名量其高下特与增给无使怨嗟之声闻於道路某人一军尤无避忌虽统制将官亲见无礼唯知隐忍而已比年以来诸路军马尝有全装数队而入伪境者往往诸军互相推避各称本军人马点足即无逃亡之人以是将官得以欺蔽统制统制得以欺蔽帅臣帅臣得以欺蔽宰执宰执得以据所申请而欺蔽陛下也。至如诸军出入有攻城破敌之说大率如此上下欺蔽陛下亦无如之何臣愿陛下速置诸路都督以通上下之情无使诸军复有淮西之祸也。今年淮西亦宜预为之备如张俊一军亦不可数数劳动愿陛下令俊差拨与两军人马於濠庐之闲驻劄以备缓急仍愿陛下速遣鼎与光世为川陕之行以张其势今陛下。若以陕右为不可措画。且今淮上诸军为山东之谋此非臣所以敢言於陛下也。以臣观之假令刘豫北遁尽如所料不知诸军人马沿大河一带复作何如屯驻。又况大河南北皆平衍之地目尽千里非中国步人所长。若使金人安处河北以我为客利战则战不利则据河为守闲遣游骑以劳吾师其闲暴露之人不无怨愤当临敌之际百战百胜则可万少有不利则诸军散漫而无复南渡矣。。又况东南乃国家之根本虽曰:残破尚兹富饶陛下复以何人为留守为济师餽之道。又不知能保川陕荆襄而无复受敌之患乎!臣敢冒万能死以闻陛下臣实恐诸军马有不测之祸而陕右之民荏苒污俗不得为陛下有矣。孔子曰: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陛下。又,岂不念六朝之弊区区於江右者哉!臣愿陛下体淮西一事深思而详览焉臣冒犯云云

九月辛亥顺天府尹刘宗周上言,陛下励精求治,宵旰非宁,朝令夕考,庶几太平之致。然程效太急,不免见小利而慕近功。今日所汲汲乎近功者,非辽事乎,当此三空四尽之日,竭天下之力,以养饥军。而军愈骄;聚天下之军,以冀一战,而战无日;此计之左也。今日所规于小利者,非理财一事乎?有司以掊克为循良,而抚字之政绝;上官以催征为考课,而黜陟之法亡;赤子无宁岁矣。顷者严贼吏之诛,自执政以下,坐重典者十余人,然贪风不尽者,皆言利有以启之也。其后国事决裂,尽如宗周言。宗周,字启东。绍兴山阴人,学者称为念台先生。万历二十九年辛丑进士。

第二个道董卓。 刚刚我说形容袁术用“奢淫”二字,那么董卓就要用“暴虐”来形容了。董卓确实不可爱,人见人恶,我怀疑他是不是小时候受过什么刺激,以致后来专横跋扈,暴虐凶残到极点。陈寿评曰:“董卓狼戾贼忍,暴虐不仁,自书契已来,殆未之有也。” 这个评价我敢说是整个三国志对人物评价中最低的一个了。你说董卓没本事吗?错,董卓在军事斗争中可不差,而且还是个挺有个人魅力的枭雄。“少好侠,尝游羌中,尽与诸豪帅相结。后归耕于野,而豪帅有来从之者,卓与俱还,[杀耕牛与相宴乐。诸豪帅感其意,归相敛,得杂畜千馀头以赠卓]。……卓有才武,旅力少比,双带两鞬,左右驰射。为军司马,从中郎将张奂征并州有功,拜郎中,赐缣九千匹,卓[悉以分与吏士]。” 董卓在政治军事上都不差,甚至有些强势,他败就败在了“暴虐”二字上。董卓已经失去人性,任意杀戮、残害百姓和官员,这叫与天为敌,不得好死。

十七日乙巳兀术执刘麟於武城。

第一个说袁术。 袁术字公路,汝南汝阳人,东汉末年的军阀。他的家族四代中有五人位居三公,是当世的大豪族。袁术出身挺好,非常有政治优势,古代“四世三公”可非同小可,相当于名门望族。说起袁术,不得不提两个字——“奢淫”。战争年代如果一个割据势力政局腐败,生活糜烂,奢淫无度,那么灭亡是迟早的事情。俗话说“性格决定命运,成败皆因挥霍”,袁术不仅自己放纵无度,还让老百姓也过不上好日子,这就更注定了他的悲剧命运。得民心者得天下,袁术偏偏不懂,任意欺压百姓,在他的统治下,“士卒冻馁,江淮间空尽,人民相食”,大家看看袁术这样的人还有什么资格称霸中原,真是恶贯满盈,死有余辜。 更重要的一点是,袁术不仅无德,也无才无谋,他没有政治眼光,居然要自立为皇帝,以为得了一块破玉玺就要翻天似的,愚蠢至极。史书对袁术有这样的评价:“袁术奢淫放肆,荣不终己,自取之也。”

诏复幸临安府。

总结一下,董卓暴虐无人性,与天为敌,安能不败! 袁绍外宽内忌,好谋无决,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更遇强敌,败之所在。 袁术跳梁小丑,无才而多欲,奢淫而无德,痴心妄想,途穷身死,为天下笑耳。

先是刘豫闻朝廷举师北征遣冯长甯乞兵於金国金人以郦琼率全军降豫豫势盛恐久难制欲因出兵而废豫佯以兵不可出为辞豫请之愈坚挞懒乃谓长甯曰:非不欲出兵实以本国用兵以来无往弗捷自有齐国之後动辄不利恐蹈覆车挫我威武必欲出兵须齐国人马变听本国节制所贵号令一而权不分天下可以指麾而定豫与麟父子罔测其谋欣然从命金人遂令具兵甲器械钱粮总数并令调发辇运陈蔡顺昌宿亳之闲计程知东京无兵乃邀麟单骑与元帅会於滑州麟从二百骑以是日至武城胡骑张翼围之数里悉掩而囚之。

汉末群雄纷争,割据力量以董卓、袁绍、袁术、曹操最为强大。而后来的历史证明,前三位枭雄皆被曹孟德击破,走向了历史的深渊。那么,究竟他们为什么失败,为何由强盛走向落末呢?

其旧臣不加刑戮而以善罢惜乎!朝廷以光世部曲付之吕祉臣在淮东闻光世军听吕祉节制有识无识皆称吕祉必致败事臣尝谓郦琼等所统军马其来久矣。而光世遇之甚厚非其他大帅之比及光世既罢当。且令诸军人马各自为一头项仍数加存恤而使之不疑候诸军稍甯朝廷或别作措置然亦未晚夫何吕祉天资骄傲以尚书自居至於检举冒请之类欲为之一新如琼等骤见窘迫方在疑似之闲朝廷。又除张俊为淮西宣抚杨沂中为制置以琼等属焉此非琼等欲叛陛下,岂不见巨师古不听韩世忠节制而甘伏远窜徐文耻在阎皋之下卒亦叛去如崔增王燮两军人马自分拨之後以致军兵往往大半失所今朝廷遽欲琼等隶沂中其叛必矣。如琼等军马平日骄幸东南积有年矣。而有面谀陛下者曰:指日还两宫指日中兴矣。陛下,岂不念中兴之世则必有中兴之臣如周之中兴则有张仲吉甫方叔召虎之徒汉之中兴则有寇恂邓禹冯异耿弇之徒晋之中兴则有王导谢安之徒唐之中兴则有李光弼《郭子》仪之徒陛下以为今日中兴之臣谁可以比王谢李郭者哉!臣观张浚区区之心实有是念至於其他大臣。又孰肯以天下这这责而自任也。惜乎!浚误於才力有限举非其人譬如泰山颓而大厦毁。又岂一土一木之所能臣尝论汉光武起民闲驱数千舍耒耜之人一战而有天下今陛下富有东南带甲之士不下二十万。又安可同日而语也。臣见陛下去岁亲抚六师虽暂留姑苏而声势已振及车驾进发建康陛下屡降指挥令州县不得骚扰臣观陛下非不节俭夫何草莱惟见所过州县经营顿递等事非数万缗不能辨集臣恐陛下万一欲复东幸临安徒自虚费臣愿凡有巡幸去处变不必预先降诏亦不须广修殿宇及排顿之类应执事官所须之物非事涉军期亦不须随从车驾仍愿今陛下驻跸建康与淮西止隔一水初恃光世以为藩篱而琼等既已叛去陛下,岂不自危如沂中一军。又,岂可为陛下独当一面也。淮西之叛所幸敌人在远非防秋之时。若使琼等叛在秋冬之交陛下不可不。又从而东耶陛下。又,岂不念金陵虽号六朝建国之地如晋之取吴。

隋之取陈未始不藉上流之势故王燮杨素皆能以大舟巨舰蔽江而下也。陛下虽曰:一军淮楚一军盱眙一军合肥一军襄汉及有事牵制则诸军各自保守如襄汉远自千里之外陛下可保其无虞乎!陛下。又,岂不念襄阳荆吨乃吴蜀必争之地在今日尤为不轻不知陛下变尝虑及此否陛下自惟忧戚数下哀痛之诏俾诸将校上下一心共恢大业以臣规之淮泗诸军上至襄汉但可仅守边防为浙江藩翰而已故昔人有论诸葛孔明曰:弃荆州而克西蜀吾知其无能为也。知剑门之险(其守不可出其势不可为)仅可自保犹不足以自治。又何足以制中原哉!。又曰:富人必居四通五达之都使其财布於天下然後以收天下之功今日之事正由此也。陛下。又,岂不念秦汉之都沃壤千里洪河太山直可控挖天下者乎!陛下勿谓向者使张浚措置陕西止於如是在今日复将柰何陛下,岂不见汉高帝转战败北未尝少忘关中故高帝以是而有天下臣自草莱知天下之势未尝不为陛下深思而远虑也。如陛下即位睢阳自可径入阙中指麾天下金人岂以东南为心也。当时机会既失在今日。又不能救前日之弊臣实为陛下惜也。。且如淮西一带长使刘光世为帅则诸军可以相附今光世实以罪废而陛下恩加优数倍於众人而琼等尚。且如此向使光世遽以疾终复将以谁制之则未发泄如今日之叛亡也。呜呼陛下在九重之中。又岂知诸将帅臣所统军马曾无一言以念及陛下者乎!。且如泗州之兵事无大小则知有张俊楚州一军则知有韩世忠襄阳一军则知有岳飞殿前一司则知有杨沂中一旦缓急之际人皆各为其主谁复知有陛下者乎!故淮西一军自光世既去之後非特臣为陛下忧自江以南谁不为陛下忧者也。今日。又何有怪焉盖古之建国诸侯止以千乘独天子以万乘制之虽其闲有不庭则。又群起而共灭之呜呼天下之势倒持久矣。臣在草莱尚为之寒心陛下何以惕然为祖宗之计乎!以臣观诸路帅臣非不欲尽忠竭节以报陛下如世忠自旦至暮训习军马未尝少衰世忠年已五十勇力之气人皆惮之诸军虽有怨嗟之声人亦不敢言之於世忠也。由是观之诸路帅臣使之长安在位则可或其闲有一不幸则。又何以异於淮西之事乎!。又部小人之情见利则不能不争见患同不能不避其党易成陛下可不思患而预防之乎!臣窃惟。

赐进士出身头品顶戴四川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清苑许涵度校刊。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袁术奢淫猖獗,今日所规于小利者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