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364.com老李向小王告别,老赵和妻子两人身体

www.8364.com 1
  车间的老赵在工作上任劳任怨、勤勤恳恳,车间里选举“优秀员工”,一连多年他均未缺席。在同事眼里,他是车间里的“老好人”,是“优秀员工”竞选队伍里的“常胜将军”。可是就在今年年底,在“优秀员工”选举中,老赵意外落马了,至于其中的原因,说出来老赵至今心有余悸,心有不甘。
  几天前,妻子患了感冒,老赵心里有些不安。此前,老赵和妻子两人身体十分硬朗,吃嘛嘛香,好几年了,连半个药片也不曾买。两口子一直坚持运动,风雨无阻。在夫妻两人常去锻炼的一段河堤上,早已被踩踏的草毛不生,就像上了年岁的老头败顶,秃得溜溜光,几乎能当镜子用。生命在于运动,可甭说,有一定的科学原理,实践出真知,两口子身体像铁锻钢打的,倍儿棒。
  可是现在,妻子却感冒了,不无忧虑。是岁月无情,妻子的身体开始走下坡路,还是身体的防疫能力降低,终究抵御不过寒流的侵袭?暂时不得而知,老赵开始反省,自查自纠。
  老赵是精于算计的人,依靠锻炼强身健体,科学的方法讲究实效,不仅方法简单易行,而且开源节流。几年下来,省了不少药费,掐着手指头难估算。如今妻子却得了感冒,但也不能硬扛着,要是病情加重,耽误了正常的工作不说,还要花费更多的钱去治疗,得不偿失。那就抓紧时间买药吧,——到底去哪儿买好呢?老赵陷入一时犹豫。
  这时,邻居老钱所说的一番话绕到老赵耳畔:“老赵啊,现在药品价格特贵,就连大街上便民服务的平民药房也居高不下,高得唬人。还是去县城的医院拿药划算,价格相对低多了。比方同样一盒感冒药,街上的药店卖20块,在县城医院,仅仅8块钱!大街上那些药店啊,很多名义上是为民,不过是店家搞宣传的一个噱头,他们真会打算盘……”
  老钱不仅是老赵的邻居,而且和他是同在一厂的同事,两人上下班时常同来同往,关系自然亲近。老钱的女儿在县中医院上班,所以在买药的问题上,老赵认为,老钱信息灵通也最靠谱。黄金有价药无价,毕竟,买药和去菜市场不一样,买菜可以讨价还价。经老钱一推荐,老赵有了参照和选择的机会。
  上班路上,老钱给他上了一堂数学课:“举个示例,同样一盒感冒药,街上的药店卖20块,县城医院卖8块钱,比如买5盒药,减掉去县城来回坐公交的10块钱,一趟就可以节省人民币50元呢。50元,什么概念,可以买二十斤大米,又是几天的口粮!”
  老钱讲的头头是道、口水横飞,老赵心里有些动摇,难怪人家都说老钱会过日子,原来心中的小算盘拨拉得比咱还要响铛铛。话说到这份上,自己要是再不开窍,岂不是成了撞在南墙上也不会拐弯的啥动物。
  可连周日都要上班的自己,要去县医院买药不是需请假么,老赵还是有疑问。一想到请假,老赵心里犯怵,他是车间的老优秀,一年到头不曾请假,不曾迟到,业已达到公司选拔优秀的标准,条件可谓苛刻。眼下,临近岁尾年末,一年一度的优秀选举即将拉开帷幕,如果不出意外,那朵优秀之花应该不会轮到别人去掐。
  老钱依然喋喋不休:“老赵啊,午休不是有两个小时么,到县城也就二十多公里路程,来回一个小时足够,除去吃饭时间,还是绰绰有余的。”
  老钱的一番话,彻底打消老赵的顾虑。说行动就行动,中午下班后,老赵迫不及待地挤上去往县城的公交。
  
  二
  到了县医院门口,老赵下意识地看看表,时间刚过半小时。谁知到了挂号处,窗户紧闭,铁将军把门。问过后才知,工作人员调休,下午一点上班,还差半小时,老赵顿时傻了眼。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老赵有些坐卧不安。好不容易挨到当值人员上班时刻,老赵顾不上自身形象,像离弦的箭般冲到排队的人群前面。挂完号,接着去方便门诊开了点药,老赵折回,排队,划价,最后才是取药。
  一系列流程结束,老赵拎着一袋药,急匆匆往回走。登上回程中巴车的那一刻,老赵下意识看看表,轻缓一口气。离厂里上班时间还有三十三分钟,还好。
  中巴车驶离车站,老赵在心里默默估算,到底能省下多少钱,是四十多,还是五十块呢?索性,老赵掏出手机,煞有其事地对按键点一阵,还是挺划算的,总之,这趟没有来亏,老赵露出会心的微笑。
  约摸二十分钟后,乘坐的中巴速度明显放缓。抬头看时,老赵瞅到前面车子明显增多,速度同样缓慢。老赵心里堵得慌,不时地透过窗玻璃向外望。
  司机师傅回头望着满车子焦虑不安的乘客,无奈地跟着叹气:“前面堵车了,我也无能为力。”
  中巴车开始时走时停,像只打不起精神的乌龟,几分钟仅挪动几米远。
  老赵不时用指甲挠后脑勺,焦躁不安地看着表,一秒一秒,吧嗒吧嗒,指针旋转如同蚕啃噬他的心。
  司机师傅说:“如果谁有急事先走,我可以给他提供方便,想办法联系到摩的。”
  摩的?老赵眼睛猛地一亮,像抓住一棵救命的稻草,老赵凑到司机身旁:“师傅,真的?劳驾给联系一辆呗。”
  司机冲他笑笑:“行啊,我有个哥们,他就在附近招揽生意,我给他打个电话。”
  老赵连连点头表示可以。司机开始拨电话,“嘀嘀,嘀嘀……”,几秒后,电话接通。
  一会儿,司机回头冲老赵笑笑:“我哥们说他立马到。”
  行色匆匆的老赵下了车,接着换乘一辆摩的。的哥小李喜出望外,接到生意自然满面春风,开起车来也如风擎电驰。
  老赵问的哥小李:“小伙子,到XX公司多少钱?”
  “三十,刚才那哥们说好的,他说和你谈过的。”小李镇静地回答。
  老赵拧紧眉头:“刚才我们也没说这个啊,可你们也不能开口乱要价,十里地三十块,坐动车也没这么贵吧,要是搁平时…….”
  小李抢过话茬:“要是搁平时,三块钱也没人坐。今天还不是意外情况,过一会堵车严重了,五十没准抢着坐!”
  老赵倒吸口气:“算了,我也不磨叽啦,老弟最好速度加快点,今天不是赶时间吗,多些少些的我也认了。”
  小李告诉老赵:“前面的大桥建成一年多,上面出现裂痕,今天单道限行,造成大面积堵车,所以他的生意挺火。”
  老赵随即附和:“是、是,现在工程的质量,确实让人担惊受怕,电视上也常播这个桥那个路的出事新闻。”
  小李坦言:“嗯、嗯,承包商想着压缩成本,想方设法扩充利润空间。如今这年月,生意确实不好做。像我跑摩的,也是一样,俩月前,我托表哥花了三百元上了个牌照,一次,表哥醉酒后告诉我,那牌照啊,其实是他花二十块钱在网上买的,我吓出一身冷汗。不过话说回来,正规渠道的证件也不好办,真的假的吧,说白了不就那么一回事吗,想通后我只好认了。”
  老赵问:“你们要是万一遇到交警查车咋办?”
  小李说:“咋办?——逃呗,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当摩的拐向前面一个路口的时候,居然真的有几个交警从旁边的加油站内冲出,神速停在摩的前面几米远的地方。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守株待兔啊,小李一看这阵势,差点吓尿裤子,老赵也蒙了。
  小李扭头对着老赵,一副哭丧脸:“大哥,你说你干点啥不好,我干这行不容易,你咋能和他们一个鼻孔里喘气?”
  老赵听出来了,小李以为自己和那些人一伙的,一块玩“钓鱼执法”。
  老赵斩钉截铁地解释:“老弟,说句良心话,哥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我用人格担保!”
  小李苦笑:“这年头,人格值几毛钱?我一铁哥们,弄个树林子养野鸡,扩大规模缺资金,我为人仗义,为朋友两肋插刀,后来到信用社为哥们担保贷款。哥们时运不济,遭遇禽流感,供应市场的野鸡无人问,结果赔得血本无归,哥们受不了打击,人间蒸发般消失了。可还贷呢,自然落在我这个担保人身上,我冤不冤,找谁说理去?”
  几个交警迅速围住的哥。老赵急于撇清关系,做贼般赶紧开溜。这年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沾上了洗都洗不清。小李刚才猜疑自己,想想也是有一定道理的,毕竟,人心隔肚皮,谁心里想什么,谁能猜得透,谁能看得穿。
  离公司仅最后一公里路,谁知在这地方竟然杀出个程咬金来。始料未及,老赵想想觉得又是晦气,路反正不远了,无奈,只有一步一步走回去。
  回到公司,上班铃已敲半小时。主任老孙看到气喘吁吁的老赵,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老赵连忙笑笑解释:“妻子感冒了,我去县城买点药,半路上堵车,结果误了事。”
  老孙埋怨他:“老赵啊老赵,‘优秀员工’选举所剩时日不多,公司上下竞争激烈,在这节骨眼上,你、你,唉,好自为知吧……”
  老钱听说老赵上班迟到这事,不免表达一番心中深深的自责:“不好意思老赵,这事都怪我,如果不是我鼓动你去县城,你也不会迟到,实在有点过意不去。”
  老赵大度地笑笑:“这事哪能怪你,再说,你也是出于一片好心。不过话说过来,我这占据多年优秀的位置,确实也该腾出来换人坐坐……”
  老钱听老赵如此这般解释,趁机悄悄走开。
  几天后,“优秀员工”评选结果出炉,老赵无缘婵联,同事老钱榜上有名,成为新秀。领奖台上,接受鲜花和掌声的老钱跌入兴奋的漩涡,当他的目光和台下的老赵相碰时,老钱的神情有些不自然。
  
  三
  老钱满面春风地回到家,妻子正在看电视。
  老钱神秘兮兮地把证书往妻子面前一撂,妻子眼珠子瞪得溜圆,露出一副惊讶的神色:“吆喝,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老钱,那老赵咋被你挤下去的?”
  老钱小声说:“我跟主任老孙玩了个君子协定,他搭台我唱戏。听咱女儿说她们这周要调休,我鼓动老赵到县城买药,他屁颠屁颠的去了,结果,可怜的老赵回来时又遇到堵车,迟到迟的一塌糊涂。心想事成,真是天助我也!不过按协定,我那个优秀所得的一千块钱奖金给了他老孙,我只捞了个红本本,还有明年优秀员工的福利一次免费旅游,我两个各有所需,各得其所。”
  妻子对此嗤之以鼻:“你两个玩啥勾当,还各有所需,呸!老钱啊,你真傻帽,捧个优秀的红本本有啥用?至于免费旅游,说到底也没多大意思,不就是去破山上看几块破石头。倒是,便宜叫那姓孙小子的占了!”
  老钱赶紧解释:“不、不,妻子大人,这下你错了,要是单单为这,我还懒得去争去抢。据可靠消息,公司明年旅游的目的地,领导拍了板的,新——马——泰!”
  妻子再次把眼睛瞪得老大老圆。
  电视上,正播放着当地采编的栏目《法制在线》,屏幕上面传来主持人的演播声音:
  “观众朋友,你好,欢迎收看本期‘法制在线’栏目。这期‘法制在线’的节目内容是:‘冒充公安干警查车,不法分子逍遥法外’。这是三天前发生在我县的一则真实案例,现在播放一段由一匿名网友提供的手机视频画面,有请导播切换大屏幕!”
  屏幕画面显示,几个交警模样的人围住一辆摩的,摩的司机不敢和那些强势的人理论,自认理亏,乖乖地从腰包里掏钱,有名乘客从摩的上面下来,悄悄地溜走…….
  “观众朋友,我们生活在法制社会,绝不容许诸如此类危害人民群众利益的犯罪违法现象存在。因为事发路段正在进行改造,缺少视频监控,目前,公安机关掌握的有价值的线索就是这些,欢迎有目击此事的热心市民或者掌握犯罪分子蛛丝马迹的正义人士到公安机关进行检举揭发和指证,现面向社会有偿征集有价值的破案线索,电话:XXXXX。现在,再次有请导播重放一下刚才的视频画面……”
  听到“有偿征集”,老钱和妻子立马来了精神,两人不再说话,认认真真收看电视节目。从模模糊糊抖来抖去的镜头片断中,老钱和妻子同时辨别出溜走者是个熟悉的身影:老赵!

都说时间能冲淡一切,给人以心安理得的回答,可是老钱却怎么想也想不通,这个世界的变幻怎么老是和自己预期的格格不入呢?改制,他娘的,还美其名曰要和谐,要保证员工的稳定性。眼看着退休的日子指日可待,按以往的惯例,他可以在单位里搞个后勤,混搭混搭等着退休。可如今,不是那么回事了,得竞争适合的岗位,老钱陷入了沉思。
  老钱本名满囤,他娘害怕了穷酸的日子,给他取了这么个锃锃亮的名字,再加上那个钱姓折叠起来,富丽多了去。也许是名字的勾兑,也许是上天的刻意,老钱的光景还算不错。没有辜负老娘的期待,小日子平步青云,虽说没有家产万贯,却也落得妻子、儿子、车子、房子、票子、五子登科,就差孙子了,老钱满足着呢。想着这些,他顺手掏出一支红塔山,吧嗒吧嗒的狠吸了几口。层层烟雾飘浮在空中,像是对着日月宣言,又像是祷告。
  清晨,薄雾兮兮,老钱独自漫步在通往机关大院的小道上,任着那些鸟儿多情的数落。他觉得自己孤立无援,就像站在荒无人烟的沙漠之中。难啊!都说三十不学艺,自己都四十有八了,现今竞岗,那不是开玩笑嘛!自己是司机出身,多年前司机还是单位里的吃香岗位,如今不是那么回事了,精简机构的头一出就是撤销运输班。要把这些老司机下放到岗位前线,去做夕阳里那最美的光芒。
  老钱掐指算了算,技校毕业后就来到这个单位,已经28年的工龄了,当时还是托他姑姑的关系走进这个机关大院的。当年能进到这个机关大院是很风光的,一般没有背景的,首当其冲的就是第一线,这是个流动单位,经常性的外出务工。一线的工人很辛苦,光是住宿和洗漱就能将人折腾的要死,老钱想到这,稍微有点欣慰。自己是司机,每天就握个方向盘,相对干净了许多。
   “老钱,回头你到综合部填写一下个人履历。”刘部长说这些的时候,严肃的表情老钱很是看不惯,哎!谁叫点背呢?摊上这个节骨眼。
  与老钱一并下放的还有老孙、老李,只留了两名年轻的司机,说什么年轻灵活、反应快、怎不说姜还是老的辣呢?老钱愤愤的一脚将机关门口的迎宾花盆踢得老远。
  这年头,什么是真经,能叫你平心静气,神态自若的工作那就是真经,老钱这样琢磨着,越琢磨越不是味儿。改制,这也叫改制,这简直叫摧残,都老头了,还不放过。他看了一眼机关大院门口宣传栏上的标语“平稳发展,和谐共创”摇了摇头,口号哪!
  老孙和老李与老钱合计着,怎样才能觅得一个舒适的地方,毕竟年龄大了,能舒坦一秒就一秒。在最基层的一线他们和那些毛头小伙子是没得比的,说是竞岗,其实就是自己挑个适合的岗位,对他们而言。半辈子坐在方向盘前,这会到一线,可能连个话都不会传。人家只要接受你,你就烧高香呗!老钱独个儿想着,盘算着。
  老孙和老李最终没有下到一线,他们办理了长假手续,各自出去自谋去了。只留下了老钱一人,因为他还得留下,他那个家离不开他,他的老娘他放心不下。
  刘部长:“那个表什么来着。”
   “哦,老钱,快坐,快坐。”刘部长热情的张罗着,又是递烟,又是沏茶。感情这比在人才市场聘请一名技术顾问还热情。
  老钱有点纳闷,寻思着,莫非,有什么棘手的差事,自己不会是又要被,被堵什么枪眼吧!多年的司机生涯,他看惯了脸相,笑容的背后,往往有着很大的文章。
   “老钱,我们经过慎重考虑,决定让你到除尘班去,一来那儿的临时工较多,你去了可以协助班长管理这些临时工;再有就是那儿有一部除尘车,眼下正缺着司机呢。”刘部长笑眯眯地说着。表情中还得意的,你老钱还不感谢我吗?
  老钱愣愣的不知怎样回答,他一时蒙的不知方向,平时也比较木纳。一听到除尘二字,他就知道工况环境很恶劣,可还有个司机岗位在,他一时还权衡不了。
   “那还有么,比方说,修个管道阀门之类的。”他知道这些一线的活,因为他经常给这些班组出车,或多或少有几个熟脸,他算计着到这里比较好融入。
   “这个,这个……会议上定下的,下去再说吧!”刘部长的表情再次严肃了。
   “这么吧!老钱,你先下去看看,完了咱们还可微调,毕竟是老同志嘛!”刘部长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
   “狗屁,什么微调,一句托词的话而已。”老钱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他觉得自己怎么这般的浅显,想什么问题总是简单的要命。这之前,他想着就是还是和谐的社会,自己人缘也还行,不会是很糟糕的结果,可现在,他算是彻底明白了,人,有时想问题,得往尖锐处去。不然的话,不疼,不痒,不长记性。嘀咕完他朝自己的老脸狠狠地掴了一掌,疼,但能长记性。
  一连几天,老钱都乐不起来,老婆子犯嘀咕了。怎么回事呀!钱,老婆子对钱可亲呢!可这会他的钱皱巴巴的。她拉着老钱的手说道:“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总不是有什么问题吧!”老钱拨浪鼓似的摇着头,嘴角蠕动着:“不、不、不”有气无力的。他太想对老婆子说了,可又不知从哪说起,总之他很矛盾,理不顺头绪。
  话说邻里街坊经常说这个钱婆婆,你是喜欢哪个钱呢?是老钱?还是老钱的钱?往往这个时候,老婆子都会眉色飞舞的说:“俺家老钱就是钱。”说完眼角满溢着幸福的眯态。可这次,老婆子看着那张黯淡、没有色泽的脸,心中犯起了嘀咕:也许老钱累了,需要休息,她这样自己在心里解释着。
  日子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滑动着,水一般的宁静,没有一点点的波澜,有的只是除尘车后那永不消逝的烟尘。说是一部新车,哪能经得起复杂的工况和路况,保养车辆根本就来不及。等你将车子左边的漏点消除,右边又来了。工人们都说,这车子呀!就像个女人,一个月总得有那么几天。老钱不管这些,他只顾开车,将他的驾驶室封得严严密密。他很机械,像他的车一样,永远不知疲倦的奔跑。
  老钱来到除尘班已一月有余了,基本上摸清了这里的来龙去脉。班长很是和蔼,和班长谈话也很投机。他以前在机关大院里,听到的都是阿谀奉承的语气,有时还有针锋相对的阔谈,而在这里,他感觉眼前总是亮亮的。好像处在水分子的周围,潮湿而惬意,两种环境,他比较着。他觉着这里是春天,又好像是冬天,寻找,寻找什么呢?寻找光阴,老钱陡然间想到,自己开始变得更纯真了。别人的眼中,他从机关大院这口染缸里出来,不知能不能融入到基层的小班组,这里毕竟没有一杯茶、一份报纸的逍遥日子。人往高处走可以,往低走呢?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次黎明出车时,老钱的车子发生了爆胎,瞬间方向倾斜,滑进了三米深的防洪沟渠。车子直立的斜倚在防洪沟渠的侧边,幸亏他的安全带起了作用,将他牢牢固定在座椅上。赶到的120将老钱迅速的送进了急诊科,经诊断,只是左胳膊轻微的骨折,需要静养三个月。老钱愁眉苦脸的思考着,怎么会是这样呢?离退休的日子不远了,难道命中该有这一坎?
  阳光爱抚着,老婆子爱抚着,老钱幸福的沐浴在洁白的床垫上。头顶的吊针滴答着,滴答着……老钱望着,望着,一行清泪缓缓落下,那泪里有着生活的印记,还有着老钱的坎坷光阴。老花镜下,老婆子说:“老钱,办个病退吧!儿子媳妇快生了,咱们得考虑下一步了。我扶着你,老钱,咱们明天就到省城去。”

老李是一个憨厚的老实人,因为家里老母、妻子体弱多病需要照顾,所以,老李并没有选择去大城市打工,而是选择到小县城当一个出租车司机。如此一来,他每天晚上都可以回家陪陪老母和妻子。
  老李本来是一个不健谈的人,但是慢慢地,他发现他这个职业需要用嘴去和乘客交流,特别是对于长途打车的乘客,一路上如果不说话,总感觉很尴尬。所以,每天早上起来在开出租车的路上就会打开新闻广播听新闻,尽量的让自己的脑子多装些知识,以便于在与客人交谈时有更多的话题来谈论,这样一来,自己也长见识了,又能让乘客享受他的“开车之旅”!
  一日,老李接到一个要需要长途打车的乘客(小王),谈好价钱后,老李爽快的答应了。小王亦是一个健谈的人,两个人在路途中相谈甚欢。不知不觉就到了小王家。小王看了下表,正好是中午时间,走进家里,正好妻子已经做好了饭,所以,小王请老李去他家吃个家常饭。起初老王不愿进去,因为毕竟不是特别熟,另外小王又没有免费搭乘他的车。但是小王特别的热情,向老李说:“无论如何,李师傅你得在我家吃饭,我很长时间没有遇到和我志趣相投的人了,这是缘,所以……”听到这些话,老王不好意思再做推脱,所以两人一起吃起午饭来。
  因为是初次坐一起吃饭,小王热情的拿出家里的白酒来招待老李,老李说:“兄弟,这可不能喝,我这一会还得开车呢,现在交警查车很严的!”
  小王听到这拿回了白酒并说道:“好吧,那我们不喝白酒了,少喝些啤酒应该是没事的!”看到小李那么热情的招待,老李便小酌的一杯啤酒,吃完后,老李向小王告别。
  在开往县城的路上,老李并没有担心会被查出酒驾。他想:“反正就喝了一点酒,再说这个点,交警们应该下班休息了,应该是没问题的。”于是老李往县城的方向开去。在路途中,老王接到了两位乘客,老王甚是高兴,他说:“这下终于是没有放空车回去,多多少少又可以挣一些钱来多点收入了!”想到这,老李又开始和乘客畅谈起来,谈环境、谈政治、谈理想……快进入县城时,出现了短时间的堵车,因为老李车技好,所以他见缝就往前面插,老李说这样是为了赶时间,以便进了县城多拉几趟车,多挣些钱。可是当老李快走完拥挤路段时,一群交警正在查车,老李这下心里可有点害怕了,他想往后退,可已经退不了了,只能硬着头皮带着侥幸的心里向前走,但是,车还是被交警拦下了,其中一个交警让坐在车里的老李吹一下检测酒精仪,老李吹了一下,瞬间检测酒精仪显示有喝酒症状,其它交警见状,像是老鼠带着猫似的,马上就围到了老李的车前,让老李下车,并让老李上交的驾驶证、行车证,然后将老李带走了,乘客看到被带走的可怜的老李,想为他求情,可是交警们一点都不理睬。此时,老李的车怎么办呢?老李的车里的乘客急了。只见这时一位交警走过来问:“你们这是要去哪?我带你们过去!”交警将乘客送到了目的地,然后说:“你们把车费交一下,我一会把这个钱交车的司机!”乘客讲钱交给那个交警后,只见该交警高兴地一溜烟的消失在乘客的视线中,飞快的去追赶,带走老李时所开的那辆车的方向赶去。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www.8364.com老李向小王告别,老赵和妻子两人身体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