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挥了囚居生活中的故国情思和实际难熬,书写

前段时间去了一趟开封,到了清明上河园,观看了晚上的大宋东京梦华节目。这一套节目虽然比较贵,还是很有一些特点的。书写的就是整个宋代王朝的兴起,繁荣以及最后的没落。开封毕竟是北宋王朝的都城,所以拉起这么一套节目还是很有几分亮点的。

《乌夜啼·昨夜风兼雨》是南唐后主李煜的作品,这首词应是诗人亡国入宋后的作品,借梦境写故国春色,表达了囚居生活中的故国情思和现实痛楚。

图片 1

作品原文

在这套节目的一开始,主题曲就是李煜的一首《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伴随着曲调的低吟浅唱,扮演李煜形象的演员,乘一叶扁舟,一袭白衣飘然远去,直到最后淹没了生命。而在远处一位将军骑着高头大马奔向京城宫殿。

乌夜啼

这是一个王朝的没落,却也是另一个盛世王朝的开端。

昨夜风兼1雨,帘帏2飒飒3秋声。烛残4漏断5频6欹枕7,起坐不能平8。

图片 2

世事9漫10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11。醉乡12路稳13宜频到,此外不堪行14。[1]

作为宋代前期最着名的历史事件,作为宋词前期发展最重要的人物之一,李煜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文学史上的地位都不可撼动。那些书写他自己对于故国哀思、对于人生没落的感慨,是宋代前期词作品中最精彩的篇章。

注释释文

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烛残漏断频欹枕,起坐不能平。

词句注释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

1.兼:同有,还有。

图片 3

2.帘帏(wéi):帘子和帐子。帘,用布、竹、苇等做的遮蔽门窗的东西。帏,同帷,帐子,幔幕,一般用纱、布制成。

这首词的题目是《乌夜啼·昨夜风兼雨》,同样写于李煜被俘之后。试想一下,曾经一个国家的主宰到今天却沦为阶下囚,而且故国也早已经换了颜色。其中的痛,远非我们普通人可以理解。此时的李煜正值人到中年,遭遇这样的变故,诗词中多写有风雨,但是这风雨又何尝不是她人生的酸楚。

3.飒飒(sà):象声词,这里形容风吹帘帏发出的声音。

图片 4

4.烛残:蜡烛燃烧将尽。残,尽,竭。

开篇就勾勒了一个凄凉无比的场景。“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昨天晚上的时候风雨交加,吹得帘子摇摆不定。秋天已经来到了。这两句宋词写的是风雨,写的是秋天,但是同样隐喻的也是他自己人生的经历,还有他苦涩的人到中年。

5.漏断:漏壶中的水已经滴尽,表示时间已经很晚。漏,漏壶,为古代计时的器具,用铜制成。壶上下分好几层,上层底有小孔,可以滴水,层层下注,以底层蓄水多少计算时问。

“烛残漏断频欹枕,起坐不能平”,人生遭遇本就非常痛苦,再把他放到这样的秋意场景当中,内心的苦涩更是不言而喻。愁绪一阵阵从心头袭来,让他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坐卧不宁。

6.频:时常,频繁。

图片 5

7.欹(qī)枕:通彀,斜,倾斜。欹枕,头斜靠在枕头上。

下片感慨自己人生诸多坎坷,诸多波折。“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人生就如同一场大梦一般,就如同这东去的流水一般,过往的一切都已经逝去,再也找不回来。今天自己所经历的这一切,如同梦境一般,却也在经历着人到中年独有的尴尬。

8.平:指内心平静。

“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最后的这一句看上去有些拗口,但实际上却真诚地表达了李煜内心说不尽的苦涩。对于被囚禁的他来说,唯有酒醉这一条路可以通行,其他的路都没有办法走,毕竟他在这里是一个囚徒。

9.世事:指人世间的各种各样的事情。

图片 6

10.漫:枉然,徒然。

人到中年的李煜,遭遇这样的困境,人生的曲折和变化让他十分感慨。前两句宋词当中写秋天的风与充满凄凉,但是他感慨的其实是自己毫无希望的人生。

11.浮生:指人生短促,世事虚浮不定。浮,这里为短暂、空虚之意。

柏文图片全部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感谢图片原作者对本文的贡献。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12.醉乡:指人醉酒时神志不清的状态。

13.稳:平稳,稳当。宜,应当。

14.不堪行:不能行。堪,能够。[1]

白话释文

昨天的夜晚,风雨交加, 遮窗的帐子被秋风吹出飒飒的声响,窗户外传来了令人心烦的风声雨声,整整响了一夜。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发挥了囚居生活中的故国情思和实际难熬,书写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