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普遍推测蔡英文政权会搞,中国政府始终如

查看更多:学术论文

  “统一靠等是等不来的,我不赞成有些人讲的‘只要经济发展了,将来自然会统一’。”

(2000年2月)

台湾大选之后,一些人断言武力成为解决台湾问题的唯一手段,这种观点很危险。如果把武力看成是唯一可用的手段,那么最终必然要靠武力解决问题,这一点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如果台湾最终要靠武力统一,那真是中华民族的灾难。现在都在讲“和平崛起”,但如果连和平统一的气魄和自信都没有,谈“和平崛起”还有什么意义?很多人认为台湾问题拖下去对我们不利,这种观点让人难以理解,道义在我们这边,为什么害怕时间的考验?一些所谓的战略家缺乏勇气和智慧,对历史也没有感悟力,他们不去筹划和平统一的大战略,不能把握局势而是被动地被局势所牵引,总是过高地估计跳梁小丑的作用,好象李登辉、陈水扁真的能将台湾从中国分割出去。如果这些丑类真的能改变历史方向,那么历史也就没有什么值得敬畏的地方。 从表面上看,除了武力和武力吓阻之外,我们确实没有什么办法去阻止台独,但战术总是受制于战略,没有和平统一的大战略,战术就极其匮乏。在觉得没有办法或无牌可出的情况下,人们却很少反思大思路是否正确,因此很容易陷入死胡同。“无牌可出”的局面是特定思维方式的结果,摆脱这种思维方式之后就会发现道路实际上还很宽广,问题也没有那么严重。“武力成为唯一手段”这种说法与其说是对未来的判断,还不如说是既定政策的结果。虽然我们一贯主张和平统一,但并没有真正利用“和平”的力量,采用的是以“力”促统的策略,或者说是以“强力”迫使对方“理性地”算计战争的结果。虽然武力只是针对台独和分裂势力的,但并没有真正把台独分子和台湾民众分开,这一点恰恰被李登辉、陈水扁利用,他们把统独问题刻意歪曲成“专制”和“民主”的对立,挑拨民众抗拒“恶”势力。跳梁小丑反而有了“道德上的优势”,“中华”的代表除了武力之外只能以 “自古以来”、“血脉相连”和“国际承认”这样的字眼与其对抗,这种局面值得我们认真反思。 台湾问题发展到今天已经非常清楚,它不是什么经济或政治制度问题,而是认同问题。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大陆目前追求的只是一个统一的名号,已经没有可以继续让步的地方,但陈水扁政府对抗的就是这个名号,在这种情况下去设计更宽松的制度框架还有什么用?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是在政治学意义上的国家概念上下工夫,但最根本的问题是中华认同,没有后者,即使能够用某种“松散”政治的形式将台湾放进去,还是“面和心不和”。中华认同是与文化、民族、政治和历史相关的概念,其基础是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在中国历史上,分裂的状况并不少见,但各个政权都把自己看成是正统的代表,这实际上就是一个中国,但这个中国并不是现代政治学意义上的“主权”国家,而是对对中华道德教化的认同。地域处于分裂的状态,但文化、思想上是统一的,这是最终能够实现统一的基础。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自己丧失了文化自信,因而不能充分利用“文化”或“和平”的力量,武力就成了唯一可用的手段。武力的作用是保证“和平统一”的底线(不独立)不被破坏,但要真正实现和平统一,必须解决中华认同问题。 二 台湾问题的背后是中美问题,它实际上是美国遏制中国的法宝。美国把中国的崛起看成是一种威胁,有意制造中国人之间的内耗,而我们却没有很好的反制手段,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由于缺乏文化自信而丧失了文化武器。美国是一个最相信实力的国家,但从来没有放弃“软”力量,他们把“文明冲突论”直接运用到国际战略中,而我们在批判“文明冲突论”的同时却自动解除武装,将文明与非文明的冲突也否认了。虽然从官方到民间都在“猛烈”批判“文明冲突论”,但采取的是你对我也对的老好人立场,别人以“文明”为武器,而我们却说你是对的但我们也不能说是错的,如此缺乏底气怎么会是美国人的对手?美国人的“文明冲突论”绝对不只是一种理论,它更是一种战略,是意识形态斗争的替代品。美国人清楚地看到了其利益与现秩序的一致性,强制性地将现秩序与特定的文明捆绑在一起,以“文明”来维护其霸权。当今世界的问题绝不是文明的冲突,而是“与文明的冲突”,对付“文明冲突论”的最有效的办法是区分文明与现实,在强调文明之间“非冲突性”的同时,指出现存秩序的问题。 美国人成功地在两岸中国人之间制造了“文明的冲突”,将一个民族在文化认同上“一分为二”,一步一步地将我们逼到武力统一的绝路,而我们却空有民族主义情绪,到现在还没有认识到问题的本质。美国人的“维持现状”是什么用意?实际上是想继续利用文化上的分裂制造中国人的内耗,进一步消耗我们的力量。一些民间战略家看到了美国的用意,提出拿下台湾,以短痛取代长痛。这看起来有理,但实际上是下下策,是缺乏自信的表现。美国人为什么能制造中国人的内耗?原因在于中华文化失去了其力量,这个最有融合力的文化被我们自己破坏了。如果认识到问题的本质,大的战略思路也就清晰了。美国人要和我们玩时间游戏,为什么不跟它玩下去?他要“不统不独”,我们为什么不能利用这一点解决文化上的分裂状况?为什么不进一步提高实力强化统一的基础?只要我们掌握了反制手段,这种状况就会朝着有利于我们的方向发展。在新旧力量的较量中,新生力量是不害怕时间考验的,我们应该有和美国人玩时间游戏的勇气和自信。要相信中华文化的力量,也要相信中国的未来,完成文明的复兴、解决好自身的问题并保持实力的提高,这就在精神和物质上做好了统一的准备。 三 一些学者认为,台湾问题之所以难以解决,原因在于我们没有实现“民主”,如果大陆也推行“民主”制度,台湾问题也就不存在了。这实际上是想以“民主”解决认同问题。西式“民主”能不能解决国家认同问题?只要看看台湾的“民主”实践就知道了。它不但没有解决认同问题,反而被用来制造族群对立。如果将西式民主嫁接到大陆,台湾问题的确“不存在”了,因为它将被阶级、族群对立掩盖。西式“民主”早已经沦落为一种政治形式,将它看成是统一的基础,就象将“用刀叉与食物作战”看成是吃饱的唯一方式一样,摆出的架势反而代替了本质。台湾的“民主”实践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这样的事实:大本不立,一切都没有着落,以形式“民主”解决社会整合和国家认同问题,是典型的缘木求鱼。 台湾问题不是一个技术问题,不是靠制度构想就能解决的。在现代所谓政治学框架中,台湾要么是一个叛逆的省份要么就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这说明台湾问题在当今主流文化和学术框架中是难以解决的,必须从中华文明中寻找智慧。建立起对中华的认同,即使在政治上是“分裂”的,也同样是“一个中国”,实现真正统一只是时间问题。相反,即使设计好制度框架,也难以真正解决问题。“一国两制”在制度上提供了解决台湾问题的框架,但如果没有对中华的认同,这种架构也就失去了基础。李登辉、陈水扁打着“民主”旗号破坏的不是“一国两制”,而正是中华认同,他们害怕的不是技术性的政治架构,而正是具有巨大融合力的中华文化。我们要实现真正的统一,依靠的也正是这一点。 历史总是以独特的方式给人以忠告。我们应该从李登辉、陈水扁这样的跳梁小丑的表演中读到两方面的信息:第一,在缺乏基本认同的社会推行“形式”民主,必然会造成族群对立。第二,要实现和平统一必须强化统一的基础。台湾问题实际上是在考验我们的耐心和信心,没有必要把问题看得过分严重。只要我们的实力保持上升的趋势,并以最大的决心维护和平统一的底线,陈水扁的“独立闹剧”就不可能变成现实;只要我们身体力行地复兴中华文明,和平统一就一定会实现。中国经历了一百多年的变革,但到目前为止只是在外力的触动下将自己变成了一个“现代”国家,还没有摆脱时代的制约而实现文化上的自觉。台湾问题是“历史”发出的信息,它迫使我们思考中国的未来。什么时候真正建立起文化自信,并在现代条件下形成了中华文化背景下的成熟的政治经济制度和发展模式,台湾问题也就真正解决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和平统一和和平崛起的内在逻辑是一致的。

  编者的话:蔡英文上台已一周有余。自“5·20”就职演说被大陆方面评判“未完成答卷”以来,蔡英文当局的施政举措处于各方审视之下,但从这些天的情况看,难以令人放心。当下是两岸关系发展的关键时刻,大陆在“九二共识”问题上立场很坚定,对民进党政权在继续“听其言,观其行”。未来两岸态势将如何发展?会一路冷下去吗?台湾问题该如何解决?记者就此专访了全国台湾研究会副会长、海协会原副会长王在希。

2000年2月22日《人民日报》第3版

上一页12下一页

  “想继续展开两岸良性对话,很简单,只要承认两岸同属一中就OK”

前 言

下载此范文:“中华认同”与和平统一.docx

  记者:外界普遍推测蔡英文政权会搞“柔性台独”,实际拉动台湾远离中国大陆。您是否同意这样的看法?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国人民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党统治集团退踞中国的台湾省,在外国势力的支持下,与中央政府对峙,由此产生了台湾问题。

  王在希:可以说,“5·20”是一个转折,两岸关系从此将由热变冷。

解决台湾问题,实现中国完全统一,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五十年来,中国政府为此进行了不懈的奋斗。一九七九年后,中国政府以极大的诚意、尽最大的努力,争取以“一国两制”的方式实现和平统一。自一九八七年底以来,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和人员往来有了长足的发展。但是,九十年代以来,台湾当局领导人李登辉逐步背弃一个中国原则,极力推行以制造 “两个中国”为核心的分裂政策,一直发展到公然主张两岸关系是“国家与国家,至少是特殊的国与国的关系”,严重损害了两岸和平统一的基础,危害了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整个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也危害了亚洲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中国政府始终如一地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坚决反对任何把台湾从中国分割出去的图谋。中国政府与以李登辉为首的分裂势力的斗争,集中表现在是坚持一个中国原则还是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问题上。

www.8364.com,  我们的立场非常明确:不承认“九二共识”,两岸关系就不可能稳定向前发展。蔡英文现在就是不承认,所以,两岸关系和以前一样交流发展显然是不现实的。台湾方面希望继续对话,我们也已明确表示,不承认“九二共识”,两岸对话的基础就不复存在了。这种情况下,两岸制度化协商可能会中断,国台办和台湾陆委会负责人之间的互访有可能停止,两岸之间刚建立起来的热线可能名存实亡。所以如果民进党当局真的想继续展开两岸良性对话,很简单,只要承认两岸同属一中就OK。

我们于一九九三年八月发表了《台湾问题与中国的统一》白皮书,系统地论述了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湾问题的由来、中国政府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方针和有关政策。现在,有必要进一步向国际社会阐述中国政府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立场和政策。

  蔡英文刚上台的一段时间,当务之急是巩固政权,所以在两岸关系方面提出“维持现状”。但从长远来看,两岸关系的不确定因素在增加。“台独”分裂又将成为一个现实危险。民进党上台没几天,“去中国化”“台独化”动作一个接一个。特别是关于“维持现状”,对“现状”的定性,国民党认为是两岸不统、不独,将来可统一。蔡英文和民进党的描述不是这样,他们认为“台湾已经独立了”“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

 

  我认为,蔡英文会吸取陈水扁激进“台独”失败的教训,打着“维持现状”的幌子,搞“缓独”,慢慢地“独”,和平地“独”。所以,我们应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有太多幻想。对于“台独”分裂,要坚决斗争,旗帜鲜明地亮出底线。

一、一个中国的事实和法理基础

  5月29日,蔡英文首度以台“三军统帅”身份,登上“空军一号”前往台空军花莲基地、佳山基地视察。蔡英文在演说中表示,“国军未来都要像太阳神一样,守护我们这块土地,身为中华民国空军,我们怎可让别人在我们的领空上耀武扬威”。

一个中国原则是在中国人民捍卫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正义斗争中形成的,具有不可动摇的事实和法理基础。

  “统一靠等是等不来的”

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有关台湾的全部事实和法律证明,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八九五年四月,日本通过侵华战争,强迫清朝政府签订不平等的《马关条约》,霸占了台湾。一九三七年七月,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中国政府在《中国对日宣战布告》中昭告各国,中国废止包括《马关条约》在内的一切涉及中日关系的条约、协定、合同,并将收复台湾。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中美英三国政府发表的《开罗宣言》规定,日本应将所窃取于中国的包括东北、台湾、澎湖列岛等在内的土地,归还中国。一九四五年,中美英三国共同签署、后来又有苏联参加的《波茨坦公告》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同年八月,日本宣布投降,并在《日本投降条款》中承诺“忠诚履行波茨坦公告各项规定之义务”。十月二十五日,中国政府收复台湾、澎湖列岛,重新恢复对台湾行使主权。

  记者: 您近日提出,台湾问题须在30年之内解决。有评论称,台湾问题的解决过去一直被拖延,蔡英文的做法更是“以拖待变”,因此我们不能再等30年了。您如何回应这样的评论?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宣告成立,取代中华民国政府成为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和在国际上的唯一合法代表,中华民国从此结束了它的历史地位。这是在同一国际法主体没有发生变化的情况下新政权取代旧政权,中国的主权和固有领土疆域并未由此而改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理所当然地完全享有和行使中国的主权,其中包括对台湾的主权。

  王在希:台湾问题从1950年历史形成到现在已66年,时间不短了。新中国成立时,是打算1951年解放台湾的。后来朝鲜战争爆发,美国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台湾问题开始复杂化。1950年10月25日,我们派志愿军抗美援朝。所以说,朝鲜战争使我们失去了解决台湾问题的一个重要机会。如果当时可以一鼓作气,国民党兵败如山倒的时候,在台湾立足未稳,犹如惊弓之鸟,解放台湾完全是有可能的。

国民党统治集团退踞台湾以来,虽然其政权继续使用“中华民国”和“中华民国政府”的名称,但它早已完全无权代表中国行使国家主权,实际上始终只是中国领土上的一个地方当局。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总书记提出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这个中国梦,我个人理解有两个核心内涵。一是要实现中国的发展强大,二是要实现中国的最后统一。如果台湾问题不解决、祖国统一没实现,那这个中国梦是无法来圆的。所以实现两岸统一是实现中国梦的一个前提和标志,也是中国发展强大之后的一个历史必然。古今中外,一个强大的国家是不会被分裂的。中国是在发展强大的过程中。我个人认为,台湾问题不能拖得太久,而且在不远的将来也一定会实现。

一个中国原则的产生和基本涵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当天即向各国政府宣布:“本政府为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凡愿遵守平等、互利及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等项原则的任何外国政府,本政府均愿与之建立外交关系。”随后又致电联合国,声明:国民党当局“已丧失了代表中国人民的任何法律的与事实的根据”,完全无权代表中国。外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与台湾当局断绝或不建立外交关系,是新中国与外国建交的原则。

  我说过台湾问题必须在30年之内解决。因为根据国际惯例,岛屿归属100年为重要时间节点,如果提上国际法庭仲裁,这个岛屿历史上属于谁并不重要,关键是看这个岛屿过去100年实际控制在谁手里。我的意思是实现统一可以没有时间表,但要有紧迫感。长期拖下去,对中国方方面面,无论是经济发展,对外开放,作为一个大国在国际上的形象,外交上受制于人,付出代价很大,所以我说不能拖太久。

中国政府的上述主张受到当时美国政府的阻挠。尽管一九五○年一月五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声明,表示美国及其他盟国承认一九四五年以来的四年中国对台湾岛行使主权,但是同年六月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政府为了孤立、遏制中国,不仅派军队侵占台湾,而且抛出“台湾地位未定”等谬论,以后又逐步在国际社会策动“双重承认”,企图制造“两个中国”。对此,中国政府理所当然地予以坚决反对,主张和坚持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正是在中国与外国发展正常的外交关系中,在维护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斗争中,产生了一个中国原则。上述主张构成了一个中国原则的基本涵义,核心是维护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我的核心意思是:解决台湾问题可以没有时间表,但必须要有紧迫感。

在一九四九年后的三四十年间,台湾当局虽然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全中国的合法地位,但也坚持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只有一个中国的立场,反对制造“两个中国”和“台湾独立”。这说明,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两岸的中国人在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这一根本问题上具有共识。早在一九五八年十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进行炮击金门的战斗时,毛泽东主席就向台湾当局公开指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没有两个中国。这一点,也是你们同意的,见之于你们领导人的文告。”一九七九年一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指出“台湾当局一贯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反对台湾独立。这就是我们共同的立场,合作的基础。”

  记者: 我们应该如何做到“有紧迫感”?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

中国政府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严正立场和合理主张,赢得了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国际组织的理解和支持,一个中国原则逐步为国际社会所普遍接受。 一九七一年十月,第二十六届联合国大会通过二七五八号决议,驱逐了台湾当局的代表,恢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联合国的席位和一切合法权利。一九七二年九月,中日两国签署联合声明,宣布建立外交关系,日本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关于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立场,并且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规定的立场。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中美发表建交公报,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承认中国的立场,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目前,一百六十一个国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它们都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并且承诺在一个中国的框架内处理与台湾的关系。

  王在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拖延66年的台湾问题不可能一下子解决,我们要有一点耐性。过去二三十年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我们的综合实力已经大大提升,解决台湾问题的条件在慢慢具备,时机也在日益成熟。

 

  两岸统一本质上是一场实力的较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们实力不够,现在中国的综合实力已经非常强大。与16年前陈水扁上台时比,今天两岸的实力对比也已经发生根本变化。军事上大陆更是占据绝对优势。

二、一个中国原则是实现和平统一的基础和前提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外界普遍推测蔡英文政权会搞,中国政府始终如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