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收藏者田涛,他总喜欢检索古籍版本和油画

2018年2月22日,苏州文化界老人钱璎女士去世了,她是著名藏书家阿英的女儿。在她去世前,我曾多次去拜访过她,这位苏州文化局的老领导曾为昆曲、苏剧、年画等事业做过很大贡献,而晚年的她始终惦记着父亲阿英捐赠给家乡的那些书籍。

怀念父亲瓦翁

时间:2013年06月26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卫之羽

www.8364.com 1

东吴印社记 瓦 翁

  今年是我父亲瓦翁逝世5周年,一晃5年过去了,其瘦长身影、矍铄精神、考究衣着、优雅气质、幽默风趣的“老顽童”、“小卫”形象不时地在我周围闪现,斯人已逝,音笑犹然。

  社会上好多人都想了解他的笔名“瓦翁”的含义,我曾听他讲过这么一段话:

  “我本名卫东晨,后来自己取名为瓦翁,这个瓦就是盖房子的瓦。秦汉时,卫队房屋的圆形盖面瓦都铸成‘衞’字形态,称‘卫字瓦’。结果有一次看到一块汉朝瓦片,上面恰巧有一个卫字,我正好姓卫,也喜欢这个瓦,所以就起名叫瓦翁。‘翁’就是年纪大的意思,我年轻时候30岁就叫‘瓦翁’了。而且还有层意思,瓦都是丢在地上没人要的寻常物,无珠玉之珍贵,价值并不高,我这个人价值也不高。”

  父亲数十年精研书法,博涉碑版,晚年继续进取,不避寒暑,与时俱进,他自称为“学步建设”。每天早晨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读书,他特别喜欢几本书一起看,如他读一本德国人写的欧洲美术史时一旁还放着一本早些时候由日本转译过来的美术史,旁边还摊着世界地图一起看。

  他说:“我看书时喜欢热闹,喜欢几本书放在一起看,把有关的书都找来,这样看书很有趣,知识也可以更完善些。”

  他对读书的体会是:读书、读书、再读书,书读多了,再加博闻广见,文化沉淀自然深厚,还要注意人格涵养的修炼,所谓“书卷气”,要体现书画家的学问修养和情趣韵致,积累学养以明理很重要。他晚年最大的兴趣仍是读书、看报,并对文物颇有研究。

  父亲为人和他的书法一样鸢飞戾天,鱼跃于渊,君子之道,天高地厚无所不在。父亲收藏有一批很有价值的古书,90岁时,他将20余册极为罕见的善本、明代印谱赠给苏州图书馆,这些文物陪伴了他多个春秋,曾有人采访他:“收藏了那么多年,出于你对藏品的情感,怎么舍得捐赠出去呢?”

  他是这样答复的:“收藏是个人的爱好,生命的价值在于奉献,这些藏品由公家收藏有保障,才不致遗失和散失,无偿捐赠图书是我们社会的一个良好传统,既丰富了图书馆收藏,提供社会应用,也是书籍的一个理想归宿。捐书其实也是为我自己的宝贝打算。”

  关于捐赠图书,苏州图书馆古籍部的孙中旺认为比较合乎情理。他说:“当时正好是瓦翁九十寿辰,作为人生最好的纪念,瓦翁捐赠的印谱一共19种24部,其中一些是非常珍贵的版本,还有一些是极为珍贵的海内孤本,我们这方面的书比较少,这批印谱捐赠填补了我们藏书的空白、丰富了馆藏。这些书确实无法用金钱来衡量,其中一些孤本是明代中晚期的无价之宝,有四五百年历史了,是研究明代刻印文化的第一手资料,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由我聚之,由我遣之,聚遣之间不难领略他老人家高尚无私的举动,印证了他宽广博大的胸怀。

古籍收藏家田涛 我与田老师的结识是从1997年开始的。后来在慢慢的接触中了解到他是一位古籍善本的收藏家。田涛出身自一个书香门第的家庭,他祖父就喜爱古书的收藏,为家里的收藏打下了基础;他父亲虽然学医,但也继承了父辈的藏书爱好;到了田涛,刚开始只是喜欢读他父亲留下的那些书,也许只是一般兴趣,后来在阅读中慢慢地悟出:古籍大有学问!他这才真正下功夫研究,并且有系统,有目的地进行收藏。为了找到珍惜古籍,田涛十几岁就到江苏、浙江、安徽一带淘书,逐渐跑遍了大半个中国。那时没有这种公开的图书交易,收书纯粹就是爱好。虽然经过文化大革命对收藏文化的破坏和对家庭的冲击,他依然延续下了祖上两代人的藏书爱好。 田涛在1993年出版了一本《田涛说古籍》, 这几乎成了我国当代古籍收藏的一部指南性的实用手册。《田涛说古籍》与马未都[微博]的《马说陶瓷》等是系列出版,对二十年前推动艺术品收藏起到了很大作用。当今的许多藏书家都是被那本小书启蒙的。我在与田老师到外地出差时,曾拜访过一些当地的藏书家。当他们看到田涛时就如受宠若惊,马上端出自己的藏品一一请田涛品鉴。田涛有时也会去参加一些古籍拍卖会,一旦他进入会场,许多业内藏书爱好者就会纷纷站起与他打招呼。田涛有一方刻有“天禄琳琅”的藏章,业内人都知晓,只要某本古书上盖有“天禄琳琅”,就说明被田涛收藏过,保真肯定没问题了,也说明收藏品味一定很高。因此,在古籍拍卖会上,盖有田涛藏章的古籍往往能比市场价值高出20-30%! 当年我公司的拍卖业务中经常收到藏家送来的古书,遇到不懂的事情,我就会打电话请教田涛老师。他在电话那头仅凭我的描述,无论有多少本书,他都能把这些书的版本、装帧、印刻、纸张以及市场价格说得头头是道,这令我钦佩不已。 田涛的藏书和研究成果 田涛藏有各类古籍六万余册,其中他自己的收藏贡献有一万多本。“信吾是斋”是他的藏书斋号。在业内,田涛先生一直有“江北第一藏书家”之称。这个评价也曾出现在1989年的《人民日报·海外版》和1994年的《旅游》等几家报纸上。 田涛所收藏的古籍中不乏孤本、善本和珍秘之本。能形成如今的藏书规模, 首先得益于家庭环境的熏陶, 使他从小就建立了对古籍善本的热爱之情。与此同时,他的祖父和父亲两代人给他传下来的藏书基础,甚至在“文革”期间也侥幸没有遭受破坏,因此使他站到了中国当代藏书界的最高点上。 如今的“信吾是斋”已是中国乃至世界都不能小觑的私人图书馆。因为它的藏书主人拥有宋元版书10余部、明版书500余部等等。其中元至正刊本《淡居稿》为海内孤本,弥足珍贵,是田涛比较得意的一部藏书。另外还有明崇藩刻本《贞观政要》、明刊套印本《苏文长公小品》、明蓝格抄本《广川书跋》、明绿格抄本《恬适斋抄赖氏催宫订注》、钤有“翰林院”朱印的明万历潘大复抄本《经鉏堂文集》、明末清初手绘彩图抄本《推背图说》,以及清初藏书家季沧苇藏过的席启寓刻本《唐百家集》、阮元家藏《唐四家集》,这些都甚为可观。清版书也有一部分好的,象内府刻本《王公处分则例》、康熙年间刻木版彩色套印本《芥子园画传》等等。 此外, 他还藏有中国的明清版画、欧洲铜版画、西方古本羊皮书乃至世界小语种如希伯莱文字、阿拉伯文字图书等藏品。另外,族谱也是田涛的重要收藏,他也准备好好地研究研究,不过族谱主要是安徽、湖南那边的,北方的比较少。 田涛先生还是世界上公私藏书界中有关法学、法制史图书收藏的“四大专藏”的拥有者之一, 收藏量达到2000余种。他的公文契约竟然收藏了6000余件,世界上排第一,国家图书馆都没有这么多。他出版过古代法学着作多本,其中包括:《大清律例》、《明清公牍秘本五种》、《国际法输入与晚清中国》、《田藏契约文书粹编》、《中国珍稀法律典籍续编》、《接触与碰撞——16世纪以来西方人眼中的中国法律》等等。 他家里就像一个私人图书馆,经常有大学教授或藏书家为了研究目的登门借书,田涛都能慷慨相助。许多书借走常常几个月才还回来,他也不介意,只要对古籍研究有益,对推广藏书文化有益,他都全力支持。甚至德国、美国、法国和日本的专家学者也来跨国借阅。他还经常在大学里和各级图书馆为藏书爱好者和研究者开讲座,讲解藏书的意义和方法。 本世纪初,巴黎的法兰西学院连续三年聘请田涛每年到该大学研究三个月,对收藏在该校图书馆的中国古籍进行研究整理。他曾对我说过,自从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的文物大量流失海外,国外不仅仅有许多国内没有见过的瓷器古玩,更有大量国内都没有收藏或罕有收藏的孤本书、善本书。回国后,他整理出版了《法兰西学院汉学研究所藏汉籍善本书目提要》。 在藏书之余, 他还会把自己收藏的价值较高的珍善本印出来给大家阅读,如今已达19部。 田涛一直打算写一部《中国古籍装帧史》,系统地论述一下中国的古籍从出现到民国结束时的印刷、装帧、美学观点等方面的东西。他考虑过几个选题,比如他收藏了不少古代法律方面的书,所以想多研究一下中国古代有关“判词”方面的内容,这一直是国内的研究空白。由于他的过早离世,这个任务也就无法完成了! 田涛谈古籍收藏www.8364.com, 说起收藏古籍,田涛一直认为:收藏古籍主要是收藏具有一定价值的书籍。这里并不仅仅是指商品价值,而是指有一定文化、思想、历史、研究的价值。古籍与别的收藏品不太一样,它不太直观,不同于古陶瓷、字画,放在那里,行家一眼就可以看出它的成色、年代、价值来。田涛藏书主要是为了研究,不是仅仅为了藏书而藏书。他不只看书的刻印年代、时间长短和产地、版本的好坏,更要看它的内容,对他有没有用处。当然象宋、元版古籍,只要条件够了,他也是来者不拒统统收藏。 前些年,国内古籍的流传与流通一直处于半僵死的状态。国内有很多家古籍书店,却并不对外出售古籍,也没有什么库存古籍。即使有卖古书的,也只是一些普通的、清晚期或民国版的,很多没什么收藏价值。各地的文物市场上虽有一些,但也难见有什么好书。那时国内藏书确实不景气。近几年以来,随着古籍拍卖市场逐渐蓬勃兴旺,喜爱收藏古籍的人也越来越多,好书也见得多了,像2012年春拍拍卖的“过云楼”藏书等。 田涛认为,藏书者也可以把着眼点放在石印技术刚刚传进中国的产品,如果能够找到当时的Makau版,上海徐家惠的土山湾版和最早的点石斋版。上一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所印的书,特别是陶兰泉所印的书,它的投资升值潜力仍然很高。对于最近新的石印技术品,收藏者应该关注那些艺术性高,比如像印谱,还有像三联书店推出来的弘扬中国传统工艺和技术的,像《天工开物》,还有像浙江华宝斋所印的墨谱,印谱,这些书籍,都值得关注和收藏。 收藏石印书取决于三个方面,第一,艺术水平的质量如何,艺术性高的就值得收藏,艺术性低的,粗制滥造的,尽管是用传统方法印制的,也有升值的潜力,但收藏的意义都不大;第二,书的内容是非常重要的,越有趣,越是为才子佳人玩赏阅读的,越有收藏意义;第三,存世量的多少,比如像早期的石印本,现在存世量已经不多了,这些书增值的潜力就比较大。作为一个藏书爱好者,更应该关注的是这些作品传世量的多少,特别是那些又好而传世量又少的书,最值得收藏。

与钱璎女士谈话时,她提及当初向芜湖图书馆捐书,这批书在运输过程中,曾在南京掉了好几包,因此后来补的捐赠书目中不包括这些遗失的书,至今也无从知晓到底遗失了哪些书。

钱璎说,这批书在捐赠前,曾请江苏古籍版本专家江澄波先生去看过,江先生回来后说:“你父亲藏的书真是不得了,其中不少都是难得见到的好书。”时过多年后,我就此向江澄波先生请教到底有哪些书。江先生说,他去看阿英的藏书是在北京,那时阿英刚去世不久,书房好像是在天安门西侧的地方,依稀记得有康熙年间的《虎丘山志》,有康熙皇帝过大寿时各地刻印的图画本,木刻版,很精美,还有一些晚清版本,文学类的不少,可惜的是,阿英的藏书分得太散了。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古籍收藏者田涛,他总喜欢检索古籍版本和油画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