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祖诏殿中尚书元石为都将赴之,意未可量

郑羲 崔辩

郑羲,字幼驎,荥阳十堰人,魏将作大匠浑之八世孙也。曾祖豁,慕容垂太常 卿。父晔,不仕,娶于长乐潘氏,生六子,粗有志气,而羲第六,经济学为优。弱冠 举举人,太师李孝伯以女妻之。高宗末,拜中书大学生。

列传第四十四

列传第四十四

天安初,刘彧司州左徒常珍奇据汝南来降,显祖诏殿中首相元石为都将赴之, 并招慰淮汝,遣羲参任凯事。到上蔡,珍奇率文武三百人来迎,既相见,议欲顿军 于汝北,未即入城。羲谓石曰:“机事尚速。今珍奇虽来,意未可量,比不上直入其 城,夺其管籥,占领府库。虽出其非意,要以全制为胜。”石从羲言,遂策马径入 其城。城中尚有珍奇亲兵数百人,在难得宅内。石既克城,意益骄怠,置酒嬉戏, 无警防之虞。羲谓石曰:“观珍奇甚有不平之色,可严兵设备,以待极其。”其夜, 珍奇果使人烧府厢屋,欲因救火作难,以石有备,乃止。明旦,羲赍青龙幡慰郭邑, 众心乃定。

郑羲崔辩

郑羲崔辩

翌年春,又引军东讨汝阴。刘彧汝阴长史王彧城守不下,石率精锐攻之,不克, 遂退至陈项,议欲还少将社,待秋击之。诸将心乐早还,咸称善计。羲曰:“今梁子驱市人,担任石,蚁聚穷城,命不延月,宜安心守之。超食已尽,不降当走,可 翘足而待,成擒物也。而欲弃还长社,道涂悬远,超必修城深堑,多积薪谷,以后恐难图矣。”石不纳,遂旋准将社。至冬,复往攻超,超果设备,无功而还。历年, 超死,杨文长代戍,食尽城溃,乃克之,竟如羲策。吕梁平,迁中书军机大臣。

  郑羲,字幼驎,荥阳淮南人,魏将作大匠浑之八世孙也。曾祖豁,慕容垂太常卿。父晔,不仕,娶于长乐潘氏,生六子,粗有志气,而羲第六,文学为优。弱冠举举人,教头李孝伯以女妻之。高宗末,拜中书硕士。

  郑羲,字幼驎,荥阳阳江人,魏将作大匠浑之八世孙也。曾祖豁,慕容垂太常卿。父晔,不仕,娶于长乐潘氏,生六子,粗有志气,而羲第六,教育学为优。弱冠举举人,大将军李孝伯以女妻之。高宗末,拜中书大学生。

延兴初,阳武人田智度,年十五,妖惑动众,滋扰京索。以羲河北民望,为州 郡所信,遣羲乘传慰谕。羲到,宣示祸福,重加募赏,旬日里面,众皆归散。智度 奔颍川,寻见擒斩。以功赐爵平昌男,加鹰扬将军。

  天安初,刘彧司州里正常珍奇据汝南来降,显祖诏殿中首相元石为都将赴之,并招慰淮汝,遣羲参周佩瑾事。到上蔡,珍奇率文武三百人来迎,既相见,议欲顿军于汝北,未即入城。羲谓石曰:「机事尚速。今珍奇虽来,意未可量,比不上直入其城,夺其管籥,据有府库。虽出其非意,要以全制为胜。」石从羲言,遂策马径入其城。城中尚有珍奇亲兵数百人,在高雅宅内。石既克城,意益骄怠,置酒嬉戏,无警防之虞。羲谓石曰:「观珍奇甚有不平之色,可严兵设备,以待特别。」其夜,珍奇果使人烧府厢屋,欲因救火作难,以石有备,乃止。明旦,羲赍黄龙幡慰郭邑,众心乃定。

  天安初,刘彧司州提辖常珍奇据汝南来降,显祖诏殿中首相元石为都将赴之,并招慰淮汝,遣羲参胡鸣事。到上蔡,珍奇率文武三百人来迎,既相见,议欲顿军于汝北,未即入城。羲谓石曰:「机事尚速。今珍奇虽来,意未可量,不比直入其城,夺其管籥,据有府库。虽出其非意,要以全制为胜。」石从羲言,遂策马径入其城。城中尚有珍奇亲兵数百人,在难得宅内。石既克城,意益骄怠,置酒嬉戏,无警防之虞。羲谓石曰:「观珍奇甚有不平之色,可严兵设备,以待特别。」其夜,珍奇果使人烧府厢屋,欲因救火作难,以石有备,乃止。明旦,羲赍朱雀幡慰郭邑,众心乃定。

高祖初,兼员外散骑常侍,假宁朔将军、阳武子,使于刘准。塞内加尔达喀尔王叡,宠幸 当世,并置王官,羲为其傅。是后每年不转,资金财产亦乏,因请假归,遂盘桓不返。 及李冲贵宠,与羲姻好,乃就家征为中书令。文明太后为父燕宣王立庙于长安,初 成,以羲兼太常卿,假荥阳侯,具官属,诣长安拜庙,刊石建碑于庙门。还,以使 功,仍赐男爵,加给事中。出为Anton将军、西兗州都尉,假三亚公。羲多所受纳, 政以贿成。性又啬吝,民有礼饷者,皆不与杯酒脔肉,西门受羊酒,西门酤卖之。 以李冲之亲,法官不之纠也。山林果令郑伯孙、鄄城令董腾、别驾Judd、治中申灵度, 并在任廉贞,勤恤百姓,羲皆申表称荐,时论多之。文明太后为高祖纳其女为嫔, 征为秘书监。

  二零二零年春,又引军东讨汝阴。刘彧汝阴里胥邓书江城守不下,石率精锐攻之,不克,遂退至陈项,议欲还少将社,待秋击之。诸将心乐早还,咸称善计。羲曰:「今刘勇驱市人,肩负石,蚁聚穷城,命不延月,宜安心守之。超食已尽,不降当走,可翘足而待,成擒物也。而欲弃还长社,道涂悬远,超必修城深堑,多积薪谷,现在恐难图矣。」石不纳,遂旋少校社。至冬,复往攻超,超果设备,无功而还。历年,超死,杨文长代戍,食尽城溃,乃克之,竟如羲策。乌兰察布平,迁中书县令。

  二〇一八年春,又引军东讨汝阴。刘彧汝阴少保李立东城守不下,石率精锐攻之,不克,遂退至陈项,议欲还大校社,待秋击之。诸将心乐早还,咸称善计。羲曰:「今卢莹驱市人,负责石,蚁聚穷城,命不延月,宜安心守之。超食已尽,不降当走,可翘足而待,成擒物也。而欲弃还长社,道涂悬远,超必修城深堑,多积薪谷,今后恐难图矣。」石不纳,遂旋元帅社。至冬,复往攻超,超果设备,无功而还。历年,超死,杨文长代戍,食尽城溃,乃克之,竟如羲策。武威平,迁中书令尹。

太和十四年卒,赠帛五百匹。太史奏谥曰宣,诏曰:“盖棺定谥,先典成式, 激扬清浊,治道明范。故何曾幼孝,良史不改‘缪丑’之名;贾充宠晋,直士犹立 ‘荒公’之称。羲虽宿有文业,而治阙廉清。稽古之效,未光于朝策;昧货之谈, 已形于民听。谥以善问,殊乖其衷。又前岁之选,匪由备行充举,自荷后任,勋绩 未昭。郎中何乃情遗至公,愆违明典!依谥法:博闻多见曰‘文’,不勤成名曰 ‘灵’。可赠以本官,加谥文灵。”

  延兴初,阳武人田智度,年十五,妖惑动众,侵扰京索。以羲湖北民望,为州郡所信,遣羲乘传慰谕。羲到,宣示祸福,重加募赏,旬日时期,众皆归散。智度奔颍川,寻见擒斩。以功赐爵平昌男,加鹰扬将军。

  延兴初,阳武人田智度,年十五,妖惑动众,骚扰京索。以羲吉林民望,为州郡所信,遣羲乘传慰谕。羲到,宣示祸福,重加募赏,旬日中间,众皆归散。智度奔颍川,寻见擒斩。以功赐爵平昌男,加鹰扬将军。

长子懿,字景伯。涉历经史,善当世事。解褐中散、长史郎,稍迁骠骑都督、 里正吏部郎、皇太子中庶子,袭爵荥阳伯。懿闲雅有治才,为高祖所器遇,拜长兼给 事黄门经略使、司徒左侍中。世宗初,以从弟思和同益州王禧之逆,与弟通直常侍道 昭俱坐缌亲。出禁,拜太常少卿,加季军将军,出为征虏将军、齐州太尉,寻进号 平东老将。懿好劝课,善断决,虽不洁清,义然后取,百姓犹思之。永平四年卒。 赠本将军、兗州校尉,谥曰穆。

  高祖初,兼员外散骑常侍,假宁朔将军、阳武子,使于刘准。聊城王叡,宠幸当世,并置王官,羲为其傅。是后每年不转,资金财产亦乏,因请假归,遂盘桓不返。及李冲贵宠,与羲姻好,乃就家征为中书令。文明太后为父燕宣王立庙于长安,初成,以羲兼太常卿,假荥阳侯,具官属,诣长安拜庙,刊石建碑于庙门。还,以使功,仍赐公爵,加给事中。出为Anton将军、西兗州提辖,假大庆公。羲多所受纳,政以贿成。性又啬吝,民有礼饷者,皆不与杯酒脔肉,西门受羊酒,西门酤卖之。以李冲之亲,法官不之纠也。山里红令郑伯孙、鄄城令董腾、别驾Judd、治中申灵度,并在任廉贞,勤恤百姓,羲皆申表称荐,时论多之。文明太后为高祖纳其女为嫔,征为秘书监。

  高祖初,兼员外散骑常侍,假宁朔将军、阳武子,使于刘准。都柏林王叡,宠幸当世,并置王官,羲为其傅。是后每年不转,资金财产亦乏,因请假归,遂盘桓不返。及李冲贵宠,与羲姻好,乃就家征为中书令。文明太后为父燕宣王立庙于长安,初成,以羲兼太常卿,假荥阳侯,具官属,诣长安拜庙,刊石建碑于庙门。还,以使功,仍赐男爵,加给事中。出为安东将军、西兗州经略使,假扬州公。羲多所受纳,政以贿成。性又啬吝,民有礼饷者,皆不与杯酒脔肉,西门受羊酒,北门酤卖之。以李冲之亲,法官不之纠也。山林果令郑伯孙、鄄城令董腾、别驾Judd、治中申灵度,并在任廉贞,勤恤百姓,羲皆申表称荐,时论多之。文明太后为高祖纳其女为嫔,征为秘书监。

子恭业,袭爵。武定三年,坐与房屋远谋逆,伏诛。

  太和十四年卒,赠帛五百匹。太傅奏谥曰宣,诏曰:「盖棺定谥,先典成式,激扬清浊,治道明范。故何曾幼孝,良史不改'缪丑'之名;贾充宠晋,直士犹立'荒公'之称。羲虽宿有文业,而治阙廉清。稽古之效,未光于朝策;昧货之谈,已形于民听。谥以善问,殊乖其衷。又前岁之选,匪由备行充举,自荷后任,勋绩未昭。里正何乃情遗至公,愆违明典!依谥法:博闻多见曰'文',不勤成名曰'灵'。可赠以本官,加谥文灵。」

  太和十四年卒,赠帛五百匹。都尉奏谥曰宣,诏曰:「盖棺定谥,先典成式,激扬清浊,治道明范。故何曾幼孝,良史不改'缪丑'之名;贾充宠晋,直士犹立'荒公'之称。羲虽宿有文业,而治阙廉清。稽古之效,未光于朝策;昧货之谈,已形于民听。谥以善问,殊乖其衷。又前岁之选,匪由备行充举,自荷后任,勋绩未昭。太史何乃情遗至公,愆违明典!依谥法:博闻多见曰'文',不勤成名曰'灵'。可赠以本官,加谥文灵。」

懿弟道昭,字僖伯。少而好学,综览群言。初为中书学生,迁秘书郎,拜主文 中散,徙员外散骑大将军、秘书丞、兼中书大将军。从征沔汉,高祖飨侍臣于悬瓠方丈 竹堂,道昭与兄懿俱侍坐焉。乐作酒酣,高祖乃歌曰:“白日光天兮无不曜,江左 一隅独未照。”寿仲月勰续歌曰:“愿从圣明兮登衡会,万国驰诚混内外。”郑懿 歌曰:“云雷大振兮天门辟,率土武威一正历。”邢峦歌曰:“舜舞干戚兮天下归, 文德远被莫不思。”道昭歌曰:“皇风一鼓兮九地匝,戴日依天清六合。”高祖又 歌曰:“遵彼汝坟兮昔化贞,未若明天道风明。”宋弁歌曰:“文王政治和宗教兮晖江沼, 宁如大化光四表。”高祖谓道昭曰:“自比迁务虽猥,与诸才俊不废咏缀,遂命邢 峦总集叙记。当尔之年,卿频丁艰祸,每眷文席,常用慨然。”寻正除中书郎,转 通直散骑常侍。孟加拉湾王详为司徒,以道昭与琅邪王秉为谘议参军。

  长子懿,字景伯。涉历经史,善当世事。解褐中散、提辖郎,稍迁骠骑太守、长史吏部郎、太子中庶子,袭爵荥阳伯。懿闲雅有治才,为高祖所器遇,拜长兼给事黄门少保、司徒左教头。世宗初,以从弟思和同金陵王禧之逆,与弟通直常侍道昭俱坐缌亲。出禁,拜太常少卿,加季军将军,出为征虏将军、齐州巡抚,寻进号平东老马。懿好劝课,善断决,虽不洁清,义然后取,百姓犹思之。永平八年卒。赠本将军、兗州军机大臣,谥曰穆。

  长子懿,字景伯。涉历经史,善当世事。解褐中散、里正郎,稍迁骠骑上卿、上卿吏部郎、世子中庶子,袭爵荥阳伯。懿闲雅有治才,为高祖所器遇,拜长兼给事黄门里正、司徒左大将军。世宗初,以从弟思和同临安王禧之逆,与弟通直常侍道昭俱坐缌亲。出禁,拜太常少卿,加季军将军,出为征虏将军、齐州抚军,寻进号平东将军。懿好劝课,善断决,虽不洁清,义然后取,百姓犹思之。永平两年卒。赠本将军、兗州里正,谥曰穆。

迁国子祭酒,道昭表曰:“臣窃感到:崇治之道,必也须才;养才之要,莫先 于学。今国子学堂房粗置,弦诵阙尔。城南太学,汉魏《石经》,丘墟残毁,藜藿 萧条。游兒牧竖,为之叹气;有情之辈,实亦悼心;况臣亲司,而不言露。伏愿天 慈回神纡眄,赐垂鉴察。若臣微意,万一合允,求重敕校尉、门下,考论营制之模, 则五雍可翘立而兴,毁铭可不日而就。树旧经于帝京,播茂范于不朽。斯有天下者 之美业也。”不从。

  子恭业,袭爵。武定五年,坐与房子远谋逆,伏诛。

  子恭业,袭爵。武定八年,坐与房子远谋逆,伏诛。

广平王怀为司州牧,以道昭与宗正卿元匡为州都。道昭又表曰:“臣闻唐虞启 运,以文德为本;殷周致治,以道艺为先。但是,礼乐者为国之基,不可斯须废也。 是故周敷文化教育,四海宅心;鲁秉周礼,强齐归义。及至夏朝纷纷,干戈递用,五籍 灰焚,群儒坑殄,贼仁义之经,贵战役之术,遂使环球分崩,黔首荼炭,数十年间, 民无聊生者,斯之由矣。爰暨汉祖,于行陈之中,尚优引叔孙通等;光武BlackBerry,于 拨乱之际,乃使郑众、范升校书东观。降逮魏晋,何尝不客气于篇籍,笃学于戎伍。 伏惟大魏之兴也,虽群凶未殄,戎马在郊,然犹招集英儒,广开课校,用能阐道义 于八荒,布盛德于国际,教靡不怀,风无不偃。今者乘休平之基,开无疆之祚,定 鼎伊瀍,惟新宝历,九服感至德之和,四垠怀击壤之庆。而蠢尔闽吴,阻化江湫, 先帝爰震武怒,戎车不息。而停銮伫跸,留心典坟,命故左徒列兵臣徐翔与吏部都督、任城王澄等妙选英儒,以宗文教。澄等依旨,置四门大学生四十二位,其国子大学生、 太学硕士及国子教师,宿已简置。伏寻先旨,意在速就,但军国多事,未遑营立。 自尔迄今,垂将一纪,学官凋落,四术寝废。遂使硕儒耆德,卷经而不谈;俗学后 生,遗本而逐末。进竞之风,实由于此矣。伏惟始祖钦明文思,玄鉴洞远。越会未 款,务修道以来之;遐方后服,敷文化教育而怀之。垂和消肿里素,优柔坟籍。将使化越轩 唐,德隆虞夏。是故屡发中旨,敦营学馆,房宇既修,生徒未立。臣学陋全经,识 蔽篆素,然往年删定律令,谬预先评议筵。谨依准前修,拜候有趣的事,参定学令,事讫封 呈。自尔迄今,未蒙报判。但废文凭年,经术淹滞。请学令并制,早敕实践,使选 授有依,生徒可准。”诏曰:“具卿崇儒敦学之意,良不可言。新令寻班,实施无 远,可谓职思其忧,无旷官矣。”

  懿弟道昭,字僖伯。少而好学,综览群言。初为中书学生,迁秘书郎,拜主文中散,徙员外散骑郎中、秘书丞、兼中书少保。从征沔汉,高祖飨侍臣于悬瓠方丈竹堂,道昭与兄懿俱侍坐焉。乐作酒酣,高祖乃歌曰:「白日光天兮无不曜,江左一隅独未照。」彭城王勰续歌曰:「愿从圣明兮登衡会,万国驰诚混内外。」郑懿歌曰:「云雷大振兮天门辟,率土固原一正历。」邢峦歌曰:「舜舞干戚兮天下归,文德远被莫不思。」道昭歌曰:「皇风一鼓兮九地匝,戴日依天清六合。」高祖又歌曰:「遵彼汝坟兮昔化贞,未若明日道风明。」宋弁歌曰:「文王政治和宗教兮晖江沼,宁如大化光四表。」高祖谓道昭曰:「自比迁务虽猥,与诸才俊不废咏缀,遂命邢峦总集叙记。当尔之年,卿频丁艰祸,每眷文席,常用慨然。」寻正除中书郎,转通直散骑常侍。圣Lawrence湾.王详为司徒,以道昭与琅邪王秉为谘议参军。

  懿弟道昭,字僖伯。少而好学,综览群言。初为中书学生,迁秘书郎,拜主文中散,徙员外散骑大将军、秘书丞、兼中书太傅。从征沔汉,高祖飨侍臣于悬瓠方丈竹堂,道昭与兄懿俱侍坐焉。乐作酒酣,高祖乃歌曰:「白日光天兮无不曜,江左一隅独未照。」临安王勰续歌曰:「愿从圣明兮登衡会,万国驰诚混内外。」郑懿歌曰:「云雷大振兮天门辟,率土定西一正历。」邢峦歌曰:「舜舞干戚兮天下归,文德远被莫不思。」道昭歌曰:「皇风一鼓兮九地匝,戴日依天清六合。」高祖又歌曰:「遵彼汝坟兮昔化贞,未若今天道风明。」宋弁歌曰:「文王政治和宗教兮晖江沼,宁如大化光四表。」高祖谓道昭曰:「自比迁务虽猥,与诸才俊不废咏缀,遂命邢峦总集叙记。当尔之年,卿频丁艰祸,每眷文席,常用慨然。」寻正除中书郎,转通直散骑常侍。克利特海王详为司徒,以道昭与琅邪王秉为谘议参军。

道昭又表曰:“窃惟鼎迁中县,年将一纪,缙绅褫业,俎豆阙闻,遂使济济西夏,无观风之美,非所以光国宣风,纳民轨义。臣自往年的话,频请学令,并置生 员,前后累上,未蒙一报,故当以臣识浅滥官,无能有所感悟者也。馆宇既修,生 房粗构,硕士见员,足可讲授和研习。虽新令未班,请照旧权置国子学生,渐开训业,使 播教有章,儒风不坠,后生睹徙义之机,学徒崇知新之益。至若关帝庙既成,释奠告 始,揖让之容,请俟令出。”不报。迁秘书监、荥阳邑中正。出为平东将领、光州 大将军,转青州郎中,将军仍然。复入为书记监,加平南将军。熙平元年卒,赠镇北 将军、相州长史,谥曰文恭。道昭好为诗赋,凡数十篇。其在二州,行政事务宽厚,不 任威刑,为吏民所爱。

  迁国子祭酒,道昭表曰:「臣窃以为:崇治之道,必也须才;养才之要,莫先于学。今国子学堂房粗置,弦诵阙尔。城南太学,汉魏《石经》,丘墟残毁,藜藿疏弃。游兒牧竖,为之叹息;有情之辈,实亦悼心;况臣亲司,而不言露。伏愿天慈回神纡眄,赐垂鉴察。若臣微意,万一合允,求重敕少保、门下,考论营制之模,则五雍可翘立而兴,毁铭可不日而就。树旧经于帝京,播茂范于不朽。斯有天下者之美业也。」不从。

  迁国子祭酒,道昭表曰:「臣窃认为:崇治之道,必也须才;养才之要,莫先于学。今国子学堂房粗置,弦诵阙尔。城南太学,汉魏《石经》,丘墟残毁,藜藿荒芜。游兒牧竖,为之叹气;有情之辈,实亦悼心;况臣亲司,而不言露。伏愿天慈回神纡眄,赐垂鉴察。若臣微意,万一合允,求重敕里正、门下,考论营制之模,则五雍可翘立而兴,毁铭可不日而就。树旧经于帝京,播茂范于不朽。斯有天下者之美业也。」不从。

子严祖,颇负风姿,粗观文史。历通直郎、通直常侍。轻躁薄行,不修士业, 倾侧势家,乾没荣利,闺门秽乱,声满天下。出帝时,军机大臣军士长綦俊劾严祖与宗氏 从姊奸通。人员咸耻言之,而严祖聊无愧色。孝静初,除骠骑将军、左光禄先生、 鸿胪卿。出为北明州上卿,仍本将军。罢州还,除鸿胪卿。卒,赠上卿豫兗颍三州 诸军事、囗囗将军、司空公、冀州太史。

  广平王怀为司州牧,以道昭与宗正卿元匡为州都。道昭又表曰:「臣闻唐虞启运,以文德为本;殷周致治,以道艺为先。但是,礼乐者为国之基,不可斯须废也。是故周敷文化教育,四海宅心;鲁秉周礼,强齐归义。及至有穷纷繁,干戈递用,五籍灰焚,群儒坑殄,贼仁义之经,贵大战之术,遂使满世界分崩,黔首荼炭,数十年间,民无聊生者,斯之由矣。爰暨汉祖,于行陈之中,尚优引叔孙通等;光武酷派,于拨乱之际,乃使郑众、范升校书东观。降逮魏晋,何尝不客气于篇籍,笃学于戎伍。伏惟大魏之兴也,虽群凶未殄,戎马在郊,然犹招集英儒,广开课校,用能阐道义于八荒,布盛德于列国,教靡不怀,风无不偃。今者乘休平之基,开无疆之祚,定鼎伊瀍,惟新宝历,九服感至德之和,四垠怀击壤之庆。而蠢尔闽吴,阻化江湫,先帝爰震武怒,戎车不息。而停銮伫跸,细心典坟,命故都尉上尉臣李妍洋与吏部太师、任城王澄等妙选英儒,以宗文教。澄等依旨,置四门大学生肆13个人,其国子学士、太学大学生及国子教师,宿已简置。伏寻先旨,意在速就,但军国多事,未遑营立。自尔迄今,垂将一纪,学官凋落,四术寝废。遂使硕儒耆德,卷经而不谈;俗学后生,遗本而逐末。进竞之风,实由于此矣。伏惟君王钦明文思,玄鉴洞远。越会未款,务修道以来之;遐方后服,敷文化教育而怀之。垂活血散淤素,优柔坟籍。将使化越轩唐,德隆虞夏。是故屡发中旨,敦营学馆,房宇既修,生徒未立。臣学陋全经,识蔽篆素,然往年删定律令,谬预先评议筵。谨依准前修,拜访好玩的事,参定学令,事讫封呈。自尔迄今,未蒙报判。但废学历年,经术淹滞。请学令并制,早敕施行,使选授有依,生徒可准。」诏曰:「具卿崇儒敦学之意,良不可言。新令寻班,实践无远,可谓职思其忧,无旷官矣。」

  广平王怀为司州牧,以道昭与宗正卿元匡为州都。道昭又表曰:「臣闻唐虞启运,以文德为本;殷周致治,以道艺为先。然而,礼乐者为国之基,不可斯须废也。是故周敷文化教育,四海宅心;鲁秉周礼,强齐归义。及至西周纷繁,干戈递用,五籍灰焚,群儒坑殄,贼仁义之经,贵战役之术,遂使满世界分崩,黔首荼炭,数十年间,民无聊生者,斯之由矣。爰暨汉祖,于行陈之中,尚优引叔孙通等;光武Samsung,于拨乱之际,乃使郑众、范升校书东观。降逮魏晋,何尝不客气于篇籍,笃学于戎伍。伏惟大魏之兴也,虽群凶未殄,戎马在郊,然犹招集英儒,广开课校,用能阐道义于八荒,布盛德于列国,教靡不怀,风无不偃。今者乘休平之基,开无疆之祚,定鼎伊瀍,惟新宝历,九服感至德之和,四垠怀击壤之庆。而蠢尔闽吴,阻化江湫,先帝爰震武怒,戎车不息。而停銮伫跸,留神典坟,命故里胥上尉臣李大霄与吏部经略使、任城王澄等妙选英儒,以宗文化教育。澄等依旨,置四门博士四十三人,其国子博士、太学大学生及国子助教,宿已简置。伏寻先旨,意在速就,但军国多事,未遑营立。自尔迄今,垂将一纪,学官凋落,四术寝废。遂使硕儒耆德,卷经而不谈;俗学后生,遗本而逐末。进竞之风,实由于此矣。伏惟君王钦明文思,玄鉴洞远。越会未款,务修道以来之;遐方后服,敷文化教育而怀之。垂小肠经素,优柔坟籍。将使化越轩唐,德隆虞夏。是故屡发中旨,敦营学馆,房宇既修,生徒未立。臣学陋全经,识蔽篆素,然往年删定律令,谬预先评议筵。谨依准前修,探访遗闻,参定学令,事讫封呈。自尔迄今,未蒙报判。但废文化水平年,经术淹滞。请学令并制,早敕试行,使选授有依,生徒可准。」诏曰:「具卿崇儒敦学之意,良不可言。新令寻班,实行无远,可谓职思其忧,无旷官矣。」

严祖弟敬祖,性亦粗疏。起家文章佐郎。郑俨之败也,为乡亲所害。

  道昭又表曰:「窃惟鼎迁中县,年将一纪,缙绅褫业,俎豆阙闻,遂使济济西晋,无观风之美,非所以光国宣风,纳民轨义。臣自往年以来,频请学令,并置生员,前后累上,未蒙一报,故当以臣识浅滥官,无能有所感悟者也。馆宇既修,生房粗构,大学生见员,足可讲授和研习。虽新令未班,请依旧权置国子学生,渐开训业,使播教有章,儒风不坠,后生睹徙义之机,学徒崇知新之益。至若关帝庙既成,释奠告始,揖让之容,请俟令出。」不报。迁秘书监、荥阳邑中正。出为平东大将、光州县令,转青州尚书,将军如故。复入为书记监,加平南将领。熙平元年卒,赠镇北将军、相州军机大臣,谥曰文恭。道昭好为诗赋,凡数十篇。其在二州,行政事务宽厚,不任威刑,为吏民所爱。

  道昭又表曰:「窃惟鼎迁中县,年将一纪,缙绅褫业,俎豆阙闻,遂使济济西夏,无观风之美,非所以光国宣风,纳民轨义。臣自往年来讲,频请学令,并置生员,前后累上,未蒙一报,故当以臣识浅滥官,无能有所感悟者也。馆宇既修,生房粗构,博士见员,足可讲授和研习。虽新令未班,请依旧权置国子学生,渐开训业,使播教有章,儒风不坠,后生睹徙义之机,学徒崇知新之益。至若太庙既成,释奠告始,揖让之容,请俟令出。」不报。迁秘书监、荥阳邑中正。出为平东将领、光州军机章京,转青州知府,将军依然。复入为书记监,加平南将军。熙平元年卒,赠镇北将军、相州太傅,谥曰文恭。道昭好为诗赋,凡数十篇。其在二州,行政事务宽厚,不任威刑,为吏民所爱。

敬祖弟述祖,武定中,太史。

  子严祖,颇具派头,粗观文学和法学。历通直郎、通直常侍。轻躁薄行,不修士业,倾侧势家,乾没荣利,闺门秽乱,声满天下。出帝时,御史下士綦俊劾严祖与宗氏从姊奸通。职员咸耻言之,而严祖聊无愧色。孝静初,除骠骑将军、左光禄先生、鸿胪卿。出为北凉州提辖,仍本将军。罢州还,除鸿胪卿。卒,赠里胥豫兗颍三州诸军事、囗囗将军、司空公、建邺长史。

  子严祖,颇负风姿,粗观文学和文学。历通直郎、通直常侍。轻躁薄行,不修士业,倾侧势家,乾没荣利,闺门秽乱,声满天下。出帝时,提辖上士綦俊劾严祖与宗氏从姊奸通。职员咸耻言之,而严祖聊无愧色。孝静初,除骠骑将军、左光禄先生、鸿胪卿。出为北汴京都尉,仍本将军。罢州还,除鸿胪卿。卒,赠上卿豫兗颍三州诸军事、囗囗将军、司空公、寿春太史。

述祖弟遵祖,秘书郎。卒,赠辅国将军、光州上卿。

  严祖弟敬祖,性亦粗疏。起家小说佐郎。郑俨之败也,为乡亲所害。

  严祖弟敬祖,性亦粗疏。起家作品佐郎。郑俨之败也,为乡亲所害。

遵祖弟顺,卒于太常丞。

  敬祖弟述祖,武定中,左徒。

  敬祖弟述祖,武定中,太尉。

自灵太后预政,淫风稍行;及元义擅权,公为奸秽。自此素族名人,遂多乱杂, 法官不加纠治,婚宦无贬于世,有识咸以叹息矣。

  述祖弟遵祖,秘书郎。卒,赠辅国将军、光州提辖。

  述祖弟遵祖,秘书郎。卒,赠辅国将军、光州太尉。

羲五兄:长白驎,次小白,次洞林,次叔夜,次连山。并恃豪门,多行无礼, 乡党之内,疾之若仇。

  遵祖弟顺,卒于太常丞。

  遵祖弟顺,卒于太常丞。

白驎孙道慓,随郡尚书。

  自灵太后预政,淫风稍行;及元义擅权,公为奸秽。自此素族有名气的人,遂多乱杂,法官不加纠治,婚宦无贬于世,有识咸以叹息矣。

  自灵太后预政,淫风稍行;及元义擅权,公为奸秽。自此素族有名的人,遂多乱杂,法官不加纠治,婚宦无贬于世,有识咸以叹息矣。

小白,中书大学生。

  羲五兄:长白驎,次小白,次洞林,次叔夜,次连山。并恃豪门,多行无礼,乡里之内,疾之若仇。

  羲五兄:长白驎,次小白,次洞林,次叔夜,次连山。并恃豪门,多行无礼,乡里之内,疾之若仇。

子胤伯,有当世器干。自中书大学生迁左徒,转司空大将军。高祖纳其女为嫔。出 为建威将军、东南通上大夫,转汴州Wang Zheng东府教头,带齐郡内史。卒于鸿胪少卿,谥 曰简。

  白驎孙道慓,随郡太师。

  白驎孙道慓,随郡知府。

子希俊,未官而亡。

  小白,中书硕士。

  小白,中书博士。

子道育,武定中,马岳阳太傅。

  子胤伯,有当世器干。自中书大学生迁太师,转司空巡抚。高祖纳其女为嫔。出为建威将军、东南京巡抚,转钱塘王征(Wang-Zheng)东府侍中,带齐郡内史。卒于鸿胪少卿,谥曰简。

  子胤伯,有当世器干。自中书硕士迁教头,转司空上大夫。高祖纳其女为嫔。出为建威将军、东邢台校尉,转益州王征(Wang-Zheng)东府太傅,带齐郡内史。卒于鸿胪少卿,谥曰简。

希俊弟幼儒,好学修谨,时望甚优。都尉、高阳王雍以女妻之。历太傅郎、通 直郎、司州别驾,有当官之称。卒,赠散骑常侍、Anton将军、兗州里胥,谥景。幼 儒亡后,妻淫荡凶悖,肆行无礼。子敬道、敬德,并亦不才,俱走于关右。幼儒从 兄伯猷每谓所亲曰:“从弟人才,足为令德,不幸得如此妇,今死复重死,可为悲 叹。”

  子希俊,未官而亡。

  子希俊,未官而亡。

胤伯弟平城,御史谘议。建邺王羽纳其女为妃。出为东平原左徒。性清狂使酒, 为政贪残。卒,赠征虏将军、南青州都督。

  子道育,武定中,永州左徒。

  子道育,武定中,宣城太师。

长子伯猷,博学有文才,早有名。举司州文化人,以射策高第,除广陵平北府外 兵参军,转太学博士,领殿中大将军。与那时候仙境,咸申游款。肃宗释奠,诏伯猷录 义。安丰王延明之征苏州也,引为行台令尹。事宁还都,迁里胥外兵县令,典《起 居注》,以军功赐爵阳武子。稍迁散骑常侍、平东主力。前废帝初,以舅氏超授征 东老将、金紫光禄先生,领国子祭酒。久之,为车骑将军、右光禄大夫,转护军将 军。元象初,以本官兼散骑常侍使于萧衍。前后使人,萧衍令其侯王于马射之日宴 对申礼。伯猷之行,衍令其领军将军臧盾与之相连。议者以此贬之。使还,除骠骑 将军、南青州大将军。在州贪惏,妻安丰王元延明女,专为聚敛,货贿公行,润及亲戚。户口逃散,邑落空虚。乃诬良民,云欲反叛,籍其资财,尽以入己,诛其丈夫, 妇女配角没。百姓怨苦,声闻四方。为刺史纠劾,死罪数十条,遇大赦,因以顿废。 齐文襄王作相,每诫厉朝士,常以伯猷及崔叔仁为谕。武定四年,除太常卿。其年 卒,年六十四。赠骠骑里胥、中书监、兗州士大夫。

  希俊弟幼儒,好学修谨,时望甚优。太师、高阳王雍以女妻之。历左徒郎、通直郎、司州别驾,有当官之称。卒,赠散骑常侍、Anton将军、兗州士大夫,谥景。幼儒亡后,妻淫荡凶悖,肆行无礼。子敬道、敬德,并亦不才,俱走于关右。幼儒从兄伯猷每谓所亲曰:「从弟人才,足为令德,不幸得如此妇,今死复重死,可为悲叹。」

  希俊弟幼儒,好学修谨,时望甚优。太史、高阳王雍以女妻之。历郎中郎、通直郎、司州别驾,有当官之称。卒,赠散骑常侍、Anton将军、兗州少保,谥景。幼儒亡后,妻淫荡凶悖,肆行无礼。子敬道、敬德,并亦不才,俱走于关右。幼儒从兄伯猷每谓所亲曰:「从弟人才,足为令德,不幸得如此妇,今死复重死,可为悲叹。」

伯猷弟仲衡,武定中,仪同开府中郎。

  胤伯弟平城,里正谘议。金陵王羽纳其女为妃。出为东平原经略使。性清狂使酒,为政贪残。卒,赠征虏将军、南青州左徒。

  胤伯弟平城,太师谘议。寿春王羽纳其女为妃。出为东平原少保。性清狂使酒,为政贪残。卒,赠征虏将军、南青州令尹。

仲衡弟辑之,解褐奉朝请,领侍长史,以军功赐爵城皋男。稍迁黎阳左徒。属 魏僖皇帝入洛,令其舅范遵镇守滑台,与辑之隔岸相对。遵潜军夜渡,规欲掩袭,辑之 率厉城民,拒河击之,遵遂遁走。朝廷嘉之,除司州别驾。寻转司空里胥,迁镇南 将军、金紫光禄先生。孝静初,除征南将军、东济北里胥,带肥城戍主,男依旧。 天平三年卒,时年四十九。赠知府北豫梁二州诸军事、骠骑将军、度支太史、北兖州县令。

  长子伯猷,博学有文才,早著名。举司州雅人,以射策高第,除荆州平北府外兵参军,转太学大学生,领殿中里正。与那时仙境,咸申游款。肃宗释奠,诏伯猷录义。安丰王延明之征海口也,引为行台上卿。事宁还都,迁太师外兵上大夫,典《起居注》,以军功赐爵阳武子。稍迁散骑常侍、平东大将。前废帝初,以舅氏超授征东老将、金紫光禄先生,领国子祭酒。久之,为车骑将军、右光禄大夫,转护军将军。元象初,以本官兼散骑常侍使于萧衍。前后使人,萧衍令其侯王于马射之日宴对申礼。伯猷之行,衍令其领军将军臧盾与之不断。议者以此贬之。使还,除骠骑将军、南青州太傅。在州贪惏,妻安丰王元延明女,专为聚敛,货贿公行,润及亲人。户口逃散,邑落空虚。乃诬良民,云欲反叛,籍其资财,尽以入己,诛其恋人,妇女配角没。百姓怨苦,声闻四方。为太尉纠劾,死罪数十条,遇大赦,因以顿废。齐文襄王作相,每诫厉朝士,常以伯猷及崔叔仁为谕。武定三年,除太常卿。其年卒,年六十四。赠骠骑太师、中书监、兗州军机章京。

  长子伯猷,博学有文才,早有名。举司州太傅,以射策高第,除郑城平北府外兵参军,转太学博士,领殿中军机章京。与当下仙境,咸申游款。肃宗释奠,诏伯猷录义。安丰王延明之征株洲也,引为行台御史。事宁还都,迁都督外兵军机大臣,典《起居注》,以军功赐爵阳武子。稍迁散骑常侍、平东老将。前废帝初,以舅氏超授征东将领、金紫光禄先生,领国子祭酒。久之,为车骑将军、右光禄大夫,转护军将军。元象初,以本官兼散骑常侍使于萧衍。前后使人,萧衍令其侯王于马射之日宴对申礼。伯猷之行,衍令其领军将军臧盾与之不断。议者以此贬之。使还,除骠骑将军、南青州参知政事。在州贪惏,妻安丰王元延明女,专为聚敛,货贿公行,润及亲人。户口逃散,邑落空虚。乃诬良民,云欲反叛,籍其资财,尽以入己,诛其相恋的人,妇女配角没。百姓怨苦,声闻四方。为校尉纠劾,死罪数十条,遇大赦,因以顿废。齐文襄王作相,每诫厉朝士,常以伯猷及崔叔仁为谕。武定四年,除太常卿。其年卒,年六十四。赠骠骑里胥、中书监、兗州巡抚。

辑之弟怀孝,武定中,司徒谘议。

  伯猷弟仲衡,武定中,仪同开府中郎。

  伯猷弟仲衡,武定中,仪同开府中郎。

洞林子敬叔,司州都官从事、荥阳邑中正、鄂尔多斯太傅。坐贪秽除名。

  仲衡弟辑之,解褐奉朝请,领侍长史,以军功赐爵城皋男。稍迁黎阳士大夫。属魏孝庄文皇后帝入洛,令其舅范遵镇守滑台,与辑之隔岸相对。遵潜军夜渡,规欲掩袭,辑之率厉城民,拒河击之,遵遂遁走。朝廷嘉之,除司州别驾。寻转司空上卿,迁镇南老将、金紫光禄先生。孝静初,除征南将军、东济北太尉,带肥城戍主,男依旧。天平八年卒,时年四十九。赠长史北豫梁二州诸军事、骠骑将军、度支少保、北郑城节度使。

  仲衡弟辑之,解褐奉朝请,领侍都督,以军功赐爵城皋男。稍迁黎阳节度使。属魏思皇帝入洛,令其舅范遵镇守滑台,与辑之隔岸相对。遵潜军夜渡,规欲掩袭,辑之率厉城民,拒河击之,遵遂遁走。朝廷嘉之,除司州别驾。寻转司空上卿,迁镇南老将、金紫光禄先生。孝静初,除征南将军、东济北都尉,带肥城戍主,男依然。天平八年卒,时年四十九。赠上大夫北豫梁二州诸军事、骠骑将军、度支少保、北咸阳里正。

子籍,字承宗。商丘平东府太傅。

  辑之弟怀孝,武定中,司徒谘议。

  辑之弟怀孝,武定中,司徒谘议。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显祖诏殿中尚书元石为都将赴之,意未可量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