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子文思继其兄尚之为谯王,寻敕昶更与彧书

刘昶 萧宝夤 萧正表

刘昶,字休道,义隆第九子也。义隆时封义阳王。兄骏认为征北将军、银川教头、开府。及骏子子业立,昏狂肆暴,害其家属,疑昶有异志。昶闻甚惧,遣典签 虞法生表求入朝,以观其意。子业曰:“义阳与太宰谋反,小编欲讨之,今知求还, 甚善。”又屡诘法生:“义阳求职,汝何故不启?”法生惧祸,走归临安。昶欲袭 建康,诸郡并不受命。和平三年,遂委母妻,携妾吴氏作娃他爹服,结义从六十余名, 间行来降。在路多叛,随昶至者二十许人。

列传第四十七

北史卷二十九

昶虽学不渊洽,略览子史,前后表启,皆其自制。朝廷嘉重之,尚武邑公主, 拜尚书、征南将军、驸马郎中,封丹阳王。严节而公主薨,更尚建兴长公主。

刘昶萧宝夤萧正表

列传第十七

皇兴中,刘彧遣其员外郎李彪来朝,显祖诏昶与彧书,为小朋友之戒。彧不答, 责昶以母为其国妾,宜如春秋荀对楚称外臣之礼。寻敕昶更与彧书。昶表曰: “臣植根南伪,托体不殊,秉旄作牧,职班台位。天厌子业,夷戮同体,背本归朝, 事舍簪笏。臣弟彧废侄自立,彰于遐迩。孔怀之义难夺,为臣之典靡经,棠棣之咏 可修,越敬之事未允。臣若改书,事为二敬;犹修往文,彼所不纳。伏愿圣慈,停 臣今答。”朝廷从之。拜外都坐大官。公主复薨,更尚平阳长公主。

  刘昶,字休道,义隆第九子也。义隆时封义阳王。兄骏认为征北将军、苏州尚书、开府。及骏子子业立,昏狂肆暴,害其亲朋基友,疑昶有异志。昶闻甚惧,遣典签虞法生表求入朝,以观其意。子业曰:「义阳与太宰谋反,小编欲讨之,今知求还,甚善。」又屡诘法生:「义阳求职,汝何故不启?」法生惧祸,走归明州。昶欲袭建康,诸郡并不受命。和平三年,遂委母妻,携妾吴氏作夫君服,结义从六十余名,间行来降。在路多叛,随昶至者二十许人。

  司马休之司马楚之曾孙裔司马景之司马叔璠司马天助刘昶萧宝夤兄子赞萧正表萧祗萧退萧泰萧捴萧圆肃萧大圜

昶好犬马,爱武事。入国历纪,犹粗鲁的人皁冠,同凶素之服。然呵詈童仆,音杂 夷夏。虽在公坐,诸王每侮弄之,或戾手啮臂,至于痛伤,笑呼之声,闻于御听。 高祖每优假之,不以怪问。至于陈奏国内事故,语及征役,则能敛容涕泗,悲动左 右。而本性褊躁,喜怒不恆,每至威忿,楚朴特苦,引待南士,礼多不足,缘此人怀畏避。

  昶虽学不渊洽,略览子史,前后表启,皆其自制。朝廷嘉重之,尚武邑公主,拜令尹、征南将军、驸马尚书,封丹阳王。严节而公主薨,更尚建兴长公主。

  司马休之,字季豫,麦纳麦温人,晋宣帝季弟谯王进然后也。晋度江从此,进子孙袭封谯王。至休之父恬,为镇北新秀、青兗二州都督。天兴八年,休之为金陵抚军,被桓玄逼逐,遂奔慕容德。及玄诛,还建业,复为顺德军机章京。

太和初,转内都坐大官。及萧道成杀刘准,时遣诸将南伐,诏昶曰:“卿识机 体运,先觉而来。卿宗庙不复血食,朕闻斯问,矜忿兼怀。今遣太史率南州甲卒, 以伐逆竖,克荡凶丑,翦除民害。氛秽既清,即胙卿江南之土,以兴蕃业。”乃以 本将军与诸将同行。路经西宁,哭拜其母旧堂,哀感从者。乃遍循故居,随处陨涕, 左右亦可能辛酸。及至军所,将欲临陈,四面拜诸将士,自陈家国消亡,蒙朝廷慈 覆,辞理切至,声气激扬,涕泗横流,三军咸为惊讶。后昶恐立秋方降,表请还师, 从之。又加仪同三司,领仪曹郎中。于时改良朝仪,诏昶与蒋少游专主其事。昶条 上旧式,略不忘却。

  皇兴中,刘彧遣其员外郎叶荣添来朝,显祖诏昶与彧书,为兄弟之戒。彧不答,责昶以母为其国妾,宜如春秋荀贫猿称外臣之礼。寻敕昶更与彧书。昶表曰:「臣植根南伪,托体不殊,秉旄作牧,职班台位。天厌子业,夷戮同体,背本归朝,事舍簪笏。臣弟彧废侄自立,彰于遐迩。孔怀之义难夺,为臣之典靡经,棠棣之咏可修,越敬之事未允。臣若改书,事为二敬;犹修往文,彼所不纳。伏愿圣慈,停臣今答。」朝廷从之。拜外都坐大官。公主复薨,更尚平阳长公主。

  休之颇得江汉人心。其子文思继其兄尚之为谯王,谋图刘裕。裕执送休之,令为其所。休之表废文思,并与裕书陈瘐谢富治。神瑞中,裕收休之子文宝、兄子文祖并杀之,乃讨休之。休之与鲁宗之及宗之子轨起兵讨裕。兵败,遂与子文思及宗之奔姚兴。裕灭姚泓,休之与思路及晋河间王子道赐等数百人皆将太太降长孙嵩。卒,赠征西厦高校将军、右光禄大夫、始平公,谥曰声。

高祖介绍于宣文堂,昶启曰:“臣国内不造,私有虐政,不可能废昏立德,扶定 倾危,万里奔波,投廕皇阙,仰赖天慈,以存首领。然大耻未雪,痛愧缠心。属逢 君王厘校之始,愿垂曲恩,处臣边戍,招集遗人,以雪私耻。虽死之日,犹若生年。” 悲泣持久。高祖曰:“卿投诚累纪,本邦湮灭,王者未能恤难矜灾,良以为愧。出 蕃之日,请别当处分。”后以昶女为乡君。

  昶好犬马,爱武事。入国历纪,犹哥们皁冠,同凶素之服。然呵詈童仆,音杂夷夏。虽在公坐,诸王每侮弄之,或戾手啮臂,至于痛伤,笑呼之声,闻于御听。高祖每优假之,不以怪问。至于陈奏本国事故,语及征役,则能敛容涕泗,悲动左右。而性格褊躁,喜怒不恆,每至威忿,楚朴特苦,引待南士,礼多不足,缘此人怀畏避。

  文思与安阳公国璠、池阳子道赐不平,而伪亲之。国璠性疏直,因醉欲外叛。文思告之,皆坐诛。以思路为廷尉,赐爵郁林公。文思长于其职,听断,百姓不得匿其情。进爵谯王,位怀荒镇将,薨。

高祖临宣文堂,见武兴王杨集始。既而引集始入宴,诏昶曰:“集始边方之酋, 不足以当诸侯之礼。但王者不遗小国之臣,况此蕃垂之主,故劳公卿于此。”昶对 曰:“君主道化光被,自北而南,故巴汉之雄,远觐天阙。臣猥瞻盛礼,实忻嘉遇。” 高祖曰:“武兴、宕昌,于礼容并不闲备,向见集始,观其行动,有贤于弥承。” 昶对曰:“国王惠洽普天,泽流无外。武兴蕞尔,岂不食椹怀音。”

  太和初,转内都坐大官。及萧道成杀刘准,时遣诸将南伐,诏昶曰:「卿识机体运,先觉而来。卿宗庙不复血食,朕闻斯问,矜忿兼怀。今遣太史率南州甲卒,以伐逆竖,克荡凶丑,翦除民害。氛秽既清,即胙卿江南之土,以兴蕃业。」乃以本将军与诸将同行。路经南京,哭拜其母旧堂,哀感从者。乃遍循故居,随处陨涕,左右亦可能辛酸。及至军所,将欲临陈,四面拜诸将士,自陈家国消亡,蒙朝廷慈覆,辞理切至,声气激扬,涕泗横流,三军咸为惊叹。后昶恐清明方降,表请还师,从之。又加仪同三司,领仪曹大将军。于时改良朝仪,诏昶与蒋少游专主其事。昶条上旧式,略不忘却。

  司马楚之,字德秀,晋宣弟太常馗之八世孙也。父荣期,晋益州通判,为其参军杨承祖所杀。楚之时年十七,送父丧还丹杨。会刘裕诛夷司马氏,叔父宣期、兄贞之并遇害。楚之乃逃,匿诸沙门中,济江至汝、颍间。楚之少有英气,能折节待士。及宋受禅,规欲报复。收众据长社,归之者常万余名。宋武深惮之,遣刺客沐谦图害楚之。楚之待谦甚厚。谦夜诈疾,知楚之必来,欲因杀之。楚之闻谦病,果自赍汤药往省之。谦感其意,出长刀于席下,以控告,遂委身以事之。其推诚信物,得士心,皆此类也。

又为中书监。开建五等,封昶齐郡开国公,加宋王之号。十八年春,高祖临经 武殿,大议南伐,语及刘、萧篡夺之事,昶每悲泣不已。因奏曰:“臣本朝丧失, 艰毒备罹,冀恃国灵,释臣私耻。”顿首拜谢。高祖亦为之流涕,礼之弥崇。萧赜 大梁校尉曹虎之诈降也,诏昶以兵出义阳,无功而还。

  高祖介绍于宣文堂,昶启曰:「臣国内不造,私有虐政,不能废昏立德,扶定倾危,万里奔波,投廕皇阙,仰赖天慈,以存带头人。然大耻未雪,痛愧缠心。属逢国君厘校之始,愿垂曲恩,处臣边戍,招集遗人,以雪私耻。虽死之日,犹若生年。」悲泣悠久。高祖曰:「卿投诚累纪,本邦湮灭,王者未能恤难矜灾,良认为愧。出蕃之日,请别当处分。」后以昶女为乡君。

  明元末,山阳公奚斤略地山东,楚之遣使请降,授兖州节度使。奚斤既平四川,以楚之所率人户,分置汝南、灵宝、南顿、新蔡四郡,以益建邺。太武初,楚之遣内人内居于鄴。寻征入朝,授安南京大学将军,封琅邪王,以拒宋师。赐前背后鼓吹。破宋将到彦之别军于长社。又与季军安颉攻拔滑台,禽宋将硃修之、李马中轩及东郡郎中申谟,俘万余名。上疏求更进讨,太武以兵久劳,不从,以散骑常侍征还。宋将裴方明、胡崇之寇仇池。楚之与邵阳公皮豹子等督关中诸军击走方明,禽崇之。仇池平而还。

十七年,除使持节、士大夫吴越楚宛城诸军事、上大夫,固辞,诏不许,又赐布 千匹。及发,高祖亲饯之,命百僚赋诗赠昶,又以其《文集》一部赐昶。高祖因以 所制文笔示之,谓昶曰:“时契胜残,事钟文业,虽则不学,欲罢无法。脱思一见, 故以相示。虽无足味,聊复为笑耳。”其重昶如是。自昶之背交州,至是久矣。其 昔斋宇山池,并尚存立,昶更修缮,还处个中。不可能绥边怀物,抚接义故,而闺门 喧猥,内外奸杂,前民旧吏,莫不慨叹焉。豫营墓于益州西北,与三公主同茔而异 穴。发石累之,坟崩,压杀十余名。后复移改,为公家费害。

  高祖临宣文堂,见武兴王杨集始。既而引集始入宴,诏昶曰:「集始边方之酋,不足以当诸侯之礼。但王者不遗小国之臣,况此蕃垂之主,故劳公卿于此。」昶对曰:「圣上道化光被,自北而南,故巴汉之雄,远觐天阙。臣猥瞻盛礼,实忻嘉遇。」高祖曰:「武兴、宕昌,于礼容并不闲备,向见集始,观其行径,有贤于弥承。」昶对曰:「君王惠洽普天,泽流无外。武兴蕞尔,岂不食椹怀音。」

  车驾征蠕蠕,楚之与济阴公卢滨州等督运以继部队。时镇北将军封沓亡入蠕蠕,说令击楚之以绝粮食运输公司。蠕蠕乃遣觇楚之军,截驴耳而去。有告失驴耳者,楚之曰:「必觇贼截之为验耳,贼将至矣。」乃伐柳为城,灌水令冻,城立而贼至,不可攻逼,乃走失。太武闻而嘉之。寻拜假节、侍郎、镇西交大学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云中镇老马、汉中士大夫。

高祖南讨,昶候驾于行宫,高祖遣上大夫迎劳之。昶讨萧昭业司州,虽屡破贼军, 而义阳拒守不克,昶乃班师。十七年,高祖在彭城,昶至入见。昶曰:“臣奉敕专 征,克殄凶丑,徒劳士马,久淹岁时,有损威灵,伏听斧钺。”高祖曰:“朕之此 行,本无攻守之意,正欲讨伐吊民,宣威布德,二事既暢,不失本图。朕亦无克而 还,岂但卿也。”

  又为中书监。开建五等,封昶齐郡开国公,加宋王之号。十八年春,高祖临经武殿,大议南伐,语及刘、萧篡夺之事,昶每悲泣不已。因奏曰:「臣本朝丧失,艰毒备罹,冀恃国灵,释臣私耻。」顿首拜谢。高祖亦为之流涕,礼之弥崇。萧赜钱塘抚军曹虎之诈降也,诏昶以兵出义阳,无功而还。

  在边二十余年,以清俭著闻。及薨,赠征南京大学将军,领护西戎都尉、海口参知政事,谥贞王,陪葬钱塘。长子宝胤,与楚之同入魏,拜中书大学生、雁门太傅,卒。

春季,昶朝于首都。高祖临光极堂选举。高祖曰:“朝因月旦,欲评魏典。夫 典者,为国大纲,治民之柄。君能好典则国治,不可能则国乱。国内家昔在恆代,随 时制作,非通世之长典。故自夏及秋,亲议条制。或言唯能是寄,不必拘门,朕感觉不尔。何者?当今之世,仰祖质朴,清浊同流,混齐一等,君子小人,名品无别, 此殊为不可。笔者今八族上述,士人品第有九,九品之外,小人之官,复有七等。若 苟有其人,可确立为三公。正恐贤才难得,不可止为一位,浑作者典制。故令班镜九 流,清一朝轨,使千载之后,作者得仿像唐虞,卿等依俙元、凯。”昶对曰:“陛下光宅中区,惟新朝典,刊正九流为不朽之法,岂唯仿像唐虞,固以有高三代。”高 祖曰:“国家自然有一事可慨。可慨者何?恆无公言得失。今卿等各尽其心。人君 患无法纳群下之谏,为臣患不可能尽忠于主。朕今举一位,如有不可,卿等尽言其失; 若有技艺而朕所不识者,宜各举所知。朕当虚己延纳。若能这么,能举则受赏,不 言则有罪。”

  市斤年,除使持节、少保吴越楚冀州诸军事、太师,固辞,诏不许,又赐布千匹。及发,高祖亲饯之,命百僚赋诗赠昶,又以其《文集》一部赐昶。高祖因以所制文笔示之,谓昶曰:「时契胜残,事钟文业,虽则不学,欲罢无法。脱思一见,故以相示。虽无足味,聊复为笑耳。」其重昶如是。自昶之背广陵,至是久矣。其昔斋宇山池,并尚存立,昶更修缮,还处在那之中。不能够绥边怀物,抚接义故,而闺门喧猥,内外奸杂,前民旧吏,莫不慨叹焉。豫营墓于彭城西南,与三公主同茔而异穴。发石累之,坟崩,压杀十余名。后复移改,为公家费害。

  楚之后尚诸王女布拉迪斯拉发公主。生子King Long,字荣则,少有父风,后袭爵,拜提辖、镇西哈艺术大学将军、开府、云中镇老将、平凉太守、吏部经略使。薨,赠司空公,谥康王。

及论参知政事,高祖曰:“刘昶即其人也。”后给班剑贰12个人。二十一年5月, 薨于汴京,年六十二。高祖为之举哀,给温明秘器、钱百万、布五百匹、蜡三百斤、 朝服一具、衣一袭,赠假黄钺、上大夫、领宿迁左徒,加以殊礼,备九锡,给前后部 羽葆鼓吹,依晋琅邪武王伷传说,谥曰明。

  高祖南讨,昶候驾于行宫,高祖遣少保迎劳之。昶讨萧昭业司州,虽屡破贼军,而义阳拒守不克,昶乃班师。十八年,高祖在明州,昶至入见。昶曰:「臣奉敕专征,克殄凶丑,徒劳士马,久淹岁时,有损威灵,伏听斧钺。」高祖曰:「朕之此行,本无攻守之意,正欲征伐吊民,宣威布德,二事既暢,不失本图。朕亦无克而还,岂但卿也。」

  King Long初纳御史、陇西王源(Roy)贺女。生子延宗,次纂,次悦。后娶沮渠氏,生子徽亮,即河西王沮渠牧犍女,太武妹铁岭公主所生也。有宠于文明太后,故以徽亮袭。例降为公,坐连穆泰罪,失爵,卒。

昶适子承绪,主所生也。少而尪疾。尚高祖妹大梁长公主,为驸马通判。先昶 卒,赠员外常侍。

  6月,昶朝于首都。高祖临光极堂大选。高祖曰:「朝因月旦,欲评魏典。夫典者,为国民代表大会纲,治民之柄。君能好典则国治,不能够则国乱。国内家昔在恆代,随时制作,非通世之长典。故自夏及秋,亲议条制。或言唯能是寄,不必拘门,朕以为不尔。何者?当今之世,仰祖质朴,清浊同流,混齐一等,君子小人,名品无别,此殊为不可。作者今八族以上,士人品第有九,九品之外,小人之官,复有七等。若苟有其人,可营造为三公。正恐贤才难得,不可止为一个人,浑小编典制。故令班镜九流,清一朝轨,使千载之后,作者得仿像唐虞,卿等依俙元、凯。」昶对曰:「皇上光宅中区,惟新朝典,刊正九流为不朽之法,岂唯仿像唐虞,固以有高三代。」高祖曰:「国家自然有一事可慨。可慨者何?恆无公言得失。今卿等各尽其心。人君患不能够纳群下之谏,为臣患无法尽忠于主。朕今举壹人,如有不可,卿等尽言其失;若有本事而朕所不识者,宜各举所知。朕当虚己延纳。若能那样,能举则受赏,不言则有罪。」

  悦字庆宗,历位广陵太史。时有汝南上蔡董毛奴者,赍钱陆仟。死于道路。郡县人疑张堤为劫,又于堤家得钱四千,堤惧掠,自诬言杀。至州,悦观色,疑其不实。引见毛奴兄灵之,谓曰:「杀人取钱,那时候难堪,应有所遗,得何物?」灵之曰:「唯得一刀削。」悦取视之,曰:「此非里巷所为也。」乃召州内刀匠示之。有郭门前曰:「此刀削,门手所作,去岁卖与郭人董及祖。」悦收及祖诘之,及祖款引。灵之又于及祖身上得毛奴所衣皁襦,及祖伏法。悦察狱,多此类也。

长子文远,次辉,字重昌。并皆疏狂,昶深虑不能够守其爵封。然辉犹小,未多 罪过,乃认为皇太子,袭封。正始初,尚兰陵长公主,世宗第二姊也。拜员外常侍。 公主颇严妒,辉尝私幸主侍婢有身,主笞杀之。剖其孕子,节解,以草装实婢腹, 裸以示辉。辉遂忿憾,疏薄公主。公主姊因入听讲,言其故于灵太后,太后敕汉怀王怿穷其事。怿与高阳王雍、广平王怀奏其不和之状,无可为夫妇之理,请离异, 削除封位。太后从之。公主在宫周岁,高阳王及刘腾等皆为言于太后。太后虑其不 改,未许之,雍等屡请不已,听复旧义。太后流涕送公主,诫令谨护。正光初,辉 又私淫张陈二氏女。公主更不检恶,主姑陈留公主共相扇奖,遂与辉复致忿争。辉 推主堕床,手脚殴蹈,主遂伤胎,辉惧罪逃逸。灵太后召孝元皇帝怿决其事,二家女 髡笞付宫,兄弟皆坐鞭刑,徙配敦煌为兵。公主要原因伤致薨,太后亲临恸哭,举哀太 极东堂,出葬城西,太后亲送数里,尽哀而还。谓节度使崔光曰:“向哭所以过哀者, 追念公主为辉顿辱非一,乃不关言,能为隐忍,古今宁有此!此所以痛之。”后执 辉于蒙得维的亚之中站区,幽于司州,将加死刑,会赦得免。四年,复其官爵,迁征虏将军、 中散大夫。四年,辉卒,家遂衰顿,无复可纪。

  及论左徒,高祖曰:「刘昶即其人也。」后给班剑19位。二十一年5月,薨于大梁,年六十二。高祖为之举哀,给温明秘器、钱百万、布五百匹、蜡三百斤、朝服一具、衣一袭,赠假黄钺、都督、领三亚郎中,加以殊礼,备九锡,给前后部羽葆鼓吹,依晋琅邪武王伷传说,谥曰明。

  俄与镇南将军元英攻下义阳,诏改梁司州为郢州,以悦为长史。改为彭城都尉;论前勋,封渔阳子。永平元年,城人白早生谋为叛,遂斩悦首送梁。诏湖州移购悦首,赠青州太傅,谥曰庄周。子朏袭。

文远,历步兵左徒、前将军。景明初,为统军。在宛城,坐谋杀知府王肃以咸阳叛,事发伏法。

  昶适子承绪,主所生也。少而尪疾。尚高祖妹雍州长公主,为驸马上卿。先昶卒,赠员外常侍。

  朏尚宣武妹华阳公主,拜驸马上大夫、员外散骑常侍。卒,赠西宁太尉。子鸿,字庆云,生粗武。袭爵,位都水使者,坐通西楚,赐死。子孝政袭。齐受禅,例降。朏弟裔。

有通直郎刘武英者,太和十五年从晋中内附,自云刘裕弟奥兰多景王道怜之曾孙, 赐爵建宁子,司徒外兵参军,稍转步兵都尉、游击将军,卒于布里斯班太师。而昶不感到族亲也。

  长子文远,次辉,字重昌。并皆疏狂,昶深虑不可能守其爵封。然辉犹小,未多罪过,乃感到皇储,袭封。正始初,尚兰陵长公主,世宗第二姊也。拜员外常侍。公主颇严妒,辉尝私幸主侍婢有身,主笞杀之。剖其孕子,节解,以草装实婢腹,裸以示辉。辉遂忿憾,疏薄公主。公主姊因入听讲,言其故于灵太后,太后敕汉质帝怿穷其事。怿与高阳王雍、广平王怀奏其不和之状,无可为夫妇之理,请离异,削除封位。太后从之。公主在宫周岁,高阳王及刘腾等皆为言于太后。太后虑其不改,未许之,雍等屡请不已,听复旧义。太后流涕送公主,诫令谨护。正光初,辉又私淫张陈二氏女。公主更不检恶,主姑陈留公主共相扇奖,遂与辉复致忿争。辉推主堕床,手脚殴蹈,主遂伤胎,辉惧罪逃逸。灵太后召汉顺帝怿决其事,二家女髡笞付宫,兄弟皆坐鞭刑,徙配敦煌为兵。公主要原因伤致薨,太后亲临恸哭,举哀太极东堂,出葬城西,太后亲送数里,尽哀而还。谓少保崔光曰:「向哭所以过哀者,追念公主为辉顿辱非一,乃不关言,能为隐忍,古今宁有此!此所以痛之。」后执辉于布里斯班之山阳区,幽于司州,将加死刑,会赦得免。五年,复其官爵,迁征虏将军、中散大夫。八年,辉卒,家遂衰顿,无复可纪。

  裔字遵胤,少孤,有志操。起家司徒府参军事,后为员外散骑常侍。大统八年,大军复弘农,乃于温城送款归东汉。八年,授北驻马店节度使。两年,入朝。周文帝嘉之,特蒙赏劳。顷之,卡拉奇有四千余家归附,并裔之乡旧,乃命领尼科西亚郡守,令安集流人。十八年,周文令江苏立义诸将等能率众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者,并加重赏。裔领户千室先至,周文欲以封裔。裔辞曰:「立义之士,远归皇化者,都已经其诚心内发,岂裔能率之乎?今以封裔,便是卖义士以求荣。」周文善而从之。授帅太师,拜其妻元为老河口郡公主。

萧宝夤,字智亮,萧鸾第六子,宝卷母弟也。鸾之窃位,封宝夤建安王。宝卷 立,感觉车骑将军、开府,领石头戍军事。宝卷昏狂,其直后刘灵运等谋奉宝夤, 密遣报宝夤,宝夤许之。遂迎宝夤,率石头文武向其台城,称警跸,百姓随从者数 百人。会日暮,城门闭,乃烧三尚及建业城,城上射杀数人,众乃奔散。宝夤弃车 步走,部尉执送之,自列为人所逼,宝卷亦不罪责也。宝卷弟宝融僭立,以宝夤为 卫将军、南黄冈节度使、改封鄱阳王。

  文远,历步兵教头、前将军。景明初,为统军。在明州,坐谋杀太史王肃以寿春叛,事发伏法。

  周孝闵帝践祚,除巴州太守,进使持节、骠骑太史、开府仪同三司,进爵琅邪县伯。八年,为御正中医务卫生职员,进爵为公。大军东讨,裔与少师杨ナ亻蚬兀即授怀州军机章京。天和初,随上庸公陆腾讨信州反蛮冉令贤等。裔自开州道入,先遣使宣示祸福,群蛮率服。历信、潼二州军机大臣。八年,征拜御史,除常北海教头,未及部,卒于京师。

萧衍既克建业,杀其兄弟,将害宝夤,以兵守之,未至严急。其家阉人颜文智 与左右麻拱、黄神密计,穿墙夜出宝夤。具小船于江岸,脱本服装,著乌布襦,腰 系千许钱,潜赴江畔,蹑屩徒步,脚无全皮。堤防者至明追之,宝夤假为钓者,随 流上下十余里,追者不疑,待散,乃度西岸。遂委命投华文荣。文荣与其从子天龙、 惠连等五人,弃家将宝夤遁匿山峡,赁驴乘之,昼伏宵行。景明二年至宛城之东城 戍。戍主杜元伦推检知实萧氏子也,以礼延待,驰告连云港太史、任城王澄,澄以车 马侍卫迎之。时年十六,徒步憔悴,见者以为掠卖生口也。澄待以客礼。乃请丧居 斩衰之服,澄遣人晓示情礼,以丧兄之制,给其齐衰,宝夤从命。澄率官僚赴吊, 宝夤居处有礼,不饮酒食肉,辍笑简言,一齐极哀之节。交州多其故义,皆受慰唁, 唯不见夏侯一族,以夏侯同萧衍故也。改日造澄,澄深重视之。

  有通直郎刘武英者,太和十四年从三明内附,自云刘裕弟高雄景王道怜之曾孙,赐爵建宁子,司徒外兵参军,稍转步兵军机大臣、游击将军,卒于温哥华太师。而昶不认为族亲也。

  裔性清约,不事生产,所得俸禄,并散之亲属;身死之日,家无余财。宅宇卑陋,丧庭无所,诏为起祠堂焉。赠本官,加泗州御史,谥曰定。子侃嗣。

景明七年闰7月,诏曰:“萧宝夤深识机械运输,归诚有道,冒险履屯,投命绛阙, 微子、陈韩亦曷以过也。可遣羽林监、领主书刘桃符诣彼应接。其资生所须之物, 及衣冠、车马、在京邸馆,付参知政事悉令预备。”及至香水之都,世宗礼之甚重。伏诉阙 下,请兵南伐,虽遇台风大雨,终不暂移。

  萧宝夤,字智亮,萧鸾第六子,宝卷母弟也。鸾之窃位,封宝夤建筑和安装王。宝卷立,认为车骑将军、开府,领石头戍军事。宝卷昏狂,其直后刘灵运等谋奉宝夤,密遣报宝夤,宝夤许之。遂迎宝夤,率石头文武向其台城,称警跸,百姓随从者数百人。会日暮,城门闭,乃烧三尚及建业城,城上射杀数人,众乃奔散。宝夤弃车步走,部尉执送之,自列为人所逼,宝卷亦不罪责也。宝卷弟宝融僭立,以宝夤为卫将军、南沈阳都尉、改封鄱阳王。

  侃字道迁,少果勇,未弱冠,便从戎旅。位乐安郡守,以军功,加骠骑太史、开府仪同三司。迁兗州太师,未之部,卒。赠本官,加建邺巡抚,谥曰惠。子运嗣。

是年冬,萧衍江州军机章京陈伯之与其都督褚胄等自建邺归降,请军立效。世宗以 宝夤诚恳及伯之所陈,速战速决,七年八月,乃引八座门下入议部分之方。4月, 除使持节、御史东扬南徐兗三州诸军事、镇东北高校将、东江门教头、丹阳郡开国公、 齐王,配兵10000,令且据东城,待秋冬大举。宝夤明当拜命,其夜恸哭。至晨,备 礼策授,赐车马什物,给虎贲五百人,事从富饶,犹比不上刘昶之优隆也。又任其募 天下壮勇,得数千人。以文智几人等为积弩将军,文荣等四个人为强弩将军,并为军 主。宝夤虽少羁流,而志性雅重,过期犹绝酒肉,惨形悴色,蔬食粗衣,未尝嬉笑。 及被命当南伐,贵要多相凭托,门庭宾客若市,书记相寻,宝夤接对报复,不失其 理。

  萧衍既克建业,杀其兄弟,将害宝夤,以兵守之,未至严急。其家阉人颜文智与左右麻拱、黄神密计,穿墙夜出宝夤。具小船于江岸,脱本服装,著乌布襦,腰系千许钱,潜赴江畔,蹑屩徒步,脚无全皮。防范者至明追之,宝夤假为钓者,随流上下十余里,追者不疑,待散,乃度西岸。遂委命投华文荣。文荣与其从子天龙、惠连等几个人,弃家将宝夤遁匿山沟,赁驴乘之,昼伏宵行。景明二年至明州之东城戍。戍主杜元伦推检知实萧氏子也,以礼延待,驰告唐山上大夫、任城王澄,澄以车马侍卫迎之。时年十六,徒步憔悴,见者认为掠卖生口也。澄待以客礼。乃请丧居斩衰之服,澄遣人晓示情礼,以丧兄之制,给其齐衰,宝夤从命。澄率官僚赴吊,宝夤居处有礼,不吃酒食肉,辍笑简言,一齐极哀之节。建邺多其故义,皆受慰唁,唯不见夏侯一族,以夏侯同萧衍故也。改日造澄,澄深注重之。

  金龙弟跃,字宝龙,尚赵郡公主,拜驸马知府。代兄为云中镇将,拜本溪抚军,假安北主力、费城公。表求罢河西苑封,丐人垦殖。有司执奏,此苑罕达犴所聚,太官取给,若丐人,惧有所阙。跃固请,孝文从之。还为祠部太师、大鸿胪卿、颍川王师,卒。

正始元年五月,宝夤行达汝阴,东城已陷,遂停益州之栖贤寺。值贼将姜庆真 内侵,士民响附,围逼明州,遂据外郭。宝夤躬贯甲胄,率下击之,自四更作战, 至次日亥时,贼旅弥盛。宝夤以众寡无援,退入金城。又出相国南门,率众力战, 始破走之。当宝夤临安之战,勇冠诸军,闻见者莫不壮之。一月,还首都,改封梁 郡开国公,食邑八百户。

  景明四年闰12月,诏曰:「萧宝夤深识机械运输,归诚有道,冒险履屯,投命绛阙,微子、陈韩亦曷以过也。可遣羽林监、领主书刘桃符诣彼接待。其资生所须之物,及衣冠、车马、在京邸馆,付郎中悉令预备。」及至新加坡,世宗礼之甚重。伏诉阙下,请兵南伐,虽遇龙卷风小雨,终不暂移。

  楚之老爹和儿子相继镇云中,朔土服其威德。

及柳州王英南伐,宝夤又表求征。乃为使持节、镇东老马、别将以继英,配羽 林、虎贲五百人。与英频破衍军,乘胜遂攻钟离。淮水泛溢,宝夤与英狼狈引退, 士卒死没者十四五。有司奏宝夤守东桥不固,军败由之,处以极法。诏曰:“宝夤 因难投诚,宜加矜贷,可恕死,免官削爵还第。”

  是年冬,萧衍江州校尉陈伯之与其军机章京褚胄等自大梁归降,请军立效。世宗以宝夤诚恳及伯之所陈,一气呵成,四年7月,乃引八座门下入议部分之方。八月,除使持节、都督东扬南徐兗三州诸军事、镇东宿将、东西宁县令、丹阳郡开国公、齐王,配兵三千0,令且据东城,待秋冬大举。宝夤明当拜命,其夜恸哭。至晨,备礼策授,赐车马什物,给虎贲五百人,事从富饶,犹比不上刘昶之优隆也。又任其募天下壮勇,得数千人。以文智五人等为积弩将军,文荣等多个人为强弩将军,并为军主。宝夤虽少羁流,而志性雅重,过期犹绝酒肉,惨形悴色,蔬食粗衣,未尝嬉笑。及被命当南伐,贵要多相凭托,门庭宾客若市,书记相寻,宝夤接对报复,不失其理。

  司马氏桓玄、刘裕之际归北者,又有司马景之、叔璠、天助,位并崇显。

寻尚凉州长公主,赐帛1000匹,并给礼具。公主有妇德,事宝夤尽肃雍之礼, 虽好合积年,而敬事不替。宝夤每入室,公主必立以待之,相遇如宾,自非太妃疾 笃,未曾归休。宝夤器性平顺,自处以礼,奉敬公主,内外谐穆,汉恭宗怿亲而重 之。

  正始元年十一月,宝夤行达汝阴,东城已陷,遂停大梁之栖贤寺。值贼将姜庆真内侵,士民响附,围逼凉州,遂据外郭。宝夤躬贯甲胄,率下击之,自四更应战,至次日子时,贼旅弥盛。宝夤以众寡无援,退入金城。又出相国南门,率众力战,始破走之。当宝夤番禺之战,勇冠诸军,闻见者莫不壮之。七月,还首都,改封梁郡开国公,食邑八百户。

  景之字洪略,晋汝南于子千之后。明元时归阙,赐爵苍梧公,加征南京高校将军。清直有节操。卒,赠汝南王。子师子袭爵。

永平四年,卢昶克萧衍朐山戍,以琅邪戍主傅文骥守之。衍遣师攻文骥,卢昶 督众军救之,诏宝夤为使持节、假安南将军、别将,长驱往赴,受卢昶节度。赐帛 三百匹,世宗于东堂饯之。诏曰:“萧衍送死,连兵再离寒暑。卿忠规内挺,孝诚 外亮,必欲鞭尸吴墓,戮衍江阴,故授卿以总理之任,仗卿以克捷之规,宜其勉欤?” 宝夤对曰:“仇耻未复,枕戈俟旦,虽无申包之志,敢忘伍胥之心?今仰仗神谋, 俯厉将帅,誓必拉彼奸勍,以清王略。圣泽下临,不胜悲荷。”因泣涕横流,哽咽 持久。于后,卢昶军败,唯宝夤全师而归。

  及里昂王英南伐,宝夤又表求征。乃为使持节、镇东将领、别将以继英,配羽林、虎贲五百人。与英频破衍军,乘胜遂攻钟离。淮水泛溢,宝夤与英难堪引退,士卒死没者十四五。有司奏宝夤守东桥不固,军败由之,处以极法。诏曰:「宝夤因难投诚,宜加矜贷,可恕死,免官削爵还第。」

  景之兄准,字巨之,以泰常末归魏。封新安公。除广宁里胥,改密陵侯。卒,子安国袭爵。

延昌初,除Anton将军、瀛州校尉,复其齐王。两年,迁郎中将军、兖州都督。 及大乘贼起,宝夤遣军讨之,频为贼破。台军至,乃灭之。灵太后临朝,还首都。

  寻尚江门长公主,赐帛一千匹,并给礼具。公主有妇德,事宝夤尽肃雍之礼,虽好合积年,而敬事不替。宝夤每入室,公主必立以待之,相遇如宾,自非太妃疾笃,未曾归休。宝夤器性凉顺,自处以礼,奉敬公主,内外谐穆,汉少帝怿亲而重之。

  叔璠,晋安平献王孚之后。父昙之,晋河间王。桓玄、刘裕之际,叔璠与兄国璠奔慕容超。后投姚泓。泓灭,奔屈丐。统万平,兄弟俱入魏。国璠赐爵鄂尔多斯公,叔璠赐爵丹杨侯。

萧衍遣其将康绚于桐君山堰淮以灌扬徐。除宝夤使持节、县令东讨诸军事、镇东 将军以讨之。寻复封梁郡开国公,寄食济州之吉安。熙平初,贼堰既成,淮水滥溢, 将为扬徐之患;宝夤于堰上流,更凿新渠,引注淮泽,水乃小减。乃遣轻车将军刘 智文、常胜将军刘延宗率英豪千余,夜渡淮,烧其竹木营聚,破贼三垒,杀获数千 人,斩其直阁将军王升明而还,火数日不灭。衍将垣孟孙、张僧副等海军3000,渡 淮,北攻统军吕叵。宝夤遣府司马元达、统军魏续年等赴击,破之,孟孙等奔退。 乃授左光禄大夫、殿中太史。宝夤又遣军主周恭叔率壮士数百,夜渡内江,焚贼临沂太师张豹子等十一营,贼众惊扰,自小编伤害害者甚众。宝夤还首都,又除使持节、散 骑常侍、军机大臣荆囗东洛三州诸军事、卫将军、宛城军机章京。不行,复为殿中太史。

  永平三年,卢昶克萧衍朐山戍,以琅邪戍主傅文骥守之。衍遣师攻文骥,卢昶督众军救之,诏宝夤为使持节、假安南将军、别将,长驱往赴,受卢昶节度。赐帛三百匹,世宗于东堂饯之。诏曰:「萧衍送死,连兵再离寒暑。卿忠规内挺,孝诚外亮,必欲鞭尸吴墓,戮衍江阴,故授卿以总统之任,仗卿以克捷之规,宜其勉欤?」宝夤对曰:「仇耻未复,枕戈俟旦,虽无申包之志,敢忘伍胥之心?今仰仗神谋,俯厉将帅,誓必拉彼奸勍,以清王略。圣泽下临,不胜悲荷。」因泣涕横流,哽咽漫长。于后,卢昶军败,唯宝夤全师而归。

  天助,自云晋骠骑将军元显之子。归阙,封黄海公,历青、兗二州侍郎。

宝夤之在淮堰,萧衍手书与宝夤曰:“谢齐建筑和安装王宝夤。亡兄毕尔巴鄂宣武王,昔 投四平,值北寇华阳,地绝一隅,内无素畜,外绝继援,守危疏勒,计逾安平君田单,卒 能全土破敌,以弱为强。使至之日,君臣动色,左右相贺,齐明帝每念此功,未尝 不辍箸咨嗟。及至张永、崔慧景事,新秀覆军于外,小将怀贰于内,事危累卵,势 过缀旒。亡兄忠诚勇敢振作,旋师范大学岘,重围累日,一鼓鱼溃,克定慧景,功逾桓文。 亡弟卫尉,兄弟戮力,尽心内外。大勋不报,翻罹荼酷,百口幽执,祸害相寻。朕 于齐明帝,外有龛敌之力,内尽帷幄之诚,日自三省,曾无寸咎,远身边外,亦复 不免。遂遣刘山阳轻舟西上,来见掩袭。时危事迫,势不得已。所以誓众樊邓,会 逾孟津,本欲翦除梅虫兒、茹法珍等,以雪冤酷,拔济亲人,反身素里。属张稷、 王珍国已建大事,宝晊、子晋屡动风险,迫乐推之心,应上天之命,事不获已,岂 其始愿。所以自有全世界,绝弃房室,断除滋味,正欲使随地见其本心耳。勿谓明日之位,是为可重,朕之视此,曾不及一芥。虽复崆峒之踪难追,汾阳之志何远?近日立此堰,卿当未达本意。朕于昆虫,犹不欲杀,亦何急争无用之地,战苍生之命 也!正为李继伯在寿阳,侵略边境,岁月滋甚。或攻小城小戍,或掠一村一里。若 小相酬答,终无宁日,边邑争桑,吴楚连祸。所以每抑镇戍,不与校计。继伯既得 如此,滥窃弥多。今修此堰,止欲以报继伯侵盗之役,既非大举,所以不复文移北 土。卿幼有倜傥之心,早怀驰骋之气。之前卿于石头举事,虽不克捷,亦娃他爹也。 今止河洛,真其时矣。就算,为卿计者,莫若行率此众,袭据寿春,别当遣军以相 影援。得捷之后,便遣卿兄子屏侍送卿国庙、并卿室家及诸侄从。若方欲还北,更 设奇计,恐机事一差,难重复集,勿为神帅韩信,受困野鸡。”宝夤表送其书,陈其忿 毒之意。朝廷为之报答。

  延昌初,除安东将军、瀛州御史,复其齐王。两年,迁军机大臣将军、明州尚书。及大乘贼起,宝夤遣军讨之,频为贼破。台军至,乃灭之。灵太后临朝,还首都。

  刘昶,字休道,宋文帝子也。在宋封义阳王,位西宁经略使。及废主子业立,疑昶有异志。昶和平五年,遂委母妻,携妾吴氏,间行降魏。朝廷嘉重之,尚武邑公主,拜校尉、征南将军、驸马大将军,封丹杨王。冬辰,主薨,更尚建兴长公主。皇兴中,宋明帝使至,献文诏昶与书,为兄弟式。宋明帝不答,责昶,以母为其国妾,宜如《春秋》荀鳷对楚称外臣之礼。寻敕昶更为书。辞曰:「臣若改书,事为二敬,犹修往文,彼所不纳。请停今答。」朝廷从之。拜外都坐大官。公主复薨,更尚平阳长公主。

宝夤志存雪复,屡请居边。神龟中,出为太尉徐南兗二州诸军事、车骑将军、 苏州校尉。乃起学馆于清东,朔望引见土姓子弟,接以恩颜,与论经义,勤于政治, 吏民爱之。凡在三州,皆盛名称。

  萧衍遣其将康绚于九马画山堰淮以灌扬徐。除宝夤使持节、侍中东讨诸军事、镇东将军以讨之。寻复封梁郡开国公,寄食济州之怀化。熙平初,贼堰既成,淮水滥溢,将为扬徐之患;宝夤于堰上流,更凿新渠,引注淮泽,水乃小减。乃遣轻车将军刘智文、常胜将军刘延宗率铁汉千余,夜渡淮,烧其竹木营聚,破贼三垒,杀获数千人,斩其直阁将军王升明而还,火数日不灭。衍将垣孟孙、张僧副等陆军两千,渡淮,北攻统军吕叵。宝夤遣府司马元达、统军魏续年等赴击,破之,孟孙等奔退。乃授左光禄大夫、殿中太傅。宝夤又遣军主周恭叔率英雄数百,夜渡孝感,焚贼南京太师张豹子等十一营,贼众惊扰,自杀害者甚众。宝夤还首都,又除使持节、散骑常侍、太尉荆囗东洛三州诸军事、卫将军、大梁大将军。不行,复为殿中左徒。

  昶好犬马,爱武事。入魏历纪,犹男士皁冠,同凶素之服。然呵骂僮仆,音杂夷夏。虽在公坐,诸王每侮弄之。或戾手啮臂,至于痛伤,笑呼之声,闻于御听。孝文每优假之,不以怪问。至于陈奏国内事故,语及征役,则敛容涕泗,悲动左右。而个性褊躁,喜怒不恆。每至威忿,楚扑特苦;引待南士,礼多不足。缘此,人怀畏避。

正光二年,征为车骑左徒、经略使左仆射。长于吏职,甚有声望。八年,上表 曰:

  宝夤之在淮堰,萧衍手书与宝夤曰:「谢齐建筑和安装王宝夤。亡兄罗利宣武王,昔投日喀则,值北寇华阳,地绝一隅,内无素畜,外绝继援,守危疏勒,计逾安平君田单,卒能全土破敌,以弱为强。使至之日,君臣动色,左右相贺,齐明帝每念此功,未尝不辍箸咨嗟。及至张永、崔慧景事,老将覆军于外,小将怀贰于内,事危累卵,势过缀旒。亡兄忠诚勇敢激昂,旋师范大学岘,重围累日,一鼓鱼溃,克定慧景,功逾桓文。亡弟卫尉,兄弟戮力,尽心内外。大勋不报,翻罹荼酷,百口幽执,祸害相寻。朕于齐明帝,外有龛敌之力,内尽帷幄之诚,日自三省,曾无寸咎,远身边外,亦复不免。遂遣刘山阳轻舟西上,来见掩袭。时危事迫,势不得已。所以誓众樊邓,会逾孟津,本欲翦除梅虫兒、茹法珍等,以雪冤酷,拔济亲人,反身素里。属张稷、王珍国已建大事,宝晊、子晋屡动危害,迫乐推之心,应上天之命,事不获已,岂其始愿。所以自有世上,绝弃房室,断除滋味,正欲使各地见其本心耳。勿谓明日之位,是为可重,朕之视此,曾不及一芥。虽复崆峒之踪难追,汾阳之志何远?近些日子立此堰,卿当未达本意。朕于昆虫,犹不欲杀,亦何急争无用之地,战苍生之命也!正为李继伯在寿阳,入侵边境,岁月滋甚。或攻小城小戍,或掠一村一里。若小相酬答,终无宁日,边邑争桑,吴楚连祸。所以每抑镇戍,不与校计。继伯既得这么,滥窃弥多。今修此堰,止欲以报继伯侵盗之役,既非大举,所以不复文移北土。卿幼有倜傥之心,早怀纵横之气。之前卿于石头举事,虽不克捷,亦孩子他爸也。今止河洛,真其时矣。就算,为卿计者,莫若行率此众,袭据郑城,别当遣军以相影援。得捷之后,便遣卿兄子屏侍送卿国庙、并卿室家及诸侄从。若方欲还北,更设奇计,恐机事一差,难重复集,勿为神帅韩信,受困野鸡。」宝夤表送其书,陈其忿毒之意。朝廷为之报答。

  太和初,转内都坐大官。及齐初,诏昶与诸将南伐。路经德阳,哭拜其母旧堂,哀感从者。乃遍循故居,随地陨涕,左右亦只怕酸鼻。及至军所,将临阵,四面拜诸将士,自陈家国死灭,蒙朝廷慈覆。辞理切至,声气激扬,涕泗横流,三军咸为咋舌。后昶恐水雨方降,表请还师,从之。

臣闻《尧典》有黜陟之文,《周书》有考绩之法,虽其源难得而寻,然条流抑 亦可知矣。大较在于官人用才,审于所莅;练迹校名,验于虚实。岂不以臧否得之 余论,优劣著于历试者乎?既声穷于月旦,品定于黄纸,用效于名辈,事彰于台阁, 则奖赏处置处罚之途,差有商准;用舍之宜,非无依据。虽复勇进忘退之俦,奔竞于市里; 过分亡涯之请,驰骛于多门;犹且顾其声第,慎其与夺。器分定于下,爵号悬于上, 不可妄叨故也。

  宝夤志存雪复,屡请居边。神龟中,出为太守徐南兗二州诸军事、车骑将军、苏州少保。乃起学馆于清东,朔望引见土姓子弟,接以恩颜,与论经义,勤于政治,吏民爱之。凡在三州,皆有名称。

  又加仪同三司,领仪曹长史。于时革新朝仪,诏昶与蒋少游专主其事。昶条上旧式,略不遗忘。孝文临宣文堂,引武兴王杨集始入宴,诏昶曰:「集始,边方之酋,不足以当诸侯之礼。但王者不遗小国之臣,故劳公卿于此。」又为中书监。开建五等,封昶齐郡公,加宋王之号。

今窃见考功之典,所怀未喻,敢竭无隐,试陈万一。何者?窃惟文武之名,在 人之极地;德行之称,为生之最首。忠贞之美,立朝之誉,仁义之号,处身之端, 自非职惟九官,任当四岳,授曰尔谐,让称俞往,将为什么克厌大名,允兹令问?自 比已来,官罔高卑,人无贵贱,皆饰辞假说,用相褒举。泾渭同波,薰莸共器,求 者不可能量其稍微,与者不复核其是非。遂使冠履相贸,名与实爽,谓之考功,事同 泛涉,纷纭漫漫,焉可胜言。

  正光二年,征为车骑郎中、少保左仆射。擅长吏职,甚出名声。五年,上表曰:

  十四年,孝文临经武殿,大议南伐。语及刘、萧篡夺之事,昶每悲泣不已。帝亦为之流涕,礼之弥崇。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其子文思继其兄尚之为谯王,寻敕昶更与彧书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