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获其命,我获其命

高祐 崔挺

高祐,字子集,小名次奴,勃海人也。本名禧,以与咸阳王同名,高祖赐名祐。 司空允从祖弟也。祖展,慕容宝黄门郎,太祖平中山,内徙京师,卒于三都大官。 父谠,从世祖灭赫连昌,以功拜游击将军,赐爵南皮子。与崔浩共参著作,迁中书 侍郎。转给事中、冀青二州中正。假散骑常侍、平东将军、蓚县侯,使高丽。卒, 赠安南将军、冀州刺史、假沧水公,谥曰康。祐兄祚,袭爵,东青州刺史。

列传第四十五

列传第四十五

祐博涉书史,好文字杂说,材性通放,不拘小节。初拜中书学生,转博士、侍 郎。以祐招下邵郡群贼之功,赐爵建康子。高宗末,兗州东郡吏获一异兽,献之京 师,时人咸无识者。诏以问祐,祐曰:“此是三吴所出,厥名鲮鲤,余域率无。今 我获之,吴楚之地,其有归国者乎?”又有人于零丘得玉印一以献。诏以示祐,祐 曰:“印上有籀书二字,文曰‘宋寿’。寿者,命也,我获其命,亦是归我之征。” 显祖初,刘义隆子义阳王昶来奔,薛安都等以五州降附,时谓祐言有验。

高祐崔挺

高祐崔挺

高祖拜秘书令。后与丞李彪等奏曰:“臣等闻典谟兴,话言所以光著;载籍作, 成事所以昭扬。然则《尚书》者记言之体,《春秋》者录事之辞。寻览前志,斯皆 言动之实录也。夏殷以前,其文弗具,自周以降,典章备举。史官之体,文质不同; 立书之旨,随时有异。至若左氏,属词比事,两致并书,可谓存史意,而非全史体。 逮司马迁、班固,皆博识大才,论叙今古,曲有条章,虽周达未兼,斯实前史之可 言者也。至于后汉、魏、晋咸以放焉。惟圣朝创制上古,开基《长发》,自始均以 后,至于成帝,其间世数久远,是以史弗能传。臣等疏陋,忝当史职,披览《国记》, 窃有志焉。愚谓自王业始基,庶事草创,皇始以降,光宅中土,宜依迁固大体,令 事类相从,纪传区别,表志殊贯,如此修缀,事可备尽。伏惟陛下先天开物,洪宣 帝命,太皇太后淳曜二仪,惠和王度,声教之所渐洽,风译之所覃加,固已义振前 王矣。加太和以降,年未一纪,然嘉符祯瑞,备臻于往时;洪功茂德,事萃于曩世。 会稽伫玉牒之章,岱宗想石记之列。而秘府策勋,述美未尽。将令皇风大猷,或阙 而不载;功臣懿绩,或遗而弗传。著作郎已下,请取有才用者,参造国书,如得其 人,三年有成矣。然后大明之德功,光于帝篇;圣后之勋业,显于皇策。佐命忠贞 之伦,纳言司直之士,咸以备著载籍矣。”高祖从之。

  高祐,字子集,小名次奴,勃海人也。本名禧,以与咸阳王同名,高祖赐名祐。司空允从祖弟也。祖展,慕容宝黄门郎,太祖平中山,内徙京师,卒于三都大官。父谠,从世祖灭赫连昌,以功拜游击将军,赐爵南皮子。与崔浩共参著作,迁中书侍郎。转给事中、冀青二州中正。假散骑常侍、平东将军、蓚县侯,使高丽。卒,赠安南将军、冀州刺史、假沧水公,谥曰康。祐兄祚,袭爵,东青州刺史。

  高祐,字子集,小名次奴,勃海人也。本名禧,以与咸阳王同名,高祖赐名祐。司空允从祖弟也。祖展,慕容宝黄门郎,太祖平中山,内徙京师,卒于三都大官。父谠,从世祖灭赫连昌,以功拜游击将军,赐爵南皮子。与崔浩共参著作,迁中书侍郎。转给事中、冀青二州中正。假散骑常侍、平东将军、蓚县侯,使高丽。卒,赠安南将军、冀州刺史、假沧水公,谥曰康。祐兄祚,袭爵,东青州刺史。

高祖从容问祐曰:“比水旱不调,五谷不熟,何以止灾而致丰稔?”祐对曰: “昔尧汤之运,不能去阳九之会。陛下道同前圣,其如小旱何?但当旌贤佐政,敬 授民时,则灾消穰至矣。”又问止盗之方,祐曰:“昔宋钧树德,害兽不过其乡; 卓茂善教,蝗虫不入其境。彼盗贼者,人也,苟训之有方,宁不易息。当须宰守贞 良,则盗止矣。”祐又上疏云:“今之选举,不采职治之优劣,专简年劳之多少, 斯非尽才之谓。宜停此薄艺,弃彼朽劳,唯才是举,则官方斯穆。又勋旧之臣,虽 年勤可录,而才非抚人者,则可加之以爵赏,不宜委之以方任。所谓王者可私人以 财,不私人以官者也。”高祖皆善之。加给事中、冀州大中正,余如故。时李彪专 统著作,祐为令,时相关豫而已。

  祐博涉书史,好文字杂说,材性通放,不拘小节。初拜中书学生,转博士、侍郎。以祐招下邵郡群贼之功,赐爵建康子。高宗末,兗州东郡吏获一异兽,献之京师,时人咸无识者。诏以问祐,祐曰:「此是三吴所出,厥名鲮鲤,余域率无。今我获之,吴楚之地,其有归国者乎?」又有人于零丘得玉印一以献。诏以示祐,祐曰:「印上有籀书二字,文曰'宋寿'。寿者,命也,我获其命,亦是归我之征。」显祖初,刘义隆子义阳王昶来奔,薛安都等以五州降附,时谓祐言有验。

  祐博涉书史,好文字杂说,材性通放,不拘小节。初拜中书学生,转博士、侍郎。以祐招下邵郡群贼之功,赐爵建康子。高宗末,兗州东郡吏获一异兽,献之京师,时人咸无识者。诏以问祐,祐曰:「此是三吴所出,厥名鲮鲤,余域率无。今我获之,吴楚之地,其有归国者乎?」又有人于零丘得玉印一以献。诏以示祐,祐曰:「印上有籀书二字,文曰'宋寿'。寿者,命也,我获其命,亦是归我之征。」显祖初,刘义隆子义阳王昶来奔,薛安都等以五州降附,时谓祐言有验。

出为持节、辅国将军、西兗州刺史,假东光侯,镇滑台。祐以郡国虽有太学, 县党宜有黉序,乃县立讲学,党立教学,村立小学。又令一家之中,自立一碓,五 家之外,共造一井,以供行客,不听妇人寄舂取水。又设禁贼之方,令五五相保, 若盗发则连其坐。初虽似烦碎,后风化大行,寇盗止息。

  高祖拜秘书令。后与丞李彪等奏曰:「臣等闻典谟兴,话言所以光著;载籍作,成事所以昭扬。然则《尚书》者记言之体,《春秋》者录事之辞。寻览前志,斯皆言动之实录也。夏殷以前,其文弗具,自周以降,典章备举。史官之体,文质不同;立书之旨,随时有异。至若左氏,属词比事,两致并书,可谓存史意,而非全史体。逮司马迁、班固,皆博识大才,论叙今古,曲有条章,虽周达未兼,斯实前史之可言者也。至于后汉、魏、晋咸以放焉。惟圣朝创制上古,开基《长发》,自始均以后,至于成帝,其间世数久远,是以史弗能传。臣等疏陋,忝当史职,披览《国记》,窃有志焉。愚谓自王业始基,庶事草创,皇始以降,光宅中土,宜依迁固大体,令事类相从,纪传区别,表志殊贯,如此修缀,事可备尽。伏惟陛下先天开物,洪宣帝命,太皇太后淳曜二仪,惠和王度,声教之所渐洽,风译之所覃加,固已义振前王矣。加太和以降,年未一纪,然嘉符祯瑞,备臻于往时;洪功茂德,事萃于曩世。会稽伫玉牒之章,岱宗想石记之列。而秘府策勋,述美未尽。将令皇风大猷,或阙而不载;功臣懿绩,或遗而弗传。著作郎已下,请取有才用者,参造国书,如得其人,三年有成矣。然后大明之德功,光于帝篇;圣后之勋业,显于皇策。佐命忠贞之伦,纳言司直之士,咸以备著载籍矣。」高祖从之。

  高祖拜秘书令。后与丞李彪等奏曰:「臣等闻典谟兴,话言所以光著;载籍作,成事所以昭扬。然则《尚书》者记言之体,《春秋》者录事之辞。寻览前志,斯皆言动之实录也。夏殷以前,其文弗具,自周以降,典章备举。史官之体,文质不同;立书之旨,随时有异。至若左氏,属词比事,两致并书,可谓存史意,而非全史体。逮司马迁、班固,皆博识大才,论叙今古,曲有条章,虽周达未兼,斯实前史之可言者也。至于后汉、魏、晋咸以放焉。惟圣朝创制上古,开基《长发》,自始均以后,至于成帝,其间世数久远,是以史弗能传。臣等疏陋,忝当史职,披览《国记》,窃有志焉。愚谓自王业始基,庶事草创,皇始以降,光宅中土,宜依迁固大体,令事类相从,纪传区别,表志殊贯,如此修缀,事可备尽。伏惟陛下先天开物,洪宣帝命,太皇太后淳曜二仪,惠和王度,声教之所渐洽,风译之所覃加,固已义振前王矣。加太和以降,年未一纪,然嘉符祯瑞,备臻于往时;洪功茂德,事萃于曩世。会稽伫玉牒之章,岱宗想石记之列。而秘府策勋,述美未尽。将令皇风大猷,或阙而不载;功臣懿绩,或遗而弗传。著作郎已下,请取有才用者,参造国书,如得其人,三年有成矣。然后大明之德功,光于帝篇;圣后之勋业,显于皇策。佐命忠贞之伦,纳言司直之士,咸以备著载籍矣。」高祖从之。

转宋王刘昶傅。以昔参定律令之勤,赐帛五百匹、粟五百石、马一匹。昶以其 官旧年耆,雅相祗重,妓妾之属,多以遗之。拜光禄大夫,傅如故。昶薨后,征为 宗正卿,而祐留连彭城,久而不赴。于是尚书仆射李冲奏祐散逸淮徐,无事稽命, 处刑三岁,以赎论。诏免卿任,还复光禄。太和二十三年卒。太常议谥曰炀侯,诏 曰:“不遵上命曰‘灵’,可谥为灵。”

  高祖从容问祐曰:「比水旱不调,五谷不熟,何以止灾而致丰稔?」祐对曰:「昔尧汤之运,不能去阳九之会。陛下道同前圣,其如小旱何?但当旌贤佐政,敬授民时,则灾消穰至矣。」又问止盗之方,祐曰:「昔宋钧树德,害兽不过其乡;卓茂善教,蝗虫不入其境。彼盗贼者,人也,苟训之有方,宁不易息。当须宰守贞良,则盗止矣。」祐又上疏云:「今之选举,不采职治之优劣,专简年劳之多少,斯非尽才之谓。宜停此薄艺,弃彼朽劳,唯才是举,则官方斯穆。又勋旧之臣,虽年勤可录,而才非抚人者,则可加之以爵赏,不宜委之以方任。所谓王者可私人以财,不私人以官者也。」高祖皆善之。加给事中、冀州大中正,余如故。时李彪专统著作,祐为令,时相关豫而已。

  高祖从容问祐曰:「比水旱不调,五谷不熟,何以止灾而致丰稔?」祐对曰:「昔尧汤之运,不能去阳九之会。陛下道同前圣,其如小旱何?但当旌贤佐政,敬授民时,则灾消穰至矣。」又问止盗之方,祐曰:「昔宋钧树德,害兽不过其乡;卓茂善教,蝗虫不入其境。彼盗贼者,人也,苟训之有方,宁不易息。当须宰守贞良,则盗止矣。」祐又上疏云:「今之选举,不采职治之优劣,专简年劳之多少,斯非尽才之谓。宜停此薄艺,弃彼朽劳,唯才是举,则官方斯穆。又勋旧之臣,虽年勤可录,而才非抚人者,则可加之以爵赏,不宜委之以方任。所谓王者可私人以财,不私人以官者也。」高祖皆善之。加给事中、冀州大中正,余如故。时李彪专统著作,祐为令,时相关豫而已。

子和璧,字僧寿,有学问。中书博士。早卒。

  出为持节、辅国将军、西兗州刺史,假东光侯,镇滑台。祐以郡国虽有太学,县党宜有黉序,乃县立讲学,党立教学,村立小学。又令一家之中,自立一碓,五家之外,共造一井,以供行客,不听妇人寄舂取水。又设禁贼之方,令五五相保,若盗发则连其坐。初虽似烦碎,后风化大行,寇盗止息。

  出为持节、辅国将军、西兗州刺史,假东光侯,镇滑台。祐以郡国虽有太学,县党宜有黉序,乃县立讲学,党立教学,村立小学。又令一家之中,自立一碓,五家之外,共造一井,以供行客,不听妇人寄舂取水。又设禁贼之方,令五五相保,若盗发则连其坐。初虽似烦碎,后风化大行,寇盗止息。

和璧子颢,字门贤,学涉有时誉。自司空参军转员外郎,袭爵建康子,迁符玺 郎中。出为冀州别驾,未之任,属刺史元愉据州反,世宗遣尚书李平为都督,率众 讨之。平以颢彼州领袖,乃引为录事参军,仍领统军,军机取舍,多与参决。擒愉 之后,别党千余人皆将伏法,颢以为拥逼之徒,前许原免,宜为表陈请。平从之, 于是咸蒙全济。事定,颢仍述职。时军旅之后,因之饥馑,颢为纲纪,务存宽静, 甚收时誉。寻加陵江将军。坐事免。久之,除镇远将军,迁辅国将军、中散大夫, 转征虏将军,仍中散。卒,时年四十九。赠平东将军、沧州刺史,谥曰惠。

  转宋王刘昶傅。以昔参定律令之勤,赐帛五百匹、粟五百石、马一匹。昶以其官旧年耆,雅相祗重,妓妾之属,多以遗之。拜光禄大夫,傅如故。昶薨后,征为宗正卿,而祐留连彭城,久而不赴。于是尚书仆射李冲奏祐散逸淮徐,无事稽命,处刑三岁,以赎论。诏免卿任,还复光禄。太和二十三年卒。太常议谥曰炀侯,诏曰:「不遵上命曰'灵',可谥为灵。」

  转宋王刘昶傅。以昔参定律令之勤,赐帛五百匹、粟五百石、马一匹。昶以其官旧年耆,雅相祗重,妓妾之属,多以遗之。拜光禄大夫,傅如故。昶薨后,征为宗正卿,而祐留连彭城,久而不赴。于是尚书仆射李冲奏祐散逸淮徐,无事稽命,处刑三岁,以赎论。诏免卿任,还复光禄。太和二十三年卒。太常议谥曰炀侯,诏曰:「不遵上命曰'灵',可谥为灵。」

子德正,袭。武定中,黄门侍郎。

  子和璧,字僧寿,有学问。中书博士。早卒。

  子和璧,字僧寿,有学问。中书博士。早卒。

颢弟雅,字兴贤,有风度。自给事中稍迁司徒府录事参军、定州抚军府长史。 卒,年三十四。天平中,追赠散骑常侍、平北将军、冀州刺史。

  和璧子颢,字门贤,学涉有时誉。自司空参军转员外郎,袭爵建康子,迁符玺郎中。出为冀州别驾,未之任,属刺史元愉据州反,世宗遣尚书李平为都督,率众讨之。平以颢彼州领袖,乃引为录事参军,仍领统军,军机取舍,多与参决。擒愉之后,别党千余人皆将伏法,颢以为拥逼之徒,前许原免,宜为表陈请。平从之,于是咸蒙全济。事定,颢仍述职。时军旅之后,因之饥馑,颢为纲纪,务存宽静,甚收时誉。寻加陵江将军。坐事免。久之,除镇远将军,迁辅国将军、中散大夫,转征虏将军,仍中散。卒,时年四十九。赠平东将军、沧州刺史,谥曰惠。

  和璧子颢,字门贤,学涉有时誉。自司空参军转员外郎,袭爵建康子,迁符玺郎中。出为冀州别驾,未之任,属刺史元愉据州反,世宗遣尚书李平为都督,率众讨之。平以颢彼州领袖,乃引为录事参军,仍领统军,军机取舍,多与参决。擒愉之后,别党千余人皆将伏法,颢以为拥逼之徒,前许原免,宜为表陈请。平从之,于是咸蒙全济。事定,颢仍述职。时军旅之后,因之饥馑,颢为纲纪,务存宽静,甚收时誉。寻加陵江将军。坐事免。久之,除镇远将军,迁辅国将军、中散大夫,转征虏将军,仍中散。卒,时年四十九。赠平东将军、沧州刺史,谥曰惠。

子德乾,早有令问。任城太守。卒。

  子德正,袭。武定中,黄门侍郎。

  子德正,袭。武定中,黄门侍郎。

雅弟谅,字修贤。少好学,多识强记,居丧以孝闻。太和末,京兆王愉开府辟 召,高祖妙简行佐,谅与陇西李仲尚、赵郡李凤起等同时应选。稍迁太尉主簿、国 子博士。正光中,加骁骑将军,为徐州行台。至彭城,属元法僧反叛,逼谅同之, 谅不许,为法僧所害,时年四十一。朝廷痛惜之,赠左将军、沧州刺史。又下诏, 以谅临危授命,诚节可重,复赠使持节、平北将军、幽州刺史,赠帛二百匹,优一 子出身,谥曰忠侯。三子。长惠胜,武定中,司徒外兵参军。谅造亲《表谱录》四 十许卷,自五世已下,内外曲尽。览者服其博记。

  颢弟雅,字兴贤,有风度。自给事中稍迁司徒府录事参军、定州抚军府长史。卒,年三十四。天平中,追赠散骑常侍、平北将军、冀州刺史。

  颢弟雅,字兴贤,有风度。自给事中稍迁司徒府录事参军、定州抚军府长史。卒,年三十四。天平中,追赠散骑常侍、平北将军、冀州刺史。

祐弟钦,幼随从叔济使于刘义隆,还为中书学生,迁秘书中散。年四十余,卒。

  子德乾,早有令问。任城太守。卒。

  子德乾,早有令问。任城太守。卒。

子法永,诸王从事中郎。亦早亡。

  雅弟谅,字修贤。少好学,多识强记,居丧以孝闻。太和末,京兆王愉开府辟召,高祖妙简行佐,谅与陇西李仲尚、赵郡李凤起等同时应选。稍迁太尉主簿、国子博士。正光中,加骁骑将军,为徐州行台。至彭城,属元法僧反叛,逼谅同之,谅不许,为法僧所害,时年四十一。朝廷痛惜之,赠左将军、沧州刺史。又下诏,以谅临危授命,诚节可重,复赠使持节、平北将军、幽州刺史,赠帛二百匹,优一子出身,谥曰忠侯。三子。长惠胜,武定中,司徒外兵参军。谅造亲《表谱录》四十许卷,自五世已下,内外曲尽。览者服其博记。

  雅弟谅,字修贤。少好学,多识强记,居丧以孝闻。太和末,京兆王愉开府辟召,高祖妙简行佐,谅与陇西李仲尚、赵郡李凤起等同时应选。稍迁太尉主簿、国子博士。正光中,加骁骑将军,为徐州行台。至彭城,属元法僧反叛,逼谅同之,谅不许,为法僧所害,时年四十一。朝廷痛惜之,赠左将军、沧州刺史。又下诏,以谅临危授命,诚节可重,复赠使持节、平北将军、幽州刺史,赠帛二百匹,优一子出身,谥曰忠侯。三子。长惠胜,武定中,司徒外兵参军。谅造亲《表谱录》四十许卷,自五世已下,内外曲尽。览者服其博记。

祐从父弟次同,永安末,抚军将军、定州刺史。

  祐弟钦,幼随从叔济使于刘义隆,还为中书学生,迁秘书中散。年四十余,卒。

  祐弟钦,幼随从叔济使于刘义隆,还为中书学生,迁秘书中散。年四十余,卒。

子乾邕,永熙中,司空公、长乐郡开国公。

  子法永,诸王从事中郎。亦早亡。

  子法永,诸王从事中郎。亦早亡。

乾邕弟敖曹,天平中,司徒公、京兆郡开国公。

  祐从父弟次同,永安末,抚军将军、定州刺史。

  祐从父弟次同,永安末,抚军将军、定州刺史。

崔挺,字双根,博陵安平人也。六世祖赞,魏尚书仆射。五世祖洪,晋吏部尚 书。父郁,濮阳太守。挺幼居丧尽礼。少敦学业,多所览究,推人爱士,州闾亲附 焉。每四时与乡人父老书相存慰,辞旨款备,得者荣之。三世同居,门有礼让。于 后频值饥年,家始分析,挺与弟振推让田宅旧资,惟守墓田而已。家徒壁立,兄弟 怡然,手不释卷。时谷籴踊贵,乡人或有赡者,遗挺,辞让而受,仍亦散之贫困, 不为畜积,故乡邑更钦叹焉。

  子乾邕,永熙中,司空公、长乐郡开国公。

  子乾邕,永熙中,司空公、长乐郡开国公。

举秀才,射策高第,拜中书博士,转中书侍郎。以工书,受敕于长安,书文明 太后父燕宣王碑,赐爵泰昌子。转登闻令,迁典属国下大夫。以参议律令,赐布帛 八百匹、谷八百石、马牛各二。尚书李冲甚重之。高祖以挺女为嫔。太和十八年, 大将军、宋王刘昶南镇彭城,诏假立义将军,为昶府长史,以疾辞免,乃以王肃为 长史。其被寄遇如此。

  乾邕弟敖曹,天平中,司徒公、京兆郡开国公。

  乾邕弟敖曹,天平中,司徒公、京兆郡开国公。

后除昭武将军、光州刺史,威恩并著,风化大行。十九年,车驾幸兗州,召挺 赴行在所。及见,引谕优厚。又问挺治边之略,因及文章。高祖甚悦,谓挺曰: “别卿已来,倏焉二载。吾所缀文,已成一集,今当给卿副本,时可观之。”又顾 谓侍臣曰:“拥旄者悉皆如此,吾何忧哉。”复还州。及散骑常侍张彝兼侍中巡行 风俗,见挺政化之美,谓挺曰:“彝受使省方,采察谣讼,入境观政,实愧清使之 名。”州治旧掖城西北数里有斧山,峰岭高峻,北临沧海,南望岱岳,一邦游观之 地也。挺于顶上欲营观宇,故老曰:“此岭秋夏之际,常有暴雨迅风,岩石尽落。 相传云是龙道,恐此观不可久立。”挺曰:“人神相去,何远之有?虬龙倏忽,岂 唯一路乎!”遂营之。数年间,果无风雨之异。挺既代,即为风雹所毁,于后作, 复寻坏,遂莫能立。众以为善化所感。

  崔挺,字双根,博陵安平人也。六世祖赞,魏尚书仆射。五世祖洪,晋吏部尚书。父郁,濮阳太守。挺幼居丧尽礼。少敦学业,多所览究,推人爱士,州闾亲附焉。每四时与乡人父老书相存慰,辞旨款备,得者荣之。三世同居,门有礼让。于后频值饥年,家始分析,挺与弟振推让田宅旧资,惟守墓田而已。家徒壁立,兄弟怡然,手不释卷。时谷籴踊贵,乡人或有赡者,遗挺,辞让而受,仍亦散之贫困,不为畜积,故乡邑更钦叹焉。

  崔挺,字双根,博陵安平人也。六世祖赞,魏尚书仆射。五世祖洪,晋吏部尚书。父郁,濮阳太守。挺幼居丧尽礼。少敦学业,多所览究,推人爱士,州闾亲附焉。每四时与乡人父老书相存慰,辞旨款备,得者荣之。三世同居,门有礼让。于后频值饥年,家始分析,挺与弟振推让田宅旧资,惟守墓田而已。家徒壁立,兄弟怡然,手不释卷。时谷籴踊贵,乡人或有赡者,遗挺,辞让而受,仍亦散之贫困,不为畜积,故乡邑更钦叹焉。

时以犯罪配边者多有逃越,遂立重制:一人犯罪逋亡,合门充役。挺上书,以 为《周书》父子罪不相及。天下善人少,恶人多,以一人犯罪,延及合门。司马牛 受桓魋之罚,柳下惠婴盗跖之诛,岂不哀哉!辞甚雅切,高祖纳之。先是,州内少 铁,器用皆求之他境,挺表复铁官,公私有赖。诸州中正,本在论人;高祖将辨天 下氏族,仍亦访定,乃遥授挺本州大中正。

  举秀才,射策高第,拜中书博士,转中书侍郎。以工书,受敕于长安,书文明太后父燕宣王碑,赐爵泰昌子。转登闻令,迁典属国下大夫。以参议律令,赐布帛八百匹、谷八百石、马牛各二。尚书李冲甚重之。高祖以挺女为嫔。太和十八年,大将军、宋王刘昶南镇彭城,诏假立义将军,为昶府长史,以疾辞免,乃以王肃为长史。其被寄遇如此。

  举秀才,射策高第,拜中书博士,转中书侍郎。以工书,受敕于长安,书文明太后父燕宣王碑,赐爵泰昌子。转登闻令,迁典属国下大夫。以参议律令,赐布帛八百匹、谷八百石、马牛各二。尚书李冲甚重之。高祖以挺女为嫔。太和十八年,大将军、宋王刘昶南镇彭城,诏假立义将军,为昶府长史,以疾辞免,乃以王肃为长史。其被寄遇如此。

掖县有人,年逾九十,板舆造州。自称少曾充使林邑,得一美玉,方尺四寸, 甚有光彩,藏之海岛,垂六十岁。忻逢明治,今愿奉之。挺曰:“吾虽德谢古人, 未能以玉为宝。”遣船随取,光润果然。竟不肯受,仍表送京都。世宗即位,累表 乞还。景明初见代,老幼泣涕追随,缣帛赠送,挺悉不纳。

  后除昭武将军、光州刺史,威恩并著,风化大行。十九年,车驾幸兗州,召挺赴行在所。及见,引谕优厚。又问挺治边之略,因及文章。高祖甚悦,谓挺曰:「别卿已来,倏焉二载。吾所缀文,已成一集,今当给卿副本,时可观之。」又顾谓侍臣曰:「拥旄者悉皆如此,吾何忧哉。」复还州。及散骑常侍张彝兼侍中巡行风俗,见挺政化之美,谓挺曰:「彝受使省方,采察谣讼,入境观政,实愧清使之名。」州治旧掖城西北数里有斧山,峰岭高峻,北临沧海,南望岱岳,一邦游观之地也。挺于顶上欲营观宇,故老曰:「此岭秋夏之际,常有暴雨迅风,岩石尽落。相传云是龙道,恐此观不可久立。」挺曰:「人神相去,何远之有?虬龙倏忽,岂唯一路乎!」遂营之。数年间,果无风雨之异。挺既代,即为风雹所毁,于后作,复寻坏,遂莫能立。众以为善化所感。

  后除昭武将军、光州刺史,威恩并著,风化大行。十九年,车驾幸兗州,召挺赴行在所。及见,引谕优厚。又问挺治边之略,因及文章。高祖甚悦,谓挺曰:「别卿已来,倏焉二载。吾所缀文,已成一集,今当给卿副本,时可观之。」又顾谓侍臣曰:「拥旄者悉皆如此,吾何忧哉。」复还州。及散骑常侍张彝兼侍中巡行风俗,见挺政化之美,谓挺曰:「彝受使省方,采察谣讼,入境观政,实愧清使之名。」州治旧掖城西北数里有斧山,峰岭高峻,北临沧海,南望岱岳,一邦游观之地也。挺于顶上欲营观宇,故老曰:「此岭秋夏之际,常有暴雨迅风,岩石尽落。相传云是龙道,恐此观不可久立。」挺曰:「人神相去,何远之有?虬龙倏忽,岂唯一路乎!」遂营之。数年间,果无风雨之异。挺既代,即为风雹所毁,于后作,复寻坏,遂莫能立。众以为善化所感。

散骑常侍赵脩得幸世宗,挺虽同州壤,未尝诣门。北海王详为司徒、录尚书事, 以挺为司马,挺固辞不免。世人皆叹其屈,而挺处之夷然。于后详摄选,众人竞称 考第,以求迁叙,挺终独无言。详曰:“崔光州考级并未加授,宜投一牒,当为申 请。蘧伯玉耻独为君子,亦何故嘿然?”挺对曰:“阶级是圣朝大例,考课亦国之 恆典。下官虽惭古贤不伐之美,至于自炫求进,窃以羞之。”详大相称叹。自为司 马,详未曾呼名,常称州号,以示优礼。四年卒,时年五十九。其年冬,赠辅国将 军、幽州刺史,谥曰景。光州故吏闻凶问,莫不悲感,共铸八尺铜像于城东广因寺, 起八关斋,追奉冥福,其遗爱若此。

  时以犯罪配边者多有逃越,遂立重制:一人犯罪逋亡,合门充役。挺上书,以为《周书》父子罪不相及。天下善人少,恶人多,以一人犯罪,延及合门。司马牛受桓魋之罚,柳下惠婴盗跖之诛,岂不哀哉!辞甚雅切,高祖纳之。先是,州内少铁,器用皆求之他境,挺表复铁官,公私有赖。诸州中正,本在论人;高祖将辨天下氏族,仍亦访定,乃遥授挺本州大中正。

  时以犯罪配边者多有逃越,遂立重制:一人犯罪逋亡,合门充役。挺上书,以为《周书》父子罪不相及。天下善人少,恶人多,以一人犯罪,延及合门。司马牛受桓魋之罚,柳下惠婴盗跖之诛,岂不哀哉!辞甚雅切,高祖纳之。先是,州内少铁,器用皆求之他境,挺表复铁官,公私有赖。诸州中正,本在论人;高祖将辨天下氏族,仍亦访定,乃遥授挺本州大中正。

初,崔光之在贫贱也,挺赡遗衣食,常亲敬焉。又识邢峦、宋弁于童稚之中, 并谓终当远致。世称其知人。历官二十余年,家资不益,食不重味,室无绮罗,闺 门之内,雍雍如也。旧故多有赠赗,诸子推挺素心,一无所受。有子六人。

  掖县有人,年逾九十,板舆造州。自称少曾充使林邑,得一美玉,方尺四寸,甚有光彩,藏之海岛,垂六十岁。忻逢明治,今愿奉之。挺曰:「吾虽德谢古人,未能以玉为宝。」遣船随取,光润果然。竟不肯受,仍表送京都。世宗即位,累表乞还。景明初见代,老幼泣涕追随,缣帛赠送,挺悉不纳。

  掖县有人,年逾九十,板舆造州。自称少曾充使林邑,得一美玉,方尺四寸,甚有光彩,藏之海岛,垂六十岁。忻逢明治,今愿奉之。挺曰:「吾虽德谢古人,未能以玉为宝。」遣船随取,光润果然。竟不肯受,仍表送京都。世宗即位,累表乞还。景明初见代,老幼泣涕追随,缣帛赠送,挺悉不纳。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获其命,我获其命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