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为殿中、都官尚书,仕郡幸而至功曹史

窦瑾 许彦 李欣

窦瑾,字道瑜,顿丘燕国人也。自云汉司空融之后。高祖成为顿丘通判,因家 焉。瑾少以文化艺术出名。自中书博士,为中书左徒,赐爵繁阳子,加宁远将军。出席军国之谋,屡有胜绩。迁秘书监,进爵吴国侯,加亚军将军,转南部太史。初定三 秦,人犹去就,拜使持节、散骑常侍、太守秦雍二州诸军事、宁西将军、长安镇将、 毗陵公。在镇四年,甚著威惠。征为殿中、都官节度使,仍散骑常侍。世祖亲待之, 表彰甚厚。从征盖吴,先驱慰谕,因平巴西联邦共和国氐、羌酋领,降下数千家,不下者诛之。 又降蛮酋仇天尔等2000家于五将山。盖吴平,瑾留乡长安。还京,复为殿中、都官, 典左右执法。世祖叹曰:“古者右贤左戚,国之良翰,毗陵公之谓矣。”恭宗薨于 南宫,瑾兼司徒,奉诏册谥。出为镇南主力、寿春上大夫。清约冲素,忧勤王事,著 称那时候。还为内都大官。兴光初,瑾女婿郁林公司马弥陀以选尚临泾公主,瑾教弥 陀辞托,有毁谤咒诅之言,与弥陀同诛。瑾有四子,秉、持、依并为中书学生,与 父同不时间伏法。唯少子遵,逃匿得免。

列传第三十四

列传第二十一

遵善楷篆,东京诸碑及台殿楼观、宫六题署,多遵书也。官至节度使郎、舟山春度使,多所受纳。其子僧演,奸通民妇,为民贾邈所告,免官。后以善书,拜库部令, 卒官。

窦瑾许彦李欣

宋隐王宪屈遵张蒲谷浑公孙表张济李先贾彝薛提

许彦,字道谟,小字嘉屯,高阳新城人也。祖茂,慕容氏高阳军机章京。彦少孤贫, 好读书,后从沙门法叡受《易》。世祖初,被征,以卜筮频验,遂在左右,参与谋 议。拜散骑常侍,赐爵博陵侯。彦质厚慎密,与人言不如内事。世祖以此益亲待之。 进爵武昌公,拜Anton老马、相州军机章京。在州受纳,多非法度,诏书切让之。然以彦 腹心近臣,弗之罪也。真君二年,卒。谥曰宣公。

  窦瑾,字道瑜,顿丘秦国人也。自云汉司空融之后。高祖成为顿丘太师,因家焉。瑾少以文化艺术有名。自中书博士,为中书上卿,赐爵繁阳子,加宁远将军。插足军国之谋,屡有胜绩。迁秘书监,进爵魏国侯,加季军将军,转南边太师。初定三秦,人犹去就,拜使持节、散骑常侍、太史秦雍二州诸军事、宁西将领、长安镇将、毗陵公。在镇八年,甚著威惠。征为殿中、都官左徒,仍散骑常侍。世祖亲待之,嘉奖甚厚。从征盖吴,先驱慰谕,因平巴西氐、羌酋领,降下数千家,不下者诛之。又降蛮酋仇天尔等两千家于五将山。盖吴平,瑾留科长安。还京,复为殿中、都官,典左右执法。世祖叹曰:「古者右贤左戚,国之良翰,毗陵公之谓矣。」恭宗薨于北宫,瑾兼司徒,奉诏册谥。出为镇南京大学将、顺德长史。清约冲素,忧勤王事,著称那时。还为内都大官。兴光初,瑾女婿郁林集团马弥陀以选尚临泾公主,瑾教弥陀辞托,有中伤咒诅之言,与弥陀同诛。瑾有四子,秉、持、依并为中书学生,与父同一时间伏法。唯少子遵,逃匿得免。

  宋隐,字处默,西河介休人也。曾祖奭,晋昌黎左徒。后为慕容廆太尉。祖活,中书监。父恭,御史,苏州少保。慕容俊徙鄴,恭始家于广平列人焉。隐性至孝,年十三,便有成长之志,专精好学,不以兵难易操。仕慕容垂,历长史郎、世子中舍人、本州别驾。太祖平秦皇岛,拜隐上大夫吏部郎。车驾还北,诏隐以本官辅卫王仪镇克赖斯特彻奇。寻转行台右丞,领选依然。拜以老病乞骸骨,太祖不许。寻以母丧归列人。既葬,被徵,固辞以病,而州郡切以期会,隐乃弃内人,间行避焉。后匿于长乐之经县,数年而卒。临终谓其子侄等曰:「苟能入顺父兄,出悌乡里,仕郡幸好至功曹史,以忠清奉之,则足矣,不劳远诣台阁。恐汝不可能富贵,而徒延门户之累耳。若忘吾言,是为无若父也,使鬼而有知,吾不归食矣。」有五子。

子宗之,初入为中散,领内秘书。世祖临江,赐爵高乡侯。高宗践阼,迁殿中 太傅,出为镇东新秀、定州上卿,颍川公。受敕讨丁零,丁零既平,宗之因循郡县, 求取不节。深泽人张旸毁谤宗之,宗之怒,遂殴杀超。惧超家里人告状,上超谤讪朝 政。高宗闻之,曰:“此必妄也。朕为天下主,何恶于超,而超有此言。必是宗之 慎罪诬超。”按验果然。事下有司,司空伊馛等以宗之真情近臣,出居方伯,不可能宣扬本朝,尽心绥导,而侵损齐民,枉杀良善,妄列无辜,上尘朝廷,诬诈不道, 理全极刑。太安二年冬,遂斩于都南。

  遵善楷篆,新加坡诸碑及台殿楼观、宫六题署,多遵书也。官至太师郎、平顶山都督,多所受纳。其子僧演,奸通民妇,为民贾邈所告,免官。后以善书,拜库部令,卒官。

  第三子温,世祖时徵拜中书学士。卒,追赠建威将军、明州大将军,列人定侯。

宗之孙亮,字元规。正光中,荡寇将军,稍迁宛城骠骑上卿、司徒谘议参军。 年五十二,卒。

  许彦,字道谟,小字嘉屯,高阳新城人也。祖茂,慕容氏高阳太尉。彦少孤贫,好读书,后从沙门法叡受《易》。世祖初,被征,以卜筮频验,遂在左右,参预谋议。拜散骑常侍,赐爵博陵侯。彦质厚慎密,与人言不比内事。世祖以此益亲待之。进爵武昌公,拜Anton老将、相州太史。在州受纳,多非法度,上谕切让之。然以彦腹心近臣,弗之罪也。真君二年,卒。谥曰宣公。

  温弟演,显祖初从征明州功勋,拜明威将军、济北长史。

宗之长兄熙,字德融,袭爵武昌公。中书郎,早卒。

  子宗之,初入为中散,领内秘书。世祖临江,赐爵高乡侯。高宗践阼,迁殿中侍中,出为镇东宿将、定州知府,颍川公。受敕讨丁零,丁零既平,宗之因循郡县,求取不节。深泽人李建坤中伤宗之,宗之怒,遂殴杀超。惧超亲属告状,上超谤讪朝政。高宗闻之,曰:「此必妄也。朕为天下主,何恶于超,而超有此言。必是宗之慎罪诬超。」按验果然。事下有司,司空伊馛等以宗之真情近臣,出居方伯,无法宣传本朝,尽心绥导,而侵损齐民,枉杀良善,妄列无辜,上尘朝廷,诬诈不道,理全极刑。太安二年冬,遂斩于都南。

  演子鲋,字伯鱼。州别驾。

子安仁,袭。除中书郎。卒,赠Anton将军、钱塘里正,谥曰简。

  宗之孙亮,字元规。正光中,荡寇将军,稍迁益州骠骑教头、司徒谘议参军。年五十二,卒。

  隐弟辅,字处仁。少慷慨有大操,博闻强志。州辟别驾。早卒。

子元康,袭爵,后降为侯。拜季军将军、长安镇副将。迁监河州诸军事、河州 御史,将军还是。入为廷尉少卿。除魏郡尚书,固辞不拜。寻卒,赠征虏将军、营 州里正,谥曰肃。

  宗之长兄熙,字德融,袭爵武昌公。中书郎,早卒。

  隐叔父洽,为慕容垂上卿。太祖之围圣菲波哥伦比亚大学也,洽率所领专守北围。当洽所统,官军多被伤杀,太祖特深忿恨。及城平,遂杀之。子顺、训并下腐刑。

子廓,字崇远,袭爵。除奉朝请,累迁顿丘、东孟菲斯二郡少保。卒,年二十八。 子子躬袭。

  子安仁,袭。除中书郎。卒,赠Anton将军、幽州巡抚,谥曰简。

  洽第四子宣,字道茂,时年数岁,亲属窃逃防止。后与范阳庐玄、勃海高允及从子愔俱被徵,拜中书大学生。寻兼散骑常侍,使刘义隆。加亚军将军,赐爵中都侯,领中书经略使,行司隶太守。真君八年卒,赠司隶,谥简侯。

子躬,武定末,中外府水曹敬伯军。齐受禅,爵例降。

  子元康,袭爵,后降为侯。拜亚军将军、长安镇副将。迁监河州诸军事、河州士大夫,将军还是。入为廷尉少卿。除魏郡大将军,固辞不拜。寻卒,赠征虏将军、营州太守,谥曰肃。

  子谟,字乾仁,袭爵。卒于辽西郎中。

子躬弟子宪,太守中兵入伍。

  子廓,字崇远,袭爵。除奉朝请,累迁顿丘、东宿雾二郡太傅。卒,年二十八。子子躬袭。

  子鸾,字珍和,袭爵。西安太守。

元康弟护,州主簿。

  子躬,武定末,中外府水曹敬伯军。齐受禅,爵例降。

  鸾弟琼,字普贤。少以孝行称,母曾病,素秋之月,思瓜不已。琼梦想见之,求而遂获。时人称异。母终,州郡屡辟,皆不就。卒于家。

子瑞,字征之,亦州主簿。卒。

  子躬弟子宪,巡抚中兵入伍。

  子仲美,武定末,里正水部郎。

瑞弟绚,字伯礼,颇负业尚。闺门雍睦,三世同居。吏部里胥李神俊常称其家 风。自侍长史累迁经略使左民郎、司徒谘议参军,修起居注。后拜太中医务卫生职员。兴和初 卒,年四十七。赠使持节、军机大臣冀瀛二州诸军事、征东将军、吏部里正、寿春经略使。

  元康弟护,州主簿。

  王宪,字显则,爱奥尼亚海剧人也。祖猛,苻坚太史。父休,河东经略使。宪幼孤,随伯父永在鄴。苻丕称尊号,复以永为侍郎。永为慕容永所杀,宪奔清河,匿于民家。皇始中,舆驾次赵郡之高邑,宪乃归诚。太祖见之,曰:「此王猛孙也。」厚重大礼待之,认为本州中正,领选曹事,兼大当家下。世祖即位,行廷尉卿。出为上谷太傅,加中垒将军,赐爵高唐子。清身率下,风化大行。寻拜外都大官,后为中都。历任二曹,断狱称旨,进爵剧县侯,加龙骧将军。出为并州军机大臣,加安南将军,进爵苏禄海公,境内清肃。及还首都,以宪元老,特赐锦绣、布帛、绵彩、珍羞、礼膳。天安初卒,年八十九。赠镇南将军、青州上大夫,谥曰康。

绚弟逊,武定末,东阳平参知政事。

  子瑞,字征之,亦州主簿。卒。

  子崇,袭。早卒。子仲智袭。历韶关令尹、安西将军、缨州军机章京。有清平之称。

逊弟晔,字叔明,性开率。州治中、别驾、西高阳军机章京、太中医师。兴和四年卒,年四十一。赠镇东将军、瀛州太师。

  瑞弟绚,字伯礼,颇负业尚。闺门雍睦,三世同居。吏部少保李神俊常称其家风。自侍太史累迁御史左民郎、司徒谘议参军,修起居注。后拜太中医务人士。兴和初卒,年四十七。赠使持节、上大夫冀瀛二州诸军事、征东将军、吏部少保、凉州节度使。

  崇弟嶷,字道长。少以父任为中书学生,稍迁西边大夫。高祖初,出使巡察青、徐、兗、豫,抚慰新附,观省风俗。还,迁西部通判,在任十三年。时南州多事,文奏盈几,讼者填门。嶷性儒缓,委随不断,全日在坐,昏睡而已。李诉、邓宗庆等号为明察,勤理时务,而三位终见诛戮,余十数人或黜或免,唯嶷卒得自保。时人为之语曰:「实痴实昏,终得保留。」加散骑常侍,右将军,赐爵东平侯。未几,拜Anton北大学将,进爵乐安公。出为持节、镇西主力、秦州长史。改为华山公,散骑常侍还是。后入为内都大官。卒。

晔弟惇,字季良。武定末,兼大司农卿。

  绚弟逊,武定末,东阳平御史。

  子祖念,袭爵。官至东平枢密使。例降爵为侯。卒,赠宁朔将军、光州大将军。

熙弟龙,官至赵郡都督。

  逊弟晔,字叔明,性开率。州治中、别驾、西蠡太守、太中医师。兴和八年卒,年四十一。赠镇东将军、瀛州太师。

  子庆钟,袭爵。给事中。食秽无行,坐事爵除。

孙琰,字长琳,有干用。初除太学博士,累迁都尉南主客郎、瀛州中正。孝昌 中卒,年四十七。赠平东北大学将、威海上卿。永熙中,重赠散骑常侍、卫将军、太守右仆射、瀛州都尉。

  晔弟惇,字季良。武定末,兼大司农卿。

  祖念弟云,字罗汉,颇负前卫。自里胥郎入为中书舍人。转司州别驾、光禄少卿,改授卫尉少卿。出为季军将军、太尉、兗州提辖,寻进号征虏将军。在州坐受所部荆山戍主杜虞财货,又取官绢,因染割易,大将军纠劾,付廷尉。遇大赦。熙平二年卒官。赠平南新秀、顺德里正,谥曰文昭。有九子。

琰弟玑,字仲衡,有识尚。广平王常侍、员外散骑士大夫、谏议大夫。迁通直散 骑常侍、瀛州大中正、散骑常侍、荥阳太师、行南青州事。卒,年五十五。琰兄弟 并通率,多与一胜流交游。

  熙弟龙,官至赵郡都尉。

  长子昕,字元景。武定末,皇帝之庶子詹事。

又有搏陵许赤虎,涉猎经史,善捉弄。延兴中,小说佐郎,与慕容白曜南讨。 后使江南,应对赶快,虽言不故事,而南人颇称机辩滑稽焉。使还,为东郡军机章京, 卒官。

  孙琰,字长琳,有干用。初除太学学士,累迁巡抚南主客郎、瀛州中正。孝昌中卒,年四十七。赠平东将领、驻马店县令。永熙中,重赠散骑常侍、卫将军、大将军右仆射、瀛州尚书。

  昕弟晖,字元旭。早称机悟。历太史仪曹郎、中书舍人。赠散骑常侍、镇军将军、兗州都尉。

子陀,定州大将军。

  琰弟玑,字仲衡,有识尚。广平王常侍、员外散骑节度使、谏议大夫。迁通直散骑常侍、瀛州大中正、散骑常侍、荥阳侍郎、行南青州事。卒,年五十五。琰兄弟并通率,多与一胜流交游。

  晖弟旰,字仲明。秘书郎、司徒主簿。天平中,为盗所害。

李欣,字元盛,小名真奴,范阳人也。曾祖产,产子绩,二世有名于慕容氏。 父崇,冯跋吏部都督、石城都督。延和初,车驾至和龙,崇率十余郡归降。世祖甚 礼之,呼曰“李公”,以崇为平西将军、北大梁长史、固安侯。卒,年八十一,谥 曰襄侯。

  又有搏陵许赤虎,涉猎经史,善作弄。延兴中,小说佐郎,与慕容白曜南讨。后使江南,应对高速,虽言不传说,而南人颇称机辩好笑焉。使还,为东郡通判,卒官。

  屈遵,字子皮,昌黎徒河人也。博学多艺,名著那时。为慕容永太尉仆射、武垣公。永灭,垂以为博陵令。太祖南伐,车驾幸鲁口,博陵都尉申永南奔河外,高阳提辖崔玄伯东走海滨,属城长吏率多逃窜。遵独告其吏民曰:「往年宝师大胜,今兹垂征不还,天之弃燕,人弗支也。魏帝神武命世,宽仁善纳,御众百万,号令若一,此汤武之师。吾欲归命,尔等勉之,勿遇嘉运而为祸先。」遂归太祖。太祖素闻其名,厚加礼焉。拜中书令,出纳王言,兼总文诰。中原既平,赐爵下蔡子。从驾还首都,卒,时年七十。

欣母贱,为诸兄所轻。崇曰:“此子之生,相者言贵,吾每观望,或未可见。” 遂使入都,为中书学生。世祖幸中书学,见而异之,指谓从者曰:“此小兒终功效于朕之子代矣。”因识眄之。世祖舅阳平王杜超有女,将许贵戚。世祖闻之,谓超 曰:“李欣后必宦达,益人门户,能够女妻之,勿许他贵也。”遂劝结婚。南人李 哲尝言欣必当贵达。杜超之死也,世祖亲哭二十19日。欣以超婿,得在丧位出入。帝目 而指之,谓左右曰:“观此人举动,岂不有异于众?必为朕家干事之臣。”欣聪敏 机辩,强记明察。初,李灵为高宗大学生、谘议,诏崔浩选中书学生器业优者为教授。 浩举其弟子箱子与卢度世、李敷多个人应之。给事高谠子祐、太傅段霸兒侄等以为浩 阿其亲人,言于恭宗。恭宗以浩为不平,闻之于世祖。世祖目的在于于欣,曰:“云何 不取凉州郎中李崇老翁兒也?”浩对曰:“前亦言欣合选,但以其先行在外,故不 取之。”世祖曰:“可待欣还,箱子等罢之。”欣为世祖所识如此。遂除中书教授学研商究生,稍见任用,入授高宗经。

  子陀,定州太尉。

  子须,袭。除长乐上卿,加镇远将军,进爵信都侯。卒,赠宁北将领、昌黎公,谥曰恭。

高宗即位,欣以旧恩亲宠,迁仪曹经略使,领中文秘书书,赐爵扶风公,加Anton北高校将, 赠其母孙氏为容城君。高宗顾谓群臣曰:“朕始学之岁,情绝对不能专,既总万机,温 飞靡暇,是故儒道实有阙焉。岂惟予咎,抑亦师传之不勤。所以爵赏仍隆者,盖不 遗旧也。”欣免冠拜谢。出为使持节、安南将军、相州提辖。为政清简,明于折狱, 奸盗停息,百姓称之。

  李欣,字元盛,小名真奴,范阳人也。曾祖产,产子绩,二世盛名于慕容氏。父崇,冯跋吏部都尉、石城太傅。延和初,车驾至和龙,崇率十余郡归降。世祖甚礼之,呼曰「李公」,以崇为平西将军、北寿春大将军、固安侯。卒,年八十一,谥曰襄侯。

  少子处珍,袭爵。处珍卒,子车渠袭爵。高祖初,出为东阳镇将。卒,赠青州军机章京,谥曰庄。

欣上疏求立学园曰:“臣闻至治之隆,非文德无以经纶王道;太平之美,非良 才无以光赞皇化。是以昔之明主,建庠序于京畿,立学官于郡邑,教国子弟,飞其 道艺。然后选其俊异,认为造士。今圣治钦明,道隆三五,九服之民,咸仰德化, 而所在州土,学园未立。臣虽不敏,诚愿备之,使年轻闻雅颂之音,童幼睹经教之 本。臣昔蒙恩宠,长期管理中文书秘书书,时课修学有创设之人,髦俊之士,已蒙进用。臣今重 荷荣遇,显任方岳,思阐帝猷,光宣于外。自到以来,访诸教育学,旧德已老,后生 未进。元日所贡,虽依制遣,对问之日,惧不克堪。臣愚欲仰依先典,于州郡治所 各立学官。使士望之流、冠冕之胄,就而受业,庶必有成。其经艺通明者贡之王府。 则郁郁之文,于是不坠。”书奏,显祖从之。

  欣母贱,为诸兄所轻。崇曰:「此子之生,相者言贵,吾每观望,或未可见。」遂使入都,为中书学生。世祖幸中书学,见而异之,指谓从者曰:「此小兒终功能于朕之子代矣。」因识眄之。世祖舅阳平王杜超有女,将许贵戚。世祖闻之,谓超曰:「李欣后必宦达,益人门户,能够女妻之,勿许他贵也。」遂劝结婚。南人李哲尝言欣必当贵达。杜超之死也,世祖亲哭三二十八日。欣以超婿,得在丧位出入。帝目而指之,谓左右曰:「观这厮举动,岂不有异于众?必为朕家干事之臣。」欣聪敏机辩,强记明察。初,李灵为高宗大学生、谘议,诏崔浩选中书学生器业优者为教师。浩举其弟子箱子与卢度世、李敷四个人应之。给事高谠子祐、太史段霸兒侄等以为浩阿其家里人,言于恭宗。恭宗以浩为不平,闻之于世祖。世祖意在于欣,曰:「云何不取大梁经略使李崇老翁兒也?」浩对曰:「前亦言欣合选,但以其先行在外,故不取之。」世祖曰:「可待欣还,箱子等罢之。」欣为世祖所识如此。遂除中书教师博士,稍见任用,入授高宗经。

  须长子垣,字长生。沉深有局量。少纂家业,尤善书计。太祖初,给事诸曹。太宗世,迁将作监,统京师诸署。世祖即位,稍迁太守右仆射,加刺史。以破辽源功,赐爵济北公,加平南老将。后转中领军。恭宗在北宫,垣领皇储少傅。后督诸军东伐,进号镇东大新秀。师次和龙,冯文通致牛酒以犒军,献甲2000。垣责其不送侍子,数之以王命,遂掠男女5000口而还。垣在宫公正,内外称其平当。世祖信赖之,委以大政,车驾出征,常居中留镇。与南漳公庐鲁元俱赐甲第,世祖数临幸,奖励隆厚。真君三年,坠马卒,时年五十五。时世祖幸龙王山,恭宗遣使乘传奏状,世祖甚悼惜之。谓使人曰:「汝等杀朕良臣,何用乘马!」遂令步归。赠征西武高校将军,谥曰成公。

以欣治为诸州之最,加赐衣服。自是遂有骄矜自得之志。乃受纳民财及商胡至宝。兵民告言,尚书李敷与欣少长相好,每左右之。或有劝以奏闻,敷不许。显祖 闻欣罪状,槛车征欣,拷劾抵罪。时敷兄弟将见疏斥,有司讽欣以中旨嫌敷兄弟之 意,令欣告列敷等隐罪,可得自全。欣深所不欲,且弗之知也。乃谓其女婿裴攸曰: “吾宗与李敷族世虽远,情如一家。在事既有此劝,竟如何也?昨来每欲为此取死, 引簪自刺,以带自绞,而不可能致绝。且亦不知其事。”攸曰:“何为为他死也?敷 兄弟事衅可见。有冯阐者,先为敷所败,其家切恨之,但呼阐弟问之,足知委曲。” 欣从其言。又赵郡范扌剽具条列敷兄弟事状,有司以闻。敷坐得罪。诏列欣贪冒, 罪应死。以纠李敷兄弟,故得降免,百鞭髡刑,配为厮役。

  高宗即位,欣以旧恩亲宠,迁仪曹里胥,领中秘书,赐爵扶风公,加Anton将领,赠其母孙氏为容城君。高宗顾谓群臣曰:「朕始学之岁,情绝对不能专,既总万机,温飞靡暇,是故儒道实有阙焉。岂惟予咎,抑亦师传之不勤。所以爵赏仍隆者,盖不遗旧也。」欣免冠拜谢。出为使持节、安南将军、相州少保。为政清简,明于折狱,奸盗安息,百姓称之。

  长子观,早卒。世祖愍之,赐其子伯爵。

欣之废也,平寿侯张谠见欣,与语奇之,谓人曰:“此佳士也,终不久屈。” 未几而复为太仓巡抚,摄南边事。用范扌剽、陈端等计,令千里之外,户别转运, 诣仓输之。所在委滞,停延岁月,百姓竞以贷赂各求在前,于是远近大为困弊。道 路群议曰:“畜聚敛之臣,未若盗臣。”欣弟左将军璞谓欣曰:“范扌剽善能降人 以色,假人以辞,未闻德义之言,但有势利之说。听其言也甘,察其行也贼,所谓 谄谀、谗慝、贪冒、奸佞,不早绝之,后悔无及。”欣不从,弥信之,腹心之事, 都以告。

  欣上疏求立高校曰:「臣闻至治之隆,非文德无以经纶王道;太平之美,非良才无以光赞皇化。是以昔之明主,建庠序于京畿,立学官于郡邑,教国子弟,飞其道艺。然后选其俊异,认为造士。今圣治钦明,道隆三五,九服之民,咸仰德化,而所在州土,学园未立。臣虽不敏,诚愿备之,使年轻闻雅颂之音,童幼睹经教之本。臣昔蒙恩宠,长期管理中文书秘书书,时课修学有成立之人,髦俊之士,已蒙进用。臣今重荷荣遇,显任方岳,思阐帝猷,光宣于外。自到以来,访诸法学,旧德已老,后生未进。岁旦所贡,虽依制遣,对问之日,惧不克堪。臣愚欲仰依先典,于州郡治所各立学官。使士望之流、冠冕之胄,就而受业,庶必有成。其经艺通明者贡之王府。则郁郁之文,于是不坠。」书奏,显祖从之。

  观弟道赐,袭祖爵。道赐,少以父任,内侍左右。稍迁主客,进为首相,加散骑常侍。善骑射,机辩有辞气,世祖甚器之。从征盖吴,迁大将军右仆射,加抚军。还至雁门,暴疾卒。谥曰哀公。

欣既宠于显祖,参决军国民代表大会议,兼典选举,权倾内外,百僚莫不曲节以事之。 扌剽以无功,起家拜卢奴令。延兴末,诏曰:“里胥李欣著勋先朝,弼谐皇极,谠 言嘉谋,旬日屡进,实国家之桢干,当今之老成也。是以擢授西边,综理烦务。自 在厥位,夙夜惟夤,乃心匪懈,克己复礼,退食自公,利上之事,知无不为,赏罚所加,不避疏戚。虽孝子之思慈母,鹰鹯之逐鸟雀,何以方之?若郑之子产,鲁之 季文亦未加也。然恶直丑正,盗憎主人。自往年以来,群奸不息,劫欣宗人李英等 四家,点火舍宅,侵害良善。此而可忍,孰不可恕!有司可明加购募,必令擒殄。”

  以欣治为诸州之最,加赐衣服。自是遂有骄矜自得之志。乃受纳民财及商胡宝贝。兵民告言,节度使李敷与欣少长相好,每左右之。或有劝以奏闻,敷不许。显祖闻欣罪状,槛车征欣,拷劾抵罪。时敷兄弟将见疏斥,有司讽欣以中旨嫌敷兄弟之意,令欣告列敷等隐罪,可得自全。欣深所不欲,且弗之知也。乃谓其女婿裴攸曰:「吾宗与李敷族世虽远,情如一家。在事既有此劝,竟怎么样也?昨来每欲为此取死,引簪自刺,以带自绞,而无法致绝。且亦不知其事。」攸曰:「何为为他死也?敷兄弟事衅可知。有冯阐者,先为敷所败,其家切恨之,但呼阐弟问之,足知委曲。」欣从其言。又赵郡范扌剽具条列敷兄弟事状,有司以闻。敷坐得罪。诏列欣贪冒,罪应死。以纠李敷兄弟,故得降免,百鞭髡刑,配为厮役。

  子拔,袭爵。拔少好阴阳学。世祖追思其父祖,年十四,感觉西部大夫。时世祖南伐,擒刘义隆将胡盛之,以付拔。拔酒醉,不觉盛之逃去。世祖大怒,命斩之。将伏锧,世祖怆然曰:「若鬼而有知,长生问其后代,朕何以应之?」乃赦拔,免为散大夫。后显祖以其功臣子拜营州太尉。卒,子永兴袭爵。

1月,显祖崩。欣迁司空,进爵范阳公。6月,以欣为抚军、镇南都督、开 府仪同三司、南京郎中。范扌剽知文明太后忿欣也,又知内外疾之。太和元年六月, 希旨告欣外叛。文明太后征欣至日本首都,言其叛状,欣曰无之。引扌剽证欣,欣言: “尔妄云知小编,吾又何言!即便,尔不管不顾余之厚德而忍为此,不仁甚矣。”扌剽曰: “公共道德于扌剽,何若李敷之德于公?公昔忍于敷,扌剽今敢不忍于公乎?”欣慨然 曰:“吾不用璞言,自贻伊戚,万悔于心,何嗟及矣!”遂见诛。欣有三子。

  欣之废也,平寿侯张谠见欣,与语奇之,谓人曰:「此佳士也,终不久屈。」未几而复为太仓提辖,摄南边事。用范扌剽、陈端等计,令千里之外,户别转运,诣仓输之。所在委滞,停延岁月,百姓竞以贷赂各求在前,于是远近大为困弊。道路群议曰:「畜聚敛之臣,未若盗臣。」欣弟左将军璞谓欣曰:「范扌剽善能降人以色,假人以辞,未闻德义之言,但有势利之说。听其言也甘,察其行也贼,所谓谄谀、谗慝、贪冒、奸佞,不早绝之,后悔无及。」欣不从,弥信之,腹心之事,都以告。

  张蒲,字玄则,蒙特利尔修武人,本名谟,后改为蒲。汉太史延之后。父攀,慕容垂太史中丞、兵部都督,以清方称。蒲少有父风,颇涉文学和艺术学,以端谨见知,为慕容宝阳平、河间二郡上卿,长史左丞。太祖定大庆,宝之官司叙用者,多降品秩。既素闻蒲名,仍拜为里胥左丞。

长子邃,起家拜侍御中散、东宫门大夫。迁散骑常侍,加平东老将。先欣卒。

  欣既宠于显祖,参决军国民代表大会议,兼典公投,权倾内外,百僚莫不曲节以事之。扌剽以无功,起家拜卢奴令。延兴末,诏曰:「左徒李欣著勋先朝,弼谐皇极,谠言嘉谋,旬日屡进,实国家之桢干,当今之老成也。是以擢授东部,综理烦务。自在厥位,夙夜惟夤,乃心匪懈,克己复礼,退食自公,利上之事,知无不为,奖赏处理罚款所加,不避疏戚。虽孝子之思慈母,鹰鹯之逐鸟雀,何以方之?若郑之子产,鲁之季文亦未加也。然恶直丑正,盗憎主人。自往年来讲,群奸不息,劫欣宗人李英等四家,焚烧舍宅,伤害良善。此而可忍,孰不可恕!有司可明加购募,必令擒殄。」

  天兴中,以蒲清谨方正,迁北部大人。后拜太中医务卫生职员。太宗即位,为内都大官,赐爵泰昌子,参决庶狱,私谒不行,号为正义。

子晴,字诲明。逃窜,遇赦免。

  3月,显祖崩。欣迁司空,进爵范阳公。3月,以欣为尚书、镇南京大学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西安经略使。范扌剽知文明太后忿欣也,又知内外疾之。太和元年1五月,希旨告欣外叛。文明太后征欣至首都,言其叛状,欣曰无之。引扌剽证欣,欣言:「尔妄云知本人,吾又何言!尽管,尔不管一二余之厚德而忍为此,不仁甚矣。」扌剽曰:「公共道德于扌剽,何若李敷之德于公?公昔忍于敷,扌剽今敢不忍于公乎?」欣慨然曰:「吾不用璞言,自贻伊戚,万悔于心,何嗟及矣!」遂见诛。欣有三子。

  泰常初,丁零翟猛雀驱逼吏民入白间山,谋为大逆。诏蒲与交州经略使长孙道生等往讨。道生等欲径以大兵击之,蒲曰:「良民所以从猛雀者,非乐乱而为,皆逼凶威,强服之耳。今若直以武装临之,吏民虽欲返善,其道无由。又惧诛夷,必并势而距官军,然后入山恃阻,诳惑愚民。其变未易图也。不及先遣使喻之,使民不与猛雀同谋者无坐,则民必喜而俱降矣。」道生甚以为然,具以奏闻。太宗诏蒲军前慰喻。乃下数千家,还其本属,蒲皆安集之。猛雀与亲党百余名奔逃。蒲与道生等追斩猛雀首,送京师。

晴子衡,字伯琳。武定中,中坚将军、齐献武王太史府水曹敬伯军。

  长子邃,起家拜侍御中散、春宫门大夫。迁散骑常侍,加平东老马。先欣卒。

  后刘裕寇窃河表,以蒲为南中郎将、西戎上卿,隶平南京大学将少校孙嵩往御之。裕入长安,乃还。后改为寿张子,与安平公叔孙建将兵自平原东渡,徇下刘义符青兗诸郡。诏加陈兵将军、济州上大夫。又与建攻青州,不克而还。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征为殿中、都官尚书,仕郡幸而至功曹史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