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楼下车子开门的声音,杨学军二十五岁那年

杨学军二十五岁那年结婚了,娶上了自己做梦都在想的女人林秋霞。他寻找了她六年,终于找到了。
  七年前,十八岁的杨成军高中没读完,不顾父母的劝说,还是缀了学,当上了地地道道的农民。
  可他的学问在村子里可以说是最高的了,家里的两个哥哥也只念了初中毕业,还有姐姐,初中都没有上完。前后左右的邻居家班对班的半大小子,也没有他文化高。
  心高气傲又不爱学习的杨学军有他自己喜欢做的事,那就是上山栽树。他的信念里有十年育人,百年栽树,他决定把自己家门前山坡上的一块空地,买下来栽上杨树。
  “净胡扯,有书不念,花钱买地种树。这得多少钱?”杨学军的老爹气得胡子翘得老高。
  父亲没有阻挡住杨学军,他上了趟大队,用不到二万元的钱买下了这块近四亩的荒土高坡,中间有一处很洼的地。他从父亲那里没拿到一分钱,只好从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家凑了二万四千块钱,他要借够了买树苗的钱,还求两个哥哥嫂子,姐姐姐夫到时候帮忙栽,大约有四千多棵树苗。
  自从买了这片荒地,杨学军起大早爬五更地在这块地里,他借了四轮车把高处的土倒到低洼处,他打算趁春暖花开时,把树苗栽上。
  这天,天近中午了,刚刚把四轮车送回到了邻居家。他又来到了这块地旁,见四处基本超平。不由得长舒了口气,心想,过两天就可以栽树苗了,几年之后,这里将成为一片绿色的林原。
  “救命……救命……”忽然在他站的下面一处洼地树丛中,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叫声。
  “怎么?这荒郊野岭会有女人的叫声?”杨学军的家靠山根处,四下山峰环绕。
  “救命……救命……”女人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
  杨学军这次没有犹豫,把右手的食指放在了口中,使劲一吸,只听一声哨声,响在了山谷。不一会,一条粽黄色的大狗,两只耳朵向后竖竖着,从远处风一样飞奔过来。
  “赛虎,走,看看去。”杨学军弯腰摸了一下喘着气张着嘴伸着鲜红舌头的爱犬赛虎。它是杨学军上初三时在街里花三百块钱买回来的一只小狼狗崽,已养了三个年头,是一条非常听话的狗。杨学军寒暑假经常训练它,今天他拉土时它还来回跟着了。后来杨学军不让它来了,它十分不情愿地耷拉着眼皮趴在家的院子里。可当杨学军听见有人叫喊时,他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他想如果有赛虎在,说不定会帮上自己。口哨是他通知赛虎的信号,只有它明白这里的含义。
  “奇怪?人呢?”杨学军身后跟着赛虎一前一后进了喊声附近的丛林里,四下一看,杂草泛绿,树叶吐青,谷雨过后的天似呼不是很暖。可野菜却盈盈到处都是,还有几朵蒲公英的小黄花扎眼的站在杂草丛生的青绿间,非常显眼。
  “救命……救命……”两声刺耳的叫声,响在了杨学军站立不远的一个方向。
  “你在哪?我怎么看不见你?”杨学军小心翼翼地往前迈了几步。
  “我掉在一个坑里了。你要小心。”女孩子娇柔的声音。
  “坑?你别急,我好像看见你的车子了。”杨学军发现就在离他两米的地方有一台电动车,赛虎已跑过去了,还汪汪汪地一直在叫。
  “赛虎,过来,不许叫,嗅嗅……”杨学军叫回来赛虎,让它在车子周围的草丛中闻。忽然赛虎在车子前方五米处,一直狂叫,还扒着那里的一堆乱草。
  “狗……狗狗。”女孩子的声音,带着惊喜。
  “你怎么能掉到这里的?”杨学军没敢说,这是一处墓地,很久以前附近的村民家有人去世了,都会埋在这里,坟的土包几乎都平了,被荒草盖满了,分不清是坟还是土了,祭奠的人也都在十字路口为祖先烧纸。此处名为乱葬岗子。现在的家人去世,大多数埋在自己家的地里,不往这乱葬岗子埋了,这也没有空闲处了。前几年有一家人起走了一个坟穴,说是在另一处看好了风水宝地,所以把祖坟迁移了。由于土坑土少下陷又长出了黄蒿。一般知根底的附近人是不会上这种地方来的,看来这是个外地人。
  “我趁放假,想来山里走走,看看风景,釆青。看见这有山野菜,就想釆点儿,没想到掉下去了。”被杨学军伸手拽上来的女孩害羞地看了一眼这个长胳膊长腿,又高又帅的大男孩。又高兴地盯着正冲她摇头摆尾的大黄狗。
  “你是个学生?自己来山里玩?”当杨学军用有力的大手,抓住软得似没有骨头一样细嫩的这个女孩的手时,他的身体似碰到了电流,第一次接触到异性的身体。当他拽上来这个女孩的一瞬间,眼前一亮,好美的一张脸!虽然头发沾满了草屑,脸上还有划痕,衣衫有些尘土,但她真的好漂亮。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白皙的脸皮,红润润的嘴唇。婀娜多姿的身材,年龄在十六七岁,活力,性感。
  “我不是自己来的,和我的两个同学,她们从那条路下去的。我看这边有野菜,就从这小路下来了。她俩可能还没发现我没了。或许正在找我呢。”女孩子大眼睛里有一些焦急。
  “你没有手机吗?能联系上她们吗?要不,那我送你上大路吧!等你的同伴来找你。”杨学军看女孩一抬腿眉头皱一下,知道了她肯定是崴到脚了。
  “我手机在我匤包包里。谢谢!我不敢动了,脚好痛。”女孩娇滴滴地说。
  “那……我背你吧。”杨学军的脸有些红。
  “谢谢!”女孩也是十分羞涩,可爽快地答应了。
  杨学军只好来到女孩身边,蹲下了一米八的大个子。赛虎此时也是身前身后地在女孩身边闻来闻去。
  “谢谢!”女孩移跳了一小步,将身子半趴在了杨学军的后背上,柔软的手臂轻轻按在了他的双肩上,前胸尽量离开杨学军的身体。
  “把住了。”杨学军慢慢站起来的时候,手没敢碰她的身体,可当他半直起腰时,双手还是勾住了她的双腿,不然没法走路。
  “我的车咋办?”她的气息细细的,吐在杨学军的脖子上,痒痒的感觉。
  “先联系上你的同学再说。”杨学军强压着喘息声,她不重,但她让他紧张和激动。
  “你先在这坐会儿,我去把你的车骑过来。”杨学军把女孩放在了路边的一块大青石旁,还把外衣脱下铺在了上面,穿了件黑短袖的杨学军,手臂上的肌肉很健壮。
  “谢谢!”女孩的眼睛兴奋又害羞地看了一眼杨学军,坐在了石头上。
  “你的包包。”不一会儿,杨学军骑着电动车,后面跟着来回跑的赛虎停在了女孩身边。
  “谢谢!喂,雅红,对,脚崴了。对,叉谷道。”女孩把自己所在的地儿告诉了一个同学。
  过了好一会,杨学军看见从大坡子上来了两个女孩,骑着和这个女孩一样的小电动脚踏车。
  “秋霞,你这是怎么了?吓死我俩了。找了你一圈,这四处是林子还全是十字路口。”一个女孩放好车子后,小跑地抱住了杨学军救上来的女孩。
  “谢谢你。这位帅哥。”另一个微胖一点的女孩上下打量着杨学军,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笑着说了一句。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杨学军也笑了一下,牙也是白白的。
  “林秋霞,你不是会写小说吗?回家写一部《深山遇险》如何?”抱着林秋霞的陈雅红,调皮地看着狼狈不堪的这个班上出了名的才女。如今却如此可怜。
  “好的,也许会尝试一下,嘿嘿嘿……这也算人生中的一次劫难。”林秋霞一双清澈的眸子里闪着向往的光。这也许真的可以成为她写小说的素材,她就是为了充实自己的灵感,才来到这有山有水的地方釆青。从小对文学就痴迷的林秋霞,出生在书香世家,父母都是教育工作者。家庭的熏陶使她十一二岁就开始写诗歌、小说和散文。从小学开始就在学校小有名气,直到现在。
  “哥,你的狗好可爱。”胖女孩想伸手摸贴在杨学军腿边的赛虎。
  “别碰它,佳敏,看咬着你。”林秋霞说了一声。
  “它是不会随便咬人的,放心。你们看看怎么回家?”杨学军还很忙,明天树苗就要到了,他可没有太多的闲情雅兴在这站着,虽然有三个美女相伴,可毕竟自己身肩重任。
  “车是骑不了了。”林秋霞有些沮丧。
  “那咋办?我们俩谁也不敢带你。我们第一次骑这么远的路,要不打车回去?把车放在后背箱里,大概可以放下的。”陈雅红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哥,也不知道你姓啥叫啥?我就叫你哥吧!”林秋霞的脸白里透红,害羞地对着杨学军说。
  “我叫杨学军。”杨学军的脸又一次在发烧。
  “杨学军?真好听,那麻烦学军哥帮我拦辆车,可以吗?多少钱没关系,只要能把我和车送到家就行。”林秋霞用商量的口气,她看见从她们身边驶过的出租车,几乎没有空车,全是载满乘客的。
  “可以,不用客气。你们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杨学军的表哥养出租车,不过他家搬街里住了,这里到街里少说得有四十里,杨学军也不知道这三个小女生咋跑这么远的路,来这穷山沟里看什么风景。
  “行,那我让她们等着吧!”表哥答应来接,不过车费得双倍,不然空车来也费油的。
  杨学军征求完了林秋霞的意见后,让表哥过来。
  在焦急中,杨学军一遍遍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赛虎也像是着急回家了,不时地抬着眼睛看杨学军,又在三个女孩身前身后闻。
  “啊!它会不会咬我?”陈雅红尖叫着躲闪着赛虎。
  “赛虎,你叫赛虎,来摸摸。”林秋霞不害怕赛虎了,还用她的小手摸了摸赛虎的耳朵。
  “来了,快上车,表哥,把她送到家。如果家里没人,把她的车子帮忙放到安全的地方。”见林秋霞被两个姐妹搀扶着上了车。杨学军对下车和自己弄电动车的表哥嘱咐了几句。
  “学军,咋?这是你女朋友?如果是,哥一分钱不要。”表哥看出表弟似乎对这女孩非同一般。
  “别瞎说,表哥,不是。我才多大?哪有女朋友。慢点。”杨学军小声地说了一句,冲车里的林秋霞挥了挥手,看着车下了大坡,又目送两个女孩骑上了车,跟在了表哥的车后,一起消失在了视线中。
  “走,赛虎回家。”杨学军小心地穿过树丛找了一条小路回到了家。
  第二天,两个哥哥,嫂嫂,还有姐姐,姐夫早早地来到了家中。杨学军又把邻居家的四轮车加满了油。还用两个大塑料水桶放了满满的水。为了栽树成活率,水必须充足。一直忙碌了近三天,杨学军的树栽完了,黑黑的土地上,有了一排排的小树,显得格外的有生机。他又到林业局办完了所有的证件,正当合法的拥有了自己的一片林原。
  一个月后,小树苗都成活了,杨学军想,自己不能光在家等树长大。他还想学门手艺,外出挣钱,好能还上买地栽树的钱。还有自己大了,将来娶媳妇养家没个手艺不行。树只要父亲没事时看一眼,基本不用人管理。
  有了这个打算的杨学军决定学白钢手艺,现在人们生活提高了,建筑业也逐步上升,钢窗,门的需求量不会少。
  远见和智慧成就了杨学军,就拿他这片小林地来说,两年后,就有人出二十万来收购。被杨学军拒绝。他的这个白钢手艺,也给他赚了第一桶金,一年下来净挣五万元,不但还上了哥哥姐姐的钱,他还収入了二万多。二十岁的他,媒人踩破了他家的门槛子,他一个字,不看。在他的心里早有了个人,林秋霞。
  自打认识了林秋霞的那天起,杨学军每天晚上梦里都有她的影子出现,美丽的脸蛋,柔嫩的小手,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真真切切。杨学军常想,自己是痴人做梦,人家是个学生,看样子,听她们的对话,也能猜出,她学习很不错,应该有很好的前途,自己和她根本不可能,纯属是自作多情。可不论怎么想,梦还是天天做,人还是在梦中游。
  一晃,杨学军二十四岁了,他的小树林的树被他修剪得顺顺溜溜的,棵棵水灵灵的,横看也成行,侧看也是一排排的,似乎成了个景点区,春天有野菜,夏天还有山蘑菇。
  杨成军变得也壮了不少,肩宽背厚,十分精神,可就是已到了结婚的年龄,他就是不肯处对象。
  “这孩子大概有病吧?”老妈和老爸急得火冒三丈。
  “妈,别瞎说,三弟是心高,没遇见相应的呢。”姐姐心里也急,她给介绍了两个,姑娘个个都是在农村数一数二的,不论是长相,还是干活方面。可任你嘴皮子磨掉皮,杨学军就是大打拢。
  “心高啥?咱村多少个光棍了?农村二十五六说不上媳妇儿,就可能得娶个上过车的了。”二嫂也着急地说了一句。
  “要不哪天找人掐算一下,是不是有关口,破破就好了。”大嫂出了个馊主意。
  “别信那个。还是缘分没到。”姐姐反对迷信。
  在家人的着急和追促中,眼看到了五月节,这天杨学军正在省城刚干完工了一批活。就接到了师傅给他揽的另一份活。是让他回街里安装一栋楼的彩钢窗户,有二十几户。他马上联系另一位和自己长年在一起的搭当,接了这份工程,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这几天的忙碌中,给了他一份意外的惊喜。
  “妈妈,您别老逼我,我不看。”一个女人娇柔而清脆的声音,响在了杨学军正在安装的这栋楼的楼道里,杨学军是从三楼开始换的,一二楼的住户不换。咚咚咚随着上楼梯的声音,这个女孩的脚步停在了三楼。

…于是袁欣把发生的这一系列故事都讲给了浩哥听,浩哥以及他的手下听完以后感动的一阵唏嘘,十二个手下里面的一个指着袁欣说:"浩哥,她让我想到了我的妹妹。"

图片 1

另一个说:"她让我想到了我的姐姐。"

      我们家住市中心,小区东西方向,车从西门进,从东门出。车位就在我们楼底下。这里属于老小区,最高六层,小区里的车就停在我们楼下的车位上,挨个排过去。因为小区停车便宜的原因,小区外边的上班族也会把车停进来。为小区增加一些人气。因为白天都除去上班,院子里也就只剩下老人和没断奶或者正在学走路的孩子。

还有一个说:"她让我想到了我邻居家的那个女孩。"

      西安的秋天雨水很多,而我对下雨天情有独钟。因为雨天能让一个人安静下来,雨天的时候我喜欢拿一本自己喜欢看的书,坐在阳台边。看雨听风,看来来去去经过的人。我家在二楼,在开窗的情况下,外面的任何声音我都能够听的一清二楚。

浩哥深沉了半久,他说:"她让我想到了多年前那个给我买面包吃的女孩。"

      昨天大雨,我在看书,听到楼下车子开门的声音,但是车子一直没有发动。车里有人再打电话。我侧耳倾听,声音很清楚。一个的声音在电话里说

十二个手下一阵唏嘘:"没听浩哥提起过呢,浩哥给我们讲讲吧。"浩哥于是陷入温暖的回忆:

      “王哥,最近公司要扩张,看能不能借我点钱?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打电话的人,客客气气的说:那行,那行,那你先忙,谢谢,打扰您了。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听到楼下车子开门的声音,杨学军二十五岁那年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