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子父母怕强子在家闲的发闷,表叔成了村里的

  “去他大爷的。”强子狠狠地踢飞路上的一颗小石子,想起刚才在主任家低声下气,点头哈腰的样,强子恨不得把主任按在地上使劲揍一顿,解解气。
  这主任是谁啊?不是别人,正是强子表姐的叔叔,算起来强子也该给他喊表叔。平时见面强子也的确表叔长表叔短地叫得热乎,表叔对强子也回应得亲切。正是有了这层关系,强子才想着要去表叔家申请贷款。
  强子在家里排行老三,上面有两个姐姐。因为是幺儿,再加上强子爸妈是老来得子,从小就宠强子,真是捧在手上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虽然家庭不富裕,但强子爸妈对待强子从来不吝啬,强子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是看上天上的星星,一双老的都想生方设法把它摘下来给强子。可是强子也天生就不争气,不给爸妈脸上贴金,书念不进,一看见字就头疼,没念完小学就辍学在家了。强子爸妈怕强子在家闲的发闷,就时不时给强子一些钱让他出去打打小牌。说也奇怪,强子上学不行,打牌还在行,谁出啥牌还有啥牌没出他记得可清,时不时就会赢些小钱。强子爸妈很为强子高兴,不但不收缴强子赢来的钱,还另外多奖励些钱给他。村里有人劝强子爸妈,约束着点强子,要不然以后打牌成瘾了可就麻烦了。强子爸妈觉得那人是危言耸听,打打小牌有什么关系,只要娃儿高兴就好,总比闷在家里强。也是,像强子那样年龄的小孩平时都在学校上学呢,待家里也没有同龄的人和他玩,强子只能跟一群大人一起玩。于是,你就会常常看到这样的场面,一堆大人里站立着一个小孩,正在卖力地往桌上甩牌,面前放着一堆小票。间或有人指着他大笑,“这娃真能,又把我的钱赢跑了。”于是,一群人大笑,小孩也大笑。
  吃喝玩耍间,强子已经长到十八岁,人长高了不少,牌艺也精进了不少。强子也不再局限于打打小牌了,常常呼朋唤友包场打大牌。说也奇怪,自从打牌打大了以后,强子再也不像之前那样总是赢钱了,而是输多赢少。强子不服气,总觉得是自己运气不佳,等过了这阵子就会好了。钱输了总想赢回来。于是,强子更加卖力的打牌了,并且赌码越下越大。是的,你没看错,是赌。因为强子现在打的是一圈就能输赢几百上千的牌了。强子的运气一直没好起来,陆陆续续输了好几十万。强子爸妈这回可急了,对强子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苦口婆心劝强子不要再去打了。输了就输了算了,好好找个工作努力挣回来。强子吼他爸妈:“现在干什么能来钱那么快啊,我就是这段时间手气不好,等我运气好了再给你们赢回来。”强子爸妈怎么也拦不住,还动员了亲戚朋友劝强子。可强子输红了眼,再加上固执的认为是自己运气不好才输钱。谁的劝都不听,仍然是每天出去赌。一时间强子家门前小轿车也多了起来,是强子一下翻本了发达了吗?你猜错了,这些车是来接强子打牌的。这些车主因为强子欠他们钱急于让强子赢钱给他们,又怕强子跑路,于是每天按时来接强子去打牌。于是,强子每天风光而去,又败兴而归。
  强子爸妈一看这样不行啊,照这样下去,一家人都要活不成了。强子大姐婆家因为亲家现在债台高筑对她冷嘲热讽,他大姐现在都不愿意回来。二姐闺中待嫁,虽然人长得还算标致,提亲的不少,可一说起家里的情况,都望而却步。强子爸妈一夜白了头,这不省心的儿子可咋办啊,恨自己啊,要不是当初给强子钱让他出去打牌也不会像今天这样。可恨有啥用啊,当务之急,得想个办法让强子把心收回来。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强子也快二十了,也到了适婚年龄。说不定给他说门亲事,让他结了婚没准心就收回来了。一不说二不休,强子爸妈主意一定,就吆喝请求亲朋好友给强子说媒,这现在谁敢给强子说媒啊,大家嘴上答应不见行动。没法了,强子爸想起来自己还有个远方老表,就备了厚礼,坐了半天车,七扭八拐走了两个小时山路,到了老表家。说明情况,让老表给强子找门亲事,只一个要求,是个年轻女的就行。老表抽着强子爸送的黄鹤楼,搓搓衣角,想起来隔壁拐腿李的闺女,对强子爸说让他先回去,过几天就给信。强子爸一看这事有门,高兴地连连道谢。这老表也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平时哪有人对自己这么客气过啊,顿时感觉腰板也直了不少,目送着强子爸远去的背影,满足地吐出一口烟,就朝拐腿李家去了。
  过了两天,果真传来消息,拐腿李家闺女看了强子照片还满意,要求见面。这可把强子爸高兴坏了,满世界找强子。终于在一个乌烟瘴气的棋牌室里找到了强子,生拉硬拽地把强子带回了家。强子不满意地大喊:“刚赢了点钱,手气正旺啊!把我拉回来干嘛?”强子爸把给他介绍的婚事告诉了强子。强子心都在牌场上那一堆钱上,根本不理会他爸,又要赶去牌场。他爸急了拿来一把菜刀横在门口,要想出去先从他身上过去。强子忿忿地回屋了。
  约定好时间,强子和拐腿李的闺女见了面,强子身材魁梧,换了一身西服,也显得有些英俊挺拔,拐腿李的闺女与强子年龄相仿,皮肤黝黑,不过生得也还标致,两人就这样对上了眼。强子爸给了拐腿李闺女一千元见面礼。
  接下来就是商量订婚的事了,老表传来话,订婚时间强子家定,只是订婚要强子爸给拿出一万一,寓意万里挑一。强子爸答应了,可这家里没钱啊,强子爸东拼西凑把钱准备齐送了过去。订婚那天,也商量好了婚期。一切都挺顺利,强子爸眉头也舒展了不少。
  可是就在订婚后第二天,老表就打来电话,拐腿李闺女要求退婚。这可把强子爸急坏了,对着电话嚷嚷:“刚订婚怎么就要退婚呢?钱都收了,这不好好的吗?为啥呢?”老表吞吞吐吐:“拐腿李闺女回来路上听到有人在说强子,知道了你们家的事,回来就给她爸说了,这不,拐腿李刚还来骂了我一顿,说要退婚呢!”“你给好好说说,这婚也定了,再退我们强子以后咋做人啊!再说了,男人只要成了家没准就改变了呢。以后结了婚,家里欠的债不让他们小两口还,我们两个还能干几年,不让他们操心,你再给说合说合。”老表说:“我给再说说看。”说完就挂了电话。
  强子爸着急上火地等了两天,吃晚饭时候老表打来电话:“拐腿李说了,不退婚可以,但是强子必须得写个保证,洗心革面,以后永不再打牌。另外,需要强子寻门事做,先把家里欠的债还清,再考虑结婚。这已经是我磨破嘴皮费了两天才得到的结果。”老表有点为难:“你考虑一下,我尽力了。”
  强子爸一听这个结果松了口气,不过立马又愁眉不展,这强子脾气倔,在打牌这件事上认死理,已经上瘾了,要改早改了。这可咋办啊。这几天就见强子爸在院子里兜圈了,一边走,一边叹气。
  “强子爸,最近乡里加大扶贫力度,咱们这里要开辟几片池塘,听说可以养小龙虾,你没有打算承包啊?”村里的“包打听”来串门了。
  “我哪有钱啊?你这不是笑话我吗?”强子爸不满的朝他翻翻白眼。
  “听说可以五户联保贷款啊,你可以和别人合伙贷款啊!村主任正办理这事呢,你们和主任是亲戚,说不定好贷呢!”包打听一言点醒了强子爸。
  强子爸正愁没法应对拐腿李提的要求呢,要是真的能贷款成功,让强子承包一方池塘养龙虾,他要有了事情可做,兴许就不会去打牌了。真是个好主意,强子爸高兴地一拍大腿,就去找强子了。
  强子正和牌友杀得昏天暗地,又被老爸拽了回去,气得脸都绿了。强子爸笑着看着儿子说:“你别生气,我告诉你件好事。”
  “都要被退婚了,还有什么好事?”强子嘟嘟囔囔。
  “我刚听到一个好消息,说是村里准备开辟几片地搞养殖,可以贷款承包,你表叔不是主任嘛,他管着这事。本来我想去找他,可又一想还是让你去找他比较好。一来你可以和他联络联络感情,二来你可以向他表表你的决心,让他看到你的变化,我觉得这样更好,贷款的事可能会更顺利些。”强子爸的话有些语重心长。
  强子虽然倔犟,玩世不恭,但最近一系列的事也让他感触不少,自己连个老婆都讨不来活着还有个什么意思。如果这事可以成,那么结婚应该会很顺利。拐腿李家的黑姑娘,还是有几分魅力的,强子见了几次面,已经有点恋恋不舍。
  强子买了两条上好的中华,揣在怀里,大步朝主任家走去。
  “表叔表叔。”刚进主任家院子强子就大喊。闻声从厨房出来一个人,皱着眉头没好气地对强子说:“你表叔不在家。”“哦,那表婶我表叔啥时候回来,我等等他。”强子表婶向来看不惯这个游手好闲好逸恶劳打牌如命的人,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你要没事还是回去吧,你表叔最近忙得很,啥时间回来我也不知道。”看表婶不耐烦地下了逐客令,强子脸有些赤红。他把揣在怀里的烟拿出来放在表婶家桌子上说:“孝敬我表叔的。”说完就走了。表婶“哎哎”喊着他回来,他一溜烟就不见影了。
  回到家,强子爸问他事情办的咋样,强子垂头丧气地说:‘连人影都没见着。’
  “那烟你没送?”
  “送了,就是看我表婶那凶巴巴的样,我也没敢给她说啥事!”
  “哎,你这娃子!”正说着,电话响了,强子爸接了电话,一会儿笑眯眯地出来了。“走,再去趟你表叔家,你表叔刚打电话了说让咱们过去,这事没准成。”强子爸说着披着件外衣拉着强子向表叔家走去。
  “一会儿,见着你表叔要客气点,咱来是求他办事的!”强子爸嘱咐着强子,深深吸了一口烟。
  到了主任家门口,强子爸看到鞋边有些泥巴,就去旁边的草丛里蹭了蹭,还不忘顿了顿脚,咳了咳嗓子,这才大着嗓门朝屋里喊:“小毛,小毛,你在家吗?我来了。”小毛是主任的小名,小时候大家伙都这样叫,强子爸和主任年纪差不多,小时候也经常在一起玩,结婚后就没啥来往了,强子爸想着这样叫会显得亲热些。
  一个女人走出屋,皱了皱眉,自从俊宏做了主任,已经没有人再叫过小毛这个名字,听起来和现在随便起的大街小巷乱跑的狗狗的名字差不多。大家也都挺识趣,自觉不自觉都不叫了,主任变成了俊宏的代名词。
  表婶看着这两个讨人嫌的人没说话,也不说让他们进屋。两人就杵在院子里,进也不是走也不是。
  “来了咋不进屋啊,在后院都听到你们声音了。”主任一边扎着皮带一边招呼他们进屋。太阳光照在主任的身上,皮带扣子亮晃晃的反射出一道光一下刺中强子的眼,强子眼瞬间便花了。
  跟着老爸进了屋,强子显得局促不安起来。上次来没仔细看表叔家屋里摆设。这次可看清楚啦,表叔家可以用富丽堂皇来形容,新建的房子,采用套间布局。客厅宽敞明亮,光滑干净的地板能照见人影,雪白的墙壁上挂着几幅名人字画,强子也不懂,觉得应该值不少钱吧。客厅吊顶上垂着一盏直径一米的大灯,各种多彩的小灯点缀其中,闪耀着迷人的光芒。屋内现代化的电器一应俱全,电视也是曲面大屏的,画面清晰动人,强子看得入了迷。
  “我找你来是想问问烟的事。”主任开口了。
  “烟的事不急,我是想让你帮帮忙。”强子爸口气有点忧伤。
  “这我们家你也知道,强子也大了,给她说了一门亲事,人家说得强子谋一份事做才肯同意……”强子爸尽量往轻里说。
  “你家强子想谋啥事?”主任拿出一支烟,好家伙,长城雪茄,自己的中华不知道要逊色多少档次,强子在牌场见有钱的主儿抽过,越发局促不安。
  “快快给你表叔点上。”强子爸在旁边催促道。
  强子回过神,忙找出火机,给表叔点上。主任深吸一口,缓缓吐出一圈烟,雪茄的香气弥散在三个人之间。
  “要不要来一支?”主任拿出烟递给强子爸,强子爸连连摆手说戒了。他哪敢抽,他最多抽两块钱的大前门,这样贵的烟他这辈子估计都抽不起,强子爸心里难过起来。
  主任的雪茄是儿子孝敬他的。他儿子高中毕业后就没再读书了,跟着别人一起出去谋生计。搬过砖,刮过腻子,干过装修。慢慢积攒了一些钱和人脉就包了工程,现在已经是身价几百万的小老板了。主任的儿子对他爸孝敬得很,有什么好的都要先弄点让老爸试试。老爸好抽烟,儿子就给老爸买了香烟,还换成雪茄型,因为他觉得抽雪茄的人很酷,这是儿子对主任说的话,主任听了儿子的话觉得很有意思,也没推辞。抽着抽着就爱上这雪茄了,儿子就专门买这种香烟给他抽。有一次儿子看着主任抽香烟的样子,突然说了一句:“老爸,你抽香烟的样子真像周润发。”主任一愣:“周润发是谁?”“我最喜欢最敬重的一位演员啊,你有点他的味道。”主任听了,倒不好意思了起来。这儿子自己清楚,其实他也没多大的本事,发了家,就是靠自己的吃苦耐劳和善待亲友,这一点跟自己倒很像,主任想到这里,觉得自己也有那么一点矫情,笑出了声。
  强子爸见主任笑不知道是啥意思,看着主任,有些欲言又止。主任咳嗽了一下,说道:“有什么事直接说嘛,干吗要带烟来?”
  强子爸犹豫片刻,还是鼓足勇气说了:“我想让强子贷款包一方池塘养龙虾。”
  “这事啊。”主任弹弹烟灰,“养殖龙虾需要经验技术,本金也不小,龙虾市场怎么样你考察过吗?”强子爸被说愣了,这龙虾臭水沟子里都能生存,没听说过还需要什么技术,主任该不会是不想让我贷款故意唬我吧。强子爸脸上有些挂不住。

老俩口搬离了那个伤心之地,回到老家。老二离婚后,不做司机了,与父母住在一起,一段时间醉生梦死,说一闭眼就看到自己儿子。

天气闷热得很,蝉在枝头鸣叫,我的心情特别烦躁,站在三叔身旁,看他手中举起的斧头,从空中落在了一个猪头上,几刀就砍下了一个猪头。他杀猪卖肉,每天从不间断地重复着乡村屠户的差事。
  我看着三叔砍猪头的那脸色,感觉心里不好受,想说什么,又无从开口。他板着面孔破开了一个猪头,扔下手中的斧头十分生气地对我说:“就你军强,像你舅爷……”
  三叔说罢站起身来,不再看我一眼,自己点上了一支烟抽着,却不给我抽一支。我感到莫名其妙,不知三叔为何对我发这么大的火气。当然,我也不明白他说的话。我不清楚我舅爷怎么了,我怎么像我舅爷?我的舅爷就是我父亲的舅舅,他早年就去世了,死在了外面,尸首未见。我真不知我怎么就像我舅爷了?
  我感到他的话里有话,不知道有什么含义,开口就问道:“三叔,我怎么了,怎么就像我舅爷了?”
  三叔抽了一口烟,恼羞成怒地说道:“你给小强订婚哩!订一个还不中,又找第二个……找了这么多,哪一个成了?您舅爷当年给您表叔订婚,这个还没有说好呢,就订第二个了!”
  我看着三叔更加难受了,为了我堂兄弟小强的婚事我真是操碎了心,却落得个三叔不满意,他就这样对我怨言满腹。
  我的舅爷早不在尘世了,他怎么给我的表叔订婚,我不清楚,也没有必要搞一个明白。我给堂兄弟订婚,因为我三叔离婚了,我的堂兄弟小强成为了一个没有娘的孩子,从小在我们家吃饭,也在我大伯家吃饭。兄弟那时年幼,时常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没有一个着落。后来他当兵走了,又当兵回来了,三十出头了,没有成家立业,成为了我们亲人的一块心病,见面唠叨最多的就是兄弟小强的婚事了。为了我的堂兄弟小强,最近一段时间奔前跑后央亲托友为他找对象,费尽了心找来找去,我真没有想到,三叔对我竟然如此满腹怨言。
  我面对着闷头抽烟的三叔说:“俺舅爷他咋给表叔订婚我不明白,我给小强订婚,从开始你也清楚的,是女孩的奶奶找到了我们,她说她孙女未婚,让我们找个人去提亲。这也是经过你的同意,我才找熟人办这件事情的。我把事情都办到谈婚论嫁了,女方却不同意了,突然提出退婚了。女方把订婚的钱都退还了,我们为什么不能再找第二个对象呢?我们找的第二个对象,是我通过朋友的姐姐介绍的,见过几次面儿,女方却不同意……我爱人小草为小强这次谈朋友花了几千元钱,给他买了两身儿衣服,这都是花我们自己的钱啊!小草也没有说啥,就是想让他赶快成个家,有个女人照顾着生活……”
  三叔不等我把话说完,就十分生气地说:“就你王军强好心、热心肠,好管闲事啊,把钱都花完了吧?婚事还没有说成,你就会乱花钱了,小强的钱呢?”
  我终于明白了,三叔为什么对我发火了。我一时感到浑身长满了嘴巴也解释不清楚了,三叔质疑小强的钱哪里去了。我知道,小强从四川经商回来,他手里就没有几个钱。他的钱呢?在网上谈了一个女朋友,一面未见就花去了几万元,谁知道他是不是遇到了骗子?
  我对三叔说:“不花钱能订婚能操办婚事吗?小强没有钱,他就是没有挣到钱,我不帮助他,你感觉咱家谁人还能帮助他呢?”
  三叔怒气未消,他看我一眼抽了一口烟说:“小强干这么长时间了,没有积攒一点钱?他没有钱,这两三个月,你们跑来跑去花了不少小钱,都是从哪里来的?在酒店请客吃饭三四次,花四五千元。订婚时,女方要三金,你还买四金……还是你大方,花钱不查数儿,订婚的礼钱三万,钱都是从哪里来的?”
  “我的钱,是我拿出来的钱。为了兄弟小强的婚事花多花少都是我拿出来了!”我被三叔误解,心里特别难受。这样解释着,心里就更加痛苦了。
  我这么说罢,三叔不吭声了。我又说道:“订婚之后是女方提出结婚,把日子都看好了,我们能不操办吗?你没有钱,我做生意占用资金,也没有多余的闲钱。小强办婚事,根据女方提出的条件,还需要二十多万元,我为了小强的婚事停止发展业务,已经凑够十几万了,还差将近十万,我和小强就从亲戚朋友处借钱……我对小强说过,如果他们这次结婚了,生计没有着落,我就把一部分业务让给他经营,他过上几年生活就无忧了。可是,我没有料想到,女方突然提出退婚了……”
  “他们才认识几天?八字没有一撇,你就忙着给他操办婚事,还到处借钱!”三叔这么责备,我能说什么好呢?我又一次重复着说:“他们交往时间是不长久,但是,不是我们提出结婚,是女方提出国庆节后结婚,我们能说不同意吗?我们求之不得,虽然现在她退婚了……”
  为了堂兄弟的婚事,我身负银行的债务,拿出发展业务的钱,宁愿不做生意,一心一意地为兄弟操办婚事。我兄弟知道我的苦衷,身边的朋友都明白,我在怎么为人处世?可是,我的三叔他不明白我现实生活的处境有多么的尴尬!
  三叔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他不作声了。他继续抽着烟,过了一会儿,说:“军强,你把账算算,花了多少钱,等我有钱了,我还给你!”
  我听三叔说着,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我说:“没有花多少钱,订婚的钱是我拿出来了,退婚以后这些钱我已经收到了。买四金花的钱将近四万,这些首饰我留下了,等我给小草佩戴,我们结婚时她什么也没有,一无所有……小强多花的钱,折扣他的几千元钱,没有剩余多少了,我就不要了。”
  三叔不吱声了,他抽完了手中的烟,从烟盒里抽出两支,递给了我一根,我伸手接住这一根烟,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三叔抽着烟说:“剩余不多了,我也要还给你……”

所以生活还得继续,生活也一直在继续。

看同村差不多大的姑娘都结婚了,表婶来我家,央求我妈帮闺女寻个好婆家。我妈发愁了,表婶的闺女是不错,随了她妈的好脾气,长的俊俏。问题是她也不大串门,认识的人不多呀。恰巧小姨来我家,说起了她村上有个小伙不错,两个孩子蛮合适。这么一牵线,相亲时两人也对上眼了。女婿精明能干,关键会过日子。表叔表婶对这门亲事很满意。我爸笑着表扬妈:这辈子给人说这么一回亲,还就成了。我妈也很得意。

没走到半路的老大两个人回来了,老二也开车赶回来了。

表婶那人性子柔顺,讲话也柔声细语的。和表叔的日子过得也算过得去。很少吵架。仅有一次表叔动上了手,表婶气走了。把她硬拽回来,喊我妈过去解劝。我妈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要她想想三个孩子。表婶头一回说起了她在前夫那里还有两个儿子,实在是男人和老婆婆平时都把她当驴一样使,男人揍她,婆婆不仅不劝阻,还在一旁煽风点火,日子没一点盼头。那次不趁夜跑出来,怕能被打死。和表叔过,穷点不怕,就是不能再挨打了。我妈又劝诫表叔,以后任什么事也不能再动手。表叔答应了。

出去没多久,表叔家大儿回来了,说弟弟参与斗殴伤人,被抓了。没两天,有当地的警察上门来调查情况。被关了两年。表婶最疼小儿,眼睛成天肿着。

其实那条河也就半人深。捞上来时,两个孩子已经没救了。

表叔今年75岁,他的故事还没结束。

                               表叔表婶的日子

表婶比表叔大了两岁。没几个月就生了个闺女,算时间该是肚子里带来的,表叔待她和亲生的一般。后面又陆续给表叔生了两个儿子。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汉,到儿女双全热热闹闹的一家子,表叔很知足。他种着村里分的几亩地,农闲时带着一帮子人帮人盖房子、砌院墙、垒猪圈……只要瓦匠活他都干,那是八十年代末期,表叔成了村里的瓦匠头头。当然,偷鸡摸狗的事从有老婆后就洗手不干了。村里人都说:小山娶个女人还转性了。这女人真不错。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强子父母怕强子在家闲的发闷,表叔成了村里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