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364.com有人入火护溪,我只说一次


  乐至自寇准开天池以来,七芯藕粉便成了御品,威望在外。相传,名相寇准初到乐至时,连年大旱,民不聊生。
  某夜,大人忧劳疲乏伏案而眠,恍惚间,有意气风发鹤顶白发翁引游,大人逡巡而行。途中,所至之处,路皆明。行约十里,但见生龙活虎池,约百亩,碧波捧月,莲排七星。
  夹岸而行,清风徐徐。大人正快乐,突见意气风发黑物穿梭于莲丛间,大如股,长数米,倏而明,倏而暗。大人不知何谓,愕然相向,翁曰:“此乃黑龙,其聚全市之水于此,故旱矣!”大人欲言,见其必要入池,手长数丈,惊慌间,已摘莲回,递与寇准,说“大洛镇,王小虎。”,而后意气风发阵蒸发雾,不知所踪。比回首,但见黑龙扑面而来,大人民代表大会叫,门童忙叫醒大人。
  寇准醒来,见案上有风流浪漫莲,细观长久,天下水华多为八四十芯,而此独生七芯,何意?谐齐心耶!思此,鸡已破晓。大人顾不得洗漱,拂衣出了衙门,径直而去。
  幽静山谷,果见生机勃勃池,与梦里略同,藕叶难得一见,水芸点点,绿水不见底,和风擦过,皱起千层浪,绿草环绕,怪石奇树间夹当中。大人不禁慨然:“真乃天神所赐,天池也!”
  采莲风流倜傥看,果七芯,遂集全县之力引水抗旱。说来也怪,渠低则水低,渠再低,则水亦再低,终不出水。却见池心有黑带环绕,径约丈余,泳水成圈,圈心一口,水从口入,而后不知所踪。大人方才忆起王小虎来。
  
  二
  王小虎,白莲镇人员,年十九,高五尺。相传其母怀胎之时,2月不现,11月视而不见大,10月不生,一月又缩,十九不现,十三陡降。产马时,似见森林之王临门,故名之小虎。小虎出世时,初如鹅蛋大,见风而长,遽尔高中二年级尺半,左拿金针,右握银针,长征三号寸陆分,牙牙欲语。其父甚忧,不知其意,恐伤其身,故收而埋于神龛下。
  小虎之怪事,不常分流,乡民涌见,评头论足,低声密语。自其父收针后,小虎全日奄奄欲睡,数年未有长大。然深睡后,眉心下沉,鼻耳扇动,鼾声如雷,似有紫气自口出,汇集成球,环绕其身,岁数增大越发明朗。陆周岁后,紫气渐离,聚成球,在屋里乱蹿,其父惶惶不安,寻医问药终无果。后遇道士,表达原委,道士言:“嗜睡,走气,散魄也!当以墨麻木不仁线定其魂,魂定则神聚,人可生矣。”照做,果不再有紫气出,但嗜睡照旧。四月后,脸通红,手足发热,又有紫气出,先聚为球,后张开手足,化为人形,屋里室外,进进出出。其父又请道士看,道士曰:“妖气也,定祸害一方,比不上弃之。”金母泪如泉涌,贴身之肉,岂会扬弃,终不忍离。
  又三年,小虎依旧照旧,十分短不动,王父想起道士所言,含泪欲弃。此时,门外有人径直而入,皮肤如霜,鹤顶,白衣。施夷光黄金年代礼,后曰:“不可,不可。”问:“为啥?”老翁曰:“先有魂后有体,无体魂不依,无魂体不存。三魂七魄方可生,凡人魂体相依,魂之所谓,体之所以;而圣人高士,体之所比不上,魂之所为掩。此子奇人也,如斯,乃缺魂也。”
  王父上前求解,老翁曰:“汝取二针者,乃生机勃勃魂后生可畏魄也,魂魄归位,人自愈矣!”王父取针出,老翁点穴而入,然孩子睡熟照旧。王父欲言,老翁曰:“醒后如常人矣!如遇七芯莲,大定矣!”
  明天,小虎醒来,果与常人相近。
  
  三
  且说寇准忆起老翁所言,直至南阳乡,豆蔻梢头打听,果有王小虎其人,但见蛇头鼠眼,心若沉石凉(shí liáng卡塔尔国透了底,但又想起老翁所言,料必有大才,遂道明来意,委以曲求。王家上下,八只露水,不便置否。大人亟请反复,方应。
  说来也怪,小虎至,渠通水溢。然池心黑圈旋转加速,少时,满池之水路运输转开来。民众狐疑时,后生可畏黑物一跃而起,鹿角,红眼,麒麟须,四爪,分Bellamy(Dumex卡塔尔国黑龙也。池水也跟着腾起十数丈,又层层而下,躲闪不比者被卷入池,西王母其意气风发。小虎欲救,黑龙又如磐石从天而至,金母元君被卷入池底,不知所踪。待到水静时,所亡者,原来就有七十余名。小虎欲下池寻母,大伙儿劝阻道:“恶龙狂暴,定一无往返,当从长商议。”小虎悲极而昏迷。
  寇准作好善后事情,来王家吊丧。小虎三四日未醒,但见其眉心下沉,鼻耳扇动,似有紫气环绕。便问其故,王父便将小虎之事直言不讳。王父又道:“其伤愈后,虽十一分敏感,然道士之言,如石压胸,怕辱及门户,不敢放纵。又有鹤顶老人言:如遇七芯莲则大定。亦不知其意,今母亡,儿又病如初,不知将何为。”大人亦将老人托梦之事告之,五人生机勃勃合计,度小虎之病定与七芯莲有关,便一同来到天池。
  经黑龙折腾,叶碎花零,无有完者,唯池心剩风度翩翩,盆大,就好像有光出,肆位欲够而不着。归途中,大人突忆老翁托梦之时,曾留意气风发莲,遂去取。
  莲果在,然已枯干,熬水与小虎服下。少时,小虎醒来,王父大喜,然小虎执意欲报母仇。王父疼之曰:“恶龙狠毒,儿岂是对手?”小虎道:“儿恍惚之时有遇意气风发老翁,十岁前一面如旧,今又授武艺(wǔ yì卡塔尔(قطر‎15日,定能除暴安良。吾虽小男生,亦为大女婿,岂以一己之安危而置母仇不报,置人民不管不顾?”王父风流罗曼蒂克听,有神仙相助,不再劝阻,叮嘱小心,如是每每。
  
  四
  寇准找谭铁匠连夜为小虎塑造双股剑,并调集全部杂役霸王弓计划。
  小虎欲擒黑龙,一下传唱四乡八里,人潮涌来,乌云集中。但非常多人窃窃私语,信口开河。
  公众来到天池,池面如镜,残花败叶不知所踪,唯余大莲于池心,与太阳对光。众衙役就绪,小虎上前叫阵,然池中毫无反应,寇准便令人贪赃枉法。果池水如醒,有声音自漩涡处来,如洪钟,云:“何方小子?扰眠!”小虎骂道:“你这个人祸害一方,生杀予夺,快来受死!”
  漩涡处黑烟出,水四溅,比视时,黑龙已狂升,长十丈,四爪踏云,目如灯,牙尺长,喷云吐雾。黑龙睨视道:“竖子,寻死么?汝等偷水,反诬小编伤人,不可捉摸!”
  小虎道:“引水救旱,不移至理,人为天下人,水为天下水,何以为私也?”
  黑龙道:“本无池,风流倜傥泉耳,通哈得孙湾,自陈老道开泉为池后,吾从泉洞来,身长,不可复返,然泉需求有度,不可曾焉,故聚水于此,岂不为私?”
  小虎骂道:“家师开泉为池,乃镇旱也。汝霸为己有,还聚全省之水,以至于天怒人怨,不思悔改,又草菅人命,还问心无愧,还本身母性命来。”
  黑龙绕池风度翩翩圈,笑曰:“凭尔等,笑话。”
  小虎欲依计行事,激黑龙入围,再令衙役射之,便剑指黑龙道:“区区小虫,何足惧哉!”
  黑龙果中计,怒而扑下,众衙役开弓,然箭抵龙鳞,碎成数段,小虎忙挥剑以击,龙侧身,遂以剑劈其尾,剑折两段。头却绕其后,比回首,已近其面,目如碗,须如带,齿似剑,口张五尺,舌翘其间,小虎遂以剑射之,龙咬,剑断数节。小虎忙向前面偏斜,闪过龙头。
  黑龙起,踏云上,笑:“哈哈哈,华而不实!”话间,身长十倍有余,目若盆大,角如枯树,身似城阙。张口,水若悬河,瀑布喷涌而下,民众纷繁溃逃。黑龙猛抬头,水又倒流而上,小虎被卷里面,吸上半空,欲入嘴时,一跃,抱龙须,须生机勃勃甩,小虎便从半天云上好些个摔下,坠入天池。
  
  五
  小虎坠下,恰中池心之莲,与莲同没池底。被重摔,小虎五脏受到损伤,血吐于莲上。怪哉!七芯莲沾血后,更小,后成黄金时代丸,豆大,被小虎吞下。
  再说黑龙被扰后,欲水淹乐至。正欲吸水,见池心有人出,立于池面,高十丈有余,王小虎也。黑龙以水喷之,小虎风姿浪漫侧身,顺势去抓龙尾,黑龙一摆头,身子撞来,小虎躲闪不如倒地上,黑龙又饿网易羊,小虎翻身黄金时代脚踢角上。黑龙忙退回空中,左右摆头,大吟一声,四爪向外伸,身子遽长十倍,绵延数里。小虎惊叹之时,叁个巨爪扑面而来。小虎黄金时代侧身,泥被刮掉丈余深。龙又摆尾,如风暴,飞砂走石,无数人儿飞上了天,而后纷纭落下,或跌于小虎脚旁,摔得七窍流血。小虎气极,双臂握拳,捶胸,掐住左右太阳穴,大吼一声,缓缓外移,只见到金牌银牌两针徐徐而出,光意气风发闪,化为二剑。再大呼一声,眉心下沉,鼻耳扇动,紫气环绕;又大呼一声,猛仰头,遽长十倍高。
  此刻,天若泼墨重彩画,色色显著;又若雷暴割夜,纸碎画裂。龙爪至处,飞砂走石;剑气至处,石裂山崩。倏而风,倏而雨,倏而明,倏而暗。雷声阵阵,星星的亮光点点。
  真是:八面受敌将军令,大珠小珠落玉盘。琴到深处无处弹,独有指间生龙活虎弦断。一纸距裂,百光而明;意气风发弦遽断,众音而止。
  待到风歇雨止,云开日现,已错过小虎踪影,唯黑龙瘫于地,尸绵延数里,金剑插其首,立于城南京大学婆娑山顶,银剑插其尾,立于城北蛇形坡。
  是夜,非凡乌黑,大风怒吼,风度翩翩夜滂沱。前天,阳光明媚,出寻。二剑犹在,却一传十十传百黑龙尸体。或曰不死而亡;或曰化为土。
  从此,乐至年谷顺成,欢跃之至,蔚然成风。数年后,至爱新觉罗·道光帝,两剑羽化成塔,南北相望,今犹在。
  
  2018.4.28初藳收音和录音《聊斋遗风》   

东瀛音乐家浅溪,居马鞍山,喜绘鲤。院前一方荷塘,锦鲤游曳,溪常与娱乐。

爱就七个字,笔者只说叁次。

其时正武德之乱,藩镇割据,战事频繁,妖魔鬼怪,肆逆于道。武器逼承德,街邻皆逃亡,独溪不舍锦鲤,未去。

锦鲤抄

宁武皇仁光八年锦文轩刻本《异闻录》载:

日本戏剧家浅溪,居赤峰,喜绘鲤。院前一方荷塘,锦鲤游曳,溪常与娱乐。

当年正武德之乱,潘镇割据,战事频繁,牛鬼蛇神,肆逆于道。火器逼东营,街邻皆逃亡,独溪不舍锦鲤,未去。

是夜,院室倏火。有人入火护溪,言其本鲤中妖,欲取溪命,却生情结,遂不忍为之。前天天亮,火势渐歇,人已错失。

溪始觉如梦,奔塘边,但见池水干枯,莲叶皆枯,塘中鲤亦不知所踪。

始终,未辨眉目,只记襟上层迭莲华,其色魅惑,似血着泪。

后有青岩居士闻之,叹曰:魑祟动情,必作灰飞。犹蛾之投火耳,非愚,乃命数也。

译文:

日本有位书法家叫浅溪,住在泰安,合意画红鱼。庭院前边有一个池塘,朱砂鲤在里面游泳,浅溪平时和她们玩耍。

及时便是武德之乱,地点政权分歧,各类坏人骄傲自大,战多管闲事靠拢,吉安四周的人都逃脱了,唯有浅溪舍不得毛子,未有离开。

当夜院里屋企失火,有人进火里爱惜浅溪。说自身本是拐子精,想要取浅溪的生命,却对他发生心境,就不忍杀他。第二时刻亮,火势慢慢休息,人却无胫而行了。

浅溪发觉时以为做梦经常,跑到池塘边,只见到池水干枯,水花叶子枯萎,池塘里的红鱼也不知去哪了。

自始自终未能细致看清面容,只记得衣领上层层叠叠像莲花瓣颜色,很理解,好像血混着泪。

后来有前岩居士听大人讲这事,惊讶到,妖魔鬼怪动情必成销声敛迹,像飞蛾赴火,不是古板,是命注定。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www.8364.com有人入火护溪,我只说一次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