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便欣赏一下此处的名胜古迹,草民心中虽已将

图片 1 一大早,那个叫玲的女人又击鼓了。
  算上这次,已是第三次喊冤。
  第一次,是搬来这个重泉古镇不久。我们一行人刚安顿下来,大家就争先恐后诉落实情。
  不过,多数不是告村霸痞子,就是告皇亲国戚。对于大家的抬爱和信任,包大人和公孙大人一概给予公正的评判。
  而临镇这个玲,和大家有所不同的是,她告天庭的千里眼和顺风耳,还告一系列的无名鬼怪。告的内容大致是:驾考期间,千里眼和顺风耳一再的使绊,鬼怪也凑热闹阻扰,致使她花钱比人家多一半又几度奔波劳累。
  对于这样纯虚乌有的事,公孙大人以前往往一句:“有证据吗?”就将对方反问得哑口无言。
  可玲非但不走,且执拗地追问:“难道堂堂包青天枉有虚名?抑或和天庭官官相护?”
  包大人当即就沉下黑脸,继而吩咐一旁的公孙先生:“接下此状!”
  我赶忙近上前,从玲的手里接过满腹委屈。
  玲的无限不满是:千里眼在她考科一时,故意把她手指的斗改成簸箕,导致她狠劲摁了七八次验证器,指纹也没录上。这也就罢了,到了科二,倒库特强项的她,居然被顺风耳稍微拉了一把方向盘的挂在B库上!就这她仍然不计较,没料到,第二次补考,预报本来说,晴转多云,谁知到她身上,倾盆大雨,还让她从半坡后溜到坡下!害得同一战壕的学员们误会,连教练也说她不认真细心。
  玲停顿一下,接着说:“若这样,即便她本事再佳,也恐怕过不了关。”最后,玲说:“她也不要什么结果,就是想让大人还她一份清白。不然,她气愤难平。”
  大人初听时,还觉得玲有点小题大做,当他一一听完,脸色越来越难看。
  不等他将目光转向公孙先生,公孙先生已经接上了话题对准玲:“你先回去吧,等我们调查清楚了,一定给你个交代。”
  玲这才感激地说了一声:“谢谢大人。”随之扭头离去。
  玲走后,包大人问我:“展大人,你怎么看?”
  我说:“天庭本该不归我们管辖,而这个玲,绝对不是空穴来风。暂且不提她这几次考得有多费劲,只以后她的考试便成了问题,这个事情令大家心里都没了底。”
  公孙先生点头附和着说:“有道理。”
  包大人思忖片刻,随即指示:“那就彻查到底吧!”
  我带着张龙赵虎,先去了科一的管理室。负责监控的工作人员回忆说:“那个玲是第一批第一个进入考场,期间因指纹有误,耽搁了四个小时,最后还是下班时间到了,她才迫不得已离开教室。且得了恰好合格的九十分。”
  再见到了科二的教练。他坦诚告知:‘那个玲是学得不错,除了半坡起步有点不得手,其他项目没得说。"
  当我们问到考时的状态,教练话题变了,且十分感性地说:“她肯定马虎粗心,要么情绪紧张发挥不好。”问及和她一起练车的学员,大家的结论一致是:水平棒棒哒。就是不知咋的,总考不过。
  马不停蹄去了科二考场。接待我们的是校长,问起这种情况,他特中肯地说:“凡事无绝对,七分技术,三分运气。”
  包大人和公孙先生皆赞成技术和运气相结合这点。于是如实相倾,玲却一点也不认可。她说:“不求好运气光顾,但愿鬼怪别搅合就行。”
  包大人这下真的生气了,他说玲:”你仅考了两次,就这么颓废,照这样,那些考五次的人都不活了!“
  岂料,玲毫不示弱,她尽量抑制住不悦说:“包大人,要是下次还磕绊,你给我承担责任吗?再者,机会有限,若暗地里还给我使坏,别说是五次,就算给予十次也不够考。”
  包大人刚要厉声训斥,公孙先生及时站出来了:“这样吧,你再考一次,若这次有啥差池,我保证去天庭给你论理。”
  玲依然气咻咻,却碍于公孙先生的温情,只得顺茬而下。
  大厅中央,包大人踱来踱去,我也没别的好法子,还是公孙先生提议说:“去南海找观世音菩萨,询问一下有何不可?”
  包大人极不情愿,我就趁此说:“那等玲这次考完再做打算?”
  三个人终于睡了个安稳觉。
  玲此番的恼怒比以往多出几倍。亏得包大人不在,否则有得苦头吃了。
  她一进来,就两眼瞪圆质问公孙先生:“你还替民女做得了主么?”
  公孙先生一看是恶果,顿时问玲:“那个环节出错了?”
  玲说:“打火三次未着,等着了,却超时。另一个是,直角拐弯压线,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
  公孙先生感到事态有点严重,就对玲承诺说:“给他一天时间,他一定带消息回来。”
  玲满怀敬意作了个揖,跟着投去感激的眼神。
  必须奔赴天庭一趟了。包大人安排我陪公孙先生前去。
  菩萨永远都是笑眯眯的仁慈样。得知我们的来意,她先给我们打开了玲的命盘:“玲本是一条蛟龙,可惜生在六月,因此,被困在岸边。加上她是午时生,不仅弱的坐到了绝地,且逢鬼怪放假。就这她还无所顾忌地将人家扶上马,且送一程,所以,人家跑到头了,她的步子越拉越远。上次考完失利后,途中其实捡拾到了一枚金戒指,完全够下次补考费,她呢,毫不犹豫地归还失主了,却不知惹怒了财神爷。试想一下,财运都送到你手里了,你非要拒绝,还嫌弃倾盆大雨?当然得好好惩戒一下了。”
  “再说这次。到考场之前,一切安然无恙,她却在附近的墓地边钩槐花。墓中有个小鬼因清明没有抢收到纸钱,戾气特重,正无处发泄,她难免赶上了。那天,又是她婆婆的祭日,她不提前上香祷告安抚,无疑激起了老人家的积怨……”
  怎么走掉的,我没印象了。我只记得公孙先生黯然神伤地问菩萨:“玲注定死路一条么?”
  菩萨说:“天机不可泄露,一切得看玲的造化。”
  包大人实在忍不住了,他将矛头对准公孙先生:“这个玲,是着实可气,她不懂得分福散财的主要性吗?但也不能这样毁灭,否则,以后谁敢继续无私善良,谁又敢将努力当作毕生的目标?”
  公孙先生示意说:“得为玲化解一下。”
  包大人满怀期望地看着我:“展大人,你去请我的挚友钟馗道长帮下忙吧?”
  玲再次约考。早上七点多,我就和钟馗道长固守在考场边。临走前,包大人发话了:“就冲玲争气有心劲这点,今个不管发生什么,让她过也得过,不过也得过!”
  钟馗道长果真名不虚传,那些鬼怪一看是他老人家把关,一概逃之夭夭了。我丝毫不能大意,我怕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倒不是恐惧,是这次已是第四次,总不能让玲考第五次。要是真作废,我咋交代?
  开考了,学员们一个个上了车,玲排在十五号车。那辆车虽不是多么好,却也不差。以玲的能力,应该能过。就在我暗自庆幸的时候,钟馗道长突然大叫一声:“不好!”
  我忙问:“怎么了?”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见玲脸色蜡黄,且捂着肚子。原来钟馗道长曾收虏一个厉鬼时,那个双胞胎的弟弟也未能幸免,这次,纯粹的报复来了。玲昨天模拟,喝了点水感觉肠胃不舒服,没想到,这会难受得几乎要晕厥了。
  我抽出剑,却不好下手。钟馗道长更是心急如焚。包大人和公孙先生,也跟着捏一把汗。
  玲却强挤出一丝笑,且做了个不要紧的手势说:“别担心。”
  钟馗道长和我爱莫能助,只好暗暗给玲鼓劲。坡下有一处坑洼,那双胞胎弟弟肆意虐待玲了,玲招架不住,灭火了。扣十分。玲不甘心,她承受着巨痛,再次向半坡冲刺。那弟弟岂能饶恕?他一个跟斗,搅的玲将点打歪了。那弟弟顷刻高兴的手舞足蹈,玲却做了个胜利的剪刀状。
  原来,那弟弟只顾破坏点,玲却抓住了边线的十分!
  我和道长稍微舒了一口气。那弟弟还想撒野,道长就软硬兼施说:“有什么仇恨冲我来,执意不回头的话,莫怪我手下无情!”
  玲虽没得满分,却以六分钟一圈的速度被包大人点赞,道长尽管虚惊一场,却也欣慰万分。我和公孙先生更是悲喜交加。
  歇息了多半年,以为玲早拿到证了。
  她却在这个大清早又找大人,这让我们该做何感想?
  包大人得知二郎神变作狗咬了玲一口,且在直线行驶中被哪个鬼怪使了障眼法,眉头再次皱紧。
  玲这次率先愧疚地说:“她是不该在科三第一次考时借用好友的运气弄虚作假,也不该在第二次考时置之于她的对门老夫妻亡故不管不顾,事后,她也得到了没过的报应。但她在老公大病来临,毅然放弃了改革前的那次简考而精心伺候。也在老夫妻下葬后做了相对应的弥补,若是她的诚心和忏悔感动不了天地,那么,何不让她回到行尸走肉般的堕落状态?”
  “还有,她和二郎神一向没什么过节,何以针对无辜的她?”
  包大人沉不住气了,他问公孙先生:“有何高见?”
  公孙先生说:“玲的父辈是栽了点福田,却已被家中其他人享用完,玲的五行是不缺,却也不旺,这时候,鬼怪偶尔侵袭,也在情理之中。
  至于二郎神么,也许是认错人了。对了,你那天穿什么衣服?”公孙先生由不得问玲。
  “白色。”玲答。
  “这就好了,二郎神有个妹妹,经常身着白色。这次兄妹为了点小事闹别扭,大概没看清,把你当他妹妹无意损伤了。”
  解开了玲的疙瘩,轻松许多。包大人仍然无法丢下,他说,“玲是个聪慧的女子,却也是个不幸的女子。”
  公孙先生说:“绝处逢生。只要玲坚持到底,驾照终会拿得到手。”
  我没说什么,正欲悄然往外走,包大人和公孙先生异口同声问:“展大人,准备去哪里?”
  “去观望玲第三次咋样考,到时看能否助上一臂之力?”我回眸一笑。
  “好。愿你全力以赴,也希望玲再接再厉。”包大人和公孙先生双双殷切地嘱托。

图片 2
  最近衙门无事。
  来这个重泉古镇,转眼已是一年。这里倒也不错,小桥流水,杨柳依依,大概与杨虎城将军的故乡有着特大关系,平时,游客多不胜数,若是逢年过节,更是热闹非凡。
  我却是一见有人击鼓眼睛就发绿。
  这日,公孙先生看到我实在郁闷,就提议说:“展护卫,你若是觉得无聊,可以去周边转转,顺便欣赏一下此处的名胜古迹。”
  笑着问及:“有什么好玩的?”先生真是不出门,就知窗外事。他说:“东起永乐玻璃吊桥索道,西有湿地卤阳湖,南边龙首坝跑马场,北挨着温汤宝塔,还不算生态园和龙泉的巴厘岛,难道不够你消遣?”
  时令已到五月底,本来热得不想外出,经先生这么一说,兴趣立刻来了。说走就走,简单给张龙赵虎和王朝马汉交代了一些琐事,就带着剑旋风般下了台阶。
  站在城门外,却不知朝那个方向走。
  就在这时,张龙和赵虎气喘呼呼追上来,近上前,忙问到:“何以这么急促?”
  张龙摇头说:“没什么要紧事。”赵虎却说:“公孙大人让你去永乐湖附近,说哪里的粽子很不错。”
  我一拍脑门,这才想起,快端午了。
  
  二
  永乐湖是继重泉古镇后扩建的,由于工程巨大,到现在还没完毕。
  据说,多数项目已开放,我倒要看看,人们口中的鸟语林,迷宫、莲花池、鱼塘是否名不虚传?
  待我下了坡,还没做好选择,就看见湖中心的一群人们围着一艘轮船大声喊着:“救命啊!救命……”原来,是一个小孩子不小心落水了。
  二话没说,疾奔过去。人们还没缓过神,那小孩子就被我一把拽抱起,且平放在岸上。人们清醒了追寻我时,我已躲到了土崖下一处清幽的杨树林边。
  就在我抖落上衣的水珠,一个深沉的声音从前面传过来:“南侠展昭真果好身手,救人从不眨眼。”
  我仔细一瞧,竟然是魁斗星君!
  “大仙今个怎有闲情逸致来这垂钓?”我顿时礼貌地问候。
  “唉,我这几日身体有点小恙,就去那个临镇的伏龙村找医针灸,可谁知,遇到了比身体更糟心的事。”大仙一见我坐下,就停住侍弄鱼钩的双臂。
  “大仙一向豪爽洒脱,怎会也有这般愁绪事?”我根本不置可否。
  “且听我慢慢道来。”大仙抿了一口唾沫,显得极其难以下咽说,“那天我喝了点小酒,就在针灸所里吹嘘起几分能耐,按说大家为子孙有求高考,也不算违规。可当一个四十出头的女人张口时,我却酒醒了一大半。”
  大仙的眉头再次皱紧了:“她求得是科三的驾考,其实,她完全可以求百分,你知道,我这个最不费力。但她奇怪地说,规定九十分及格,她不要什么完满,只要我让她好歹过,她就继续无私奉献的个性。”
  我听完,还蛮感动的,觉得世上现在哪有这号知足的人?然,当我给她痛快承诺时,才发现,她的罪孽不是一般深重。首先,她科一才考过,就把科四的书毫不犹豫给人了,这不是表明态度不打算考了吗?接着是科二,她本身拮据,所有学费靠的是打工的女儿资助,却在补考路上把财神好心留的财物归还给冒领的失主,惹得财神爷一怒之下,派龙王在她考试降大雨以示惩罚。还有,她属龙,婚姻配的本是下等的狗,可知,老鼠是她的六合贵人,她呢,一养猫就是十来年……
  “即便得罪财神,考神和诸多神,也不至于这样无药可救吧?”我的心由不得暗自担忧。
  “主要是,她不安心消除罪孽,却带着情绪用偷来的宝物欲考过。”大仙唉声叹气了,“这号大事,我是不敢轻易应允的,考试结果必须得上面发话。再说,她性硬,不服软,又伶牙俐齿,我更不能招惹,一不小心,会犯天条受刑的。”大仙做了一副爱莫能助的摊手姿势。
  “什么,‘偷’来的宝物?”我目瞪口呆。
  “非但如此,她还说我胆小如鼠,且势利地凑红灭黑。”大仙有生以来,没这么被人凌辱过。
  “对了,都说这里人杰地灵,你可能不知,这个永乐湖是私人开发的,那个女人就是这个家族的媳妇。”大仙要收鱼竿了,还不忘补充一句。
  “您可能也不知,这个叫玲的女人,为了考驾,之前已经向包大人击了三次鼓了。”不等我惊愕,大仙手里的鱼篓先一步落地了。
  
  三
  作别大仙,我步子沉重。
  一路上,我都在想着玲,若是此番种种,又该怎么过?可我确实帮不上忙,一切还得她自行醒悟,也得她自行解决。
  好久不见,也不知她咋样了?回去还早,不如看看她,是不是似从前那样毫无巨变?
  玲在家。看来要去训练场,车已充好电,钥匙也拿出来了。她今天的穿着,挺干净清爽,看前后院的整洁和有条不紊,也是个麻利勤快人,就是脸上的表情,很是黯然。有女人叫了几声,她都没听见,直至那个人来到跟前,推搡了她一下,她才反应过来。
  那个女人递给她一盒烟,说是为感谢上次的归还,特意补心。玲的气色稍微变得晴朗一点,并挥手说,过去的就不提了。
  而屋里传来她老公的破口大骂:“你这个傻瓜,那笔钱够咱们半年的生活费,你要她一盒十元的烂烟干啥?”
  玲多数时候很温柔,这会进去却劈头盖脸理论一番:“人家丢了这钱,会被她老公打断一条腿,你呢,一盒烟足以打发下!”
  她老公不甘示弱:“也不看那钱是她的吗?你这样乱给,不落好,迟早还会把家败完!”可想而知,谁遭遇玲的作为,都会气愤难耐。更不要说,玲患重症又躺床歇息多半年的老公了。
  玲不计较,也依然不为所动。
  她得走,我也欲转身离去。不经意间,窗台下的三个小猫却紧跟着“喵呜喵呜”地叫着。
  玲六岁的儿子淘气地从外面跑了回来,满身灰土的小家伙一见小猫,都顾不得洗漱,就疼爱地蹲下来,且无比怜惜地对玲说:“妈,赶紧买些火腿和奶粉,猫咪小,不会咀嚼馒头,还会卡在喉咙。”
  玲那次对包大人保证过,若再碰到犯冲犯害的事,该决绝时,一律不面慈心软。这刻,却违背了自己的意愿,不仅给了儿子钱让买,还让儿子拿来了棉垫铺在墙角给猫咪安了家。用大仙的话说,她宁可救赎无辜的小生命,也不怕财神爷的肆意虐待了。
  无话可说,无计可施的我,只好将玲的近况禀明包大人。
  
  四
  厅堂内空无一人。
  问守门的张龙赵虎:“大人不在?”他们告知说,我前脚刚走,包大人后脚就被太乙救苦天尊请走了,公孙先生不放心,带着王朝马汉跟去了。
  都傍晚时分了,他们还不见踪影。
  小侠艾虎看出了我的心思,他怀疑地说:“不会有什么怪案吧?”我暗示他别胡猜,他却自信地撇嘴说:“一定与玲的考驾有关。”
  我说他真是八卦。他却神秘地说:“展大哥,你说是不是与玲偷的宝物有关?”
  我顷刻坐不住了。玲虽出生在贫民之家,但她不是那种鬼祟的人。那年,她的父亲被黑白无常错勾了魂魄,她带着满腹怨气找到地府,阎王怕玉帝获悉,私下给她巨额赔偿以此了结,她却摆手拒绝,阎王被逼无奈,只好把管帐的美差安排给了她父亲。十五年后的三月三,王母召开蟠桃会,玉帝见玲父亲的帐薄做得独一无二,且毫无差错,也欲奖赏一笔金银财宝。玲却虔诚乞求说,要真心奖,就奖给她母亲健康长寿,奖给她妹妹平安顺利,奖给她弟弟机遇好运。玉帝见她两手空空,不为自己所求,又念及她一片孝心和爱心,就额外开恩,奖给她人人垂涎的“万幸”二字……
  毋容置疑,玲怎会伸手“偷”呢?
  艾虎也附和着说:“以玲的率真和理性,绝不可能偷。再说,生命历经无数劫难,玲都无所畏惧,为这次驾考,也不值得做贼。”然,我们就是想不透,玲咋就考得这么艰辛以致于摊上这档子事了呢?另外,太乙救苦天尊有请包大人,是平常的叙旧,还是意欲别事?
  
  五
  没收到包大人的消息,一大早,却被魁斗星君通知一起去天庭领圣旨。
  来到昆仑仙岛,包大人,公孙先生、太乙救苦天尊,外加王母的侍女董双成,大家一致聚集在瑶池中央。王母今天格外生气,她坐在高高的藤椅上,胸脯起伏,手臂发抖,玲呢,双膝跪地,低头保持沉默。太乙天尊以往都理直气壮,今个却有点屈尊。而包大人和公孙先生面前的桌子上,则摆放着一件浅黄色的绣着凤凰的旗袍。
  大家屏住呼吸,看这阵势,只等魁斗星君和我来了。
  我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却还是斜视了那件褪了色的旗袍。
  那件旗袍也许就是玲“偷”来的宝物吧!不过,民间这种高仿品多的是,为何玲穿就不行了呢?再说,她有何等大的本事,能偷走?又从谁手里偷?
  这件旗袍又有什么来历?
  王母终于沉不住气了:“贱女玲,你可知罪?”
  玲一向未流过泪,此刻,她的眼眶湿润了,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她不是为王母的训话哭。
  玲揩拭了腮边的泪,拿出十二分的诚恳认罪说:“这件旗袍是对门的织女姐给我的不假。可您不知,原件是我的邻居妲布嫂子当年亲手织给我的,未想到,织女姐拿去天上做样子。自从您将她和牛郎哥划分开后,为了照管她的一对儿女,我不惜背上被误会的骂名,织女姐也因为这,才愧疚地把自己注入仙气的仿制品掉了包。”玲的泪水再次像断线的珠子,“民女是出身卑微,不配穿这件显灵的宝物,这就完璧归赵,并甘愿接受您的任何责罚。”
  王母听到玲一番发自肺腑的解释,颤抖不已的双肩禁不住抚平了一点。
  侍女董双成也在一旁下跪着道歉了:“对不起,只怪小人磨蹭,没及时从玲索要回,才惹娘娘懊恼了。”
  太乙天尊亦不是没有眼色的人,他也万般赤诚地认错说:“这件事,我有重大责任,玲在科二第四次呼唤时,我觉得再让她考第五次,恐怕会作废,也会打击她的自信心,就大脑发热地援助了一臂之力。我那刻忘了,给您确实应该提早汇报。”
  包大人一见局面不堪,更是适时地站起来了:“娘娘,微臣有一言相谏。”公孙大人和我都替大人捏了一把汗,大人却特中肯地说:“娘娘,且不说这件旗袍是真是假,以玲目前苦学的车技,也该配上考过的收获!”
  这句话说得王母一下舒畅了。她的满意当即从心里洋溢到脸上。包大人趁热打铁说:“玲的父辈是没栽多少福田,玲为人处事也有许多不妥之处,她却竭尽全力地修炼,就凭她的勇气和毅力,也应将功折罪。”
  王母鉴于大家的态度极佳,气自然消了不少,加上公孙先生谬赞她的仁慈,大爱、宽容,她储存的所有不满都在这一刻云消雾散。只是,她对玲的不主动说明仍难以释怀,就下令魁斗星君:“让御猫展昭协助你去考场,给玲划上满分,但她九九八十一难还未受够,就把约考时间往后推迟三天。”
  魁斗星君即刻双手作揖并启程说:“遵命!”
  
  六
  大家面面相觑,皆走也不是,留也不美。
  王母不迭地逗趣到:“难不成还想吃我的蟠桃?”
  包大人又恢复了以往郑重其事的面孔:“娘娘,玲来时,给您特地带了一点心意,可否笑纳?”说完,包大人示意玲取出。
  玲会意地起身,从门槛外接过王朝马汉递来的竹笼。
  “这个玲,真是可气又可爱。”王母慈祥地绽放开了笑脸。
  “这是何物?”侍女将竹笼上的盖头揭开,王母不知粽叶里裹着什么东西。
  “这是民间为了过端午,提前包的粽子,是由枣和米蒸煮而成。”轮公孙先生接话茬了。
  “快拿去给玉帝尝尝。”王母闻到醇香的味道时,喜不自胜了,说完,就一再催促董双成。
  包大人,公孙先生和我相视一笑。
  要迈出昆仑山的地界了,侍女董双成送别时,却悄声说,娘娘给玲私自回了一个小礼。
  玲打开一看,是一张刻有菩萨赐的百福图。玲震惊得无以言喻,就再次叩头谢恩。
  我还有一事不明,就扭头问公孙先生:“娘娘何以要推迟三天?”
  “玲的生日是六月一日,也本是约考的日子,三天后,就超出报名的两年了,只要是两年以上,不管是一天还是十天,就得重新体检。”公孙先生一针见血。
  “可别小看这不起眼的三天,就是这三天,玲得冒着大雨奔波,还得额外花费;就是这三天,玲得做些不计其数的无偿事,才能以此消灾抵债。否则,咱们有再大的威力,她都过不去这个坎。”包大人看着雾气缭绕的山峦,驻足停留说。

                      写给包大人的一封信--《包大人您怎么看》
青天包大人在上:
       草民乃一忠实地《包公案》和《三侠五义》的原著粉,每每看到相关的影视作品皆是心潮澎湃的细心观瞧,然堪称经典的并不多见。平心而论最忠实于原著的莫过于内陆所拍的(三侠五义),奈何其无论是服装造型还是剧情走向都太过于中规守矩,从而如流星般淹没在茫茫宇宙中。而93台湾版(包青天)虽不算完全忠于原著,但却因身材魁梧、一身正气的黑面金超群版包拯,身材消瘦、仙风道骨的白面范鸿轩版公孙策,身形矫健、沉稳大气的英俊何家劲版展昭三人超默契组以及一干演技高超的配角(贵气逼人的八王爷、大智若愚的王丞相、报仇心切却忠心的庞太师……)而使得草民对其他相关的影视剧再无亲近之意。草民心中虽已将93版(包青天)认定为挚爱,然爱屋及乌之心人皆有之,心中仍不免心存幻想若有朝一日能看到以展南侠和白五爷等英雄好汉为主角的影视剧(实是93包里只有包大人一位主角),那草民可谓是此生无憾了。这里还请包大人恕草民贪心不足之罪!
        草民虽然贪心不足却不敢心存怨念,草民深知所有拍摄相关影视剧的编剧、导演、演员及相关人员皆是出于喜爱而为之,虽存瑕疵(和尚版展昭、女版白五爷…)然草民仍心存感激,感激不忘包大人以及公孙先生及展大人的众义士们劳心、劳身、老财、劳神。现如今惊闻新出一版《五鼠闹东京》,草民那个心潮澎拜啊……泪流满面的跑去观之(心道终于在有生之年盼到了),结果却如旱地一声炸雷………雷的草民是外焦里嫩差点魂飞魄散啊……如今仍不免如当年看到和尚版展昭和女版白五爷时一般给您写一封诉苦信,一吐心中之苦闷,多有叨扰还请大人勿怪。
        首先是时间问题、其实草民挺喜欢YY的,毕竟都是改编剧(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无可厚非,可大事件的时间顺序无法更改啊,时间顺序若有变动那还了得?想我们少年成名、沉稳儒雅的展南侠在陈州放粮、狸猫换太子两个案子中都是以南侠客的身份助大人您一臂之力的,此事世人皆知。可大人您怎的在南侠客还没封官之前就称呼其为展护卫呢?草民知道您和公孙先生早就商议好要把展大侠“坑”来,可您就不怕皇上听到了治您个“欺君(胡言乱语)”之罪?大人,您怎么看?
        其次是人设问题、大人,草民知道书中所言有限,原著中只能挑经典的重要地说,所以改编剧YY一下也算正常。您也说YY一下实属情有可原,可是我们的展大人在初遇包大人您时人家已经是南侠客了啊……您听听老百姓怎么评论我们的展大人的(少年行侠,仗剑四方,好不平事,百里传名。时人因其久居江南,尊为南侠)就算再怎么YY我们展大人儿时调皮可爱的样子也不能在您面前调皮吧?与您初识的是展南侠不是尚未出师鬼精灵的展昭啊,还有还有我们展大人是在献艺时获封的“御猫”称号为此我们展大人还纠结了好一段日子,就如同老百姓说您日审阳夜审阴一样我们滴展大人绝对不是猫精附身啊(那些个猫类动作是闹哪样啊)!……还有五鼠兄弟,不错书中虽只介绍了大嫂,姑且不提英年早逝的白五爷,其他三鼠就算一人给YY一个鼠夫人都不为过,可是可是我们的徐三爷非得配一个比他还魁梧的鼠夫人吗?这还不算什么,俗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们的蒋四爷明明是一个比公孙狐狸咳…咳…口误口误公孙先生智商不差多还带点痞子气的爷;还有总爱与蒋四爷死磕 少年心性,好事逞强,侠肝义胆,出手狠辣,行事亦正亦邪的白五爷怎的都转性了?最最最最最大逆不道的是将我们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仁心仁德的少年天子装扮的如此之老?大人,您怎么看?
       再次是武打设计问题、《三侠五义》看名字就知道包大人您不是主角(大人容草民唠叨完再轧也不迟)。五位鼠爷的功夫那可谓是上天入地、穿山破海十分了得,而能够称之为侠的却仅仅只是四位(其中双侠还是兄弟二人并称)可见三侠的功夫名望之高。大人您有所不知草民自幼因身体孱弱也习得几年武艺,深知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以力为尊.武术的灵魂就是技击,是杀人的伎俩,一般的打斗哪有什么造型,众侠客们武艺高超在搏斗中摆个造型耍个帅什么的那倒是有可能的,可是可是却不用全是慢镜头耍帅吧……普通百姓观瞧起来尚可当作武术解密教材看看,可让我等习武之人情何以堪?大人了,您怎么看?
       最后是特效与细节问题、草民只能用尚余的一口气来粗略的唠叨最后几句了。在观本剧之前《甄嬛传》《琅琊榜》这两部剧的现世让草民突然觉得原来我朝竟还有如此精良之团队,惊诧之余亦觉得欣慰,原来我泱泱大国并非无高人啊……同为古装剧(没写戏说二字通常草民都会当作正剧来看)那世人皆知华丽丽的充满富贵感的枸杞血、那名副其实的壁虎功、那些个由自由民主的现代穿越回封建思想最重的大宋国朝的种种细节(视天子为空气爱随意揣测圣意的庞太师、敢在天子身侧大声说话的庞娘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深情互动的穿山鼠夫妇…………)大人,您怎么看?
        青天包大人啊,草民若不是有几年内功护体,怕是早已受不住这打击就一命呜呼了啊,作为大人您与公孙先生还有展大人的忠实粉丝(重点是展大人)……看来草民只能继续在心里YY咯………但愿有生之年能够等到一部如《甄嬛传》或《琅琊榜》之水准的《大宋群英传》时候教言
近安
                                                                                   草民 龙紫云叩上
                                                                               2016-3-6 于万籁俱寂
纯属个人YY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谢绝转载!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顺便欣赏一下此处的名胜古迹,草民心中虽已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