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乌子对本人可一点不和睦,一直追逐自

中平哥和香嫂要去北方做事,舍不得把乌子卖掉,就把他给了西哥。西哥是难得在家吃顿饭的人,乌子自然难得有开饭的时候,饿得几根骨头把毛皮顶得高高的。西哥见不是个事,又把乌子给了中平哥的妈妈。这样,乌子辗转就到了我的隔壁。
  以前乌子对我可一点不友好,见了我就逼近了狂叫,头使劲往我的腿上凑,上下的唇肉都咧得没有了,就看见两排尖尖的牙齿可怕地开合着。自从换了几个主,和我做了邻居,乌子再见到我居然变了态度,摇头摆尾迎过来,嘴里还撒娇地“唔唔”着。
  若我肯对他表示一下友善,他就会激动地伏卧在地,把尾巴紧紧地收起来,拿他的颈部和臀部很激情地在我的脚上蹭。礼仪之隆,让我一高兴就原谅了他以前对我的凶恶。
  某个温暖的午后,阳光像一只温柔的手轻轻地抚摸着乌子。他匍匐在墙角,对着阳光昂起头,眯着眼睛回想以前被中平哥和香嫂宠爱的日子,又想到那些被饥饿折磨得有气无力的苦难岁月,一时控制不了感伤,低下头,把下巴搁在前爪上,死死地闭上眼,不让酸酸的眼泪流出来。可是,眼角,那点晶莹,越来越大。
  就在这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带回了花花。
  花花那时还小,胖乎乎的,纷嘟嘟的,可爱得谁见了都想抱回去。你还别不相信,你要看见花花,摸摸她柔软的毛,体会一下那丝丝缕缕的温驯。再让她用舌头舔舔你的手,体会一下那温温热热的湿润,你要不想把花花带回去,你可以把我打死,但是你别指望我相信。
  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温暖得让人感动,空气里飘荡着爱情隐秘的讯息。乌子的感伤被一阵熟悉的摩托车声打断,他一抬眼就看见我在门口停下,我的身后,玉喜从车上下来,手里就抱着花花,美丽的可爱的花花!
  乌子的眼睛猛地睁大了,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使劲抖了几抖干净的毛皮。呵呵,看见美丽可爱的女生,怎么也不能给人家留下邋遢的印象嘛。
  花花被放到地上,这个新奇的地方让她激动不已,因为这就是她的新家了。她激动地察看着每个角落每个凳子甚至每颗土块。突然她感得有个高大的阴影挡住了阳光,花花一抬头,就看见了乌子,看见了阳光下的乌子,看见了英俊得像个梦想的乌子,看见了乌子眼睛里的忧郁和热烈。
  花花赶紧跑过去,围着乌子转了一圈,然后抬起前腿踮起后腿,吻了吻乌子的唇,又吻了吻乌子的鼻子。乌子的心一下子化成了水,化成了一汪春水。以后只要一有空他就跑过来找花花。呵呵,当然,他也没什么事。所以,他俩就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乌子是最了不起的体育老师。他会在花花的身边猛地跑开去,然后伏在地上,拿眼睛热烈地看着花花,并且用尾巴极为煽动地搅起地上的尘土。如果花花不理,他就又跑过来再用更矫健更有力感的姿势奔跑开,花花于是开始追。那是一段快乐的时光,禾场上,台阶上,房前屋后,都是花花和乌子快乐奔跑的身影。
  顺其自然,乌子开始教花花扑击。他会猛地跑过来,把花花扑倒在地,并可怕地咆哮着把花花咬住,然后得意洋洋地跑开。当然他拿捏得很好,不会咬疼花花。反复几次,花花被惹恼,就开始咆哮反扑,乌子便会假装害怕逃跑继而假装摔倒,花花兴奋不已,乐此不疲。
  某天,我在门口坐,美丽可爱的花花就站在我脚边的台阶上。这时候,高大英俊的乌子从禾场底下度步过来,抬头望着台阶上长大了不少的花花,眼里充满眩惑。
  乌子开始逗花花了。他猛地一矮身一缩头,作害怕欲跑的模样。花花果然兴奋起来,在高高的台阶上对着乌子咆哮着后退前扑又后退前扑,却懒得下台阶。乌子于是卖力地配合,花花后退时他就前进一点作出凶狠的样子,花花一往前扑击,他就作出溃败害怕的样子。或许太过投入,一个前扑力量使大了,花花没有收住身,从台阶上“啪”一声就摔下禾场去。乌子还以为她凌空扑来呢,假装害怕到崩溃转头狂逃。跑开很远了,听到花花的摔跤声和“嗷嗷”痛叫,赶紧跑转来,怜惜不已。当时把我笑得捧住了肚子。
  所谓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转眼,两个亲密的伙伴一起渡过了几个月。乌子还是那样矫健英武,花花则出落得娇俏可人亭亭玉立了。
  看着花花变得如诗如梦的眼神,闻着花花如兰似麝的气息,乌子的心会莫名地忧郁起来。因为,花花的身边,来献殷勤的越来越多,大多明显不怀好意。而花花全然无视乌子越来越沉郁的眼神,居然和所有的狂蜂浪蝶们都无所顾忌地打情骂俏。看着花花和那些浪子亲密地互吻,乌子感觉心里有什么裂了开来,疼得他趴在地上,哀叫出声。
  花花还用乌子教会的本领去抓鸡,开始抓来玩,后来就抓来吃了。乌子知道花花犯了大忌,看花花高兴地吃着鸡,心像秋风里的枯草慌乱害怕不已。后来花花吃鸡的事被我发觉了,把她好好教训了一顿。邻居要求我把花花卖掉,我实在不舍得,给人家说好话,如果花花不知悔改,再严惩不迟。邻居说偷鸡的贼是不能姑息养奸的,经不住我好说歹说,终于作罢。花花也认识到她犯的错误的严重性,再也没有去抓鸡
  乌子开始有点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了。某个午后,三四个寻芳而来的浪荡家伙围着花花调笑,乌子觉得一大股热血冲向脑门,然后就失去了理智,用很伤痛的声音狂吼着冲了上去。一场惨烈的厮杀过后,乌子的身上心上,鲜红的血在汩汩流淌。在一个无人的角落,乌子用舌头挨个地舔着伤痕,失意和痛苦好像压断了他的脊梁。身上的伤尚可以舔一舔,心里的伤如何可以抚慰?
  当然可以,除非是那个魂牵梦萦的人儿回心转意。
  花花亲眼目睹了那场惊心动魄的厮杀,看到了乌子舍生忘死的博击,看到了乌子被三四张可怕的利嘴撕裂了又撕裂,她突然明白了什么,突然就被一股沉重的幸福和忧伤压得伏倒在地,痛哭出声。
  循着点点红得刺眼的血迹,花花轻轻地来到乌子的身边。花花心疼而又愧疚地“唔唔”着,用她柔软的舌头怜惜地为乌子舔去每一丝血迹。乌子的血从味蕾把咸涩直透进她的心里,她的心一阵阵收紧一阵阵酸痛。
  乌子很虚弱很虚弱,他的活力随血流出了太多,他看见了花花的痛苦和爱意,疲倦地把头靠在花花的背上,昏迷过去。
  乌子太虚弱了,他迫切需要营养!花花站起来,怀着一种沉重的神圣,往鸡们玩耍的地方跑去。乌子快死了,没有营养的食物乌子真的会死了!花花义无反顾地冲向一只最肥大的母鸡,全然不理会我的邻居就在边上,而那只鸡,就是邻居的。
  乌子一直处于昏迷之中,等到醒来,已经是半夜。
  月明星稀,夜风祥和。
  乌子看到面前有一只鸡,一只已经被咬死的鸡。他什么都不知道,也来不及想,饥饿让他本能地开始狼吞虎咽。食物给带来了新的活力,他慢慢地爬起来,寻找花花。他再也找不到花花了。
  他不知道,我的邻居向玉喜提出了强烈的抗议。而村子里刚好来了个骑摩托车载铁笼子的人,那个人留下一点钱,把花花放笼子里带走了。
  乌子到处找不到花花,开始焦急,他昂起头,“花花!花花!”不停地叫。
  星河耿耿,乡野肃静,那美丽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
  乌子不知道,花花被带走的时候,被人们戈指怒骂,说她不知死活,是个死不悔改的偷鸡贼。
  乌子不知道,花花放下那只鸡,只来得及吻了他最后一下,因为她害怕人追来把给乌子救命的鸡拿走。
  乌子不知道他鼻尖的那点湿润清凉,是花花最后的吻痕。
  乌子不知道,花花走的时候,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叫着“乌哥!乌哥!”
  第二天晚上,玉喜告诉我:“乌子一整天在我们屋子周围转,看到我就伏在地上呜呜地轻叫,像在哭。”
  我不相信,开门出去,果然乌子听到门响,撑着虚弱的身子跑过来,跪伏于地,发出哀伤的悲声,仿佛在叫我帮帮忙把花花还给他。一连十多天都是这样,搞得我心里也酸酸的。
  后来,乌子不再找我们要花花了,只在每个夜半,特别是月夜,他都会伤痛地呼唤花花,声音凄凉哀绝,在空旷寂静的夜里传得很远很远。
  我想,如果,花花没有被宰掉,给哪个喜欢她的人买下收养,或许,乌子还有遇上她的可能。那该有多好!又想,如果,花花可以逃脱牢笼,记得路回来,我将不再让把她卖掉,一定不让。
  乌子后来身体恢复了,还是那样高大英俊,只是再也不见他活泼欢快的样子了。
  后来,前面村子里的小白总来找乌子,和他约会,天天来,一个无月无星的暗夜,乌子尾随小白去了。
  但是,他和花花在一起的非凡活力再也没有显现。
  乌子始终不知道,花花对他,已经是以死相报的爱恋。
  乌子对花花的思念和爱意里慢慢有了恨的成份,后来的夜里,乌子的叫声变成了“花花!恨恨!”
  再后来,乌子有了孩子了。
  再后来,乌子的孩子为情所困,请教乌子:“这世上真的有爱情吗?”
  乌子摇摇头。
  “没有?”
  乌子的眼神痛苦又迷惘:“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乌子的确不知道,真正的爱情,已经发生在他的身上。?

一直追逐自由的鸡(目录)

图片 1

上一章:一直追逐自由的鸡(2)

它是村尾王五家的一条狗,一条忠心耿耿的看家护院的黄色土狗。它从生下来就一直在王五家,它的狗妈,它狗妈的狗妈也一直是王五家的狗,到现在只有它一条狗了,它也是王五家的狗。


王五一家住在村尾的山脚下,村尾现在只剩王五一户人家。自从狗有一次想要跟着王五出去被一脚踢了回来后,它就再也没想过要出去看看,主人不允许做的事情绝不能做,这是做一条好狗的天职。它想它也会和它狗妈,它狗妈的狗妈一样好好做王五家的一条忠心耿耿的看家护院的好狗,在这里一直度过自己的狗生。

(三)

王五家除了他们一家人之外,仅有的活物就是狗和一群鸡了。狗是看不上鸡的,在它的眼里它们就是一群低贱的两脚肉食,唯一的价值就是为主人好好下蛋,好好长肉,长大后把自己的身体献给主人食用。

白羽鸡的存活,还有更深层的原因。

狗每天最爱做的事情就是趴在台阶上百无聊赖地晒着太阳,替主人看着坪里的那群鸡,不让它们到屋里台阶上拉屎。

犹记得儿时,每到夏天镰刀收割、石磙碾压脱粒、木锨扬尘完小麦,各家各户就要开始翻晒麦粒了。当时基本上每家都有自己的一块土的晒禾场,但是土地上有湿气,要把粮食晒干需要更长时间;土禾场收扫麦子的时候,还会连带扫起很多灰尘,夹杂在麦中,显得麦子不太干净。大队里的唯一一块大的水泥晒禾场就成了各家抢占的头等资源。我家就在水泥禾场旁边住,抢占地盘比较容易。

看着它们在地上没有体面地相互争抢着食物,狗在心里嘲笑那群低贱的两脚肉食,每天为了那丁点食物争来抢去,一边吃一边拉,实在是恶心至极,哪像高贵的狗大爷可以享用主人特地装在碗里的剩饭剩菜,偶尔还可以吃到主人吃剩的一些嘎嘣脆的肉骨头,这群没脑子的贱种是没有资格得到这种优待的。

为了去大的水泥禾场占块地儿,人们早早起床。大人们,把麦子从蛇皮袋倒出来,然后用木耙子推开,均匀地铺平自己占的地块,做完这些他们又去地里忙活棉花的事儿了。留下各家的孩子,过一阵子就用木耙子把麦子耙一耙,好让底下的麦子得到均匀的翻晒。孩子们还有一项任务是赶鸡、赶鸟雀,不让它们来偷吃。

又是一天午后,一直怀着优越的心理百无聊赖地躺在台阶上的狗在这一天突然注意到了鸡群里的一只鸡,那是一只普普通通的麻鸡,个头不大不小,每天下的蛋也不多不少,在鸡群里一点也不显眼。

爱玩是孩子的天性,不一会儿几个小孩就聚一起玩起了游戏。男孩子在一起打玻璃弹珠或者打票票(手折的方形纸块)。两个人各放一个自己的票票在地上,谁猛掷自己的票票在地上反弹的力让对方的票票翻了个个儿,谁就赢了。不多久,就听到“啪”的一声响,那是男孩子们打票票的声音。女孩子们躲到树荫底下,跳橡皮筋或者抓石子。

可狗也不知怎的了,它突然就对那群一直没被它放在眼里的鸡群里的那只麻鸡有了兴趣。对以前的它来说,这群鸡在它眼里都是一个样,都是一群长着怪毛散发着肉味的两脚肉食,即算和它们相处了这么久也分不出它们之间有什么不同,仅仅只是一群由它看管的肉食。

有一次,我和队里的女孩玩抓石子,玩得太开心,不记得先前母亲的叮嘱了。等到将近中午,母亲骑着自行车从田里回来,一眼望到水泥禾场的情景,大喊“快点赶鸡子”。我才想起自己的任务,跑到禾场边,我家的五六只母鸡在猛啄小麦,我赶紧拿起竹竿挥赶它们。不知道它们偷吃了多久,也不知道母亲会不会骂我只顾玩不管事,就怯怯地跟在母亲身后。母亲又急又气,额上的汗都淌下来了,大声斥责我:“你怎么照看小麦的?快去把偷吃麦子的几只鸡抓过来。”我惭愧地跑去寻找那几只鸡,心里纳闷:“难道要鸡把小麦吐出来?还是母亲要把鸡揍一顿解气?”

可突然之间狗发现那群肉食之中的那只麻鸡的怪毛上的花纹是那么特别,有一种说不出的漂亮,让它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想要更仔细地看看。

那偷吃了麦子的鸡不知是不是吃得太饱,跑不大动了,放在平时,我追它们,断然是捉不到的。可这次,我居然抓到了两只鸡,母亲也抓到了两只。把鸡拿到她面前,她一手掐着鸡的翅膀,一手去摸鸡的嗉子(鸡食管的后段暂时贮存食物的囊),对我说:“看,它吃得太多了,嗉子已经鼓胀得这么大。”我这才注意到,鸡胸前的嗉子确实鼓得很突出了。“快去找一把快(锋利)的小刀,再把家里陈年的菜油拿出来。”我唯唯地应着,不知母亲要做什么,只是赶紧找来她吩咐的东西。母亲持小刀,在鸡的嗉子上用力一划,鸡顿时“咯”地惨叫一声,我吓了一跳。莫不成要杀鸡?可是杀鸡不是割鸡的喉咙么?我心跳加快,看着母亲的动作。割开一个小口子,母亲把小麦从小口子那儿挤出来,麦粒完整,还未来得及消化。我看得心惊肉跳,不禁猜测,鸡是否受得了这样的折磨。挤完小麦,母亲手上沾一点陈菜油,涂抹在鸡嗉子的伤口处,然后放手。奇怪,鸡好像啥事儿都没有,活蹦乱跳地跑开了。我这才发出疑问,母亲解释,鸡看到有机会偷到粮食就拼命地吃,没一点节制,嗉子里装太多货会撑死。划开一点小口子挤出粮食就没事,陈菜油有消毒作用,那点小伤口很快就恢复了。原来,母亲是担心鸡,不是生气被偷食的那点麦子。

狗有些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接着一阵风似的冲了过去,把正在吃食的群鸡吓得一个个连忙下蹲身子撑开翅膀,呆立在那一动也不敢动,做出一副蠢模样。

那天晚上,我数上笼的鸡的数量时候,发现少了一只。在野地里找到它时发现是死了,母亲宰了死鸡,划开嗉子,满是没消化的小麦。应该是白天偷吃的其一,我们没有抓到它,它真的给撑死了。

狗跑到吓得撑着翅膀一动不动的那只麻鸡面前,也不在意麻鸡表现出的这副蠢模样,狗连忙凑到麻鸡的背后,盯着那副撑起的翅膀,仔细欣赏着羽毛上的花纹。它只觉这些花纹是越看越觉得漂亮,用鼻子细细嗅了嗅,只觉麻鸡身上的味道和平时闻起来时也不一样了,香香的,这诱人的味道让狗不自觉地伸出了舌头在麻鸡身上舔了又舔,麻鸡身上的味道感觉比它记忆中最好吃的肉骨头还要香甜。

后来就一直记得洒鸡食的时候,不要舀太多。

“死狗,滚远点,不要吓着它们。”在狗沉醉在这美味之中时,耳边突然传来主人一声怒吼,紧接着狗就被主人一脚踢得远远的,踢得它一阵嗷嗷痛叫,惊慌失措地跑开了。

这个夏天回到家里,发现馊了的剩饭,父亲整碗的倒在菜地旁,说是鸡可以吃的。我就忙问他,不怕这白羽鸡吃得太多,撑死了么?父亲大笑,没事呢,它知道饱足的。我这才知道,原来傻鸡中也有一二是聪明的、克制的,能够抑制自己膨胀的食欲,取其适量。而我家的白羽鸡就是这极少数中的一位。其克制力,让它能在美食、饱食的诱惑面前,不被撑死,依然保持苗条身形,高飞于枝头,实现生命存活的自由。(未完待续)

“下次再让我看见你这只死狗靠近这些鸡,吓得它们不生蛋了,老子就一锄头抡死你。”


自从这天后,狗的眼里梦里就总是麻鸡的身影,可是立志作为一条好狗的狗,服从主人的命令是它的天职,所以即算狗心里再怎么想靠近麻鸡,狗也只能在一旁远远地看着它,看着它和同伴争食,看着它在地上找食,看着它在水盆里喝水,看着它用喙清理羽毛。

下一章:一直追逐自由的鸡(4)

夜晚的日子对狗来说变得难熬了,碗里美味的食物也变得索然无味了,午后的太阳晒的也不那么舒服了。狗每天最爱做的事就是将麻鸡清理下来的羽毛一根根收集起来,叼到自己的狗窝里,夜晚独自在狗窝里伴着鸡毛睡觉。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早前乌子对本人可一点不和睦,一直追逐自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