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364.com】那些努力想挣脱黑暗的麦种子发芽


  
  四月明媚的阳光下,广惠高速愉悦地延伸向目光尽头的青翠。簇新干净的奔驰车内,红红的中国结吊坠快乐地扭摆跳跃着。
  “听音乐吧?”开车的杨华回过头,向副驾上的慧如问道。也只是问了一声,不等慧如回答,就开了音响。
  又是《琵琶语》,如泣如诉的《琵琶语》。音乐在车内响起,古筝的轻拨声像花瓣飘零幽泉轻落。
  慧如转头看看杨华俊逸的眉眼,还有轻抿的嘴唇,心里很感慨,这个男人,从来不用唇膏,那嘴唇,总是红得像新摘的草莓。除开这个小小的感慨,心里更多的是感激。只要慧如在边上,他打开的音乐必然是《琵琶语》,因为这首曲子是慧如的最爱。
  每次听到《琵琶语》慧如都有种欣喜的沉静和幸福的落寞,像最近的温暖的手,又像最远的紧锁的眉,有种销魂摄魄的力量。
  慧如把头靠在舒适的座位上,看向窗外。南方的山总是低矮而舒缓,山势还时时断开,没有陡峭的撼人心魄的高度,也没有绵绵不尽的起伏蜿蜒,显出自由的零散,还有点明媚的娇柔。
  一片庄稼地移过来又迅速掠过车后,慧如只看到一些茂盛的葱翠和两三个戴帽子的农人。慧如的心突然狠狠地紧了几下,眼眶也热热地涩起来,一些往事迅速突破时空来到眼前。
  慧如想起了江汉平原的那片土地,还有那个叫文斌的男孩。想起了汉江边坚硬的垒石,垒石边如银的轻涛。想起了相对的泪眼,想起了自己泣不成声地说话:“麦子黄的时候,我会回来......”
  
  二
  初恋是最美的年华给最真诚的心最丰厚的馈赠。
  那年,也是四月,黄得耀眼的油菜花和绿得醉心的麦苗抢夺着割据着坦荡的田野。
  文斌汗津津的脸上布满青春的阳刚,他放下手里的野麦问站在面前的慧如:“你的生日快到了,你希望我给你什么?”
  慧如低头看向脚下,淡淡的眉纠结着,嘴唇抿了又抿,像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
  “嘿,你倒是说话呀。”
  慧如仰起脸,双颊泛起桃红,轻轻地问道:“是不是我要什么你都给?”
  文斌突然就觉察到了什么,心里一下子被幸福鼓胀起来,说出的话音温柔得都吓着了自己:“是,慧如,只要我有的,都乐意给你。”
  慧如用洁白的门牙咬住下唇,良久放开,唇上现出三颗牙印,再把秋水一样的双瞳迎向文斌热烈的目光:“文斌,我要你一样东西,如果你不给,就给我另一样。”
  “慧如,你说。”
  “我,我要你给我,给我,给我一辈子的爱情,如果你给不了,就给我死亡。文斌哥,没有你的爱情,我的人生不会有任何快乐的。”慧如终于把话说完,眼眶已经蓄满了泪水,身子像春风里的麦苗轻轻颤抖着。
  文斌的眼泪夺眶而出,他一把抱住慧如,在她的耳边喃喃地说:“慧如,我爱你!我会好好爱你,爱你一辈子。”
  四月的艳阳洒满田野,充满了醉人的芬芳。
  
  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慧如对这片深爱的土地产生了一些迷惑。远近错落的村庄,以前看起来很顺眼,有时还觉得诗情画意,现在看着就有了不可原谅的贫穷和落后。即便是文斌劳作的身影,以前看到就有贴心的温暖,就有很厚实很可靠的放心。现在看起来,那高大健硕的身影不过像蚂蚁一样平庸。对于你挑水来我浇园的生活,慢慢从幸福的憧憬变成了惊慌的恐惧。
  背离的心一旦萌芽,便会像春天的麦苗疯长起来。慧如开始鼓动文斌一起去南方,争取脱离这片开垦不出希望的田地。
  文斌从来没有外出挣过钱,也没有离开这片土地的打算。他所有的理想都寄托在这片土地上。他也不是离不开这片土地,他拒绝了慧如,主要因为慧如说了很多很刻薄尖锐的话,那些话对这片土地没有一点的尊敬,让文斌的心里很沮丧。而对于遥远的陌生,慧如表现的是义无反顾,而且迫不及待。这些又让文斌沮丧到受伤,他突然觉得自己在慧如的心里,已经失去了所有的闪光点。觉得心里注进了一丝冰凉。他委婉而又坚决地拒绝了慧如。
  慧如终于要走了。
  汉江边的一个小树林,两个人看着绿草长堤垒石轻涛,开阔的天地仿佛容不下分别的愁绪。彼此相看的时候,都是一双红红的泪眼。
  “你要想我。”
  “我会想你的。”
  “你一定要想我!”
  “一定会!你在外面照顾好自己。”
  “明年,麦子黄的时候,我会回来。”
  “等你回来,我们就结婚。”
  汽车开始走动,慧如把头使劲探出窗外,左手紧紧地捂住嘴巴,她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哭泣声被左手堵在口腔里。泪眼朦胧中,她看见文斌尾随着汽车跑过来,边跑边挥手,像一个溺水的人急切地划向即将离去的船。汽车拐了个弯,看不到文斌的慧如赶紧望向后窗,她看见文斌奔跑的身影越来越远。汽车又拐弯了,慧如最后看见文斌停下来,两只手捂住了脸。
  
  四
  “嘿,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杨华的说话声打断了慧如的回忆。
  慧如回过头,一时不能从伤感的情绪里出来:“对不起,我想起一些事,一些刚来广州的过去。”
  杨华温柔地说:“都五年了,别想了。”
  五年了,这五年来,多亏了杨华的悉心照顾,才可以让她从一个普通的配菜女工脱胎换骨,成为今天广州把餐饮配送经营得最大的,乐享味公司的采购部经理。而今天,他们就是要去和一家内地的蔬菜供应公司见面,签署一份供货合同。
  慧如的心不禁回到了五年前......
  
  五
  
  慧如来到广州辗转进了乐享味,做了一名辛苦的拣菜女工。­
  大卡车不分日夜地到货。有时夜半睡得正香,管女工的胖嫂就扯着嗓子嚎起来:“起来,快起来!来蔬菜了,快起来干活去!两分钟不到货仓的罚款啦!”­
  不用洗脸,也不用梳头,慧如和大家一样蓬松着头发揉着睡眼,急慌慌就奔货仓挑拣分装蔬菜去了。等到把事做完,懒得回宿舍的女工们只把身子随便往哪个纸箱木箱上一歪,就能沉沉睡去。因为说不定你才走到宿舍还没躺下又有货到了。­
  一个月下来,慧如从财务室领到了八百元的工资。她看着自己手上纵横成条怎么也洗不去的蔬菜污渍,看着自己右手又粗又脏的五个指头紧紧捏着的一小叠钱,突然感觉到阵阵心酸。她又想文斌了,想那个爱笑的温柔的对她无比怜惜的男孩。她想回去,在麦子黄了整个田野的时候,她想回去了,回去和文斌收获一份恬淡安静清贫的人生。­
  慧如骨子里的执着终究没有让她回去,在和文斌的电话里,慧如的语气欢喜无限,说自己的工作很轻松,工资也很高,这头一个月都有一千多......­
  那一段时间,慧如的工资,有一半交了话费。那一段时间,文斌的声音成了她生活的支撑,几乎每个晚上,慧如都要和文斌说说话,也只有和文斌说说话,满身满心的困倦和疲乏才得以消除,才能有信心去面对蓬松着头发脏着脸的自己。­
  
  六
  慧如看到杨华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年了,那天货仓里乱哄哄的忙成一团。男人们使劲地抽烟使劲地搬货,大声地和女人说些不荤不素的笑话。女人们手上迅速地灵巧地忙碌着,嘴上也迅速地灵巧地应对这男人们的调笑。­
  杨华一进来就看到了慧如,整个货仓只有慧如是安静的。她秀美的眉眼安静而不专注,嘴角还有一丝浅笑。杨华看得出她的心不在眼前的货仓,而是在她自己的世界里。杨华心里当时笑了一下:“嘿,这里还有个爱做梦的女孩。”­
  慧如当时已经决定要回去了,麦子黄的时候就回去。这样的打工生涯,她实在找不到坚持下去的理由。既然已经决定,心里反而轻松了,想着火热的夏季,想着家里清凉的风,想着翻腾的麦浪,想着文斌的笑脸,慧如的嘴角不觉就露出了笑意,仿佛看见自己穿上了洁白的嫁衣,对了,头上还要有花环,花环要是文斌亲手编的,用芳香的金银花藤和火红的蔷薇编的。两鬓或者脑后还要有彩带,当然,还要一双同嫁衣一样洁白一样柔软的手套,长的,一直套到手肘。她真的准备回去了,或许,这样平凡的人生也是很不错的。­
  一阵慌乱的叫喊惊醒了慧如。慧如抬起眉眼,看到几个男人把专管制单造表的老陈抬了出去,看来老陈的高血压病犯了。然后慧如看到了杨华,合体的西装让他在这个脏乱的货仓显得特别干净,他的手举着报表材料,手腕处露出一段洁白的衬衣袖口,那颗扣上的小纽扣闪过来顶灯的折光,杨华当时看上去有点着急,很大声地叫道:“有没有谁会制单造表?有没有谁会呀?”­
  货仓里安静下来,大家怔怔地看着杨华,谁也不出声。慧如惊讶而好笑地看着杨华的嘴唇,这个男人的嘴唇红得像涂过口红,对了,肯定涂过。­
  杨华问了好几声,见谁也不应声,着急地环顾全场,又看到慧如安静的眉眼和浅笑的嘴唇,他就把拿着材料的手放下来用材料的一角指着慧如:“你,过来,你来制单。”­
  那是一个转机,很多人的生活轨迹从此发生了变化。­
  表面是波澜不惊的,好像一切原本就该是这样。­
  
  ­七
  
  慧如总是让杨华惊喜。不只是她的聪明能干,不只是她的精明机警,不只是她对货物的精确评定,不只是她在谈判桌上的精准拿捏,还有她越来越显山露水的美丽。­
  离开了粗重的劳作,丢开了卑微的思想,拥有了自信,慧如开始变得娇媚动人顾盼生姿。­
  在杨华的大力举荐和帮助下,慧如终于能够和杨华成为黄金搭档,两个人负责公司所有采购项目。
  而对于远方的那个声音,慧如当初的依赖渐渐不再。后来,当电话响起,听到那个熟悉的温柔的充满期待的声音,慧如会常常语塞,明显感到说话的困难。而其中最大的困难就是她需要去假扮热情。这种日渐艰难的假扮让慧如开始害怕听到那个声音,即使听到就想逃避。于是那个声音响起的频率越来越低,说话的时间越来越短,最终沉寂,三年多来不再出现。
  杨华不仅给了慧如成功的感觉,还给了她少女时代对男人的所有幻想。如果说文斌是她的追求,那杨华就是她的诱惑,无可抗拒也不想抗拒的诱惑。假日里飞来飞去的旅游,瑰丽的光影里激荡人心的音乐,细长的高脚杯琥珀色的葡萄酒,温暖而又细心的呵护,这些,这样的生活,让慧如有了归属的感觉。
  一次郊游晚归,杨华偶然放起《琵琶语》,慧如很快被音乐唤起深深的忧伤,她惊慌地发现心底那一片即将成熟的麦田竟然变得一片荒凉,当初茁壮饱满的麦苗都弯折在地,成了肆虐过后的狼藉。慧如惊慌地看到了一双怨怼的眼睛。她不由悟住了脸,依稀仿佛看到文斌在那个街头,奔跑得失去了力量和希望,双手紧紧地捂在脸上。
  细心的杨华看见慧如开始啜泣,赶紧把车停下来,魔术般拿出两个酒杯和一瓶葡萄酒。
  慧如狠狠地连喝了两杯酒,心里却依然躲不开文斌,泪水如涌泉而出。杨华凑过来,温柔地说着劝慰的话。慧如止住哭泣,靠在了杨华怀里,当那红红的嘴唇试探地接近,慧如闭上了眼睛,那一刻,文斌终于走开,荡然无存。
  
  八
  
  正如朋友们猜测的那样,当慧如和杨华在过来惠州的路上时,文斌就站在惠州的土地上,透过宾馆的大窗户新奇地望着那些茂盛的热带植物。
  只是身份有些叫大家失望,文斌不是那家内地蔬菜供应公司的老总,经理也不是。他是作为蔬菜种植大户被邀请来南方考察的,那家蔬菜供应公司希望他通过考察有更坚定的决心回去种植更多更好的蔬菜。
  这是一片陌生的土地,又是一片魂牵梦萦的土地。“慧如,慧如,你到底在哪里?你过得好吗?”文斌的心在轻轻呼唤暗暗祷告,“如果真有过往神祗,望可怜文斌多年思念,让我可以一见慧如。”睁开眼,文斌终觉人海茫茫缘分渺渺,两个人相见的机遇能有多少,想想除了绝望只有沮丧。
  
  九
  
  五年前,文斌奔跑着追赶慧如的汽车,他拼命地跑,拼尽了所有的心力和体力在跑,心里狂乱地想,只要汽车停下,只要慧如愿意,他们可以一起回去,或者一起去南方,总之要一起。可是汽车越走越远,终于转弯消失。文斌绝望地停下脚步,放松的那一刻,眼泪夺眶而出。
  过度的体力消耗让他一阵眩晕,不由得软软地蹲下,两手也赶紧在地上支撑着才能不瘫倒。喘息,咳嗽,干呕,涕泪交流,文斌感觉自己被抽空了,甚至即将被抽死。等到终于可以起身回去,文斌的身影比风雨中的麦苗还要孱弱。因为他有个很强烈的预感,慧如,走了,不只是从这片土地,还会从他们的爱情里。
  但是,文斌很快就开始内疚了,觉得自己不应该怀疑慧如的离开有决裂的成分,因为慧如的电话几乎每个晚上都有打来,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那是一段忧伤和幸福并存的时光,忧伤是因为思念,幸福是因为相爱。
  文斌开始种植粮食和蔬菜,他想,人活着总得吃吧,你再好的电子产品肚子饿了也当不得饭。我就不信这粮食和蔬菜就没个金贵的日子。那时候闲置的田特别多,文斌租了二百多亩地,大张旗鼓地干起来。
  第二年三月,文斌田里的麦子绿油油的,一望无垠,丰收在望,而慧如也肯定地说了,五月,麦子黄的时候,一定守约回来,要做文斌最幸福的新娘。   

  (一)
  麦子是个男人名,年轻时尤爱唱诗。上中学时,每每逢上星期天回到家,他都会一溜小跑来到地里,对着广袤的田野,深情地张开双臂,大声咏唱道:“为什么面对着你,我缄默不语?是因为爱你爱得深沉!”
  于是就有人戏侃他道:“这小子脑子有毛病,将来肯定是种地的料!”
  结果还真给言中了,麦子后来没能考上大学,回家竟真的种起了田地,并且还种出了名声,不过脑子好像还真的给落下了毛病:话头变得少了,整天里看上去神经兮兮的,很古怪的一个人。
  麦子在家从此以种地为业,依种地而活,生活在一个小麦丰盈的世界里,靠小麦来滋润着自己生命灿烂的天空。之所以被人们唤做麦子,是因为他在村里种小麦出了名。不管啥样的地块,只要经他的两手一划拉,到头来那小麦的产量一准是蹭蹭地直往上蹿。与别人同样的地块,他种的小麦,那产量高的叫人想都不敢想。麦子觉着今生今世,似乎早已离不开脚下的土地,离不开心仪的小麦了。
  爱土地,爱种小麦,这似乎成了麦子眼中的世界,似乎成了他生活中的全部。
   
  (二)
  一天,麦子站在绿油油的麦田里,挥舞着锄头,正一边认真地锄着麦垄间的杂草,一边低声咏唱着他那句经典的诗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很滑稽地把诗句中的“我”改成了“俺”字:“为什么面对着你,俺缄默不语?是因为爱你爱得深沉!”正唱得起劲,老婆突然急匆匆跑来,冲他吆道:“别瞎唱啦!地不让种啦!”
  “啥?”麦子好像没听清,头没抬,两手依然挥动着锄头。
  “街里正开大会呢,上面来人说,地不让种了。小村要搞什么新农村统一规划建设,给集中盖成楼房住。”老婆气喘吁吁地解释着。
  “他们谁愿意盖谁盖!俺还是种俺的麦子。”麦子的两手依然没停。
  “就你个神经病,瞎逞能!你自个儿能挡得住?”老婆开始奚落他。
  “反正俺就是不同意!”麦子固执地说。
  麦子回到家,看到村长领着上面的一伙人,正逐家逐户的跑着签协议,领小麦补偿款。早领的有奖,晚领的挨罚。麦子气得哼了声,一腚蹲在地上,抱头呜呜直哭:“地正种得好好的,俺还没种够呢!咋说没就没了呢!地没了,以后俺拿啥种小麦啊?”
  麦子伤心至极,一个人跑到麦田里,不吃不喝躺了三天三夜,想以绝食来捍卫自己种地的尊严,结果还是没能扛得住,他突然间感到了自己的弱小和无能。看着几个身穿制服的男人跑上来,凶神恶煞般地将他从麦田里强行拖走,看着几辆大铲车肆无忌惮地从他地里青绿的麦苗上辗轧过的情景,他觉得自己都快要死了……
   
  (三)
  几个月过去,麦子的麦田里,长着的不再是青绿一色的麦苗,而是一排排摩天高耸的楼房。麦子一个人站在楼前,手里拄把锄头,面容憔悴,目光呆滞,举止恍惚,俨然换成了一个人,怔怔地望着楼房一言不发。突然间,他嚎叫一声,猛地将锄头一扔,疯一般地朝着他地里的一座楼房上撞去……多亏从后面赶上来的老婆,从背后一把死死地抱住他,才避免了一场悲剧的发生。
  老婆吓得直哭,麦子却长吁了一口气,忽然对着老婆诡异地大笑起来……
  开始分楼房住了,村民们竞相雀跃欢呼着……因事先有约定,楼房占完了麦子家的地块,麦子分楼享受特殊的待遇:住楼房优先,有自由挑选的权利。麦子表情木然,一脸的冷漠。他拎把锄头,蹲在一旁,不言不语,只是呆呆地看着楼房出神……老婆吆他几遍,他才回过神来,对着老婆突然大声地咏唱道:“为什么面对着你,俺缄默不语?是因为爱你爱得深沉!”
  众人哄笑,麦子的老婆却哭了。因为她突然发现,自己的男人自打没了土地之后,神经就变得愈加地不正常了。
  麦子的目光最后停落在楼前的一小片狼藉不堪的地块上,不觉两眼一亮,猛地咽了口唾液,倏地站起身来,用手指划着就要最底下的一层住。老婆没吱声,同意了。
  麦子之所以选在最底下的一层楼,是因为他看上了楼前的那一小片狼藉不堪的地块,这层楼距那片地块最近,来去很方便。他想过了,他要开发出来那一小片闲置的地块,种上心爱的小麦。
  麦子在老婆的不解声中,忙乎了两三天,才将那片地块开采得平整干净。就在他播上麦种的第二天,三个身穿制服的男人开着辆挖掘机气势汹汹地过来,愣是在那片地块上给掘了个大深坑,说是建水池用。麦子阻拦不住,欲哭无泪,气得只是一个劲地摇头叹息。
  麦子望着那个大深坑,心里恼啊!种地成了泡影,伤心之余,他突然间想到了离开这片是非的地方,眼不见,心不烦!搬家?他脑海里蓦地闪过一个这样的念头。对,就搬家。麦子一打听,刚好有一对住在四楼的老两口,因上下楼脚腿不灵便正叫苦连天。麦子和他们便很快达成了一致意见,同意对换住。
   
  (四)
  麦子一家搬到了四层的楼房里。
  几天后,麦子突然发现,凡是住在高层的人家里,南面朝阳的窗台上,都摆满了五颜六色的花盆儿,煞是好看。麦子盯着自己空空的阳台,突然心血来潮,他也搬上来许多装满着黄土的盆盆罐罐,一一摆放到阳台上。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盆里罐里栽植的既不是花也不是草,而是全部埋进了一簇簇麦粒种子。老婆不解地嘲笑他,他却置之不理,天天很认真地洒水、料理。不几日,居然长出了一盆盆一罐罐嫩黄的麦苗来。麦子乐得两眼直放光,一蹦老高,一如见到了自己久违的孩子。那几天里,麦子显得格外的高兴。每天早晨,楼上的村民们都兴高采烈地到附近的公园里去散步,或是扛个鸟笼子遛鸟玩。唯独麦子,与众不同,用一把锄头挑着两盆长势旺盛的麦苗,旁若无人地穿梭在公园里……走累了,便停下来,将两盆麦苗放在地上,然后和着公园里正播放着的一曲《最炫民族风》中优美的旋律,一边很认真地挥舞着手中的锄头,一边深情地望着两盆绿意盎然的麦苗,放开喉咙大声地咏唱起来:“为什么面对着你,俺缄默不语?是因为爱你爱得深沉!”怪异的举止,很快引来众多好奇的目光观看。
  麦子不久又发现,村里一块住进楼房的人,因没有了地种,都开始在寻找挣钱的门路,开始一个个外出找活干。麦子也在老婆的絮叨声里,决意找个活做做,挣点钱贴补家用。
  做啥好呢!除了种地,麦子啥手艺活不会。麦子就皱着眉头使劲想,想了一整晌,他突然对老婆说:“有啦!咱家楼下面的储藏室里不是还有辆破三轮车嘛!”说完抬头瞅了眼老婆,就起身下去了。
  麦子很快在楼下的储藏室里推出来那辆破旧不堪的人力三轮车,捣鼓了大半天,接着又专门跑到楼上,从阳台上搬下来一盆麦苗放在车上。他说这样看着麦苗出去拉客挣钱,心里踏实舒坦,然后便骑着吱吱呀呀叫响不停的三轮车出去了,他要出去拉客挣钱哩!
  晌午,麦子抱着个已破碎了的盆子,一脸沮丧地回家来了。老婆问他咋回事,车呢?麦子不说话,一腚蹲在地上,呜呜直哭。老婆下楼打听,方才知道了原因。麦子骑三轮车去城里拉客,一分钱还没挣,结果三轮车就被一群身穿制服的人给拦下来强行“没收”走了。说是太影响污染市容市貌了,要统一销毁。麦子没办法,就只好想索要回来那盆麦苗。没料到,一个身穿制服的年轻人嘴里怒斥着,双手捧起那盆麦苗,“嘭”的一声摔碎在路面上,疼得麦子直跪在那儿大哭。
  老婆看着伤心之至的麦子,又气又心疼,她强压住怒火,劝慰了他几句,他才止住哭,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站起身子,一个人突然径直来到阳台上,望着窗外高高的天空,怔怔地对老婆说:“咱们再往上搬家!”
  老婆没听懂啥意思,就见麦子出去沿着楼梯径直往上面去了。不多时,他一脸亢奋地下来,对老婆道:“跟最顶层住的六叔家谈妥啦!咱们两家对换住!”
  “啥——”老婆瞪大了眼睛,“还要换?你要上天?”
  “对,俺就是想要上天,地上已没了俺的位置,俺就去天上飞,这都是给逼的!”麦子显得很认真。
  老婆知道麦子心里憋屈难受,这是在胡诌话,又犯神经了,就没敢再对他多说什么。唉!摊上个这样的男人,啥法呢!
   
  (五)
  麦子一家又搬到了楼房的最高层。
  麦子这次又选在最顶上的一层住,是因为他突然想到了那里有一个露天开放的平顶阳台,那可是一片开阔的地带。在那里,只要有土就可以种上他心仪的小麦,不会影响到任何人。
  老婆也为麦子想了好多,为安全起见,就对他说:“这样吧!以后你守家,我出去找活干!”
  麦子望着老婆一言不语,半晌,才点点头,突然嘣出他那句经典的诗句来:“为什么面对着你,俺缄默不语?是因为爱你爱得深沉!”
  老婆被他给逗笑了,戏侃道:“木头疙瘩,犟驴一个,你就只会这一句啊!”
  以后的日子里,老婆开始每天早出晚归,在一家商场里当清洁员。麦子呢,在家里负责做饭,料理家务。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麦子背着老婆,不知跑了多少趟,用个塑料袋子从楼下很费力地扛上来一袋袋肥沃的黄土,将整个楼顶宽敞平坦的阳台,铺得足足有一乍多厚。他熟练地操着铁耙,将一堆堆黄土摊平,砸碎,压实,再精雕细镂一番,最后全部播上了麦粒种子。
  几天过去了,楼顶的露天阳台上,竟焕发出来一片勃勃生机,变成了一个绿意盎然的世界。
  麦子的心情开始敞亮起来,每天老婆一出门,他便快速地攀到楼顶的阳台上,全神贯注于那一片醉人的麦苗之中了。麦子觉得,这世道,天无绝人之路,只要自己喜欢的东西,即使地面上没有了用武之地,在天上——在楼顶也一样能种植自己心目中向往的庄稼。
  干活累了,麦子便蹲下来,细细地瞅上一阵绿意盎然的麦苗,然后便惬意地站起身子,对着辽阔的天空,张开双臂,大声地咏唱起来:“为什么面对着你,俺缄默不语?是因为爱你爱得深沉!”
  这段世间里,麦子觉得自己仿佛一下年轻了许多,仿佛一下又回到了从前,心情舒畅了,精神来劲了,每天都陶醉在楼顶上的这片绿色的麦苗之中。他突然地觉得,这场景,曾经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切,那么的令他着迷……这里,才是他生命中最具魅力的地方;这里,才是他真正大显身手的地方。也正是在这里,让他又找回了自信,找回了欢乐,找回了昔日潇洒的影子。
  一个晴朗的上午,麦子待老婆上班后,又高兴地攀上了楼顶的阳台。他手里拎把锄头,正一丝不苟地锄着麦苗间的小草,突然,一群身穿管理制服的人,不知怎么竟攀了上来,先是对着麦子训斥一番,接着便将阳台上生长着的麦苗,三下五除二地一拔而光。临走时又恶狠狠地甩下话给麦子听:“限明天一天的时间,务必将阳台上的土全部清理下去,打扫干净,否则,后果自负!”
  麦子被这突来的一幕吓得一下瘫倒在那儿,半晌才缓过神来,恼得他拿着自己的头直往阳台上碰。他浑身打颤,两眼瞪得猩红。他万万没想到,他一个就只嗜好种地的人,种地种得最后被逼到了楼顶,逼到了天上,可结果呢?又不知招惹到了哪路神仙,最终还是没能逃脱被扼杀的命运。诺大个钢筋水泥的世界,竟然容不下一星点儿属于自己的空间,他不知道这是哪辈子留下的罪孽啊!
  麦子踉跄着身子,仰天长叹了一声,望着阳台上被拔掉的七零八散的麦苗,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笑过之后,他用一只手随抹了下额头上淌下来的血迹,接着便跪在阳台上,看着从额头上落下的斑斑血迹,一点点浸入到身下的黄土里,融红了泥土……他突然地觉得,自己今生今世,就只属于黄土,属于麦子了。他深深地喘口气,站起身,抱起一大堆被拔掉的麦苗,然后慢腾腾地来到了阳台的边缘……
  一个天籁般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天际传来,震耳发聩:“为什么面对着你,我缄默不语?是因为爱你爱得深沉!”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诗句中的“俺”字,这回又彻底地还原成了原来的“我”。
  一堆绿色的麦苗,被一个叫做麦子的男人当成孩子,紧紧地揽抱在怀里,从高空,很耀眼地落下……               

 听完麦子的故事,稻草人人开始向麦子叙说着自己的故事!

  就这样,每到深夜的时刻,麦子就和稻草人聊起天来,聊其他都不懂的,只有稻草人与麦子懂的话语!

 稻草人非常想见那颗青色的麦子,于是变割断了自己身上的筋,散落了一地的稻草,被老婆婆丢在青色麦子经过的地方,稻草人就这样安静的看着青色麦子,不去打扰了,看到它开心,稻草人就开心,看到它难过就难过,看到青色麦子经历痛苦,自己就难受,真想自己替青色麦子经历所有的一切,可都有自己的生活经历,谁都无法代替。

“我想进去农民的仓库里,安安静静的过一生。”一个胖点的麦苗说到!

 “嗨,你好!你怎么和我们不一样,你怎么来到这里了呢?”一颗青色的麦子问到。

 为了防止虫鸟吃麦粒,我原本是一把散乱的稻草,被一位老婆婆扎在一起,给我戴上帽子,穿上衣服,放在了麦田里了!

 稻草又被做成稻草人,重新放在麦田了,继续守护着麦子,可稻草人依然是想念那青色麦子.期待着再次看到青色麦子,他的梦想是否实现,它是否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小心翼翼的说到“我们是来保护你们的,为了你们不让虫鸟吃你们,听那些人们说,你们叫麦子。”

  “我想成为一粒米,来实现自己的价值。”其中一个高一点的麦苗说到!

麦田里的守望者

 细弱的麦苗们在风中摇摆,可无论是风吹雨打,麦苗们还倔强的生长着,一点点的长大。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泪流下来。

你来保护我们,可真有点可笑了!”青色麦苗不觉冷笑了稻草人。

 麦子告诉稻草人,自己曾经爱上一只天上的飞鸟,希望它能留在自己的身边直到永远,当我告诉它,自己的梦想是一只做一块面包的时候,它嘲笑我,它说,它的梦想是在天空中飞翔。它也很爱我,可一直说我不懂它,我一直以为他看不起我的梦想,我们在一起虽然很快乐,却也时常的发生争吵,最后不得不分开,它飞向了它向往的蓝天,我继续做着我成为面包的美梦!相爱最后也无法在一起。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www.8364.com】那些努力想挣脱黑暗的麦种子发芽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