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雨已经小了,看着阿爹穿着雨衣去找表哥

入秋的第一场雨,似乎还没有脱掉夏的衣裳,像一个顽皮的孩子从天上的云正层中蹦出来,落在校园里的石板路上,操场上、花坛里、窗台上,达达达地敲着响鼓,溅跳起了一丛丛晶莹的水花。
  这是下午上第二节课,教语文的王老师借景发挥,面对四年级〔1〕班的四十位学生,出了一个作文题目:“秋天的雨”。这一下,教室里顿时热闹起来了。“雨——”同学们纷纷抬起头,观赏起校园里的雨。有的说:“这秋天的雨怎么不是牛毛细雨?”有的说:“夏刚过,天还热着,所以雨还是那么大。”也有的说:“这是怪雨。”反正谁说的话都有道理。斌斌坐在窗口的第一排,他没有发表什么意见,除了沉默还是沉默,他好象失去了童稚和天真。他望着窗外密密麻麻的的雨,看雨泼打着校园里的香樟树、梧桐树、还有花坛上的花草上,他只觉得这秋天的雨太无情了。他见大家都在议论后开始打草稿,也提起桌上的笔,在草稿纸上写了起来……
  雨下得很大,快到放学的时间,不少学生都开始收起笔和书包,斌斌望着窗外的急雨,忽然显得有点心焦。真是的,要是雨下不停就麻烦了。同学们也都抬着头,盼望家里人送来雨具。老师仿佛看出了大家的心思,用眼瞟了一下窗外的雨说:“大家别急,等会儿你们的家长会帮送雨具来的,现在么,大家得得好好看看这雨,听听雨声,争取把这篇作文写好。”老师的话把大家说静了,同学们又都站起来看窗外的雨。
  没过一会儿,班里大多数同学的家长给孩子送雨具来了。策一个送伞来的是玮纬的奶奶,老人家的花白头发上挂满了雨珠,她给玮玮送来了小花伞;第二个送伞的是芳芳的爸爸,送来的是红伞;第三个送雨伞的是李莉的外婆,送来的是桔红伞;第四个送来雨伞的是斌斌的同桌芳芳的爷爷,送来的是一顶全自动黄伞……老师从门口接过这些送来的雨伞,放在芳芳的课桌边排着队,芳芳例着嘴朝他笑了笑。斌斌见了,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他转过脸,望着窗外的雨,脸上顿时变得灰蒙起来,小小的孩子有了心事。操场上淌满了水,雨点仍不见小,眼前的校园里也顿觉朦膀胧胧的,斌斌的眼前也变得朦胧起来了。
  是的,斌斌想家里了,他真的不该想那么多,但不想怎么行?斌斌的爸爸是一家大型钢厂的工人,是炉台长,每天忙忙碌碌。从市区到钢城,接送工人的车至少要开一个多小时。爸爸每天早出晚归很辛苦,所以从三年级开始,斌斌就一个人上学和回家,他很懂得体贴爸爸。据说,爸爸还是厂里的先进人物。妈妈是文化馆娱乐场的一名管理员,近来整天穿得漂漂亮亮的,衣服上每天还要涂茉莉花型的进口香水。妈妈这些天来好像是心不在家,对斌斌的关心更少了,似乎只顾全自己,从来不管斌斌的学习和校外生活了……雨仍在下着,教室外的排水管在发出“嗡嗡”作响的声音。
  斌斌的耳朵里又开始发出声音了,眼前似乎看到了爸爸妈妈在吵架。妈妈最近为什么常跟爸爸吵?有时还吵得挺凶的。那天雨夜,爸爸等了她一夜没回家。真的是烦死人了,好好的家庭为什么要这样?家里的情景好像这雨,搅得斌斌的心很不平静……斌斌正想着,语文老师来了:“同学们,今天的雨下得很特别,真的很有写头,大家一定要观察好。”老师这一说,教室里马上又交头接耳起来。真的,别看写这雨景,有些学过的词句还真的一下用不上哩!斌斌坐在桌上,他手里捏着一枝花铅笔,开始慢慢旋转起来。爸爸常说:“一个人活在世界上要懂得为社会作贡献,总不能只顾吃穿玩……”这显然是针对妈妈说的。可妈妈却是总是说:“谁像你一天到晚的围着钢呀炉呀的转,不懂得生活,告诉你,我现在对你没感情……”嗨—这几天爸和妈吵得真凶,有好几次还了闹得差点动起手来,为了这,斌斌上课也总觉得烦恼,学习退步了,还受到老师批评……
  这时,教室外又来了好几位家长,伞、雨衣、套鞋…堆满了教室前面的讲台,拿到雨具的同学,像吃了蜜一样的甜。只有斌斌侧着脑袋低着头,他在等,他满怀希望地想得到应该得到的雨具,当然更希望自己的妈妈会来,他清楚,他的这个愿望只是空想,因为爸爸妈妈昨晚又吵过。斌斌真的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一个个问号在斌斌的头脑中盘旋。
  雨仍在下着,雨点打在玻璃窗上,似流着一条条小河,像是斌斌心中的泪水挂在上面。唉,这鬼样儿的家,吵得心也碎了,斌斌的眼泪水直淌。雨还没有停,这时教室里的同学都开始离开。
  “斌斌——”是班主任老师进来了,她见斌斌坐在椅子上流泪,便把手中的一顶彩色雨伞递了过去:“你爸爸来电话了,他现在还在加班,老师的伞给你撑—”“不,老师——”“拿着吧,老师还有雨衣。”说着,老师拉住斌斌的手说:“老师今天送你回家。”斌斌抬起头来:“老师—”斌斌哭了,泪水怎么也忍不住地流,像这秋天的雨。“老师,你是帮着做我妈妈的工作,不让我们家天天……我爱这个家……”老师望着斌斌,微笑着点头。斌斌一听,笑了。
  王老师牵着斌斌的手走了一程路,秋天的雨忽然停了,四周变得清醒起来,雨后的太阳推开了云层,似乎变得特别金亮……   

        课间休息,天空还阴云笼罩着,雨渐渐地下小了,窗外高大的油棕树那些宽宽大大的叶子上,被雨点敲出啪嗒啪嗒啪嗒很有节奏感,听起来不会感觉烦人。 抬起头,一眼望去整个校园除了教室里的学生在喜闹着,便是在雨中奔跑着的几个学生娃,其它景物全部在雨水里受洗礼。

午夜透过窗帘看见了月亮,明天的雨夹雪还会来吗.喜欢下雨窝在家里的感觉,有一种暖暖的归属感.喜欢下雪出去走,再大也无所畏.只要耳朵里有音乐,它会让我有一种想要去流浪的感觉.

       上课的铃声响起来,我手拿上教案本,直奔四年级一班教室,忘记带雨伞,雨点打在我的身上,如果说再去办公室拿雨伞,恐怕时间来不及,反正雨已经小了,冒雨向前走。

犹记得幼时每逢下雨,家里的大人们就会忙着收东西,关窗户收粮食声此起彼伏.待得总算是忙活完了,雨点也开始变得密集起来.家里没有雨鞋甚至连伞也无存,赶上要出去就只能套上厚重的雨衣.笨拙地踏着泥水艰难前行.不知道要摔倒多少次.

        我把教案怀抱在胸口上,埋头快速直走,突然间,一个学生跑到我的面前,递给我一把伞说:“老师给你伞。”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他已经跑得不见踪影。真是出乎意料,不知所措,我打量一下这把伞后,立马把它撑开了,伞很小,而且伞还有一点儿破损,大约是家长怕小孩子不好好保管,下雨天带把旧伞来学校,不想这么多,赶紧上课吧。

等到我和弟弟上了学,家里的生活条件并不见好.但雨伞还是有了,一次上课父亲穿着雨衣手里拿着雨伞,当时教室外面下着中雨而且离放学还很早,父亲离开时舍不得打开雨伞,径直走入雨中去找弟弟的班级教室.那一刻我的心里无比难受,于是冲出教室把雨衣毅然退还给了父亲.父亲很生气说我大老远送来你还不要,父亲啊,您比我更需要雨衣啊.最后好不容易让父亲穿回去了,看着父亲穿着雨衣去找弟弟,我心底很开心.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反正雨已经小了,看着阿爹穿着雨衣去找表哥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