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爪铁就叫老抓,拍摄者将此视频发到了业主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村里大搞农田水利建设,打了不少水泥管井。打井的工具很简陋,支个三角架,中间有个铁管,八个人转着圈推动,当底下的铁罐泥满了,就顺着铁管放下一个三爪铁,用绞盘把铁罐拽上来,这三爪铁就叫老抓。有个人放得好,抓得准,人送外号老抓,真名倒没人叫了。
  老抓是个退伍军人,在军队吹过号,学过医。生产队上下工都听老抓的号声,有的社员好奇,就到他家去吹,只是发出“不”的一声,没有人能像他一样吹得响亮,都说这军号是母的,就如蝉似的,公的才会叫。
  改革开放后,老抓做了村医,医术很一般,治病下药还是老一套,跟不上医学的发展。他的外孙女得了病,抱来让他治,本来病不重,输了几天液后竟没命了。一个壮男人闹肚子,老抓给人家输了一瓶液,一算帐要五十元,事后见人就说:我的娘哎,早知道俺还不如窜死哩。   

近日,吉林市高新区天鸿嘉园高层发生高空抛物事件,有人从楼上往楼下扔铁罐、铁棍,砸到了人和车!网友发布一段现场视频。视频一开始,拍摄者大声说:“1号楼有人往下扔东西!”拍摄者的话音刚落,一个铁罐子从天而降,砸到下面停放的一辆车上。拍摄者不禁大声感慨:“我的天啊,砸到别人的车了!”

图片 1 贾庄镇北面新建了一处大型变电所,输出大功率的电压以适应越来越发达的工业用电。在我们商业街前边变电所要安装很多高大的输电塔,是半米直径的粗铁管,地下埋入4米深,地上三十多米高。地下部分是用一种很高的机械,把铁管砸到地下去的,很多人都在看这种新鲜玩意,觉得很不可思议,那么粗的铁管能砸下去,真的了不起。
  那么多的铁管只用了六七天就全部砸下去了,上面的铁管还没有拉来,在我们商用房和马路之间每隔五十米就有了一个一个的深井,那些工人施工后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警示牌都没有,一个个黑洞洞的井口就像吃人的老虎一样等待着,非常吓人。我门前的一个井口,我怕孩子们在那里玩耍掉下去,就找了块石板盖住了。叮嘱孩子们都别去远处玩。
  那天我请客,好几个朋友都唧唧歪歪的互相敬酒,我说都是开车的别喝多了,最近酒驾查的很紧。但喝了一杯后就刹不住了,你来我往推杯换盏,结果都喝大了,至于喝了多少都忘了,反正醉了好几个,有俩不喝白酒的,还算清醒,我让他俩送那几个回去,我自己走着回家,因为是在离家很近的地方,所以我没有开车去, 一个人溜达着更好,我嘴里哼着自己觉得还凑活的小曲慢悠悠的走着,觉得有点内急,就到路边小解,已经很晚了没有一个人。那几天中央电视台预报有雾霾,预报的还挺准,到处雾蒙蒙黑漆漆的,我晃晃悠悠的边解裤子边走向路边,忽然,我一脚踏空,整个人掉进了无底深渊,那铁管地下也是有铁底的,四米深啊,我当时就昏了过去,啥也不知道了。
  我觉得地震了轰轰隆隆的石头砸的我浑身痛苦,我被痛醒了,发现四处漆黑一片,我的腿可能骨折了,头也有粘粘的稠液流出,应该是血。我的双臂有感觉的,除了檫破皮外没有大碍,我用手揉揉眼睛,向上看去,发现上面有一线亮光,上面的人正用吊车安装铁塔,吊车吊着铁塔在动,工人用焊条把接缝焊死,那光亮就是焊条的光,我脑子立时清醒了,坏了,我被封到这个铁管里后就彻底玩完了,我大声喊叫,救命啊,快救我出去啊,但我的嗓子发出的声音很低,不知怎么弄的,越是着急越是喊不出声音。再加上起重机的大马力发动机的隆隆声,上面的人根本听不见,后来亮光没有了,吊车声音也没有了,我耳朵里只有嗡嗡的声音,我的头越来越痛,嗡嗡声也越来越大,我渐渐又昏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醒了,外面一片死寂,没有一丝的声音,我想这是深夜了吧,我开始想象我所处的困境,这次是真的完了,被焊在这样的铁管里,没有人会发现的,我会很快死去,受伤疼痛再加上缺氧,我死后可能会变成风干的木乃伊,也许几十年后这个铁塔废弃了,人们割开看见我,那时他们就会把我当成文物了。
  我用手去摸索受伤的腿,忽然我一阵狂喜,我摸到了装在裤袋里的手机,我得救了,哈哈,老天你开眼了啊,我掏出手机哈哈有电,整个陷阱里顿时亮的我眼睛痛,多好的亮光啊,久违的亮光啊,我爱死你了,以前我怎么没有这样爱你啊哈哈。我赶紧打,打不出去,再打,还是打不出去。我看看手机屏,发现没有一格的信号,妈的,这个铁管密封太好了,没有一丝的信号进来。我的心情顿时又跌入了井底 。我大骂这该死的铁管,大骂那些没有责任心的施工队,更骂自己的笨,突然我发现我的声音很大,而且我喊出去的声音有回声,我喊,有人吗...吗...吗....吗。救命啊...啊...啊...啊...啊,快来人...人...人....人...人,我不想死...死...死...死...死,啊...啊...啊...啊...啊,呵呵好玩啊。我玩了一会就觉得不好玩了,太吵的慌了,想怎么不早喊出声音那,早醒了手机也会有信号啊,那时铁管还没有焊接的。
  玩累了也想累了就又迷糊过去了。我开始回放以前的情景了,想起我小时候去河里抓鱼,妈妈在岸上喊我回家吃饭,想起父亲背我去上学的第一天,想起我上班后晚上父亲去很远接我,想起父母都老了,妈妈的头发白了,父亲的背也陀了,我还没有真正的孝顺他们,妈妈爸爸,儿子不能尽孝了,儿子对不起你们啊。想起了我的孩子,孩子啊爸爸以后不能再疼爱你们了,以后你们再受欺负谁来呵护你们,我的孩子啊,爸爸是爱你们的,尽管我没有说,可是心里是最爱你们的。我的眼泪禁不住直流,我想我不能就这样死去,为了我的父母,我的孩子,我要活下去,我还没有尽孝,我还没有把孩子养大成人。
   我试着把双臂向前举着,屁股向后翘着,我就像一个大虫子一样向上蠕动着,我觉得骨折的伤腿已经不是那么的疼痛,巨大的求生欲望,和思念亲人的精神支撑着我,我一寸一寸的向上蠕动着,蠕动着。那节铁管因为是要埋在地下的所以很粗糙,这样我就没有被滑下来,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我终于蠕动到了地平线铁管接口处了,铁塔底部有一个拳头大的四方的小洞,是用来挂吊车钩子的,安装完毕后就焊死,谢天谢地,铁塔安装完后工人还没有来的及焊死,我腾出一只手推开了挡住洞口的土石,一股刺眼的阳光射的我眼睛好痛,我狂喜不已,顾不得眼睛的刺痛,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这时一个环卫工人骑着三轮车停在了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拿出扫帚正想打扫落叶,我带着回声大喊起来,救命啊啊啊啊啊,快救命命命命命。
  医院的病床上,我的双腿被吊起很高,打着石膏的腿里放了钢钉,父母都在看着我呵呵地笑,嘴里不停地骂我,孩子也用哭红的眼睛温柔的看我的缠了绷带的头。整整的36小时啊,我从阴间又回到了可爱的人间,啊,活着,真好 !!!   

图片 2

随后,拍摄者把镜头冲向了地面,“这些都是从上面扔下来的!”地面上有一个摔碎的撮子,还有一个铁罐。不远处,还有一根铁管,拍摄者称:“差点把我砸到,幸亏点儿高。”视频最后是一名女士捂着小女孩的脚,查看她的伤情。拍摄者说:“把孩子的脚砸疼了,这种情况应该报警。”

图片 3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这三爪铁就叫老抓,拍摄者将此视频发到了业主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