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老汉痛哭不已,老王没办抗过去

  王老汉是一名山区的农民,年近六旬,将终生奉献给了心爱的绿森林。当年政策开放了,老王承包了后山一块五亩左右无人敢要的不毛荒山,经过多年含辛茹苦,象照顾孩子一样的辛勤耕作,他使那一带郁郁葱葱,每当他看到风吹叶动,满目苍翠时,他那的纵横沟壑脸上,就会露出开心的笑容。
  王老汉经常随身带着三件宝:收音机、手电筒、老黄狗。收音机用来解闷,他从那里了解了不少新知识;手电筒当然用来照亮;老黄狗呢,老王叫它“狐狸”,这狗不但通人性,且给王老汉夜间壮了不少胆,他常和“狐狸”说话,并且同吃同睡。
  王老汉一生没有什么丰功伟绩,除了让那片荒山变成绿洲,给他带来些收入外,唯一值得自豪的便是自己的身体了,也许是山区空气好,也许是他早睡早起的生活心态规律好,他几十年来,从未得过病,身体出奇的好,遇到感冒咳嗽,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抗一抗就过去了’,然而这种病,老王没办抗过去,这便是牙疼,俗话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疼得他捂腮帮子哎哟,整宿整宿的睡不好,实在没法,他去了村卫生所找胡大夫,胡大夫说他这病得去大医院拔掉牙根,他这里只能开些止疼药了。王老汉无奈,只好作出了除了承包荒山外的生平第二大决定——进城看病。
  老王将大黄狗托付给别人,又将压在箱底的年青时买的一件西服穿上,带着些积蓄就出发了,以前老王他进过城,不过是买农药、化肥、树种或卖树苗之类,每次都是急匆匆地,这一次他慢悠悠的,如果不是牙痛的干扰,他觉得自己好像在旅游,又转念一想自己辛苦一辈子,也应该旅游了。
  这样想着,就来到了胡大夫说的那所著名的大医院,他依稀记着要挂号,看到挂号处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在写什么东西,他不知道怎样称呼,叫同志吧,现在不兴这个,叫大夫吧,又不像,叫师父吧,又说不出口,正犹豫间,一阵疼痛袭来,他吸了口气,那姑娘听了,问:“老大爷挂哪一科?”
  他道:“我牙疼!”
  “老大爷,你运气真好,今天医院休假,口腔科刚好有人值班,这是票,你拿好了!”
  那姑娘笑面如花的说道。老王接过票后,突然内急,看到一个叼烟斗头像后,进去上完厕所,不知道怎样冲水,又看到有人忘了关水龙头,心一横出来了,关了水龙头就说:“这城里的人真是浪费。”走在走廊上,出奇的静,比山里夜晚要静许多,突然一阵说笑声,打破了这静谥。
  他顺着笑声走过去,正好看到口腔科内有一男一女两个白大褂在聊天,他进去后,哪两人好像没有发现他一样,继续聊天,他几次要插嘴,看到他们兴致勃勃的样子后,又忍住,只好捏着票子等着,又一次痛意袭来,这次大约是疼的紧了吧,他手捂着腮帮“哎哟”一声大叫,声震寰宇,他这一声震的男女白大褂同时止住了聊天,女白大褂不满地瞪了他一眼,道:“你是不是有病啊!”
  “是啊,有病!”老王赔着笑脸,思付:没病跑这干啥呢。
  “哈哈……哈哈……”谁知他的回答一出口,那男女白大褂大笑不止,男白大褂笑着擦着眼泪指着自己的头说:“她问你是不是这里有病!”
  老王被笑的莫名其妙,听到发问,便突地起身头也不回的走向门外,旋即又走了回来,气愤的道:“我以为走错了,对着啊,我看牙病!”
  男女白大褂相视一笑,各自指了指脑袋,说了句“神经病”,女白大褂便招呼他坐过来,老王听到“神经病”三字时,心中着实生气,老脸涨得通红,差点转身离开,然而那根疼痛的神经却牵扯着他,走向了病椅,但他心中却是不平,接连两次被人说成有病,故而趁坐下时长出一口气。
  女白大褂手中拿着镊子,示意他张开嘴巴,忽然她迟疑地向后退了退,一脸警惕的道:“你不会有什么传染病吧?!”
  老王嘴巴张大大的,老脸又一次窘的通红,胸口一痛,眼前一黑,旋即眼中射出复杂的目光,摇了摇头,女白大褂见状又和男白大褂闲聊,又问哪颗牙疼,老王含糊不清的道:“左边倒数第二个!”
  女白大褂一看道:“牙根松动,牙龈溃烂,要拔掉重镶!”
  恰巧那疼痛袭来,老王不由的点了点头,女白大褂突然对男白大褂说:“我出去下,你先看着!”
  不一会儿女白大褂归来,继续和男白大褂闲聊,而后又漫不经心的把钳子放在病牙上,用劲一拔,老王大叫一声,吐出一口鲜血,随后舌头一舔,又“啊”的一声,眼前再度一黑,急火攻心,顿时昏了过去,男白大褂道:“这人真是神经有问题,一惊一怍的!”
  女白大褂忽地脸色煞白,盯着那钳子上洁白的牙根道:“天哪!我把他的好牙拔下来了,这可怎么办呢?!”
  老王气极攻心,一顿饭的功夫,慢慢地醒来,胸口仍隐约作痛,看到盘内自己的好牙,猛不丁的跳起来,指着男女白大褂说不出话来,将自己的好牙抓在手,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医院大门,发誓今生永不再进这里了!
  老王颤悠悠的回到家,新旧牙痛折磨的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胸口时时闷疼,人立刻瘦了几圈,尤其是他看到那颗自己洁白的牙齿,更是触目惊心,耳中老响起“神经病、传染病、有病”的话语和他们的笑声,心中郁闷,无法诉说,有时感觉呼吸都不畅通了,渐渐地就一病不起了。
  那大黄狗颇通人性,跑到村长家中,咬着村长衣角,硬是把村长拉了过来,老王的呼吸时断时续,叹道:“我这一生做了两件事,承包荒山,我成功了,看牙病,却失败了,这真是命呀!”
  老王说着流下泪来,村长见状劝道:“老王你是咱村的能人,可不能这样想不开啊!”
  老王摇了摇头,艰难地从枕头下取出一黑色布包说:“这是我的一些积蓄,麻烦你将我葬在树林内,余钱再买些树苗种上吧!”
  说罢眼睛闭了闭,村长见状叫道:“老王!”
  老王眼睛睁开,看到“狐狸”亦坐在床边,双眼含着泪,盯着他“唔唔”的哭,老王又流下泪来对村长说:“请帮我照顾这狗!”
  村长流着泪点了点头,老王断断续续地说:“早知道,抗一抗……就……过……去……了,过……去……了……”随着“过去”两字,老王头一歪,就永远过去了……
  大黄狗的唔唔声不绝,不久后山的五亩绿森林内出现一座新坟,一只大黄狗围着坟头转来转去,夕阳西下,金黄的光辉洒满了新栽了的一行行新生的树苗,在风中摇摆着,发出“沙沙”的声响…………   

本文摘自学佛网,妙用堂的H boy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佛学文章,发扬中国的佛学古典智慧。

图片 1

图片 2

王老汉病了,突如其来说病就病。

  屠宰场大黄狗流泪惨叫,路过老汉顺手救下,五年后老汉痛哭不已!

王老汉感觉到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刚刚吃完两盘饺子。大年三十的饺子,王老汉吃的特别香,吃完最后一个饺子,嘴里还在吧唧吧唧的时候,胸口就开始发闷,像被什么东西顶住了一样喘不过气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出,大冬天的后背就像蒸了桑拿一样被汗水浸透了。

  黄镇有一个叫王老汉的人,面慈心善,今年都60岁了,老伴走了,膝下有两儿一女,不过全都住在城里,王老汉一个人孤单的住在镇上。

王老汉头上渗出汗的时候,王老汉的媳妇看见了。王老汉的媳妇冲着王老汉说:

  说起这个故事,很多人一开始还不信,不过去了王老汉家后,大家都信了。

“吃饭就没个饥饱,见到好的就想一个人吃完。”

  那年,王老汉外出买菜,路过一个屠宰场时,他突然听到了一阵阵凄厉的狗叫声,循声而去,就看到笼子里面关着一条大黄狗,仔细一看,大黄狗居然在流泪。

王老汉也觉得吃的有点多。

  大黄狗看见王老汉靠近后,就对着王老汉不断的惨叫摇尾巴,王老汉看其可怜又逢缘就买下了这条快被宰杀的狗,带回了家。

王老汉媳妇又舀起一漏勺热气腾腾的饺子,冲着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儿子说:

  说来这大黄狗也是通人性,似乎知道救它的是王老汉,到家后,一不闹,二不叫。于是王老汉就把它养了下来,随着日子的不断增加,大黄越来越听话,平时出去会帮王老汉提袋子,送东西。大家都说这是一条非常聪明,有灵性的狗,每次听别人说:王老汉就是一阵得意。

“王子,羊肉馅的饺子香,再吃一盘吧。”

  五年后的一天,王老汉一个人在家,因为脑供血不足,直接晕倒在地,是他邻居送他去医院的,医生说再晚来几分钟,就完了。正当王老汉感谢邻居时,邻居却给他说了件事。

“不吃了,都快撑死了。妈,饺子煮的有点硬啊。爸,你不舒服就出去转转吧。”王子盯着电视头也不回的说。

  原来救王老汉的最大功臣并非邻居,而是王老汉自己养的大黄,那天邻居在家看电视,可平时温顺的大黄却突然冲了进来狂叫,可把他吓坏了,他以为它疯了,邻居他赶了几次都没用,用棍棒打了它几下,它也没走。

王老汉捂着胸口起来出去了。

  后来还是我女儿说:你看它是不是想让你出去啊,我看大黄叫一声就会看一下外面。我于是好奇就跟它出去了,然后才发现了晕倒的你,而后把你送到医院。所以你最该感谢的是你家大黄,没它估计那天我不会去你家的。

王老汉的胸口还是闷,堵得慌。夜风呼呼的刮着,王老汉的额头还是渗出了细密的汗珠。王老汉疼,扶着墙坐在门外的二层台阶上。

  王老汉听完赶紧对邻居道了谢,说以后请吃饭,然后就匆忙的赶回家打开门,看见大黄一直守在门口,见他回来赶忙跳到了他怀里。

王老汉还是疼,王老汉就喊:

  王老汉赶忙抱紧大黄,看着大黄身上被棍棒打的痕迹,王老汉泪流满面,抱着大黄的头说着一声声谢谢。

“王子她妈,你给我舀碗面汤。”

  从那以后,王老汉发现他似乎更懂大黄了,它就像自己的老朋友一样,相互扶持,相互陪伴。

王子他妈端着面汤走到门外的时候黑洞洞的天空里漂亮的烟花腾空而起,碗里的面汤撒了一些出来。王子她妈还看到,烟花的光影里王老汉的身体蜷成一团倒在地上,王子他妈的碗就碎了,摔碎了,面汤撒了一地。王子他妈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嘴里不停的喊:

图片 3

“老头子,你咋了?老头子,你咋了?”

对文章感兴趣,可以关注下面的信息哦!

王老汉被送到了医院,是黑车,村里的三虎跑黑车的面包车送去的,说好了60块。

免费结缘妙用堂师兄“魏新”皓:miaoyong216

一起去的还有王子的三个叔叔。是王子叫他们去的。王子他妈说:

有兴趣的伙伴们可以佳“宫众”皓:妙用堂佛事用品

“王子,你长大了,啥主意都要自己拿呢。”

以感恩的心,利益众生!欢迎各位菩萨转载,功德无量!欢迎结缘妙用堂佛事用品……

王子说:

“这么大的事咋能不通知他们?他们都是我爸的亲兄弟。”

王子还想打电话给他姐,被王子他妈拦住了。王子他妈说:

“大过年的,你想让大家都不消停啊。”

王子想想也是,就算了。

王子他们到医院的时候,值班医生看了看说:

“怀疑是心梗,我是新来的,不太确定,先做检查吧,值班主任马上就到。”就给王子他爸挂上了液体。

护士推着王老汉进去做检查了,王子的几个伯伯叔叔就开始说话了。

王子大伯说:

“王子,咋整的么,你爸平常壮的像头牛似的,怎么说病就病了。”

王子二伯说:

“王子,是不是你妈给气的,这婆娘,过了一辈子就知道骂。”

王子小叔说:

“王子,看来你爸这病不轻,你这些年打工挣了多少钱?”

王子不知道该回答哪句,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幸好王子的小叔提到了钱,兄弟几个就都不说话了,蹲在医院的过道里开始抽烟。

值班主任来的时候各项检查都做完了。值班主任看了看检查报告,用右手往上推了推眼镜,说:

“报告出来了,你们都是病人家属,病人得的是心绞痛。”

王子大伯问:

“好端端的个人,咋会得这病?”

值班主任说:

“根据化验结果,病人血糖很高,应该是糖尿病引发的并发症。”

王子二伯问:

“心绞痛是个什么病?严重不?”

值班主任看看王子二伯说:

“心绞痛,是心脏病的一种,发病快,说没就没了,再发展下去就是心梗。要不是送来的及时,早就没命了。”

完了又补充一句:

“你们路上都走了两个多小时,居然没事,真是命大”,摇了摇头。

王子小叔问:

“这得多少钱才能治好?”

值班主任说:

“我们医院医疗水平有限,设备也不完善,做手术得到市里的大医院。怎么着也得先准备十万二十万的吧。”

王子说:

“新农合不是报销么,怎么要那么多钱?”

值班主任说:

“报销是病好了之后才能报销,你得提前准备这些钱,还要准备去市里的吃喝拉撒睡的钱,陪护的人最好少一点。”

王子的大伯说: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五年后老汉痛哭不已,老王没办抗过去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