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岁的孙女冲我直叫唤,他走到马路中间的栏杆

  一天,我下班回家,刚进门,三岁的孙女冲我直叫唤,爷爷,爷爷,热,热。说完,又直擦额头。
  我赶紧放下双肩,一把脱去身上的衣服,笑着道,像爷爷这样就不热了。
  孙女即刻有样学样褪去身上的衣服。摸着自己那如脂玉般的肌肤,孙女笑嘻了,如得珍宝,抚个没完没了。
  过了会儿,孙女像猛地想起了么家,连声叫道,爷爷,爷爷,穿衣,穿衣。
  我一愣,连忙问,为么家?
  孙女歪着脑袋道,老师说,女生不可光溜溜。又看了我一眼,道,妈妈说,男生也不可光溜溜。说着,又伸出纤纤玉指,在脸上羞个不住,嘴里连声道,羞羞羞。
  我一听,赶紧给她穿上了衣服。自己也觉不自然起来。   

  孙女今年三岁。
  三岁的小伢能搞个么家?在我的印象里,也就是吃,玩了。
  象电视上搞出的,那些三二岁的伢儿这会那会,我见了,也只是笑笑,觉得,那是在电视里,隔得远,看不到,我只关心眼面前,我家孙女。
  有天,下班回家,孙女见了,连番拉扯身上的短衫,口中连叫:“爷爷,热,热。”
  孙女从了她妈,一口的普通话。
  我连忙弯腰,笑着说:“打赤膊嘚,象爷爷,几凉快。”
  我一进家门,自是褪去了包装,赤膊上阵。
  孙女听了,喜得格格直笑,拍着胳膊,肚皮,如得珍宝。
  第二天,我又回家,孙女又说,我又说。
  孙女听了,却没象昨天样立即行动,而是歪着头,一本正经地说:“妈妈说,女生不能光溜溜。”
  我一愣,拍着胸脯,问:“爷爷么能打赤膊呢?”
  孙女即刻回道:“妈妈说,爷爷是男生,男生可以光溜溜。”说完,转身拿来一把扇子,要我替她扇。
  我接过扇子,扇了起来,孙女享受地直叫唤。
  过了会儿,我停下了,笑着说:“爷爷手酸了,你去吹电扇。”
  一旁的老伴正想开口,我即忙使眼色制止了。
  由于担心电扇风力过猛,孙女承受不住,一般都用芭蕉扇或羽毛扇。
  孙女歪着头,想了下,说:“妈妈说,小孩不能吹电扇,会感冒,感冒了,要打屁屁针。”
  我说:“你自己扇嘚。”
  孙女说:“妈妈说,小孩扇不动扇子。”
  我听了,望了眼一边的老伴,心里竟感慨了:现在的小伢,究紧是电视教的,还是自己就是个小精灵?      

“当然要孝顺了,我最喜欢爷爷。”孙女说。

过十字路口左转是一所小学,爷爷来到了学校门口。孙女一边搓着手一边跺着脚,见到爷爷来了,埋怨到:“爷爷,你怎么才来呀?我都冻了半天了,冷死了。”

爷爷赶紧接过孙女的书包背在自己身上,拿出塑料袋里的大衣给孙女穿上。

一个年轻人见爷爷年纪大,给爷爷让了个位子。爷爷赶紧让孙女坐,孙女让爷爷坐。爷爷说,“你坐吧!如果车一晃把你摔了,我咋跟你妈妈交差呀。”

“刚才去给孙女买烤红薯的时候摔了一跤,把腿摔破了,我怕裤子蹭着疼,所以把裤腿卷着。快给我拿点碘酒擦一下,消消毒。”爷爷说。

“喜欢吧?快吃!把爷爷的皮都快烫破了。辛亏隔着毛衣。”爷爷笑着说。

爷爷戴着灰色毛线帽,帽子连着围脖,只把脸露出来,穿着肥肥大大的黑色棉袄,胸前有些泥,袖口和胳膊肘已经磨损,裤子哐当着,卷着一条裤腿,一高一低,一手拿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衣服,一手捂着胸前。

爷爷一下公交车,就急急忙忙横穿马路。快放学了,马路上车来车往,川流不息。他走到马路中间的栏杆边,顺着栏杆往前走,马路上的汽车见他横穿马路,不停地按着喇叭,踩着刹车。他走到十字路口,左转绕过栏杆,再一次横穿,过了马路,司机和周围的人都为他捏一把汗。

“哟!公主回来了。”

“明天我来接你,再买好不好?中午时间紧,吃完了饭你还要上课的。”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三岁的孙女冲我直叫唤,他走到马路中间的栏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