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叁回曾祖父好像不知道因为啥说要去买服装,

小宁打开一个本子,郑重其事地在上面写下了“爸爸、妈妈,我恨你们!”几个字后,就被外屋嘈杂的声音搅得心绪烦躁,再也没有心境继续写下去了。他无奈地用两个胳膊肘托起脑袋,再用两根食指塞进耳朵眼,直勾勾地盯着漆黑的窗外发呆。不一会,思维就飞跃到了三年前。
   三年前的时候,妈妈还是一名学生喜欢、领导器重的高三年级数学把关教师。妈妈为了能够多考上一个学生,每个学生能多考上几分,每个人都能够考上理想的学校,记得从高二的暑假开始,她就带着学生们开始补课复习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每周只休息一天,隔天晚上还要跑到学校去跟夜自习,即使在家里,也时常不是在出卷子就是在批改学生的习题,经常我一觉睡醒了,妈妈还在挑灯夜战。我看到妈妈时常把手握成拳头顶在身上,表情十分痛苦难受的样子,我问妈妈怎么了,她只是淡淡的一笑,说没什么,吃两片止痛药就没事了。后来又时不时地咳嗽,爸爸多次催促妈妈到医院去看一下,但妈妈说孩子们正在复习冲刺阶段,怎么能离得开。就这样,直到等到她的学生放假准备参加高考,她才有了时间去医院检查她咳了大半年的身体,但是,这一去就成了有去无回,医生说你们为什么不早些来?她说我放不下我嗷嗷待哺的学生,他们一百四十人两百八十双眼睛,怎么能让我舍得放下?医生说晚了,一切都晚了。肝癌晚期,已经转移到肺部了。
   就在她的一百四十个学生在高考考场上意气奋发,挥洒自如的时刻,她却在医院里在病床上与病魔做着最后的斗争。令她欣慰地是高考后一波又一波的学生来到病房探望时,与他们共同分享着高考的喜悦和做题的自豪,但令她失望地是没有等到一个个同学满意的高考成绩和心意的录取通知,就在高考成绩就要公布的那天晚上,她走了,她抛下了还在读小学的心爱的儿子和难以割舍的家人,离开了她曾引以为豪的莘莘学子,先走了,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三天后,在一个极不协调的环境和氛围中,学校为她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因为一大早就公布了高考录取线,今年县一中历史性地突被了94.8%的高考上线率,红底黄字的横幅就悬挂在校门口,在秋风的吹拂下肆无忌惮地招摇着、卖弄着、宣泄着,包括校长、老师、学生、家长,一个个心里都充满着难以掩饰的自豪和喜悦。但能让她慰藉和得以安眠的是,遗体告别仪式当天来了很多人,有学生、家长、老师、校长,还有教育局和其它各学校的领导,黑漆漆地站满了大半个操场,校长把她的生平简介念得抑扬顿挫、声情并茂,让人听得肃然起敬、情不自禁。虽然大家凝重的表情是暂时的、短暂的、故作的,但她也是知足的、满意的、感动的。让她唯独牵挂和对不起的是她尚未成年的儿子和肝肠寸断的家人,但是,她还是毅然决然地走了,她虽然很不想走,但此时她已经无奈何了。
   这时姑姑推门进来,宁宁,去跟爸爸告个别吧,再去看他最后一眼!小宁木然地跟着姑姑来到盛着爸爸躯体的水晶棺旁,其是就是一个扣着玻璃置子的大冰柜,爸爸安详地躺在里面,脸色煞白,眼睛紧闭。他好像不认识这个人一样,面无表情,既不说话也不流泪。因为,他的泪水早已在三年前呼唤妈妈时流干、流尽。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站在这里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也不知道躺在那里的爸爸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三年前母亲走后,他就一直和爷爷奶奶们住在一起,上下学也是由年老的爷爷接送,吃喝拉撒全凭多病的奶奶张罗,姑姑会在周末过来帮衬一下,有时也会带着他和她家的小弟弟一起出去玩会。但爸爸除了隔三差五地买一些东西提到家里来,吃了奶奶的饭就拍屁股走人外,很少过问他的事情,也很少带他出去玩,或者买东西什么的。他的衣服和所需用品都是爸爸把钱给了奶奶或姑姑让她们去买,有时奶奶也会把钱给他让他自己去买。总之,爸爸是个大忙人,是个只顾工作不管其它一切的“工作狂”。听爷爷说,爸爸是个镇党委书记,就和“县太爷”差那么一丁点,管着好几万人的事呢,所以事多的跟什么似的,一天忙得屁颠屁颠地,就连上厕所还都要小跑着呢。用他们时髦的话说就是什么“五加二”、“白加黑”、“会不过夜”、“事不过天”等等。
   爸爸在官场上混,吃饭喝酒是难免的事,虽然得了多年的脂肪肝、糖尿病,但饭照样吃、酒照样喝,有时候在饭桌上打了胰岛素再喝再吃。爸爸常常对爷爷说,吃饭喝酒也是工作,你不喝酒,就没了圈子,也就没了前途。
   爸爸不知是酒喝的太多的缘故,还是工作太苦太累的缘故,总之身体是越来越差,疾病也是越来越多。什么高血压、糖尿病、脂肪肝、心脏病、胃肠炎,不仅我搞不懂,就连爷爷也搞不懂。爷爷多少次催着爸爸去医院检查、去住院治疗,但他都说工作忙,不当一回事儿。甚至有一次爷爷拍着桌子发火,还用手指着爸爸的鼻子说,宁宁已经没妈了,难道你还要让他没爹吗?爸爸也不生气,也不发火,只是低着头唉声叹气地说,手头事儿太多了,实在走不开,等秋后忙过这段时间请个假,住到医院里全面检查一下,好好保养保养。爷爷也不再说什么,因为爸爸这样的话已经说过多少次了。但是,这次却成了最后的一次,因为在暑期雷雨季节,连续多日的暴雨致使山体软化跨塌,为了指挥住在山脚下的群众安全转移,爸爸他们在那里连续坚守了三天三夜,虽然老百姓毫发无损,但爸爸却累倒了,永远地倒下了。听说被人们送到医院后再也没有醒过来,有的说是脑溢血,有的说是心肌梗死,有的说是过劳死,其实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已经离我们而去了。
   也许是爸爸偏心,抛下我去找妈妈了,也许是妈妈寂寞,把爸爸叫走了,因为三年前妈妈走的时候也正是这个季节。
   明天爸爸的遗体告别仪式肯定会比三年前妈妈的遗体告别仪式要阔气得多,因为爸爸是领导干部,爸爸是因公牺牲,爸爸是革命烈士。但是场面再大、人数再多、规格再高、仪式再隆重,对他来说又有什么实际意义呢?
   有,它给他带来了更多、更大的伤害和刻骨铭心的恨!www.8364.com,   

“夜晚抬头我还会看见星星,可是,事过经年,喂,你会记得我么?”

刚刚在微博上看到一个话题,说说你和家人之间温情的故事。里面有很多关于爸爸妈妈的,更多的事关于爷爷奶奶的。看到那么多人,那么多,与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有着那么亲厚的感情,感人至深的片段和小事。除了感动,其实我更多的是陌生和羡慕,还有不理解。

他已经记不清那是多少年前,第一次见到安小宁的晚上。一辆警车停在安小宁奶奶家门口,她低着头从车上下来,马尚清楚地看到女孩的眼睛,清澈地像水。牵着奶奶的手走进屋里,大人们都忙着收拾女孩的行李。马尚记得那里的灯光亮了好久。

我从小就是被爸爸妈妈带大的,从最初的幼儿园,沿着江边去上小学,去离家不远的少年宫,还是去学跆拳道,坐在爸爸或者妈妈的自行车后座,就这样过了一年又一年,今年刚刚高考完,现在光荣的称为一名大一小鲜肉,一个月了。

第二天整个村子醒过来时,大人们都在讨论着昨晚的警车,还有,带来的安小宁。

我的爷爷奶奶有三个孩子,我爸爸是最大的,我叔叔排行老二,我姑姑最小。我有一个堂弟,和一个比我小一个月的同岁表妹。

马尚听到细碎的句子,他顿时对这个从城市里来的女孩子怜悯起来。安小宁,你还好么。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应该是小学吧。我能轻易又清晰的感觉到爷爷对我和对表妹的不一样。那是暑假吧,我们都在爷爷家玩。那一次爷爷好像不知道因为什么说要去买衣服,就带着我和表妹还有奶奶还有姑姑(姑姑因为一些原因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出去了。然后进了一家童装店。要知道,作为一名资深萝莉,扎着两个考究的马尾辫的我,早已和妈妈一起逛遍童装店。所以这种地方简直是我的天堂,我兴奋的不得了。然后呢,爷爷进去就开始挑衣服,挑完就往我表妹身上比划一下,然后我奶奶时不时在旁边说两句,我姑姑觉得不满意也会插话。我站在旁边,不知道该干嘛。那大概是我人生第一次懂得什么叫尴尬,什么叫心凉。然后我前所未有的想妈妈温柔白净的脸,在我数学考不及格或是又把跳绳弄丢时怒发冲冠要骂我还是打我的妈妈早已被我忘到九霄云外。只记得妈妈牵着我的手,对我笑,或是在厨房烧我爱吃的很香很香的肉。买衣服有什么了不起,我有妈妈给我买啊!可是这样想着,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了。然后爷爷问我一句,哎,你觉得怎么样啊帆帆,她穿着好看吗?我假装打哈欠,说,啊。挺好的啊。

二年级的马尚还是对一切事物充满好奇的孩子,每天期待着放学,期待着踢着小石头路过安小宁门口,匆匆望一眼,然后跑回家。

看到那个微博话题底下关于爷爷奶奶的温情故事,对不起,我只能想到这个。啊,其实也不止这个。还有很多类似的,想忘也忘不掉。

安小宁总是坐在奶奶身边低着头认真的摆弄些什么,总是依偎着奶奶,她们就像一幅和谐的山水画。有时候马尚会跟奶奶打个招呼,然后看到安小宁的眼睛,又低头跑回家。

我没办法和爷爷奶奶熟络起来,因为这些,又不止这些。可还因为什么呢,我不知道。

马尚终于可以很近看到安小宁的时候,是一天早晨。安小宁的奶奶牵着她来到马尚家,马尚即刻擦了一下嘴直起了身子,然后就是大人间的对话。最终马尚可以确定的是,他可以跟安小宁一起去上学。

唉。我知道的啊。我一直都知道。在更小的时候,妈妈和爷爷家因为我那时候不懂的原因而纷争不断,可是那个时候我太小了,我听不懂他们争吵的内容,可我听得懂妈妈压抑的哭泣和崩溃的大叫。谁把我从来都温柔又强势的妈妈变成这个不开心的样子,谁就是坏人。

“我叫小宁,安小宁。”这是这个女孩跟马尚说的第一句话。

啊,对啦,爷爷就是那个人。

安小宁被安排到马尚的班里,虽然在这个村子里的小学,四年级只有两个班级。

妈妈对我说,你要争气,为我争一口气,要不然你爷爷家的人balabala。

班级里来了转学生,又是市里的孩子,难免会引起一阵激烈的讨论,他们寻求答案的目标就是马尚。众说纷纭,有人说安小宁家破产,无奈来到了乡下。有人说她爸妈离婚,把安小宁送到奶奶家。甚至有人说安小宁被抛弃,然后寄宿奶奶家。对这个城里的小姑娘,他们充满了好奇。马尚听到这些,像笑话一样。他偷偷观察着安小宁,马上就乐了。大家都在讨论着她,人家却丝毫不在意,仍在认真的摆弄着手里的东西,桌子上还放了一个小小的玻璃瓶。

所以我很努力的把二胡考到十级,很努力的上课,考试。很努力的让自己开心一点,再开心一点。其实我也是真的很开心啦。虽然我这个废柴中考不怎么好,但好歹上了高中。我表妹上了中专。其实中专很好,只是我绝不可能走这条路。不为什么,因为我妈妈认为的“争口气”不该是这样。而且我也觉得不该是这样。高中很好,高中可以不用考虑太多,只要一天一天在教室里,做自己该做的事,思考自己愿意思考的东西。不会那么乌烟瘴气。妈妈是个很傲的人,我也不愿意看到她因为我而在莫名其妙的人面前而抬不起头。

女孩子总是喜欢摆弄小东西,马尚趴在桌子上想着。

但是即使我认为我已经比表妹起码在某些方面优秀很多,我爷爷还是不喜欢我。他的偏爱体现在每一个细小的,让人不易察觉的说话语气和微笑幅度里,可是又偏偏要把这种偏爱明明白白的让你感受到。上了高中以后很少能见到爷爷奶奶了,直到昨天,全家一起聚到叔叔家吃饭,因为中秋节。我爸爸妈妈因为上班没去,但我们几个小孩都去了。这也是导致我在这里打下这些废话的直接原因。

安小宁跟马尚每天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他们的话慢慢的变多,偶尔也会一起踢着一颗小石头一直到家。他们从来不说起爸爸妈妈,路上看到同学的父母顺道接着他们,安小宁总是低下头,一直踢着小石头。而马尚,得到过妈妈的警告,不可以在安小宁面前提到爸爸妈妈,否则自己养的小乌龟就会被妈妈放河里,安小宁第一次跟奶奶到马尚的家里时就很喜欢那个小乌龟,一直蹲在那里看着它,

这是我考上大学后第一次家庭聚会。我高考考的还不错,美术专业让我上了一所好歹还是211的学校。我也不是学霸,没什么宏图大志,这样的结果我已经很满意,轻轻松松开心就好。我表妹,很遗憾,没有考上大专,她现在在上高复吧,继续教育,准备成人高考?我没有打算听到爷爷称赞我什么,当然也不会心理扭曲到让一干亲戚什么一边夸我一边拿我和表妹做比较。然而,呵呵。

“乌龟为什么要把头缩进去?”那天安小宁转过头睁着大眼睛问他

“莹莹(我表妹小名),你现在上的这个算是什么啊,大学还是大专啊?。。”我表妹就打算搪塞过去,这种问题的确很烦。“是大学咯,对吧。”我表妹就随便嗯了一声。“那你什么专业啊?”我爷爷问道。她爸爸决定让她选国际贸易,成人高考的东西我也不太懂。“哇你这么厉害啊,这么难的你学得会吗?balabala。。”然后我在旁边蛋蛋的笑笑,玩玩手机一句话没响。

“因为乌龟要睡觉,它不喜欢被打扰。”马尚绞尽脑汁只能想到这个答案

然后晚饭吃完,大家聊天。我表妹说想把自己的黑眼圈激光激掉,这句话之后大家都来劲了,“你这么漂亮还要整容啊balabala..”当时我就特么就醉了。全是奇葩。激光黑眼圈奇葩,认为激光是整容也是奇葩,然后我又一句话没说,我跟我表妹堂弟一起撤退逃离饭桌。去堂弟房间玩我们自己的。我们一起聊的很开心。我们三个感情一直很好。过了一会儿我们三个从房间出去。大家的话题和目光又聚集到我们这里来。我爷爷就开始说了,小华(我堂弟)现在长高了,男孩子现在是长个。莹莹啊,你现在怎么更瘦了,人又白,嗯,莹莹是瘦,莹莹长得是好看啊。帆帆么。。帆帆就。。

马尚也想过把小乌龟送给她,可是最后还是没舍得。

呵呵。

安小宁没有朋友,好像这个世界上她只认识家人和马尚,每当村子里的小孩子聚在一起做游戏,安小宁总是坐在门口看着从家里带来的漫画书,马尚有时候就在想,那个小画册里是不是住着安小宁的小朋友们,他如何都看不懂,甚至这是他第一次见全是图画的书。

呵呵。

放暑假时,安小宁终于忍不住问奶奶关于爸爸妈妈。

“啊哈哈我就是个胖子。”我赶紧接上了他的话茬。

“奶奶,我们放暑假了,你带我去找爸爸妈妈好么?”

然后我们就走开了。

奶奶还是以安小宁父母工作忙搪塞,

这是实在没东西比就开始比长相和身材了是吗。是不是以后还要比谁嫁的好啊。

“可是奶奶,不是说放假他们会来看我吗,老师说我们的作业还要家长签字。我还有好多东西都在家里没带来啊”

————————————————————————

奶奶实在不知道怎么来拒绝眼前稚嫩的小孙女,别过头走进厨房。

不知道你们考上大学家里有没有给你们红包,高考成绩出来我已经稳进了我妈开心的像疯了一样,然后各种打电话发动态朋友圈喜上眉梢。过了几天爷爷奶奶来我家,我妈又兴冲冲的半开玩笑的说,我们帆帆考进本科了你们可要给红包的啊!

马尚来喊安小宁出去玩,她转身抱起一个玻璃瓶跑了出去。马尚一直追着她来到河边,看着安小宁拔掉木制的瓶塞,愤怒地将里面的东西倒进河里,马尚捡起洒落地上的几个,是星星,安小宁好像把整个星空都倒进了水里。

我奶奶也笑着答应了下来,说给!肯定给!然后我爷爷轻轻来了句:“哎急什么那等考上了再说。”

“我生气了,爸爸妈妈不来看我!奶奶也不让我去找他们!”安小宁委屈地哭起来。

等考上了再说。

马尚瞬间不知所措,就陪着安小宁坐在地上,看她慢慢停下来。知道安小宁说肚子痛才起身回家。

呵呵。我听见了。抱歉我玻璃心想太多总觉得这句话非常的不怀好意和恶毒。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那叁回曾祖父好像不知道因为啥说要去买服装,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