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早都不知道早点回家啊,  她的父母非常

  她与甲在大学是同学,且又同班。他是班长,又是班里的学习尖子。她爱他,他也爱她,在校就确定了毕业后有了工作就结婚。
  毕业后,她向父母提起,父母很是反对,因他的老家在山区,他的家庭较贫穷。她不愿放弃他,又不愿伤害父母的心,令她很痛苦。
  她与甲同时被化工厂录用。
  厂里有位技术员,也是大学毕业,比她与甲早入厂一年,深得厂领导重视。
  她的父母非常喜欢这位技术员,说起来还有段故事呢。
  那是她工作三月后的下班回家,那天下着小雨,路上行人稀少。忽从路边一废弃的原饭店房撞出两流氓,拦住她,把她向弃房内拖去。
  说来也巧,她的喊叫,惊动了也下班回家的技术员,因她的家与技术员的家是同路。
  技术员与两流氓奋力对打,面对一流氓手里亮闪闪的匕首也不惧怕。也许是邪不压正吧,两流氓逃跑了,但技术员的右胳膊上被捅了一刀。
  父母喜欢上了技术员,还有一个原因,技术员的家与她的家同一个城市,且技术员的父母都是国家干部,各方面条件比甲强多了。
  父母曾向她提起技术员是她绝好的人选。
  是的,她也曾对技术员有点动心过。
  父母曾托人问过技术员,他也满意她。
  两天了,她没来上班,甲与技术员都心里猜疑着不知她发生了什么事。
  第三天,正好甲于技术员都休班。甲接到了她父亲的电话,说她出车祸了,现在市医院里,医生说有可能留下终生瘫痪。
  甲迅速奔向医院,她的父母提起女儿的终生大事。甲说,即使瘫痪,我愿侍候她一辈子。
  她的父亲又把电话打给了技术员,也说明了车祸可能终生瘫痪的事。
  技术员说他有事,不能前去,可天黑了,他一直没露面。
  她与父母心里都有了主意。
  她只不过是一个重感冒。   

我还记得父亲到处为我借钱盖房娶媳妇,到处为我筹钱支持我创业,我还记得…………。

有一天,我两岁半的女儿在客厅里堆积木,女儿把积木弄的一地都是,歪歪扭扭地搭着她那不成形的火车,在大人看来,那个火车实在是抽象,一个三角形,一个圆形,再接着一根彩笔,然后又有一个三角形……她把各种不相干的东西依次首尾连在一起,组成了她心中长长的火车。这时坐在旁边的外公过来,抱着小孙女说:“宝宝这个火车搭的不对,看外公教你搭一个漂亮的火车好不好?”说着伸手想给女儿做个示范。谁知外公的一片好意,小家伙一点都不领情,马上哇哇大哭起来,“不要不要,不要外公搭……”

我心里一直知道,我有着天底下最好的父母。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老了还在种地养羊。去年实在干不动了,才不下地和养羊了。每次电话,我告诉他们,有病就去看,别心疼钱,没钱我打给你们。娘说,我有钱哩。你过年时给我的钱还没花完呢,我和你爸的养老金也涨到每人九十了。其实我知道,我的父母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有病也是小诊所开点药,万不得已,是绝对不进医院的。他们说医院看病贵死人,我说我有钱,娘说,现在买房娶媳妇得多少钱啊,你还是省着吧。等我孙子结婚了,我再花。我比娘吃的好住的好,可娘还是总为我着想。

所以,外公也常常感慨,为什么全家我最宠你最疼你,你这个小东西还最不“待见”外公呢?作为女儿的妈妈,我看得更明白,任何年龄段的人,都需要他这个年龄段特有的独立空间,两岁的小孩,她想要的独立无非围绕着自己决定吃什么不吃什么,自己决定玩什么,怎样玩,自己决定要不要睡觉,尽管她的想法不都是对的,可如果大人强硬地说,你一定要多吃这个才健康,这样玩玩具才对,尽管你的初衷一定是想对她好,是想好好爱她,可那也已经侵犯了她的自由领地,必然遭到她的反抗。

我个把月或一两个月会给老娘打个电话,每次电话,我们娘俩都会聊很久。一聊就是一个小时。娘聊家里的事村里的事,我讲我的工作,讲我的生活,讲我儿子的一些事情。

我安慰她:“叔叔一定是太关心你了,只是有点用力过猛了,你要是真因为这个搬出去他心里会难过的。”

我不要再做不孝之子。趁我还有机会!

一根绳子拉的太紧就会断,爱过了头反而会让被爱得人产生负担。男女关系如此,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亦然。

因为工作,因为理想,我居住生活在几千里之外的沿海发达城市。我很少回家,因为生活给了我众多不回家的理由。

她很多次告诉父亲,没有必要这么紧张她晚回家,她会照顾好自己;可做父亲的依旧坚持每天监督她准点下班,督促她按时回家。为此,父女二人闹得不可开交,后来她甚至自己另买了一处房子打算搬出去住。

我给娘打电话,一来是我真的想老娘和老爸,二来,我觉得,我打了电话,心里就踏实了些。像见到了娘一样。

“晚上跟哪个朋友出去玩了?男的女的?下班早都不知道早点回家啊!太晚了不安全还要我说多少次…”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下班早都不知道早点回家啊,  她的父母非常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