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辉辉两手紧紧抓住窗帘使劲拧,老师我们迟到

  二十年前,读高一的晓雯和小辉是同桌。
  文静的晓雯言语不多、品学兼优,是学校年级里前三名的学生,还兼着班里的数学课代表。小辉喜文厌数学,每次考试,高分的语文和低分的数学平均起来才勉强凑到及格的成绩。
  高一期终数学考试,还剩下最后一刻钟。小辉看看自己空了大半截的数学试卷,再瞟了一眼正在埋头检查试卷的晓雯,鼓起勇气,用手指敲敲课桌,问:“选择题的答案能让我参考参考不?”
  “不行。自己做!”晓雯没抬头,有意捂紧自己的卷子。
  “哼,不看就不看,有啥了不起!”
  晓雯没吱声,起身提前交卷走人了。
  “唉唉,不就是你学习好一点吗?装啥行,看你以后还用别人不!”沮丧的小辉一脸气愤,拿起铅笔刀用力在两人的课桌上画出一道“三八线”……
  自此,不论课上课下,晓雯稍有越“线”,都会遭到小辉不留情面的一顿斥责,足足有一个月的时间里,两人就这样僵持着,谁也没有再借用过谁的半块橡皮,说过一句同学间正常交流的话语。
  连续三天,晓雯都没来上课了。
  “哼,不是能吗?看,这三天的课谁给你补?谁告诉你老师布置的作业?哈哈,让你烦我,报应来了吧。”小辉望着解气的“三八线”,乐呵呵有点幸灾乐祸。
  “都十天了,咋还不来上课?”小辉憋不着好奇,问和晓雯同村的一位同学。
  “呀,你当真不知道?前几天,她爹娘离婚了。她奶奶和他爹嫌弃晓雯娘肚子不争气,只给他家生了两个讨人嫌的女儿,担心绝后,她爹就又找了个小媳妇传宗接代、延续香火。”
  “啊,那,爹娘离婚,她也不能放弃读书呀。”
  “唉,晓雯爹娘离婚后,她娘带着她和妹妹日子艰难,听说晓雯哭了一个晚上,才决心弃学,帮娘挑起这个家,唉,可惜呀。”
  “想想办法,我们能帮帮她么?”
  “嗯嗯,我们是想帮她,可,能帮到她啥?”
  “是啊?家里大都穷苦,自身尚且难保,能帮她啥?”一脸无奈的小辉不再言语。
  大约又过了一周后,晓雯来过一次学校。没见到小辉,她就托付一位同学一定要把她的数学笔记转交给小辉。“这?”小心翼翼打开笔记,里面详细记录着如何学好数学、举一反三解题的方法、心得体会……小辉埋头攥紧拳头、泪水打湿了娟秀的字迹。
  此时,课桌上那条抹不掉的“三八线”格外刺眼,让小辉汗颜、心生愧疚。
  ……
  转眼到了“十年寒窗”的收获季节,小辉考取了一所名牌大学的财会专业。去读大学的那天,他都没忘记带上晓雯送他的那本笔记。
  晓雯弃学后,最初的日子,除了用稚嫩的双肩不停帮母亲劳作,心灵的麻木像大雾里迷失了方向,茫茫的人海中找不到归宿,生活黯然无光。不久,她接连收到了几封匿名信,文字间传递的诚挚信息温暖着她几近消沉的人生,渐渐的她又充满了信心,找回了久违的激情,全身心执着地去追逐哪怕是一星点儿微小的希望之光。
  后来,晓雯依靠当地中药材市场资源优势,从帮工、到租地种植、再到自主创业办厂,一路执着走来,短短几年,她已成为当地一家优秀中药材企业老板。
  小辉大学毕业后,在同学老师们不解的眼神里,他没去分配的城市事业单位报到,带着行李直接去了晓雯创办的工厂。
  结婚当天的洞房花烛里,盈满幸福泪水的晓雯拿出几年来小辉写给她的一百多封“匿名信”,小辉深情地给了她一个幸福甜蜜的长吻……   

    自从柠炫与李毅然的关系不再像以前一样了以后,感觉班上所有的事情都针对柠炫他们而来。

 

      开学第二周的星期一,伊铭独自一个人去到五楼的厕所,一般在她们三楼就有一个,可是伊铭嫌弃那个厕所,觉得不合眼吧(都搞不懂伊铭有这个怪癖)可是来到了五楼的女厕所一切不该发生的事都发生了。刚走上五楼的台阶,就有两个高一女生站在台阶上拦住伊铭,伊铭用迷茫的小眼神儿望着这两个不明女子。甚是不解。不过,伊铭这种性格她也不会多问吧!要知道,她初中可是学校的一枝花儿,用得着跟这些小角色计较吗?可是她还没有完全走上阶梯,一个女生大骂出口“你就是伊铭?你个贱人,咱们高一都知道迪辉这个人,都是高一女生宠着的宝,你算哪根葱,居然去招惹他,你难道不想活了?”这两个女生摆出一副社会姐的架势,不过这根本没什么……

图片 1

      “哟,这谁家的狗到处乱咬人”伊铭的后面传来这个熟悉有刺耳的声音。是的,柠炫来了。她怎么能让自己的好姐妹受欺负呢?“你说谁是狗呢?你就是和李毅然闹翻的人吧。难怪,毅然怎么会喜欢你这种货色……”没错,敢和伊铭与柠炫这样说的的女生就是刘莉莉和丁柳。她俩人在高一年级也是少有名气吧,毕竟人长得不错,还喜欢迪辉和李毅然这两人,肯定看不惯这样咯!因为迪辉和李毅然,刚来到新学校的两个妹子就惹上了不少事……

我们的教室在教学楼的阳面,整个冬天都能享受阳光的温暖,那遮挡阳光的窗帘便闲置起来,成了教室的摆设,孩子们也忽略了它的存在。

      十分钟过后,已经上课了。班主任罗老师已经到了教室,准备开始讲数学的新课,看到班上空了两个位置,不过对于这个记性差的老师,根本记不住是谁。“迪辉,你告诉我,这两个位置上是谁。为什么没来?”罗老师望着迪辉说。“我怎么知道,我跟他们又不熟,她俩经常迟到不是吗?”迪辉站起来不屑的说。老师也没有说什么了,只示意让迪辉坐下!“报告,对不起,老师我们迟到了。”柠炫焦急的说道。老师慢慢的转过头望着她们,那样子好像要吃了他们俩一样。“你俩经常迟到对吗。数学会做了吗?外语单词记住了吗?语文会背了吗?什么都不会,居然给我迟到?”罗老师凶神恶煞的说。伊铭向罗老师解释说“老师,那是我们不是经常迟到。这是第一次,下次,下次我们一定不会这样了,希望老师原谅!”“第一次,专挑我的课就迟到是吗?出去,罚站一节课!”就这样,柠炫和伊铭被赶出去了!

      告别寒冷冬季,走进温暖三月,阳光已不如昨日般温暧,而是变得热烈起来,孩子们便记起窗帘的好,靠窗的几个孩子在正午会拉过窗帘遮住热烈的阳光,享受帘下的那一块清凉。

        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三十…终于下课了。迪辉邀请李毅然一起去打篮球,他和李毅然现在做什么都在一起,这关系不用说了!而此时的两姐妹,只是累瘫坐在地上。她们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走进教室。她们深知,高中不是儿戏,掉下来的课必须补回去,所以进了教室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把刚刚没有学的知识自己学一遍……

      下午第三节课是语文,走进教室,感觉昏昏沉沉的,便令孩子们把窗帘拉开,给教室点阳光,打开窗户,呼吸点春天的气息。

      操场上的两个人他们的笑声像是传遍了整栋楼,高一年级差不多的女生都去观赏比赛去了。其实不是为了看比赛,只是为了看高一两个帅哥而已啦!不是吹的,迪辉和李毅然两人打篮球真的很帅,迪辉站在三分现在单手投了一个三分球,全场都叫了起来。此时的班主任罗老师正在阳台上望着嘞!他只是简单默默的摇头说“现在的女孩子啊,和我们以前真不一样。有这个必要吗?”

    靠窗的孩子站起来开始拉开窗帘,小欣欣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哗”一下便把窗帘拉开,两手一交叉,一个漂亮的结便打好了,晃晃悠悠的如秋千一般荡来荡去。

本文由www.8364.com-www8364com新葡萄京最新网址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小辉辉两手紧紧抓住窗帘使劲拧,老师我们迟到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